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第十章永極夜總會(上)

瘦弱的余元超拉著妻子雪白柔嫩的小手,不斷的哄她道:“就喝一杯酒,一杯酒。難道你想眼睜睜的看著我被人打斷四肢丟在馬路上像狗一樣嗎?”“琴兒,求你了,結婚三年以來,我從來沒求你做過什么,這次不過是陪人喝杯酒而已,他答應只要你陪她喝一杯酒,他就借我20萬,不要利息的,這比我去借高利貸嘗換賭場的錢不好多了。”
  方琴穿著牛仔藍小清新風格的長袖打底衫,修身的服飾將她豐腴成熟的身體曲線修飾的極好。下面穿著的寬松黑色西褲。兩瓣渾圓的臀部曲線隱約可見。
  在丈夫的哀求下,她不得不來到這家夜總會陪丈夫口中的能人喝一杯酒,只為他能夠借20萬給丈夫還掉賭債。
  “你必須要保證,以后再也不賭博,好好的上班,否則我不會去的。”
  “我發誓!”余元超舉著手,信誓旦旦的道,“以后決不去賭場賭錢,好好做事。如有違背,天打五雷轟。”
  “行了。”
  來夜總會之前的對話又一次的出現在方琴的耳邊。看著急匆匆拉著她的手的丈夫,她心里猶豫著要不要相信他的話。以前他也是這樣發誓賭咒,可最終還沒是戒掉好賭的毛病。
  本來余元超在市里一家國有企業上班,待遇不錯,再加上她是四中的老師,小日子本來可以過得很紅火,可是自從丈夫染上賭癮之后,家里就再也沒有添過一件家具,計劃了好久要在家里裝修上地板一事自然也泡了湯。
  方琴在心里深深的嘆了一口氣。如果余元超再不改,她必須得好好的考慮自己的婚姻了。
  一股喧鬧的聲浪涌了過來,還有各種混合的味道。方琴粥了皺眉頭,掩住了自己的鼻子。
  余元超走在前面,熟門熟路的對服務生道:“二樓,213號房間,是訂好的。”
  “好的,這邊請,先生。”服務生在前面帶路。
  二樓的213房間里空無一人,開了不亮的黃色燈,房間里有黑暗變成了昏暗,勉強可以看清楚物體。可以看到暗墨色的茶幾上擺了一支紅酒。
  “坐吧。他一會就來。”余元超招呼妻子坐下,熟練的倒了2杯紅酒,看著妻子漂亮的臉蛋,突然有點后悔答應李政。
  “咚”“咚”“咚”
  包廂的門被推開,李政西裝革履,拿了一個高腳玻璃杯走了進來,“呵呵,看著像你們夫婦,等人?”
  余元超看著李政表演,見他打眼神過來,示意自己配合。只得無奈的站起來道:“是。你這是?”
  李政沖滿臉尷尬之色的方琴點點頭,對余元超“我在隔壁喝酒,剛好出來上衛生間,看著像你們,來,在這兒碰到不容易,咱們喝一個。”
  方琴無奈的拿起紅酒,三人舉杯示意,喝了一口。李政臉上露出得意的笑容,湊到余元超耳邊小聲道:“去吧,隔壁212,我點了2個學生妹。那20萬我離開的時候會幫你還給賭場。”
  余元超臉有些紅,不知道是心里不舒服,還是酒里的藥勁上來了。
  “我去上個衛生間,你們聊。”說完,他就自顧的離開。方琴喊道:“哎--!”可是余元超根本就不理她,推開門出去了。
  “坐啊,方老師,熱不熱?”李政熱情的說著,順手將自己的西服外套丟在沙發上。
  方琴覺得事情有點不對勁,忐忑不安的坐下,心里希望丈夫上完廁所快點回來。
  白里透紅的肌膚仿佛能掐出水來,高聳的乳峰將打底衫撐出一道誘惑的弧線。李政越看越喜歡,長久以來的夙愿終于得償,挨著方琴坐下,“包間里這么熱,把衣服脫了啊,要不要我幫你脫。”
  方琴見李政越說越不像話,挪開身體,斥責道:“李政,你太放肆了,你不怕我告訴張漓嗎?”
  “哈哈,哈哈!”李政仿佛聽了一個天大的笑話,“告訴她又怎么樣,我們不過是男女朋友,她管不了我的事。嘿嘿,方琴,從第一眼看到你,我就喜歡上你了。我每天夜里都在想你。”
  “住口!”方琴猛的將他伸過來的手打開,站了起來,不過腳有點發軟,一個踉蹌跑向門口。她終于明白出問題了,丈夫將她出賣了。
  李政見她要跑,跨過茶幾,伸手去抓她。
  …..
  “跟我來,有事。”陸景花了半天時間才擠到王燦身邊。王燦正被一位乳溝深邃的妹子勾的火熱,不情不愿的跟著陸景擠出人群。
  “有什么事?”
  “在這兒打架,你敢不敢?”陸景很認真的說。王燦呲之以鼻,“靠,有什么不敢的。說,要找誰的麻煩?”
  “跟我來就是。”陸景帶頭向二樓走去。方琴剛進夜總會,他就認出來了。沒過一會,就看到李政從212包廂進了213包廂。原來他早就在212包廂里面。
  而同方琴一起進來,一直牽著她的手的那個男子,有八成的概率是她的丈夫。她丈夫出來后直接進了212包廂。這里面怎么感覺有點蹊蹺。
  陸景猜不透213包廂里面有什么人,在做什么,覺得叫上王燦保險一些。
  陸景推了推,213包廂的門反鎖住了。他敲了敲門。里面傳來一個男子的聲音,“誰啊?”
  “楊少給你們送了一瓶紅酒過來。”陸景裝作服務生來送酒。整個夜總會能叫楊少的就只有這里老板的兒子,楊文廣。陸景是知道這一點的。
  李政暗罵一句,“這時候送什么紅酒,打擾我的好事。”他是在幫忙處理于鋒的賭債時和楊文廣接觸過,兩人有著些許的交情,送一瓶紅酒是很正常的行為,他沒有絲毫的懷疑。
  “好吧,你等一會兒。”李政看著藥效已經發作,雙眼變迷離,躺在地毯上輕輕扭動的方琴,依依不舍的在她那雙傲人的乳峰上捏了一把。
  李政一打開門,就被一股巨力推了進來,“干什么?”他立刻意識到不好。
  果然,一名高大的青年看到躺在地上的,衣衫不整的方琴,大喊一句,“動手!”
  他的眼窩上就挨了一個小平頭重重一拳。
  陸景看到的情形讓他火冒三丈,看到地上衣衫不整的方琴,傻子都知道李政在干什么,見王燦將李政架住,走過去,飛起一腳踹在他的大腿上,跟著就是一拳打在他的肚子上。
  “嗬--!”李政像一只蝦米般彎腰蹲了下去,劇烈的痛感讓他感覺腸子都要斷掉,一時間完全蒙了,無法思考。
  “靠,陸景,別打死人了。”看著陸景怒氣沖沖,下手毫不留情,王燦不得不提醒他一句,順手將門關上,免得外面的人看到里面的事情。
  陸景拎住李政的脖子,“啪”“啪”“啪”抬手就是三個耳光。新仇舊恨一起涌上心頭,出手的力量自然大了幾分。李政的臉立馬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腫了起來,變得十分難看,嘴角有血絲溢出。
  王燦瞟了眼地上不斷扭動,明顯出了問題的女人,一對白生生的乳峰裸露在空氣中,讓他的眼睛跳了一下,扭開頭去,道:“陸景,先收拾殘局。這小子跑不了。”
  陸景將李政摔在地上,走到茶幾邊看到杯子里殘余的紅酒,皺眉道:“下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