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1090 商議

見陸景一臉的尷尬,衛婉儀妍姿俏麗的輕笑起來,紅唇輕潤的吐出聲,“行了啊,不說就算了。”
  其實,陸景和唐雨瑤的關系,她早就猜到。陸景在建業呆了一個月,怎么會沒有追到唐雨瑤?只是,這會聽到王燦說唐雨瑤到京城了,順便問問,正好取笑下她家這個混蛋。
  陸景想了想,揉揉眉心,道:“婉儀,我還是說給你聽吧。”他的事情一向是不瞞衛婉儀,這會衛婉儀問起來,他也不想騙嬌妻。
  陸景高聲喊了一聲,“小五,幫我選一支紅酒來。”
  陸景和衛婉儀位于西月區方山湖街道方山路183號的家是一棟三進三出的四合院,里面早改成了聯通的現代化住宅。他和衛婉儀在溫馨的中式餐廳里吃晚飯時,小五和梅嬸在餐廳連起來的廚房里說話。
  這會,他要給衛婉儀說他的女人的事情,還是得喝點酒壯膽才行。他心里很在意他和衛婉儀的感情、婚姻。
  “哦,好的。”廚房里小五應了一句,從另一邊去了酒窖。
  衛婉儀微征,輕聲道:“你還真說啊?我隨口問問的。”她沒想到陸景真的肯和她說這些事情。只是,她還沒有做好準備啊。
  晚餐是中式餐廳的圓桌,陸景和衛婉儀坐的近,伸手握住嬌妻白皙的小手,溫和的笑道:“婉儀,不帶你這樣玩的啊,我以前沒發現你這樣調皮的?”
  “去你的。”衛婉儀翻翻白眼表達不滿。陸景這是把她當小孩呢,“聽就聽吧,你都怕我怕什么啊。”
  話里雖然不滿,但衛婉儀還是順著陸景的意思,坐到他身邊,由他摟著她的腰。衛婉儀今天梳著齊肩的長發,容顏嬌俏清秀,有些健康的清瘦感。
  看著秀美動人的嬌妻,陸景心里有些動情,扶著她的螓首。低頭吻住了她優美粉潤的嘴唇。品嘗著她嘴唇上芬香甘甜的味道。
  “唔-”衛婉儀好笑的在陸景腰間掐了一把,這混蛋還知道在說這些事情之前展開溫柔攻勢,哄她開心。衛婉儀想明白后,配合的吻著她的丈夫、愛人。
  小五拿了紅酒回來。在廚房里開了酒。用木托盤端著酒和高腳玻璃杯送進餐廳。還沒進去就聽到陸景和衛婉儀接吻的聲音。衛婉儀嫵媚嬌膩的鼻音顯示著她此刻的快樂。
  小五輕咳了一聲,等了一會才走進餐廳里。和她想的情況有些差距,餐廳里沒有什么少兒不宜的鏡頭。只是婉儀姐正幸福的依偎在陸景的肩頭。這在夫妻之間是很正常的親密行為。
  打發小五這個精靈的小家伙出去后,陸景笑道:“小姑娘挺機靈的。知道進來之前咳嗽一聲。”
  衛婉儀嬌羞的嗔怨道:“還不是你干的好事。不知道小五心里怎么笑我呢。”她和陸景結婚兩年了,還是抵不住丈夫溫柔的攻勢,片刻后就柔情似水。許是剛才動靜有點大,被小五聽到了。
  陸景笑笑,在衛婉儀俏麗的瓜子臉蛋上啄了一口,“好,都怪我。”自古燈下看美人都是閨房樂事之一。況且還是自己的妻子。剛才是情難自禁。
  衛婉儀溫婉的輕輕一笑,忽而覺得心里無比的快活。真想一直到老的時候,都和陸景這樣在餐桌上說笑、親昵。衛婉儀緊緊的握住陸景的手。陸景感覺到衛婉儀依戀、愛戀的情緒,溫柔的再吻她一口,起身倒了紅酒,和衛婉儀在燈下一邊吃著菜,一邊品著酒,打開話匣子。
  陸景當然不會無知到說他和唐雨瑤的感情多么深。那太“欺負”婉儀了。那年去江南大學見唐雨瑤的時候,他就被婉儀撞到,說過唐雨瑤和他的故事。婉儀估計是將信將疑。將現代汽車收購出現內奸,所以調唐雨瑤到身邊當助理。他準備將唐雨瑤培養成能獨當一面的商業精英——唐雨瑤的事業心很強。
  “就這么多啊?”衛婉儀清亮多姿的明眸怡然看著陸景,道:“偷工減料!”唐雨瑤和陸景的事情哪有陸景說的那么簡單。聽說,他還陪著唐雨瑤去了一趟麗江。
  見衛婉儀沒有生氣,陸景笑了笑,擁著嬌妻道:“說原汁原味的故事不得把你給氣死啊。”
  想想也是,衛婉儀盈盈的淺笑,拉著陸景的手進了臥室,微微仰視著陸景,輕柔的撫摸著他的臉龐,柔聲道:“陸景,有時候我會覺得我距離你太遠了。你知道嗎,和華成為現代汽車執行董事的消息傳回京城有多么震撼。我爸夸了你好幾次。我那幫朋友,每次見面都會羨慕的說我能嫁給你實在是太幸運,擱在現在不知道有多少家族要搶你。京城里有家長輩夸你說:三年不鳴,一鳴驚人。”
  陸景微愣。他沒想到岳父會夸他。再者,他回京城這幾天也沒見老頭子和大哥夸他。至于其他人的反應,陸景不怎么放在心上。
  “婉儀,你傻啊。能夠娶你是我的幸運。不要聽那些人胡說八道。”陸景溫柔的將妻子抱在懷中,隔著連衣裙愛-撫著她迷-人的嬌-軀,緩解她內心底的情緒。
  衛婉儀舒服的抱著陸景,聞著丈夫身上熟悉的味道,心里暖洋洋的。她和陸景是政治聯姻,但是兩人現在早就有了感情。她喜歡陸景這么寵她。
  過了一會,陸景問道:“婉儀,京城里的反應沒那么夸張吧?成為現代汽車執行董事的是現代集團。”
  “你當大家都是傻瓜嗎?”衛婉儀嬌俏的白了陸景一眼,“我再在央行總部待下去就真成了混吃等死。陸景,我想出來做一點事情。不然我離你越來越遠了。”
  陸景不假思索的答應下來,“行。你想做什么事情?”
  對衛婉儀的性子,他是了解的。別看婉儀氣質溫婉嫻靜,整天都是云淡風輕的模樣,但是每次都有人在她耳邊說嫁給他是一種幸運,她心里有壓力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她會想著證明她自己。
  新婚和婉儀在柏斯那會打桌球把她“欺負”的很了,她都會很認真的練習桌球,想要扳回一局。除了和他結婚這件事之外,婉儀從來就不是“逆來順受”的女孩。
  衛婉儀知道陸景肯定會同意她的想法。他沒有把人關成金絲雀的想法。皺眉道:“我還沒有想好呢。”
  “別皺眉頭,會老得快的。”陸景溫柔的在嬌妻滑膩的臉蛋上親一口,沉吟了一會,道:“我手里倒是有件事需要你幫忙。不知道你有沒有興趣?”
  衛婉儀迷惑的看向陸景。“什么事情?”
  陸景道:“我前段時間在韓國看到韓國電子競技發展的非常好。產業鏈都做到了數十億美元。我正在和一家韓國的游戲電視臺談合作事宜。和華想要進軍文化產業:影視、歌曲是一個方面,在游戲上也需要拓展,這可以擴大和華的影響力。像三星就是韓國電子競技最大的贊助商。國內目前的電子競技氛圍非常差。需要一定的時間培育。如果你有興趣的話,可以調到體育總局,推動國內電子競技的發展。婉儀,要是電子競技被認可,成為奧運項目,到時候你在千萬游戲迷心中可就是大英雄。”
  陸景很清楚的知道電子競技會被列為正式的奧運項目。
  “啊…”衛婉儀沒想到陸景會給她出這么個主意,想了想,遲疑的道:“可是我不喜歡玩游戲啊。”
  “你只是負責做行政工作就可以了。”陸景解釋道:“現在體育總局里也沒有專門負責電子競技的科室。電子競技在國內的興起預計還要三五年。到時候,你就是電子競技的掌門人。”
  2005年在魔獸爭霸這款游戲上,人皇sky一舉奪得wcg總冠軍,才讓國內的電子競技有興盛的苗頭。后面,國內的電子競技開始慢慢興起。
  他可不愿意婉儀累著。做一些開創性的工作,成為國內電子競技的開創者、奠基人對婉儀來說也是很不錯的。只不過她日后的名望就只能限定在游戲領域。
  衛婉儀很聰明,很快就理解陸景的意思,嬌俏的仰著臉對陸景笑道:“你準備開夫妻店啊?”
  “是啊。”看著如此嬌俏迷人的妻子,陸景嘴角浮出一絲笑意,低頭吻著她柔軟香甜的嘴唇,細細的吸裹著。一只手將她白色的連衣裙撩起來,揉-捏著她緊致翹挺的俏臀。
  衛婉儀身材窈窕纖細。婚后俏臀越發的圓潤。兩腿也是纖長,不比成熟婦人的豐-腴,卻更顯青春的靈動修直,大-腿渾-圓如柱,精致性-感。他有點想要她了。
  被陸景偷襲,衛婉儀嬌羞的看著陸景,美眸里的情意滿滿的要溢出來,輕聲道:“壞蛋,把臥室門給關上。”
  …
  夜色流淌著,臥室里一江春曲方歇。
  陸景抱著衛婉儀嬌美的身子愉悅的釋放出來。大汗淋漓。這才抱著她去洗澡。整理過后,陸景抱著衛婉儀讓她躺在他懷里說話。兩人隨意的聊著,這時手機突然響起來。
  陸景見是王燦的號碼,接了電話。電話里王燦道:“陸景,你小子今晚還真沒來啊。哈哈,剛才李新寒給我說了,風白露想要在大唐雨景舉辦一次酒會。過兩天是她的生日。”
  “你看著辦吧。”陸景隨意的說道。王燦也是大唐雨景的股東。李新寒找他沒錯。
  王燦叫道:“靠。風白露在大唐雨景舉辦生日宴會是想見你,你居然叫我看著辦。我已經答應了。”
  陸景哭笑不得,王燦的面子他不得不給,道:“靠,我最近忙著呢。行吧,你定時間,我到時候一定到。”
  他倒是有點好奇風白露到底有什么魅力,迷得王燦都暈頭轉向了。王燦對小雨可是很專心的。
  “我和你一起去。你把清芷、雨瑤她們幾個都喊上。”衛婉儀趴在陸景耳邊,把對話聽的很清楚,輕聲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