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1100 漢城最終彈

漢城,江南區。
  號稱漢城夜生活風韻所在的龍湖五樓的豪華包廂里,長井靜香穿著性感流蘇的黑裙,和一名中年白人男子相對而坐。兩人的隨從都在一旁站立著。
  “長井小姐,陸景會答應你見面的邀請嗎?”中年白人男子喝著紅酒,略有些疑慮的問道。
  長井靜香自信的品了品高腳玻璃杯中的紅酒,笑道:“李先生,稍安勿躁,我想他會同意的。”
  李先生搖搖頭,看向窗外的夜色,離約定時間只剩下五分鐘了。三井財團與和華的關系極度不佳,他不知道長井靜香有什么辦法讓陸景前來赴約,但是他必須要和陸景談談。
  就在李先生神思不屬的時候,門外一名穿著西裝的職員走到長井靜香面前,恭敬的道:“小姐,陸景來了。”
  此時,龍湖遼闊得如同花園的大廳門口,一輛黑色的勞斯萊斯停下,陸景、徐詠碧、余樂緩步走進龍湖。一名漂亮的漢城姬穿著旗袍迎了過來,還未開口。等在大廳中的一名日本男子已經恭敬的走到陸景身邊,九十度鞠躬后,“陸先生,鄙人竹田一郎,是長井小姐的助理。我代表長井小姐歡迎陸先生到來。”
  看著眼前躬身的日本人,陸景淡淡的一笑,對余樂道:“余樂,你說他這么恭敬,心里有沒有可能在罵我們?”
  余樂瞥了一眼站直身體的竹田一郎,道:“那可說不準。小鬼子一向是當面一套,背后一套。陸景,待會就不要給長井靜香留情面了。”
  竹田一郎用的是蹩腳的漢語。余樂毫不客氣的譏諷竹田一郎。
  余樂對陸景固然沒什么敬服的心思,不過他拿和華一份工資,職業操守還是有的。這是他的原則。因而,陸景話里的意思,他一聽明白,就附和著順著陸景的意思說。
  竹田一郎愕然,心道:“八格牙路,居然敢污蔑我。我什么時候在心里罵你們了?長井小姐什么身份,難道還要出門來迎接你們嗎?今天要見你的是渣打銀行的執行董事托馬斯-李。”
  陸景將竹田一郎的神情盡收眼底,淡淡的道:“竹田先生,帶路吧。”他自然不會管竹田一郎心里怎么想的。敲打一下只是順路的事情。
  竹田一郎回過神,低著頭恭敬的請陸景一行去五樓。
  徐詠碧偷偷的掩嘴一笑,跟著陸景身后向龍湖里面走。她對三井的人沒什么好感。和華幾次收購三井都是敵手。
  龍湖的主樓占地極廣,足有50畝,高度卻只有5層。這樣可以保證整棟大樓有足夠的出口、VIP通道。確保來消費的嘉賓不會撞車。
  奢華的包廂內,長井靜香和托馬斯-李分別坐在鋪著白色精美花紋桌布的圓桌邊。兩人的隨從分別站立著一旁。圓桌上放著兩杯淺了些的紅酒。
  見陸景進來,長井靜香嫵媚的笑道:“陸景,我還以為你不來了呢。一郎,通知晚宴開始。陸景,這位是渣打銀行的執行董事托馬斯-李先生,他有些問題想要和你談談。”
  她給陸景一份無法拒絕的東西,所以才有把握讓陸景前來龍湖。竹田一郎應了一聲出了包廂的門。長井靜香和托馬斯-李的隨從出去了幾名。
  陸景三人坐下來,他自然不會把長井靜香的熱情當會事。事實上,長井靜香笑的越嫵媚,腦子里轉的主意越惡毒。
  和華與戴姆勒達成協議將三井踢出現代權力中心的事情,以三井財團的能力不可能不知道。他現在只是好奇,長井靜香花費了諾大的心思,居然推出渣打銀行的執行董事托馬斯-李,長井靜香有什么打算?
  龍湖的侍者很快就送了菜肴進來,都是西餐口味。陸景淡淡的道:“長井小姐,飯不忙著吃,我們先談吧。”
  托馬斯-李對陸景不按常理出牌有點不滿,一雙陰鷙的眼睛盯著陸景道:“陸先生既然要先談,那么就先談吧。陸先生,鄭夢奎將現代汽車的股份賣給現代集團是怎么回事?我需要你給我一個解釋。”
  渣打銀行和鄭夢奎有對賭協議,如果鄭夢奎無法拿下現代汽車的董事長一職就需要將手里的現代汽車股份作價賠償給渣打銀行,總計共需要賠付渣打銀行50億美元。
  但是,在4月底的時候,鄭夢奎就宣布將手中的股份出售給現代集團。這讓渣打銀行在此次收購行動中顆粒無收。
  “解釋?”陸景眼皮子都懶得動一下,“很抱歉,我沒有解釋的義務。”
  長井靜香微微一笑,一副看好戲的樣子。
  4月底的事情,渣打銀行現在才追究,自然是因為事情發生了變故。事實上,鄭夢奎一直都是拖著渣打銀行,不履行協議。因為對賭協議規定是在7月15日之后。
  不過,鄭夢奎6月7日突然通知渣打銀行,準備賠付50億美元資金給渣打銀行。這讓渣打銀行上下極為不滿,他們更想要現代汽車的股份。而不是美元。
  托馬斯-李的臉色變得嚴肅,陰沉的道:“如果陸先生的意見是這樣的話,我將聯合亞太地區的大銀行制裁和華。陸先生將不會從渣打銀行的合作銀行手中拿到任何貸款。陸先生最好考慮清楚。”
  “哈哈,哈哈,真是搞笑。”包廂里很突兀的冒出這么一句話。徐詠碧看著身邊正大笑不止的余樂,一頭霧水:你笑什么啊。
  等包廂里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過來時,余樂冷哼一聲道:“渣打銀行好大的威風啊。制裁和華,你制裁得了嗎?傻*。現在已經不是英帝國時期了。你還以為遠東地區是英國的后花園嗎?”
  長井靜香愣了愣,她漢語不算特別好,但是這不妨礙她聽到陸景的隨從罵托馬斯-李。
  傻*這種國罵,英語自然是翻譯不過去的。渣打銀行的翻譯一臉苦逼的樣子仿佛便秘,不知道該怎么給李董事說。
  我x。陸景也是一呆。余樂這話說的牛氣沖天啊。直接說托馬斯-李是傻*。好吧,他承認其實這也是他的心里話。只不過他礙于身份,不好直接說出來。
  托馬斯-李過高的估計了渣打銀行的影響力。其他銀行怎么可能有錢不賺?英帝國早已經日落西山了。還沉浸在英帝國余暉中的托馬斯-李這個威脅對他來說毫無壓力。
  托馬斯-李的翻譯低語了幾句。托馬斯-李的臉色變得鐵青,咬著牙齒,一字一頓的道:“管好你的下屬,陸。”
  陸景斜睨了托馬斯-李一眼,道:“余樂不僅是我的下屬,還是我的朋友。”
  小樣的,罵你怎么了?別以為沃倫財團和三井財團勾結在澳洲做的勾當我不清楚。罵你算是輕的。
  托馬斯-李胸口劇烈的起伏,氣得不輕,“年輕人,你會為這句話付出代價的。”
  長井靜香適時的道:“陸先生,三井住友銀行此后也不會再承接和華的任何業務。”
  陸景哂笑道:“好像我也沒有在三井財團下屬的銀行帶過款吧?事實上,我巴不得三井把所有的投資都撤出中國,問題是長井小姐敢嗎?”
  全球經濟處在復蘇期。只要眼睛不是瞎子的經濟學家都會看到中國市場巨大的潛力。人口就意味著購買力,市場。日系財團不可能放棄未來廣闊的中國市場。
  “說正事吧!這種虛張聲勢的把戲就不要玩了。沒有意義。”陸景毫不留情的戳破托馬斯-李和長井靜香的偽裝。
  托馬斯-李臉陰沉著,如果眼神可以殺人的話,陸景身邊坐著的余樂已經死過十次。“好,渣打銀行想要成為現代汽車的股東。你有什么條件。”
  渣打銀行的投資固然注重高回報的行業。但是這是他親自負責的項目,如果最后顆粒無收,他在董事會內部所面臨的壓力可想而知。
  況且,現代汽車在汽車市場的份額一直在增加,現在持有現代汽車的股份好處不好。他做成這筆交易對他鞏固在渣打銀行的地位很有益處。
  這才是他現在忍氣吞聲和陸景說話的緣故。
  陸景搖搖頭,“渣打銀行就不要想著進來分一杯羹了。這件事沒得商量。50億美元,鄭夢奎會賠付給渣打銀行,其他的事情就不用多說了。長井靜香,你的事情呢?”
  長井靜香正被陸景一句話堵的難受。她卻是不可能讓三井放棄中國市場。從八-九十年代,三井就開始在中國布局,現在快要到收獲的季節,怎么可能撤資。
  但是,她寄予厚望的銀行業制裁,陸景似乎根本就不怕。別看陸景說的輕松,沒錯英帝國時代已經結束了。但是爛船還有三寸鐵。英資銀行在銀行業的號召力很強。
  對和華的業務開展肯定有影響。長井靜香想不明白陸景的底氣在哪里。
  長井靜香自然不知道陸景憑借著伊拉克戰爭導致國際原油期貨將會收入100多億美元。渣打銀行的借貸款,他還真看不上眼。
  長井靜香想了想,道:“我想問陸先生,將三井踢出現代汽車的權力格局還有沒有挽回的余地。”
  說白了,今天她和托馬斯-李請陸景來吃飯是求陸景。因為現在和華捏了一手好牌。絕不是像那些無知的報紙所說的那樣,和華將要失敗。
  戴姆勒與和華達成協議的事情,她早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