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1082 最后的雙方

陸景中午請徐詠碧、陳超一起吃過飯,便和徐詠碧回了城東區臨江別墅午休。
  臥室落地窗外秀麗的江景在午后寂寥的時光中分外美麗。陸景將手機輕輕的放在窗邊淺黃-色的方桌上。
  他剛給蘇曉玉打了電話。她和李慧喬上午去了景福宮游玩,這會正在附近吃飯,要晚一點才回來。
  “陸景,曉玉什么時候回來啊?”徐詠碧沐浴后,裹著白色的浴巾從連通的浴室中進出來。
  “可能得兩個小時之后,她啊,估計是知道我要找她說什么,支支吾吾的不肯回來。”陸景笑著回頭。這一回頭,頓時眼睛有些發直。
  徐詠碧圓潤小巧的香肩、筆直的小腿都露在浴巾外,寬松的浴巾裹著她略顯嬌小的身姿。陸景能肯定浴巾之下,她不著片縷。這份欲拒還迎的誘-惑讓他小腹下氣血涌動。
  徐詠碧美眸橫盼的嗔陸景一眼,嬌羞的走到陸景身邊,輕輕的抱住他的腰,“傻樣!幫我把浴巾提著呢。”說著,又嘆道:“你啊,以后不知道還要招惹多少女孩子。”
  清香撲鼻。陸景摟著俏麗迷人的徐詠碧,隔著睡衣感受著她玲瓏帶著熱力的嬌-軀彈力。雖然徐詠碧的嬌-軀他在深夜無人的時候不知道欣賞、愛撫過多少次。但是,他現在最想做的還是把她的浴巾拉下來。
  “碧兒,我真沒招惹蘇曉玉。”陸景無奈的說道。
  徐詠碧靠在陸景的懷里,嘴角浮起一絲嬌柔的微笑。“你沒招惹是一回事啊。難道就不許女孩子喜歡你嗎?”
  說到這兒,徐詠碧俏麗的臉蛋微微發熱。她不就是對陸景芳心暗許嗎?
  陸景有些恍然蘇曉玉是怎么回事。開玩笑道:“我還沒帥到慘絕人寰、人見人愛、花見花開的地步吧?”
  徐詠碧輕輕的嬌笑,抬頭看著陸景,美眸亮晶晶的道:“是啊!要說你還沒劉基偉帥呢!可是我不還是選擇你。陸景,你在賓州給我說,男生追女生,要有錢、浪漫、有愛心。對女人來說,一個耀眼的男人,又溫柔體貼。相處久了,真的很難抗拒。”
  陸景曾經給她笑說:要是不克制早就“千人斬”了。她知道陸景在感情上確實很克制。如果不是她和陸景在賓州一起經歷生死,然后在藥酒的刺激之下,她和陸景的關系根本就不可能變得這么親密。
  或許,她一直停留在他的生活中,等到五年、十年之后的某一天,發生了某件事。以此為契機她才走進他的心里。但是,女人在三十多歲時候的想法和二十多歲哪里會一樣啊。
  說不定,那時候,兩人就只會選擇做紅顏知己,成為關系特殊的朋友,卻不會越雷池一步。
  陸景苦笑這揉揉眉心。“照你這么說,那可就成死循環了。”他總不能對出現在身邊的美女冷臉以待吧?
  徐詠碧嬌柔的道:“死循環到不見得呢。你看看唐詩經,她身邊多少優秀的男子,倒沒見到她嫁出去啊。所以啊,根源還在你身上。”
  “得。還是我的錯。”陸景舉手投降,他不想再說這個問題了。反正他下午會和蘇曉玉說清楚。
  他的私人時間不允許他的生活中出現更多的女孩子,他沒有精力去關心那么多的人。
  見陸景有些狼狽,徐詠碧掩嘴嬌笑。其實,根源很簡單:食色,性也。這是人的天性。要是陸景哪天不喜歡美女了,那才叫糟糕呢。
  胡思亂想著,徐詠碧自己羞赫的笑起來,安慰道:“好了,不說這個了。你自己處理吧。陸景,我下午三點去韓國電子競技協會。你還有一個小時的時間…”
  這話把陸景給撩得。陸景低頭道:“碧兒,不是說要等你爸同意嗎?”
  徐詠碧有些茫然,她還沒明白陸景說的是什么意思,下意思的道:“我才不管他呢。要他同意我們的事不知道要那年那月去!”
  看著徐詠碧一臉嬌羞又茫然的傾吐她堅定的情意,陸景頓時有種欲哭無淚的感覺。合著是他自己理解錯了:他還以為徐詠碧心里有顧慮才沒有和他完成最后一步。
  現在看徐詠碧這迷惑的表情,只怕是她都不知道最后一步是什么樣的。這個單純的妮子。
  “我靠,靠,靠。”
  半個小時后,江風陣陣,厚重的米色窗簾已經拉上,微微搖動著。臥室里的氣氛已經濃烈到極點。陸景抱著渾身緋紅發熱的徐詠碧正要完成最后一步時,手機鈴聲突然響起來。
  陸景郁悶的轉身要掐了手機時,卻不由得愣了愣。是鄭夢先的電話。
  陸景還沒有到為了那事不管不顧掛鄭夢先電話的地步,只好無奈的接了電話,“鄭會長,有事情?”
  鄭夢先的聲音聽起來很愉快,“陸先生,戴姆勒-克萊斯勒亞洲區首席執行官安德魯-托蘭向我發出邀請,今天晚上在紫紀元餐廳聊一聊現代汽車的事宜。我想聽聽你的意見。”
  這種事一時半會在電話里那里說的清楚?陸景和徐詠碧花費了半個小時起床,個中的旖旎自不待言。
  穿戴整齊后,陸景開車送她到景華漢城大廈。徐詠碧會在公司里帶兩名職員去韓國電子競技協會。
  陸景則是開車去了現代峨山集團桂洞總部大樓。目前和華關于收購的資料已經陸續的移交給現代集團。現在,現代峨山集團桂洞總部大樓是收購的中心。
  對與戴姆勒的談判,正在辦公室里商議的鄭夢先和樸弘基都有一個共識:可以先和戴姆勒達成現代汽車董事長擁有一票否決權的協議。至于戴姆勒與和華誰主誰副,接下來再慢慢談。
  “達成一票否決權的協議不難。”陸景想了想。道:“鄭會長,這樣。你和安德魯直接談談讓你成為現代汽車會長的想法。如果,他不同意,你就威脅說現代集團會與鄭夢久合作。”
  鄭夢先的核心助理樸弘基一臉的愕然,“這是什么爛主意。”要不是說這話的是陸景,他會立即反駁。
  鄭夢先愣了愣,又仔細的琢磨了一會,詢問道:“陸先生,你是希望戴姆勒先出招?”
  和華與戴姆勒在利益分配上有分歧。怎么解決?談判估計很難解決問題。最終只怕要落到雙方各出手段迫使對方同意自己的條件。陸景這是想看看戴姆勒的手段是什么。
  陸景肯定了鄭夢先的猜想,道:“恩。打草驚蛇。看看戴姆勒有什么想法。”
  鄭夢先沉吟了一會,道:“我覺得行。我會試試。陸先生,你今晚要不要去紫紀元餐廳?”
  陸景搖搖頭,道:“我就不去了,等你的好消息。”安德魯-托蘭直接約鄭夢先未嘗沒有試探的意思,只不過。他一上來就想要逼戴姆勒出全力。
  試探來,試探去,他的時間就不夠了。他這時也沒有想出對付戴姆勒的好辦法,唯有見招拆招。
  沒有什么事情總是100%的把握,有五六分的把握就可以去嘗試。
  …
  …
  和鄭夢先談好晚上的談判事宜,已經是下午四點。陸景駕車返回臨江別墅。剛才和鄭夢先說話的時候。蘇曉玉已經給他發了短信。她已經回了臨江別墅。
  黑色的勞斯萊斯平穩的駛向臨江別墅。陸景腦子里想起昨晚給陳笑打電話詢問蘇曉玉放假三個月的原因。
  蘇曉玉今年27歲。她98年大學畢業進入景華,2年之后接替章文君成為陳笑的助理。之后,又跟著陳笑一起到柏斯。
  她忙得都沒有時間談戀愛。陳笑給她三個月的假期讓她好好的尋找一段感情,別耽擱成了老姑娘。以和華的能量在柏斯給她男朋友安排一個職位不是難事。
  別墅在望。想起娟秀婉約、嬌小玲玲的蘇曉玉,陸景搖搖頭。將車子停在車庫后,進了別墅里。
  …
  …
  午后的陽光落在二樓的書房里。陸景給剛剛睡午覺起來的蘇曉玉倒了一杯紅酒。紅酒芬香慢慢的彌漫在書房中。
  陸景拿著酒杯坐到書桌后的轉椅上,笑著問道:“曉玉,上午逛得怎么樣?李慧喬沒來別墅里?”
  “還行。慧喬下午有一個新電視劇洽談,她去和導演談角色問題去了。”蘇曉玉抿著紅酒,她知道陸景要和她談什么。她的想法很美好,但是,現實太殘酷。
  陸景點點頭,輕聲道:“我給笑笑打過電話了。你…”遲疑了一下,接著道:“你沒有合適的人選?”
  蘇曉玉心臟不安的跳動著,低著頭,“我都這么老了。我同學孩子都出生了。哪里有合適的人選。”
  陸景有些奇怪,笑道:“曉玉,你不是在大學里受了什么打擊吧?你今年才27歲,又長的這么漂亮,怎么會找不到男朋友。”
  蘇曉玉畢業于江南大學,和衛婉儀、衛婉瑩、唐雨瑤、趙清芷、謝清歌她們是校友。
  蘇曉玉嬌俏的白了陸景一眼。陸景夸她漂亮,就算知道陸景是鼓勵她的話,還是心里有些開心。“我還要在柏斯呆上三四年呢。到時候都三十歲了,哪里還有人看的上我。”
  實話說,蘇曉玉的姿容還是很漂亮的。嬌小的江南美女,如煙雨般的婉約氣質,擱在明清時代,絕對是受到文人追捧的美女。
  陸景笑了笑,“不是你要求太高了吧?”
  “哪里有啊?”蘇曉玉看著陸景溫潤的眼睛,大著膽子說道:“只要你這樣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