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1095 需要錯失

周二上午,陸景陪著衛婉儀在央行、體育總局辦理職位調動手續。昨天他和章副局長吃了頓飯。事情走的很順。衛婉儀到體育總局競技司綜合處。
  按照章副局長的說法,體育總局內部正在討論社會上反響激烈的電子游戲能否成為正式開展的體育項目。最終具體由那個部門暫時負責電子競技項目還沒有定。可以讓衛婉儀先去競技司熟悉下情況。電子競技作為新生的項目,肯定要抽調人手去工作,屆時衛婉儀再調動。
  車子剛出體育總局大樓的門,陸景便接到董坤城的電話。他笑呵呵的說道:“陸景,我和克萊斯勒公司的董事里奇-羅吉爾談的不錯,他準備明天引薦我和克萊斯勒集團首席執行官丹尼斯-巴特見面。我想事情可能會進行的比較順利。”
  陸景看著車窗外陰沉的天氣,笑道:“董叔叔,辛苦你了。”和華的策略,重點攻關的對象是克萊斯勒集團。
  聊了一會應對戴姆勒的事情,車便到了央行總部大樓。陸景和董坤城說了一句掛了電話,然后親昵的吻了吻衛婉儀柔軟的嘴唇,“婉儀,到了。我中午來接你。我們在家里吃午飯?”
  “可以。晚上去參加焦興修的酒局早點回來。”衛婉儀嫻靜的微笑,整理一下陸景的衣領,道:“不要滿身酒氣,同時也不許滿身香氣。不然,說不定我會生氣。”
  在大唐雨景翠林莊園那晚之后,她和陸景的關系如膠似漆。她現在在陸景面前十分放松。
  陸景笑了笑,撫摸著衛婉儀清秀嬌俏的臉蛋,“我知道。”
  目送衛婉儀進了央行總部大樓后,陸景吩咐趙姿開車去景華大廈。然后重新撥了電話和董坤城聊景華手機在北美被調查的事情。周復生正在北美和調查委員會的人員打官司。
  通常情況下,這類調查的官司至少會是半年以上。和華這次付出的律師費至少都得2000萬美元。
  “要不是遭遇到調查這件事情,景華手機今年成為全球第五大手機廠商是板上釘釘的事情,現在就不好說了。”
  董坤城笑道:“要是官司能在年底前結束問題也不大。景華手機被調查事情被北美的主流媒體報道,景華手機的名氣算是打出來。北美這里政府公信力很高。只要得出景華手機沒有安全隱患的結論,消費者還是會選擇景華手機。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啊。”
  陸景笑著點點頭。一分為二的看待景華遭受調查這件事確實如此,現在的關鍵就在于這場官司能否在年底之前結束,現在已經是五月下旬了。
  …
  …
  焦興修請客的地方在湖東區大學城的一家東北菜飯店里。焦興修是東北大漢。小雞燉蘑菇,地三鮮…,陸景坐下片刻后。一道道東北特色菜送了上來。
  這頓飯是早就說好的。煙詩凝換了一套職業套裝在一旁做陪客。白色修身襯衣、卡其色的西褲,豐腴曼妙的曲線被她這身套裝勾勒的淋漓盡致。
  焦興修開了一旁白云飛天,倒了三個酒杯,舉杯道:“陸景,詩凝的事情謝謝你。我先干為敬。”
  陸景笑了笑,也不攔著焦興修。焦興修要自罰三瓶白酒向他賠罪和道謝。他攔住了反而不好。焦興修有這個酒量。
  酒下肚。氛圍逐漸的熱烈起來。陸景的要求煙詩凝已經轉達給焦興修,酒桌上兩人便沒有再談,只是說著京城里最近的趣聞。焦興修好奇的道:“陸景,你怎么參合到風白露和蘇琳的事情中去了?”
  陸景就笑,“焦處長還關心京城里的這些八卦?”
  焦興修笑笑,指指煙詩凝道:“從詩凝這兒聽到的。她可是算你們圈內人。”
  煙家早就沒落。煙詩凝是京城里三等豪門容家的兒媳婦,只不過是屬于偏支。確實也算是圈內人。陸景笑一笑。道:“煙小姐在五處的身份不需要保密嗎?”
  焦興修詫異的看了一眼煙詩凝。以他做特工的眼力怎么會看不出來煙詩凝對陸景其實有些特別。她居然沒把她的消息給陸景說?“詩凝已經轉入文職,對外的身份是總參某部的工作人員。”
  陸景反應過來前兩天煙詩凝說升官發財是什么意思,笑著點點頭,開玩笑道:“那就好,免得我以后又要免費當護花使者。”
  煙詩凝這會也喝了快一杯白酒,俏臉緋紅,有著無端的嬌艷,道:“陸景,我就失誤了2次。”
  陸景就笑,也不說話。吃著菜。
  見兩人這樣子,焦興修微微一笑,心里放下心,道:“陸景,你這可是高興的太早了。詩凝以后是二部專門和你聯絡的人員。這護花使者的活兒你還真的干下去。”
  煙詩凝有些嬌羞的道:“焦哥。你瞎說什么。我自己會照顧自己,不能我離開五處,你就不認我了。”
  “那怎么可能,五處永遠都是你的娘家,歡迎你隨時回來看看。”焦興修哈哈一笑,又和陸景喝了一杯。
  對焦興修開玩笑的話陸景也不在意,不過對煙詩凝成為和他聯絡的人員頗有些無奈,道:“焦處長,我想我要表達的意思很清楚,我不希望和你們參合在一起。”
  說明白話容易傷人,但是他不得不再一次表明他的立場。
  焦興修斟酌了一下,勸道:“陸景,我們需要和你保持接觸,至于合作,可以試情況而定。不會是強制性。”
  陸景勉強認可焦興修的解釋,將話題岔開了。氣氛有逐漸的熱烈起來。陸景和焦興修喝酒還是很投機的。飯后,夜里下了小雨,焦興修徑直打的離開。
  在飯店的門外的看著屋檐下的雨絲,湖東路上大學城里的學生不少人也沒打傘,熙熙融融的逛著。陸景腦子里忽而冒出:天街小雨潤如酥這句話。
  煙詩凝看看陸景似乎有些愣神。眺望著遠處的燕子湖,道:“陸景,焦哥的玩笑你別當真啊。”
  陸景嘴角浮起一絲微笑,道:“玩笑話我都當真,那我得多天真。呵呵。走兩步消消食吧。我帶你去看一個地方。就在這里。不遠。回頭你自己坐車回去。”
  他要是真把煙詩凝送回去那才叫搞笑。兩人的關系沒到那份上。
  煙詩凝心里松了口氣,她真怕陸景會執意送她回家。挺麻煩的。她對陸景略有好感,但是她還沒做好開始一段新感情的準備。
  Cafe105離吃飯的東北菜館不遠,100米的樣子。金屬質地的大門緊閉著。上面貼著“暫未開業”的白紙通告。只是,透過沿街的玻璃窗可以看到這家咖啡店已經裝修的非常奢華。
  大學城湖東路這一段的租金可不便宜。Cafe105旁邊的幾家商戶老板看到了,心里還嘀咕:也不知道哪個敗家子搞好了裝修居然不開業。
  陸景從衣兜里拿出鑰匙。輕輕一扭,打開了cafe105的金屬玻璃門,招呼煙詩凝進來。空氣略有些悶。陸景開了兩扇窗戶,清涼的雨絲透進來。“這家店原本是李慕清的產業,后來她籌錢把這家店賣了,我最近把這家店給盤回來了。”
  陸景雙手插在衣兜里。就這窗外透進來的燈光打量著這家恢復了1996年4月那時原貌的咖啡廳,心里感慨萬千。他當時在這里遇到了彈鋼琴的董冰,遇到了在董冰面前賣弄駕駛技術的于鋒,最終以此揭開了大哥被構陷的陷阱。
  這件咖啡店對他而言意味著很多,對李慕清而言也意味著很多。
  “李慕清?”煙詩凝呢喃一句,問道:“陸景,你和李慕清還真是那個關系啊?”
  陸景回頭。開玩笑道:“沒開錄音設備吧?不然傳出去,我麻煩大了。”
  煙詩凝莞爾,“我哪有那么無聊?你還真夠可以的啊,衛婉儀對你真是…”
  陸景擺擺手打斷了煙詩凝的話,道:“去你那兒喝酒就定這兩天吧,我近期有可能要離開京城了。”
  董坤城游說克萊斯勒成功的話,陳旭江在德國斯圖加特成功的概率就會非常大,他最多兩個星期之后肯定要啟程去漢城了。
  送走煙詩凝,陸景去了燕湖家園。唐雨瑤和徐詠碧住在張漓這兒,他早早的打了電話。婉儀知道張漓幾人住在燕湖家園這里。所以上午的時候半撒嬌的提醒他去了之后要“消滅證據”。
  陸景緩步進入燕湖家園小區。小區內燈火影影綽綽。陸景給李慕清打了個電話,“清兒,你什么時候回京城?”
  李慕清接到陸景電話時正在香港她的公寓中,嬌笑道:“干嘛啊?我過兩天就回。李逸落的事情處理的差不多了。哦,她想見你。”
  陸景搖搖頭。笑道:“不用了。反正是要她還的。”李逸落的父親欠了一筆3000萬的巨額賭債,她本人招到黑澀會的追債。作為風靡亞洲的大歌星,她的一舉一動都受到媒體十分的關注。
  事情爆料出來后,李逸落的形象受到了損害。李慕清這兩三個月都在香港處理李逸落的事情。李逸落是天辰娛樂的頭牌,李慕清自然要處理好。
  3000萬的賭債對目前李逸落的經濟狀況而言壓力很大。她歷年所賺的錢,有部分投向了房產,再加上她的開銷,要她一口氣拿出3000萬基本不可能。天辰娛樂的各項預算都排得慢慢,也不可能拿出這筆錢。最終這筆錢是走陸景的私人賬戶。李逸落要見他估計是想要感謝他。
  李慕清咯咯嬌笑,聲音嫵媚的道:“陸景,這和你以前不太一樣了哦。”
  陸景知道李慕清說什么,低聲道:“清兒,我生命中遇到的美麗女孩很多,但是,大部分人我都需要錯過。我的時間、精力有限。況且,擁有你們我已經很滿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