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1101 請求

平心而論,日系財團在亞太地區的影響力、能量比英資企業大。長井靜香請求的份量也比托馬斯-李重。陸景道:“這需要看長井小姐肯付出什么樣的代價。今天就到這兒吧。”
  說著,陸景便起身帶著徐詠碧、余樂離開了龍湖的包廂。此時,餐桌上的精美西餐熱氣還未消散。
  托馬斯-李剛才還威脅陸景要付出代價,這時候陰沉沉的臉更陰厲了幾分。他沒想到陸景居然就這么離席,把他晾在一邊。
  長井靜香聽得出陸景話里有話,精致無瑕的臉蛋上付出一抹笑意,對托馬斯-李歉然的道:“李先生,我得去送送陸景。”
  有些條件肯定需要單獨談。至于托馬斯-李現在什么心情她顧不上了。
  對一家財團而言,沒能收購現代汽車,其實沒有多大的損失。日本和英國的汽車工業都很發達。關鍵在于對托馬斯-李、長井靜香而言,收購失敗對他們個人的前途影響很大。
  威逼陸景不成功,自然要利誘。長井靜香的態度轉化很快,一路快步追出包廂,喊道:“陸景,等一等,我有話和你說。等一等。”
  走道上鋪著厚厚的羊毛地毯,長井靜香快步追過來一點聲音都沒有。陸景三人走的不快,聽到長井靜香喊,陸景回頭,微笑道:“長井小姐還有什么要談的?”
  長井靜香快步走來,香風襲人。她穿著流蘇性-感黑裙,小露香肩。牛奶白滑膩的肌膚惹人眼饞,笑吟吟的道:“還是剛才的事情。我們換一個房間談。”
  長井靜香臉上笑的十分燦爛,心里卻是暗罵:小狐貍。我要和你談什么你能不知道?
  陸景點點頭,“行。”
  現代汽車目前的股東只有四家:鄭夢久、現代集團、戴姆勒、三井。這與上一次臨時股東大會上提出的四駕馬車的權力構想完全吻合。所以,就算媒體知道和華(現代集團)與戴姆勒不和,還是認為和華已經拿到了現代汽車的部分權力。
  同樣的,三井也會拿到部分權力,成為現代汽車的執行董事之一。但是,長井靜香得到的消息是:和華已經和戴姆勒代稱協議,要將三井排除在現代汽車的權力核心之外。
  要知道,一名董事長、三名執行董事的權力架構和一名董事長、兩名執行董事的權力架構完全不同。只憑表決人數是奇數還是雙數。博弈規則就不同。
  長井靜香拿捏不準陸景的想法,迫切的想要和他談談。
  竹田一郎很快就在龍湖第五層重新拿到一間套房。長井靜香邀請陸景幾人移步。坐下來后,長井靜香明眸從陸景、余樂、徐詠碧臉上掃過,嬌媚的道:“陸景,如果三井不能加入到現代汽車的權力架構中,你和戴姆勒難道準備使用一名董事長、兩名執行董事的權力格局嗎?”
  陸景否認,道:“不,我仍舊希望使用一正三副的權力格局。問題是,長井小姐要給我一個分三井一杯羹的理由。”
  陸景自不會告訴長井靜香他的計劃。有些人就是吃虧不長記性。他剛剛拒絕了渣打銀行的威脅。結果現在長井靜香又來闡述三井財團的重要性。真是好笑。
  長井靜香一愣,峨眉微蹙,定定的沉思著。她在想陸景將會以誰來代替三井的位置。這樣才好對癥下藥的下說辭。
  見長井靜香一副柔媚婉約的模樣,余樂心里嘆口氣。
  長井靜香這女人算是絕代尤-物了。一顰一簇都有著萬般風情。千嬌百媚,讓人恨不得立即好好的憐惜她一番。可惜她碰到的是陸景。陸景這小子身邊絕色的美人很多,估計對長井靜香這美人蛇沒什么興趣。
  片刻后。長井靜香眉頭舒展開,微笑道:“陸景。鄭夢奎那50億美元是你借給他的吧?你打算用鄭夢奎來代替三井財團的位置?”
  鄭夢奎要求立即履行渣打銀行和他之間的協議。等鄭夢奎將50億美元賠償給渣打銀行后,現代集團再把手里部分股份轉給鄭夢奎即可讓鄭夢奎獲得進入現代汽車權力架構的機會。
  不得不說。長井靜香的智商和美貌是成正比的。陸景笑道:“長井小姐既然猜出來了,我也沒必要隱瞞。好了,趕緊說你能開出什么條件吧?我還趕著回去吃晚飯。”
  看到長井靜香一臉的難堪,徐詠碧輕輕的一笑。三井請陸景吃飯他都不吃呢。
  長井靜香剛才已經思考過給陸景開什么條件,道:“和華手下有云北鋼鐵,我可以推動寶鋼和云北鋼鐵合作。煉鋼技術方面三井可以向云北鋼鐵開放。”
  陸景擺擺手,不客氣的道:“免了。我不希望過幾年三井對外宣稱云北鋼鐵是三井的老朋友。”
  上海寶鋼就是三井的老朋友。換句話,寶鋼是三井的成員企業。(注:有興趣的讀者可搜索三井帝國在行動這本書。了解三井財團如何把寶鋼變成了它的成員企業。此處不贅述。)
  “咯咯,看樣子你對三井很戒備啊。”長井靜香嬌笑,眼波嫵媚的看向陸景,“那換一個條件,有沒有興趣和豐田汽車合資建廠。在北美。”
  長井靜香兩個條件都帶著陷阱。陸景哪里肯上當,譏誚的笑道:“長井小姐真是正宗的日本人。看似溫良恭順,一肚子的壞水。”說著,他扭頭問身邊的余樂,“說的難聽點怎么說來著?”
  “你妹!”余樂算是明白陸景今天是讓他唱白臉,問題是在美女面前唱白臉一向違背他的泡妞原則,當即面無表情的道:“表明上道貌岸然,一肚子男盜女娼的主意,其他類似描述可以參看《新華字典》。”
  徐詠碧忍不住嬌笑出聲,“哈哈!”余樂這家伙實在是個很有趣的人,怪不得他成了情場高手。
  竹田一郎幾人眼睛都要冒出火來,死死的盯著陸景幾人。這已經上升到民族的高度了。陸景在侮辱他們的血統。
  長井靜香臉上的笑意淡去,俏臉沉了下來,嬌喝道:“陸景,你這話什么意思?”
  陸景冷冷的一笑,指著竹田一郎道:“沒什么意思,我正好聽的懂日語,你讓他解釋解釋他剛才說‘支那人’是什么意思?”
  長井靜香臉色一滯。日本國內稱支那是很正常的事情。就像美國人在大庭廣眾之下不會說“黑鬼”,但是在私下里一定會說。種族歧視是社會等級劃分的天然界限,不可能消除。
  長井靜香冷冷的瞥了竹田一郎一眼,心里氣的要死。她理虧了。下屬犯錯,換成她被陸景羞辱。
  “就這樣吧。”陸景丟下一句話,和徐詠碧、余樂出了龍湖。江風徐徐吹來,空氣中帶著微微的濕潤感。陸景道:“走吧,我們找地方吃飯。”
  龍湖本來就在江南區的繁華地帶,出來沒多久就是一條人流密集的商業街。三人找了一家優雅的西餐廳用餐。素雅的桌布鋪陳,徐詠碧托著香腮問道:“陸景,如果剛才長井靜香開出足夠的條件,你會答應她的請求嗎?”
  “當然不會。”陸景笑道,“怎么可能讓三井進來分一杯羹。”
  余樂翻翻白眼,“合著你是來消遣托馬斯-李和長井靜香的啊,真是無聊。”
  陸景招手讓侍者過來點餐,道:“也不是。長井靜香交給了我一份資料很有價值,所以勉為其難的過來見見她。渣打銀行是計劃之外。”
  資料是徐詠碧親手交給陸景的,但是她還不知道里面是什么,好奇的問道:“什么資料?”
  陸景笑笑,“吃完飯再說這個。那個資料內容可是很勁爆的。不要影響我們的胃口。”說著對余樂道:“和長井靜香談談,只是想了解下三井的后手。顯然除了鐵礦石之外,三井目前關注到我們的業務主要在鋼鐵、汽車兩個領域。你有什么看法?”
  對余樂的智力,陸景還是認可的。
  余樂心里吃了一驚。原來陸景剛才只是在試探長井靜香。看來,不管三井出什么條件,陸景都不會讓三井掌握現代汽車的權力。
  余樂想了想,道:“渣打銀行得罪了也沒什么。關鍵是我們接下來幾年會和三井繼續斗爭。這壓力就有點大了。”
  和華目前就像是一個小孩,雖然有很大的成長空間,但面對成-年人一樣的三井全面出于下風。
  陸景就笑,“有壓力才有動力。三井的帳我們目前還沒有清算能力。先算高家的帳。余樂,你以后的工作量要加大一點。高家這部分事務暫時有你負責向我匯報。我待會把高子遠的資料給你。”
  “高家?”余樂愣了愣,若有所思的點點頭。他只知道高遠基金和陸景不對付,沒聽說過什么高家。
  六大世家這個層次的信息,余樂之前根本就沒接觸過。
  陸景笑了笑,也不多說。余樂的潛力不錯,他不介意給余樂機會承擔更多的重任。至于余樂成長起來之后是否會離開和華,甚至威脅到和華,他并不擔心。
  一家世界級的企業,要有足夠的胸懷、舞臺容納足夠多的天才成長。世界級的企業、財團之所以只有那么幾十家,屹立不倒,并不僅僅是商業因素。
  說白了,他并不怕余樂“反噬”。那么,他為什么不培養余樂為和華效力呢?這是雙贏!(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