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1085 吉祥物

“曉玉,什么事?”陸景從沉思中回過神來。見娟秀嬌小的蘇曉玉穿著米白色的T恤、藍色的綢緞長裙俏麗的站在門口,他做個手勢,示意蘇曉玉坐下說。
  陸景的書房布置的雅致奢華。紅楓木的書桌正對著進來的書房門,書桌后是兩排長長書架。從書房出去就是位于整棟樓西南角的觀景陽臺。
  “我東西清好了,明天上午的飛機。不用鄭芝荷五一假期后陪我在漢城里逛。”蘇曉玉下午的時候一直在她的房間里清理行李,準備明天返回柏斯。
  剛才吃飯的時候,李慧喬說她要接一部新劇,時間安排上會很緊湊。鄭芝荷主動說代替李慧喬陪她在漢城里逛。
  “你啊…”陸景輕嘆一口氣。陳笑給蘇曉玉放假三個月,是希望她找到她的歸宿。蘇曉玉這時候就結束休假返回柏斯是在向他表明她的感情。
  “你這時候回柏斯,笑笑肯定會問你原因。曉玉,你做好離職準備了?”陸景問道。
  蘇曉玉只在漢城向他匯報了工作就回柏斯,陳笑閉著眼睛都猜得到漢城這里發生了什么。
  蘇曉玉怔住。她被陸景拒絕后心里難受的想要立即返回柏斯開始工作。只是,她沒有去想現在回去的后果。“我沒有。”
  和華的工作,她做的很順手,人際也關系處理的很好,薪資待遇超高,她沒有做好離職的準備。
  況且,以她二十七歲的年紀。想要在其他公司做到總經理助理這個級別很困難。幾乎沒有可能。
  陸景道:“那就是了。曉玉,你把假期修完好不好?明天是陳蘇子的婚禮。很多熟人都要去江州,你和我們一起回江州。散散心。你總得嘗試一下和別的優秀男子進行接觸。”
  蘇曉玉沒想到陸景會替她想得這么周全,心里泛著幽怨的情緒,看著陸景黑色的眼眸,清幽的道:“誰還能比你更有優秀。”
  陸景苦笑著揉揉眉心。他挽留蘇曉玉是從朋友的角度出發。離開和華之后,蘇曉玉的職業高度只會下降不會上升。況且柏斯那里,陳笑也需要她這位配合默契的助理幫忙處理事務。
  蘇曉玉這會確信陸景不討厭她,心里又鼓氣了一些勇氣。走到書桌邊,陸景身上沐浴后的味道淡淡的傳來,美眸凝視著陸景道:“陸景,能不能告訴我,你拒絕我的真正原因。不然,我這輩子都會覺得遺憾。”
  戀人之間分手的時候,總是想要一個理由。陸景沒想到蘇曉玉會執著問他這件事。不禁左手扶著額頭,輕嘆口氣道:“曉玉,我昨天說的就是真正的原因啊。我要關心的人很多。我的時間被分成眾多的碎片。恐怕一個月陪你單獨吃一頓晚飯的時間都留不出來。我要是同意,簡直是害你。”
  感情需要時間來醞養。這樣的情況下,要說雙方的感情能保持一輩子有點扯淡。
  蘇曉玉釋然的展顏一笑,秀美婉約。語調有些輕快的道:“你今年單獨陪陳總吃飯的時間間隔可不止一個月呢。”
  那能一樣嗎?陸景都不知道該怎么說。這時,他的手機突然響起來。陸景站起來拿過手機,看看號碼接了電話,“老廖?”電話是陳蘇子的丈夫廖信華打來的。
  廖信華和陸景接觸過很多次,而且他的高中同學、初戀黃紫琪和陸景密切。他問道:“陸景。我和蘇子明天在江州舉行婚禮,邀請你來參加。你明天有時間嗎?”
  陸景笑道:“當然有。我不是讓雨綺給蘇子說過嗎?你們是中午在漢寧區麗都酒店舉行婚禮吧?我明天一早的飛機回江州。老廖。恭喜啊。”
  廖信華憨厚的笑著撓撓頭,“謝謝。雨綺是給蘇子說過。蘇子擔心你在漢城走不開,讓我打電話再問問。”
  陸景一聽這話就想笑。他還奇怪以老廖那悶罐子的性格怎么會這會給他打電話。得。老廖在婚后九成九是妻管嚴。倒沒看出來粗線條的陳蘇子還有當女王的潛質。“蘇子在你身邊吧,我和她說得了。”
  “陸景,你要說什么啊…”電話里首先傳來的是宋雨綺溫柔的聲音。
  “雨綺,我讓老廖給陸景打電話,不是讓你和陸景談情的啊。”
  聽到陳蘇子在一旁嚷嚷,陸景嘴角微微揚起,和奪過宋雨綺手中手機的陳蘇子閑聊起來,問問她婚禮準備的情況。宋雨綺和邵秋蘭都是她的伴娘。
  看到陸景溫潤的笑容,略帶磁性有著京韻的普通話,蘇曉玉情難自已的走到陸景身邊,鼓足勇氣猛的抱住他。
  如果她沒有給陸景說她的想法,以后和陸景這樣笑著談話的場景絕不會少。陸景對身邊的人一向很好。她真的很喜歡和他說話。但是,現在,她只怕再也無法獲得這樣的待遇。看陸景這拒絕她的意思,以后肯定會可以避開她。
  什么時候開始對陸景產生感情她也說不清楚。或許是從她知道陸景和陳總是"qingren"關系的時候,也或許是這兩年在柏斯寂寥的生活時,陳總述說陸景的事跡消磨相思的時候,她不自覺的受了影響。
  陳總口里那個成熟滄桑、體貼溫柔的男人,以莫大的勇氣在刀尖上起舞,建立和華財團、從來沒有一敗的男人是她的白馬王子。她的生命中找不到比他更優秀的男人。
  薄薄的睡衣和T恤能有多少阻隔的作用,陸景感受到蘇曉玉溫軟的身子緊緊的貼著他,不禁愣住。
  電話里陳蘇子感覺陸景有點異樣,道:“陸景,你怎么了?我剛才給你說的話你聽到沒有啊。”
  “你再說一邊。最近有些累了。”陸景低頭看到蘇曉玉深情的明眸,嬌羞又忐忑的看著他。這會他實在不好這會粗暴的把她推開。
  陳蘇子咯咯笑道:“算了吧。你在漢城忙收購的事情我聽雨綺說了。呃…,有件事還是告訴你吧。反正我要結婚了。”
  陸景下意思的問道:“什么?”
  陳蘇子這會已經拿著手機走到她父親送給她當婚房的別墅二樓一角。安靜的夜色在美麗的星空下流淌。明天她就要結婚了。
  陳蘇子四處看了看,確定無人后,罕見的有些羞赫的道:“陸景,聽了不許得意啊。我只說一遍。陸景,我曾經喜歡過你。”
  陸景頓時大汗。他還以為陳蘇子那邊一堆人圍著她,故意開了免提捉弄他。這事陳蘇子以前又不是沒干過。
  陸景趕緊岔開話題道:“蘇子,我這都快變成吉祥物了。貌似熊貓、拉布拉多什么的,你也曾經喜歡過吧?”
  陳蘇子咯咯嬌笑,掛了電話。她才懶得和陸景這家伙解釋。看向皎潔的月光,她長長的吐出一口氣。這樣也好吧!
  和陸景錯失,有時候會覺得錯過了很精彩的東西,但是理智的來說,還是廖信華適合她。她對愛情的態度畢竟和雨綺不同。
  聽到陳蘇子掛了電話,陸景搖搖頭,看到蘇曉玉又反應過來。他這兒還有一位美女把他當吉祥物,“曉玉,我這算是舍己為人。給你當吉祥物抱這么久,再抱我就要收費了。”
  “可我想你一輩子都免費。”蘇曉玉大膽的說道,心里有絲絲的電流流過,“陸景,半年陪我單獨吃一次的飯的時間有嗎?”
  陸景拿手指點了點額頭,十分頭疼,道:“曉玉,我們不談這個問題。你再這樣我真生氣了。”
  蘇曉玉知道陸景可能真有些生氣了。難道就這樣結束她對陸景的感情嗎?蘇曉玉想要賭一把,低著頭,柔聲道:“陸景,你生氣我也不會放手。”
  “曉玉,你什么時候學會耍無賴了!你以前不是這樣的。”陸景無奈的嘆口氣。他和蘇曉玉多年的朋友,實在也不會因為這件事拉下臉訓她。說到底,這時候是他正在占蘇曉玉的便宜。
  蘇曉玉深深的吸了口氣,抱著陸景再緊了幾分,顫抖的說道:“我…很早就會。只是你不知道。呃…,陸景,你有反應了。”她感覺到陸景頂著她了。
  陸景沒好氣的道:“我是個正常的男人。你抱得這么緊,我沒反應才怪。”他有兩三天沒碰女人,火氣正大。
  出了丑。陸景決定不再姑息,說幾句重話,務必要讓蘇曉玉這妮子打消亂七八糟的心思。這時,手機又響起來。陸景郁悶的看了看號碼,接通了,“清兒,這么晚怎么還給我打電話。”
  正在香港的李慕清嬌笑道:“你忙昏了頭啊。漢城的時間比香港早一個小時都忘了啊。我問你明天回不回江州,我剛和莫心藍通了電話,她說和華在漢城的收購還有變故。不過,我怎么聽說你把李慧喬調去給蘇曉玉當向導去了。陸景,沒有假公濟私吧?”
  陸景翻翻白眼,“我要假公濟私也是找你啊。找李慧喬干什么。嘶---”陸景倒吸了口涼氣。
  被陸景說了一句,又見他和別的女人說笑,蘇曉玉心里氣苦,滿腔的情思都化作幽怨。不知道怎么的,她腦子里突然想起在柏斯時有天晚上陳笑告訴她陸景最喜歡美人吹簫的花樣。蘇曉玉慢慢的貼著陸景滑了下去。
  衣衫滑落。陸景死死的按住手機話筒,嗓子里壓著聲音,對跪在他面前笨拙的取悅他的蘇曉玉道:“曉玉,停下來。”(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com)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