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1092 聚會

陸景點點頭,微微和她握了握手,“你好,風小姐。”風白露的手光滑柔膩,手感宛如羊脂白玉。
  陸景的視線并沒有在風白露身上過多的停留,而是和風白露身邊韓鴻信三人打了個招呼。
  “陸少”,“二少”韓鴻信三人都紛紛笑著打招呼。他們這些一線的公子哥見到陸景不會太拘束。
  眾人寒暄幾句后,風白露微笑著向陸景道謝,“陸少,今天打擾你了。謝謝你能來參加我的生日宴會。”
  陸景笑道:“能不來嗎?王燦那小子都答應你了。我要不來,估摸著李三少和閔二哥都給我打電話。”
  風白露回京城之后是分開見他和李新寒、閔興懷三位在京城紈绔圈子中的大哥級人物。今天的生日宴會,其實說白了只是一個由頭,有幾個在白雁蘇飛捧過場的紈绔便沒過來。
  陸景這話說的就有點明白了。場面有點尷尬。風白露臉色如常,微笑道:“陸少,我是不得不來。家里的原因占7成,另外3成是我個人想見見京城里陸二哥的風采。”
  風白露的恭維陸景自動過濾。“家里的原因要占7成?”陸景心里一動,對風白露有了些好感。如果風白露只是為了追逐京城第一美女的名頭要來見他,這樣名利熏心的女子,就算長的極美,他心里又怎么會有好感。
  陸景笑了笑,讓侍者送了幾杯紅酒過來,和幾人一起舉杯抿了抿紅酒。道:“我和蘇琳在96年就認識。和風小姐卻是剛剛認識,風小姐需要給我一個足夠的理由。”
  風白露來見他的目的。大家都心知肚明。陸景索性是挑開了來說。京城第一美女這個頭銜說白了還是需要紈绔子弟們來捧。于是,他、李新寒、閔興懷的表態尤其重要。
  京城紈绔子弟的圈子是一個半官場半商界的圈子。往小了說。就那么回事,各家紈绔子弟大部分都是扯虎皮做大旗。往大了說,能量也不小。很能牽線搭橋辦成一些事情。
  因而,這個圈子里的第一美女所擁有的號召力、所能調用的資源不算小。這其中牽扯的利益以及彰顯世家影響力的象征,才是風白露和蘇琳競爭京城第一美女這個名頭的根本原因。
  風白露微微一笑,低頭喝著紅酒。陸景這話可不由衷。京城里誰不知道陸景和蘇琳丈夫嚴景銘的矛盾。只是,陸景這么說,她還真得給出一個合適的理由。
  當然,這對算好時間用三年修完四年大學課程表現的既不驚艷又不平庸的她而言不是什么難事。
  風白露嘴角揚起一抹柔和的笑意。道:“陸少,我只是適逢其會,剛好在這時候從英國回來。從英國回來,我遲早也是要和大家見面的。和蘇琳競爭的事情其實是順便。”
  她當然不會用“傾蓋如故、白首如新”的理由來說服陸景。她只是簡簡單單的說明了她所處的位置。很聰明的做法。
  陸景贊許的笑了笑。“順便”這個詞用的很大氣。對一流世家的子弟而言,紈绔圈子這點利益確實是順便。他現在開始有點欣賞這個大氣的女孩了,怪不得王燦會被她迷得有點暈。
  陸景道:“風小姐,我叫白露吧。”說著,陸景略微停頓了一會,才道:“風家有女初長成。美玉何言及白露。”
  琳就是美玉的代稱。陸景這是明確的說蘇琳不及風白露。韓鴻信幾人都笑起來,恭喜風白露,“白露,難得陸少表態。你改天可要做東請我們幾個單獨喝一杯啊。”
  風白露一一應著。然后微笑著對陸景道:“二哥,謝謝!”
  陸景點點頭,默認了風白露對他的稱呼。他對風白露的感官確實不錯。
  蘇琳是骨感美人。和風白露是兩種不同的類型。他本來是打算坐山觀虎斗。不過,既然風白露不是膚淺的女孩。出言捧她一句也是應該的。誰讓他和嚴景銘不對付呢!況且,蘇家也不是什么好鳥。
  韓鴻信大有深意的看了風白露一眼:風白露好本事。這么快就博得了陸景的好感。叫陸景一句“二哥”,在京城紈绔圈子里不說橫著走,至少是沒人敢怠慢。陸二哥的招牌那是響當當。
  陸景和風白露聊了幾句閑話,就去見煙詩凝。而此時,陸景剛才那句“風家有女初長成,美玉何言及白露”評幾速的傳開。片刻功夫就從翠林莊園傳到了大唐雨景主樓那里。
  “哈哈,陸二少開了金口,這事定了。來,輸錢的拿來。”一名矮個子青年得意的笑著。剛才幾人開了盤口,就賭風白露能不能在今晚贏得陸景的支持。看樣子,風白露年紀雖小,道行不淺。
  “瑪德,陸少不是一向不管這種事的嗎?怎么突然支持風白露。”有輸了錢的人不爽的說道。
  “幼稚。這件事背后是風家在蠶食嚴家的地盤,你覺得陸少和嚴少的關系很好?”
  那人不說話了。京城里誰都知道陸景和嚴景銘不對付。前幾年在杭城鬧得不知道多兇,還搭了一個史大少進去。那可是紈绔中大哥級的人物。聽說事件的女主李慕清這些年和陸景走的很近。傳聞關系很曖昧。
  這時,一名長發青年看了看手機,笑道:“有陸二少的新聞了,都靜靜。”說著話,他身邊喧鬧、感嘆風白露聰慧過人、貌美無雙的聲音消失。
  長發青年道:“衛小姐剛才在里面介紹了她幾個朋友。嘿嘿,這可是在給陸少辟謠了。陸少是我輩楷模啊,家里紅旗不倒,外面彩旗飄飄。”
  主樓二樓的大廳里一片吸氣聲。這個消息比風白露被陸景定為京城第一美女還勁爆。蘇琳固然漂亮,但是平心而論,風白露這樣的絕色佳人確實要勝一籌。所以。她只要爭,拿下京城第一美女的名頭是遲早的事。
  倒是。陸景的妻子衛婉儀居然會為他辟謠,向外界釋放她丈夫不是風流浪子的信號。這就出人意料了。陸景在京城里可是有不少風流韻事在流傳。
  這其中固然是當時史大少在抹黑陸景,可是無風不起浪啊。很多人還是傾向于相信。紈绔圈子里,誰沒有幾個女人?但問題就在于陸景結婚了。
  不過,衛婉儀這樣辟謠,還真是讓人無話可說。誰要是敢在明面上說陸景,沒準就給一句話給堵了回來。陸二哥雖然不理會圈子里的事,但是他的朋友、小弟、表哥都是圈子里的人。
  …
  …
  外界議論紛紛之時,陸景給衛婉儀幾人說了一聲,和煙詩凝到翠林莊園二樓的一間雅室里說話。
  大唐雨景的夜晚靜謐無聲。臨著大唐雨景莊園內蜿蜒人工河的雅室中。浮白的燈光與窗戶透射出來的月光相溶。
  煙詩凝穿著舒雅端莊的淡黃色套裙,俏麗無端的站在窗口。妙曼婀娜的身姿讓她在燈影下看起來仿佛美麗至極的雕塑。風姿過人。
  陸景本來心里對煙詩凝有些不滿。煙詩凝偷竊現代汽車的核心技術讓他在漢城的收購很被動,最終不得不以現代集團來代替和華收購。
  只是,看著煙詩白皙的鵝蛋臉上帶著一絲淺淡的笑意,似乎和以往有些不同,再加上剛才那會心的一笑,讓他想起他幫煙詩凝逃離時的旖旎。吻過,抱過,看過。陸景最終還是沒好意思拉下臉訓這個只比唐雨瑤遜色半籌的大美人。
  事已至此。他追究煙詩凝的責任沒用,還是找五處的焦興修談好處才是正經的。當然,不追究歸不追究,總得說她一句。“煙處長最近心情不錯?你不是應該對我說點什么?”
  煙詩凝漆黑如星的晶眸輕眨。看了陸景一眼,輕笑道:“陸景,我是該對你說聲對不起。不過。你收購現代汽車的事情似乎又有新進展了啊。京城這里誰見到你不夸你一句。”
  陸景無語的翻翻白眼。按照煙詩凝的邏輯,她沒有造成嚴重后果。責任有限。“至少,我爸媽還有我哥見到我的時候就沒夸我。”
  看到陸景這樣子。煙詩凝莞爾一笑,妖嬈動人,“陸景,焦哥讓我問你這兩天有時間沒有,他請你吃飯向你賠罪。”
  她倒不是想推卸責任,只是焦哥給她打過招呼,不能承認的太爽快,否則,陸景鐵定要死敲五處的好處。
  陸景道:“改天吧,這兩天忙著。”
  陸景正在跟蹤美國和歐盟的事情,沒功夫和焦興修扯皮。只是煙詩凝并不太清楚,見陸景拒絕,輕輕的咬了咬紅潤嘴唇。她心里最終還是對陸景感到深深的愧疚,200多億美元的收購差點被她給弄失敗了啊。
  煙詩凝聲音輕柔的道:“陸景,其實我不是想推卸責任…,我,我當時以為你肯定無法收購現代汽車,所以出手了。我確實應該向你道歉,還有道謝。”
  說到道謝煙詩凝想起逃脫時的旖旎,貝齒微微用力咬著嘴唇,若雪般嬌嫩的頸脖上涌起緋紅色。
  陸景愣了愣。這是那個習慣性對他一屑不顧的煙詩凝嗎?要知道救她之前,他和李怡馨還在漢城大學遇到過她,那會她可沒好臉色給他。
  陸景注意到煙詩凝似乎有些變化。她以前給人冷冰冰的感覺,一臉的生人勿近。這半年倒是柔和了不少,但是依舊能讓人感覺到她的冷傲。這時,怎么突然變得有些嬌柔?
  嬌柔的煙詩凝無疑是及其美麗、誘人的。陸景摸了摸鼻子,隱蔽的瞟了瞟她套裙下豐滿堅挺的雙峰,他那會可是完整看過那里面美妙的風光。34d。
  陸景道:“煙小姐,道歉和道謝就算了。下次別坑我就行。我們算扯平了吧。我和焦興修談。”
  煙詩凝有些急,道:“陸景,焦哥不讓我向你道歉就是不想你給他提讓他難辦的要求啊。”
  見煙詩凝一臉的焦急惶然,陸景就笑,“你就那么確定我一定會提讓他難辦的要求啊?”(未完待續……)
  看重生之世家子弟
  %77%77%77%2E%6A%64%78%73%2E%6E%65%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