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1096 破局

陸景和煙詩凝約定在周三中午的飯局不得不推遲。陸景接到了陳旭江的通知:戴姆勒有意同意和華的要求,他得去斯圖加圖和戴姆勒的董事長雨果-索爾洽談具體事宜。
  周四下午,陸景一行人十二人乘坐漢莎航空的客機從京城出發由法蘭克福轉機抵達斯圖加特。
  陳旭江派來接機的小羅是和華在香港總部的職員,二十多歲,平頭,帶著眼鏡,精明強干的樣子。他身邊是一名瘦高的男子,這是出發前配備的德語翻譯杰伊(jay)。
  “陸先生,很榮幸見到你。”小羅和翻譯杰伊舉著接機牌,很快就看到陸景一行人拖著行李箱過來。一隊華人的面孔在斯圖加特機場異常的顯眼。更別說陸景身邊的助理都是一等一的美女。小羅確信他不會認錯人。
  “你們好。”陸景和小羅、杰伊握手,寒暄幾句,就在小羅的安排下前往斯圖加特市區。入住的酒店是五星級酒店梅里迪安斯圖加特酒店。
  豪華套房里,陸景和衛婉儀剛放下行李,陳旭江就急忙趕過來和陸景見面。見衛婉儀也在,禁不住一愣,笑道:“衛小姐,你好。”他參加過陸景和衛婉儀在香港舉辦的婚禮酒宴。
  衛婉儀溫婉嫻雅的和陳旭江打了個招呼,道:“陸景,我去歌兒、雨瑤她們那邊看看。你和陳董先聊。”
  “恩,好啊。”陸景笑著點點頭。婉儀因為最近調動工作的事情,相當于是無政府狀態,時間很自由。謝清歌正好是因為三月底去伊拉克做新聞報道,累積了一周的帶薪假。她們倆跟著一起來德國游玩。唐雨瑤和徐詠碧現在作為她的助理,自然跟著他來了斯特加特。
  一行十二人,再除了兩名臨時聯系的德語翻譯之外,就是和華此次洽談的全部團隊人員。
  陸景從冰箱里拿出一罐飲料給陳旭江。待會衛婉儀要回來,兩人便沒有抽煙。喝著德文標識的果汁,兩人笑著說起目前的情況。
  整體來說,和華目前的態勢很好。陳旭江給陸景介紹詳細的情況。明天的會談比較私密,不會公開。戴姆勒參與會談的是雨果-索爾、科林-科菲。洽談的要點是如何解決目前現代汽車的僵局(目前還是由鄭夢久在負責現代汽車的工作)以及日后增發現代汽車的股份分配方案。
  陸景琢磨了一會。道:“陳叔叔,你覺得明天洽談的難點在哪里?”
  陸景的尊敬讓陳旭江有些受用,微笑道:“戴姆勒未必會按照我們的想法來。談判是一個討價還價的過程。戴姆勒最終還是會想著在增發新股的時候占據主動。”
  以現代汽車已經30億股的總股本份額,不可能繼續增加30億股。即便是這樣,也不過是將鄭夢久和三井的占股比例稀釋一半。
  因而,戴姆勒與和華是合作大于對抗。有限度的對抗就在于誰來主導現代汽車。
  陸景想了想,笑道:“那看樣子,我們還需要等北美那邊克萊斯勒的消息。”
  陳旭江笑著點頭。
  …
  ….
  陸景和戴姆勒的會談在他抵達斯圖加特的第二天就開始。一家不起眼的商務酒店的小會議室里,陸景見到了手握戴姆勒大權的雨果-索爾、科林-科菲。
  雨果-索爾是個老帥哥,和二戰時期德軍那些老元帥有點像。科林-科菲則是個碧眼的高大德國人。
  小會議室的布局很緊湊。雙方的隨行人員圍著茶幾兩邊而坐。說是私下里接觸,實際上談判很正式。
  科林-科菲和陳旭江分別介紹了己方的談判人員,簡單的商務禮節寒暄之后。談判很快便開始。
  科林-科菲道:“對于和華的要求,陳先生已經轉述。用股份來保證話語權,我們也是贊同的。我想知道和華對后續股票的分配方案。”
  陸景對這樣直來直去的談判風格沒有什么不適應。道:“我準備采取定向增發的方案。戴姆勒可以占35%的股份,和華占45%的股份,剩下20%歸其他股東所有。”
  科林-科菲當即反駁道:“這個方案我們不會贊同。和華所占的股份比例過高。為什么不能和戴姆勒一樣呢?這讓我十分懷疑陸先生的合作誠意。”
  坐在陸景身后的唐雨瑤和徐詠碧對視了一眼,都是頗為不滿。如果和華沒有誠意又怎么會這么遠跑來斯圖加特談判呢。
  陳旭江笑呵呵的抖抖煙灰,道:“科菲先生,現在和華手中的股份并就比戴姆勒多,如果增發之后戴姆勒的股份反而與和華一樣。這未免太不公平了。”
  科林-科菲語塞。徐詠碧心里暗道:陳董這話老辣。
  一直沒說話的雨果-索爾把手里的文件一合,聲音洪亮的道:“陸先生,陳先生,我知道和華與摩根士丹利簽訂了對賭協議,急需拿下現代汽車董事長的職位。這一點我們可以讓步。不過,我有一個提議。董事長這個職位為什么不效仿歐盟輪值主席國的制度呢?我們完全可以輪流來擔任。”
  陳旭江看向陸景。這個條件他一時半會還找不到反駁的理由。
  陸景眼睛瞇了瞇,科林-科菲的話大概都是為雨果-索爾這個觀點做鋪墊吧!戴姆勒居然想要輪流擔任現代汽車的董事長。
  對實力相差不大的股東來說,輪流擔任現代汽車的董事長職務,執掌現代汽車沒什么問題。但是和華與戴姆勒的差距太大。就算和華先拿到一個任期,在現代汽車定下的基調、規矩還是很容易會被戴姆勒抹去。和華根本無法順利的借用現代汽車的資源。
  后任向前任追責是很正常的事情。也很容易拿到證據。比如:韓國總統經常在下臺之后被司法調查。
  和華現階段根本就無法與戴姆勒玩輪流坐莊的游戲,那是找死的行為。
  陸景道:“索爾先生,我無法同意你這個提議。對和華來說,掌握現代汽車的行政權力收購才有意義。我們希望將現代汽車帶入一個新的輝煌時代,給予股東豐厚的匯報。
  但是,戴姆勒是希望現代汽車成為旗下的子公司。這樣一點恕我不能同意你的要求。”
  唐雨瑤美眸藏著笑。這話說的冠冕堂皇,其實全是廢話。陸景的打算,她清楚的很。和華是要撬現代汽車的墻角、資源,把昆成汽車發展起來。至于現代汽車的前景,根本就不是和華操心的范圍。
  雨果-索爾和科林-科菲也不是那么容易糊弄的人。聽出了陸景拒絕的強硬態度,雙方群槍舌劍爭論了1個小時候,洽談便早早的結束。
  下午的眼光落在充滿了異國風情的街頭,和戴姆勒洽談的商務酒店距離梅里迪安斯圖加特酒店十幾分鐘的路程。陸景和唐雨瑤、徐詠碧選擇步行。趙姿遠遠的跟在后面。
  其余的同事在陳旭江的帶領下坐車返回酒店,繼續準備下周一的談判。
  “陸景,你態度似乎有點強硬,你不怕談崩嗎?”唐雨瑤還是第一次跟著陸景做事,有些不解的問道。
  陸景握住唐雨瑤的手,道:“當然怕談崩。這件事本就是我們來游說戴姆勒。但是,戴姆勒的要價太高,我們完全承擔不起,不得不拒絕。我在等美國那邊的消息。”
  唐雨瑤有些明白了。陸景在等戴姆勒內部的反對派施加壓力。她清艷的笑笑,道:“陸景,要不要去找婉儀姐和歌兒?”
  “不去了,我們單獨逛逛。”陸景笑了笑,看向左手邊的徐詠碧,“碧兒,你覺得呢?”他這幾天晚上都在陪衛婉儀。在京城的時候也是。今天是得單獨陪陪唐雨瑤和徐詠碧。
  徐詠碧笑吟吟的白陸景一眼,“我說去,你真去嗎?”她對陸景可是很了解的。
  陸景撓撓頭。唐雨瑤嫣然一笑,神采飛揚。街頭不少德國人都看了過來,這個東方美人的魅力迷人。
  ….
  …
  雨果-索爾將下一次的談判定在了6月2日,實際上是想晾晾和華的人。
  但是,在6月1日,他收到美國的消息。克萊斯勒公司的董事里奇-羅吉爾在郵件中質疑在收購現代汽車的事情上與和華對立的必要性:我們應該盡快掌握現代汽車,讓收購看到效益,而不是拖延不決。
  “謝特。羅吉爾這個混蛋,怎么在這個時候唱反調。”雨果-索爾將手里的鼠標一砸,拿起電話撥給了科林-科菲。半個小時后,科林-科菲來到雨果-索爾的辦公室。
  雨果-索爾沉著臉道:“克萊斯勒那邊的反應你了解到了吧?從98年合并以來,克萊斯勒公司就一直在虧損。現在反倒質疑其我們的決定來。”
  科林-科菲自然是早看到過里奇-羅吉爾的郵件。事實上,他見到陳旭江的那一刻起,他就知道和華肯定派人在美國展開游說了,只是沒想到他們的工作如此卓有成效。
  科林-科菲提醒道:“索爾先生,克萊斯勒在戴姆勒-克萊斯勒擁有43%的股權。”
  雨果-索爾臉上的怒色一閃,道:“我知道。今天的談判我不去了。將和華的股份壓低到40%,等和華清理了鄭夢久在現代汽車的影響力之后,我們再和鄭夢久合作,拿下現代汽車。現在先保證我們的收益兌現。”
  科林-科菲點點頭,探討了幾句細節,便退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