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1093 風白露

煙詩凝迷惑的看著陸景。陸景的談判風格可是很犀利。他在3月3日現代汽車臨時股東大會上的表現被漢城那邊傳得神乎其神。她那時候就在漢城。
  陸景走近煙詩凝半步,在她耳邊小聲道:“把你拿到手的資料拷貝一份給我就行了。”
  陸景走近半步,幾乎都要挨著煙詩凝的身-體了,煙詩凝渾身一凜,就像是被踩了尾巴的貓,但是當陸景灼熱的鼻息噴在她細膩白-皙的脖子上時,她的第一反應不是把陸景推開,而是嬌羞。陸景在漢城掩護她逃脫時,在電梯里吻過她的脖子。
  陸景說完就退后,見煙詩凝一臉的茫然加嬌羞,嬌艷不可方物,心里贊了一句,問道:“煙小姐,我的條件不過分吧?”
  煙詩凝下意識的點頭,然后又搖頭,不好意思的低聲道:“你再說一遍,我沒聽清楚。”
  陸景詫異的看了煙詩凝一眼,煙詩凝的反應不太對勁。他再次上前半步,小聲說了一邊他的要求。煙詩凝將現代汽車的核心技術資料拿到手的事現在韓國那邊還是懸案,他可不希望隔墻有耳的事情發生。
  “啊…?你居然是這個要求。”煙詩凝紅唇微張,驚訝的說道。她沒想到陸景會要技術,和華不是馬上就可以收購現代汽車嗎?
  陸景沒理會煙詩凝的話,而是看得一呆。煙詩凝紅潤的嘴唇略有些大,不是那種精致的殷桃小嘴,有一種很獨特的風韻。她這會臉色紅潤。嬌艷無端,偏偏又微張著嘴。
  陸景腦子里不禁又浮起“不是每一滴牛奶都叫特侖蘇”的畫面。煙詩凝嘴角滴著牛奶的畫面實在太香-艷。他印象深刻。要是煙詩凝真的給吹簫…
  陸景心里暗咳了一聲,他這個念頭好像太邪惡了。
  煙詩凝見陸景失神。就退后了半步,她本來是站在雅室的窗戶邊,這一退,就抵在側面雪白的墻壁上了。“你不是要收購現代汽車了嗎?怎么還要這部分技術?”
  陸景解釋道:“我就算收購現代汽車,也只是成為現代汽車的董事長,想要拿到現代汽車的核心技術難度很大。我最多就是推動現代汽車與昆成汽車合資建廠,在合資廠中慢慢的偷師。我希望昆成汽車發展的快一點。煙小姐,這個要求不難吧?”
  煙詩凝點了點頭,又笑了笑。“陸景,謝謝。”
  陸景笑道:“怎么覺得你智商下降了啊。這謝我干什么?哦,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呢?我感覺你最近似乎過的蠻不錯。你這樣子挺好的。”
  “你才智商下降了呢。”煙詩凝筆直仿佛玉雕般的瓊鼻嬌俏的皺了皺,道:“最近過的還行。升官發財休假。”
  陸景撓撓頭,冰冷的煙詩凝居然會說笑話了,實在是讓他覺得太陽從西邊出來了。
  煙詩凝扭頭一笑,道:“那周二你有時間吧?焦哥請你吃晚飯,我和陽云也請你吃頓飯。”
  “行。你還算有點人情味啊。”陸景笑笑,答應下來。又奇怪的道:“陽云?”
  煙詩凝笑容斂去,輕聲道:“容陽云,我丈夫。你救我2次的事情,我都給他說過。我想。我們請你喝頓酒,表示下謝意。”
  煙詩凝的丈夫不是去世了嗎?陸景有些明白了,輕輕的點頭。“好。”他心里對煙詩凝有一個重新的認識。這是一個重情重義的女子,值得敬佩。
  ….
  風白露的生日宴會到夜晚十一點才結束。陸景和衛婉儀、王燦作為主人送風白露、韓鴻信出了翠林莊園。
  風白露輕輕的和陸景握手。“二哥,婉儀姐。王燦我告辭了。二哥,我打算花一兩年的時間把全國的古都名勝都看一遍,到時候去楚北你可要招待我。”
  陸景笑著點頭,“沒問題。”
  又和韓鴻信說了幾句,目送風白露離開后,婉儀先進翠林莊園安排車子。現在太晚了,她留趙清芷、唐雨瑤幾人住聽楓閣。大唐雨景對外開放的莊園只有八座。另外兩座莊園是陸景的私人莊園。婉儀來匯海大酒店做美容的時候,有時候會住在聽風閣或者紫羅蘭莊園。
  夜色沉沉,涼風習習,陸景丟了一支煙給王燦,笑著拍拍他的肩膀,“你小子眼睛老看風白露的屁-股干嘛?看上她了?”
  “靠,我明明看的是她的大-腿。”王燦翻翻白眼,他可沒陸景說的那么猥-瑣。
  陸景抽口煙,笑罵道:“我日,這有區別嗎?老實回答問題。”
  王燦和陸景從小光著屁-股玩到大,這會在死黨面前也沒什么可隱瞞的,搖搖頭,道:“風白露確實很吸引我。看上到不至于。我有小雨了。我頂多逢場作戲,養外室的事情就算了。我和你比不了。瑪德,衛婉儀居然肯幫你‘辟謠’。靠,靠,靠。”
  “不說這個話題。”陸景心里對衛婉儀始終有些愧疚。
  王燦點點頭,扶了扶眼鏡,眼睛珠子轉了轉,道:“你和煙詩凝在二樓上談什么?怎么都覺得你們有一腿。”
  “有你妹的!勞資和她清清白白的。”陸景沒好氣的罵道:“行了,不扯了。我有意投資電子競技,你有沒有興趣負責搞一家電子競技俱樂部?”
  他平常喜歡打下游戲放松。王燦也有打游戲的愛好。陸景是打算讓衛婉儀負責行政工作,王燦出面組建俱樂部,和華私下里出資。
  “你怎么有這個想法?”王燦問了陸景一番,想了想,道:“行,那我們在浩方上開黑店不是很爽?”
  “我日,你有點出息好不好。”陸景說道,又摸了摸下巴,“好像是很爽,你把人手招好一點,我們改天搞過網吧四連坐就很爽了。”
  王燦翻翻白眼:小樣的,你還說我?
  ….
  ….
  聽楓閣奢華的裝修偏向古典的中式風格,衛婉儀喜歡這里多過紫羅蘭山莊。主臥室的陽臺可以遠眺大唐雨景的湖光山色。夜風吹拂。陸景從背后摟著衛婉儀,她飛揚的發絲落在陸景的臉上。
  “婉儀,你不用這樣的。傳出去之后,別人肯定會說你傻。”
  “讓別人說去。”衛婉儀轉過身,斜倚在木質的欄桿上,面對面的讓陸景抱著她,“我不喜歡那些人說你的壞話。傳到我爸耳朵里,他又要說你。我舍不得。”衛婉儀輕輕的靠在陸景的胸口,聽著陸景心跳的聲音。
  陸景緊緊的抱著衛婉儀,很用力。一股甜蜜的情感在心里涌上來。他不知道他此生要怎么樣才能對得起這個女孩,對得起他的嬌妻。只能是讓她這輩子都要開心、不受到任何的委屈。
  “婉儀,從來沒有這么一刻,讓我想起婚禮時對你的承諾。”
  衛婉儀抬頭看著陸景,溫婉的一笑,低聲道:“執子之手,與子偕老。陸景,我也是這么想的。”她知道,這一刻,她和陸景的熱戀已經結束,她和陸景的愛情已經成熟。
  天邊忽而有一顆流星劃過。托著長長的尾巴,燦爛無比。星空下,有一對戀人、夫妻在心中默默的念著婚禮時莊重的誓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