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1081 修復關系

高家要討論對和華的態度的原因很簡單:三井財團在漢城散布鄭夢允收取和華的政治獻金的消息,高家也有參與。
  高家試圖讓和華重新陷入到韓國政府的調查中。只不過,今天上午鄭夢奎也宣布將手里的股票以40美元每股的價格出售給現代集團,這讓謠言大打折扣。
  高家需要明確下一步的行動策略。與和華是戰,是和,需要拿出一個方略來。
  一個小時后,高俊耀綜合各人的意見:做生意以和氣生財,無所謂戰與和,與和華有競爭就競爭,不懼怕,也沒有必要刻意與和華為難。
  高俊耀不動神色的道:“就這樣。散了吧。老三,留一下。”
  高俊遠跟著高俊耀到別墅二樓小會客廳里。寂渺的夜色中,山巒起伏。別墅區里十分幽靜。
  高俊耀親自動手開了一瓶珍藏的紅酒,遞了一杯給高俊遠,淡淡的道:“老三,對剛才大家討論的結果你怎么看。”
  高俊遠冷哼了一聲,道:“一群鼠目寸光之輩。我們與和華在地產、旅游、汽車、鋼鐵幾個超高回報的行業上有利益沖突。等和華成為我們的勁敵,有他們后悔的時候。”
  作為民營企業,很多領域龍頭企業的利潤超出第二名、第三名的利潤很多。
  高家憑什么放著躺著掙錢的好日子不過,要等和華成長起來之后與和華拼得你死我活的競爭微薄的利潤呢。
  高俊耀笑了笑,輕抿著紅酒,“我前段時間得到一個消息。陸景在京城的背景深厚。陸家在京城有頭有臉,算得上是二流世家。修平去年在賓州敗得不冤。”
  “有這事?”高俊遠略微有些吃驚。這年頭做生意。誰沒有點背景?但是,陸景是二流世家子弟。這背景就有些雄厚了。
  在國內,始終是權力大于資本。高家幾代經營,官場上有著深厚的人脈。但未必就拼得過陸家。需要慎重。當然,二流世家之中實力也有強弱的區別。
  “一個老朋友隱晦的提點了我幾句。”高俊耀再次肯定這件事,又輕聲說道:“唐家那丫頭今天去漢城和陸景和解去了,她要借貸50億美元給和華。”
  “看來,她是知道點什么。”高俊遠低頭沉思,過了一會,眼睛里流露出堅毅的光芒。“二哥,還是按照之前我們的想法來。我來牽制和華。”
  高俊耀沉默了一會,道:“老三,你先辦理移民。”
  在現代汽車收購之前,他認為不管高俊遠怎么與和華斗,最終他都能護住高俊遠。但是,現在他擔心護不住高俊遠。
  “行吧。”高俊遠哈哈一笑,豪氣干云的道:“二哥,我們作為族內的優秀子弟。本就要看得遠一些,冒些風險完全值得。”
  高俊耀笑了笑,看向窗外美麗的夜色。
  圈子里來了頭猛虎要搶地盤,不知道其他人怎么應對。高家是不會束手待斃的。
  …
  紐約。
  午后的陽光落在凌亂的公寓內。夏如龍穿著短褲午睡才醒就接到了唐詩經的電話,“米奇,回紐約述職的結果怎么樣?”
  夏如龍沮喪的道:“糟糕透了。我在摩根士丹利內部的晉升機會要沒了。”
  唐詩經對夏如龍很熟悉。聽得出他是故作沮喪,微笑道:“哦。既然你心情這么糟糕。那我掛電話了。”
  夏如龍忙笑道:“別啊,詩經。塞翁失馬焉知非福。我說不定以后會在香港常駐。”
  “什么亂七八糟的。”唐詩經哭笑不得,“米奇,是不是事情又有轉機了?”
  夏如龍站起來在公寓里接著唐詩經的電話,“是的。現代集團接手和華手里的現代汽車股份,說明我之前拿到的消息是錯誤的。給我消息的朋友決定幫我這次錯誤買單。過兩個月,我會調任摩根大通銀行亞太區副總裁。”
  “那要恭喜你了。”唐詩經笑了笑,愜意的靠在椅子上,慵懶的伸了個懶腰,嫵媚到極點。這個結果對她而言是完美。她修復了和陸景的關系,夏如龍的職業生涯重新開始,起點也不算差。
  夏如龍苦笑道:“詩經,準確來說,我還是失敗了。摩根大通的最的位置比不上摩根士丹利。”
  摩根大通是國際銀行,摩根士丹利則是國際金融公司。摩根士丹利的前景要廣闊的多。
  唐詩經安慰了夏如龍一會,將她來漢城貸款給陸景的事情說了一遍,道:“我現在在漢城。米奇,你對現代汽車目前的局勢怎么看?”
  夏如龍已經無法取得戴姆勒眾人的信任,調回紐約是必然的選擇。但是,她很信任夏如龍的智力。
  夏如龍腦子里對漢城的事情不知道琢磨了多少次。他是敗在了一個假消息上,遠遠談不上對陸景心服口服。這時,將早就想好的答案說出來,
  “現在的態勢是和華肯定能拿下一個執行董事的職位。鄭夢久與戴姆勒合作的契機已經不存在了。和華與戴姆勒肯定會接觸。現在就看誰能占上風,拿下現代汽車的職位。”
  唐詩經沉吟了片刻,輕輕的點頭,認可夏如龍的判斷。收購已經進入尾聲,最后的較量將在戴姆勒與和華之間展開。
  …
  景華漢城大廈。
  頂層陸景的辦公室內,涼風習習。陸景點了一支煙,獨自在辦公室內思考著最近的局勢。
  他的助理都外出了。丁靈在負責協調鄭夢奎與唐風集團之間的談判。徐詠碧去和mbc-game的負責人商談贊助的事宜。墨靜雯和余樂去和各家財經媒體的主編“交流”去了:希望減少對和華的報道,畢竟現在收購現代汽車的可是現代集團。
  陸景現在的首要目標是思考如何“說服”戴姆勒同意和華擔任現代汽車的會長。而且是具備一票否決權的會長。
  由于鄭夢允、鄭夢奎、和華將手里的股份出售給現代集團,現代汽車只剩下四家股東:鄭夢久、戴姆勒、三井、現代集團(和華)。
  按照之前設想的一正三副的權力格局。每家企業都能獲得現代汽車部分行政權力。現在問題就是,誰能獲得最大的權力。
  這涉及到的問題關鍵就在于兩點:第一。誰有更多的盟友?第二,現代汽車的董事長是否具有一票否決權。誰來擔任現代汽車的董事長?
  三井的策略,所有人都心知肚明,所以戴姆勒不會天真的以為三井會在董事會中無條件支持他。而三井的股份又最少,只有3.5億股,和任何一方聯手都不足取得決定性優勢。是以,三井基本被排除在最后的決戰之外。
  鄭夢久由于在現代汽車長期經營,他的隱性權力最大。戴姆勒與鄭夢久合作就必須要取得壓倒性的優勢才行,否則,戴姆勒就是在給鄭夢久做嫁衣。
  這個原因對和華同樣成在。因而。和華與戴姆勒其實有談判的基礎:雙方合作可以瓜分現代汽車的行政大權。問題在于誰主誰副,誰拿的利益多一些?
  陸景想得腦袋發痛的時候,咯吱一聲,辦公室厚實的木門被推開,徐詠碧一臉疲倦的進來,叫苦道:“陸景,好難談啊。mbc-game的那個胖子不是省油的燈。哎呀,你怎么又抽煙。”
  “我在想問題,抽煙提提神。“陸景忙在煙灰缸里滅了煙。看到徐詠碧一副累死的模樣坐到她的辦公桌前,忍不住笑起來,道:“碧兒,這可是對你的鍛煉啊。下午你再帶人去韓國電子競技協會那邊談談。”
  徐詠碧大學學了四年的美術、繪畫。縱然她很聰明,但是商業談判的技巧她一時半會學不會,鎩羽而歸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還去啊?”徐詠碧清麗的臉蛋上浮起苦色。想了想,咬牙道:“好吧。我再去跑跑。”她有些力不從心。只是這會她哪里能向陸景叫苦啊。
  陸景笑了笑,走到徐詠碧身后。扶著她的香肩說道:“碧兒,辛苦你了。只是,我需要你收集第一手的資料。明天我和你一起去跑跑贊助電子競技的事情。我就不信送錢有人會不要。”
  mbc-game與ongame是韓國兩大游戲頻道。光是mbc-game就具備1200萬衛星用戶。和華的贊助自然選擇這類觀眾最多的電視臺。
  徐詠碧向后靠在陸景的懷里,甜蜜的輕笑道:“好啊,就知道你不會不管我的。陸景,我是不是不適合做你的助理啊?感覺我好笨。”
  陸景搖搖頭,低頭聞著她發絲的清香,笑道:“慢慢來,沒有誰一開始就會了。你不給我當助理,我可是要很久才能見到你啊。碧兒,要不是總是那么忙,真希望以后一直陪著你們。”
  徐詠碧站起來轉身擁抱著陸景,嬌嗔道:“你要是能把剛才話里的‘你們’換成‘你’,我得被你感動死。你最近不是不忙嗎?”
  徐詠碧今天穿著一條風格清新的白色碎花中裙,秀美清麗。陸景笑了笑,美人在懷,不由自主的隔著裙子撫-摸著她挺翹豐盈的**,“最近不忙,但是要思考和戴姆勒的事情啊。五一從江州回來之后,我得和戴姆勒談判了。現在還沒有一點頭緒。”
  “哦,那你趕緊好好想想。”徐詠碧踮起腳尖,在陸景嘴唇上吻了吻,又體貼的道:“電子競技的事情,我談不下來,我會幫你把資料收集好的。”
  陸景道:“行。”
  和戴姆勒最后的決戰之前,電子競技的事情可以順手處理。不過,在這之前,今天下午他還得抽出時間和蘇曉玉談談。他昨天已經和陳笑通過電話。(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