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1091 衛婉儀的想法

大唐雨景作為京城三大俱樂部之一,獨具特色的莊園服務一向很受京城貴胄們的喜愛。周末的晚上,西式風格的翠林莊園中,賓客如云。風家的明珠今晚在大唐雨景舉行21歲的生日宴會。
  京城的世家子弟,無不以收到邀請為榮。只是,翠林莊園容納30已經是極限,再多就會影響到宴會的品質。因此,大部分人都在大唐雨景7層的主樓中翹首以盼,等待風白露的到來,好一睹她的風采。
  此刻,匯海大酒店總統套房中,燈火通明。陸景默默的花園陽臺上迎風品酒。客廳內,衛婉儀正在和趙清芷、明雪、唐雨瑤、謝清歌、何夢明、徐詠碧幾人說話。
  前天晚上衛婉儀說要他把趙清芷、唐雨瑤她們幾個都喊上,他有點明白衛婉儀的苦心,但是真的不需要她為他做這樣的事情啊。
  陸景其實誰都沒通知,但是小芷這丫頭顯然是聽婉儀的,結果都歌兒、碧兒、雨瑤給喊來了。好在她還知道分寸,把明雪和小明拉過來混淆視線。
  客廳內,陸景手機鈴聲響了起來。陸景在陽臺上喝酒,他的手機放在唐雨瑤這里的。唐雨瑤看看號碼,道:“婉儀姐,香港那邊的電話找陸景,我把電話給他拿過去。”
  要說今天其實她最尷尬。她之前和衛婉儀在江南大學里認識,結果她現在卻和陸景在一起。衛婉儀可是陸景明媒正娶的妻子。
  衛婉儀微笑道:“行啊。一會順便叫陸景進來吧。婉瑩給我打電話了,風白露已經到了,我們該出發了。”
  她是世家子弟出身。雖然從來沒有主持過什么大場面,但是這會讓大家都感覺到談話良好的氛圍還是沒問題。況且。明雪還在幫她烘托氣氛。
  “好的。”唐雨瑤拿著手機穿過客廳到花園陽臺上。星光灑落,月色皎潔。在匯海大酒店的總統套房里可以遠眺到夜色中燈火輝煌的大唐雨景。
  淡淡的紅酒芬香消散在空氣中。陸景正安靜的看著遠方的夜色。看起來似乎有些滄桑。唐雨瑤心弦觸動,走到陸景身后,輕輕的環住他的腰,“陸景,心藍姐的電話。”
  唐雨瑤走過來時手機鈴聲已經停止了。聽到唐雨瑤的聲音,陸景這會才從沉思中清醒過來,回頭看到唐雨瑤清艷如明月的臉龐,絕美的眼眸在夜色中熠熠生輝。他溫潤的笑道:“雨瑤,怎么了?累了呀?”
  唐雨瑤輕輕的點頭。陸景似乎總能知道她在想什么。“有一點。陸景。婉儀姐對你真好,換做我肯定做不到今晚這樣。”她要是陸景的妻子,怎么都做不到出面招待陸景的情人。
  感受著唐雨瑤豐滿的乳-峰抵在背上,陸景拿過手機,舒服的摸了摸她的臉蛋,開玩笑道:“你不覺得婉儀這是在糾集一幫姐妹準備血洗風白露嗎?”
  唐雨瑤一愣,繼而掩嘴輕笑起來,絕美的眸子瞪了陸景一眼。溫婉嫵媚的風情無端。
  唐雨瑤今天穿著簡約的青色襯衫、白色牛仔褲。今晚她不想打扮的太漂亮。那可就喧賓奪主了。
  陸景被唐雨瑤的風情撩得恍惚,轉身將她抱住。低頭吻著她,一只手愛撫著她豐腴的俏臀。兩人站的地方,客廳里看不見。吻的有點肆意,有些興致昂然。
  唐雨瑤舒服的靠在陸景的懷里。享受著愛人的愛撫和熱吻。陸景胸膛厚實的安全感讓她沉醉。“我覺得婉儀姐不是那樣的人呢。她叫我們一起來,應該是另有原因吧。”
  她剛才在客廳里已經聽趙清芷說過。風白露想要見陸景。所以她21歲的生日宴會放在了大唐雨景。至于風白露要陸景是什么原因,她就不知道了。
  但是。以衛婉儀和陸景的感情,還有陸景負責到底的性子。衛婉儀根本就不可能擔心風白露把陸景給搶走。京城第一美女又如何?衛婉儀召集她們只會是另有原因。
  陸景輕輕的點頭,嘆道:“我虧欠婉儀不少。”
  正說話。莫心藍的電話又重新打來,悅耳的聲音從電話里傳來,“陸景,忙什么啊?都不給我回電話呢。”嬌嗔的意味很足。
  “等著去參加風白露的生日宴會。她和蘇琳要競爭你原來的京城第一美女的頭銜。”陸景笑著解釋,“心藍,景華手機被調查和游說戴姆勒-克萊斯勒的情況如何了?”
  莫心藍道:“正準備和你說這件事。周復生、程建楓分別在美國和歐盟那里的律師團已經組建完畢,正在做開庭的準備工作。游說的工作,董先生和陳董事還在努力,似乎狀況不錯。”
  其實,訂下了游說的策略之后,陸景又拜訪了趙教授。很多細節,他都有和董坤城、陳旭江談過,現在游說的結果就看董坤城和陳旭江的能力。對此,他還是很放心的。
  談完正事,莫心藍笑盈盈的道:“陸景,你剛才說的風白露和蘇琳是怎么回事?不至于為了一個名頭爭的這么兇吧?還要你出面說話。”
  莫心藍在京城這灘渾水里面混過,很清楚是怎么回事。陸景微笑道:“當然不是,后面是風家和嚴家的角力。”
  莫心藍離開京城好幾年了,不是很熟悉情況,關心的道:“陸景,要不要緊?”
  陸景道:“沒事,我坐山觀虎斗。”
  莫心藍放下心,用慵懶的語調道:“陸景,事情完結之后,早點來香港看我。”說著,又嫵媚低聲道:“我想你。”
  想起那天晚上在新豐公寓地下車庫里陸景壓在她的美臀上一記記貫穿靈魂的撞擊,她有些情難自己。
  陸景心里柔情涌動,道:“心藍,事情完了我就去香港。”聽著莫心藍嫵媚的聲音,他鬼使神差的加了一句,“心藍,改天我們再試試車里的感覺。”
  “你想得美呢。”莫心藍渾身燥熱,嬌羞的啐了陸景一口掛了電話。她心里就算愿意,也不能在電話里答應他。
  陸景結束通話,看到唐雨瑤清亮的明眸,撓撓頭。唐雨瑤噗嗤嬌笑,惦起腳尖在陸景耳邊道:“你壞死了。車里怎么可以?”
  看著動人的唐雨瑤,陸景低聲道:“你和我試試不就知道了。”
  唐雨瑤咬著嫣紅的嘴唇,嫵媚的白了陸景一眼,沒說同意,也沒拒絕。
  陸景心里一蕩,小腹處涌起一股熱流。
  陸景和衛婉儀幾人達到大唐雨景翠林莊園時宴會已經開始了半個小時。宴會是party的形勢,二十幾名男男女女,十分熱鬧。
  陸景作為主人,隨行多少人都不會有人有意見。不過,趙清芷、唐雨瑤、明雪,她們這一水的漂亮女孩子看得參加宴會眾人的眼睛直晃。
  靠,陸景這也太明目張膽了。王燦走到陸景面前,壓低聲音道:“你小子搞什么鬼啊?衛婉儀發飆你可受不了。”
  陸景揉揉眉心,道:“婉儀叫小芷喊過來的。”
  王燦愕然,豎起大拇指,“你小子牛逼。”他搞商業上的事務是不行,但是京城里的這些小門道,他清楚的很。衛婉儀這是要給陸景正名。
  不出意外,衛婉儀待會介紹唐雨瑤等人時,會說這是她的朋友。外面那些傳陸景是風流浪子的流言只怕立即會消失。陸景的妻子都說了那是她朋友,你還唧唧歪歪個屁啊。
  陸景搖搖頭,他沒有得意的意思,相反心里還有些愧疚。他日后要加倍對婉儀好。
  陸景回頭見衛婉儀已經和到場的衛婉瑩、煙玉成聊起來,并且在介紹趙清芷、唐雨瑤等人。陸景舉起酒杯對衛婉瑩、煙玉成致意。出乎意外的,他看到了煙玉成身邊的煙詩凝。
  煙詩凝輕輕的對陸景笑了笑,有著一切盡在不言中的意味。
  一旁的煙玉成感覺實在離譜。要不是陸景的妻子衛婉儀就在他這兒,他真懷疑陸景是不是和他堂妹煙詩凝有什么親密的關系。煙詩凝自從她丈夫死后,基本都是不笑的。最近這半年才好一點。但是她明顯對陸景不同。
  陸景微微點頭,他這會沒有過去打招呼的想法。拿著酒杯抿了幾口酒,他便見到了韓鴻信等人陪著的風白露。風家的明珠,今天宴會的主角。
  風白露有一張動人到讓人忽略容貌的臉蛋。很矛盾的感覺,任何人看到她的第一眼實際上注意到是她整張沒有瑕疵的漂亮臉蛋上稍顯過分的嫵媚氣質。
  沒有讓普通男人自慚形穢的冷漠高傲,相反還有點類似暗香浮動的勾-引,這類誘-惑不張牙舞爪,甚至帶點疏遠感,但偏偏就是讓人欲罷不能。
  她穿著寶藍色襯衫,皺褶的衣領上似乎有幽暗的明艷氣質在浮動,與她修長白皙的脖子交輝相應,平添一份如江南煙雨的雅致。身姿高挑曼妙。水墨白的牛仔褲勾勒出她小蠻腰的纖細和臀部的誘人弧線,修長的大腿韻味十足。完美的詮釋著秀色可餐的旖旎含義。
  風白露伸出手,微笑道:“陸少,我叫風白露。《詩經》里白露為霜的白露。”(未完待續。。)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