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107 塵埃落定

女人買衣服總是精挑細選,不厭其煩的換來換去,貨比三家,翻來覆去的挑選著。張漓也不是個例外。她一個店面一個店面挑選著,試穿著。
  她身材比例完美,容貌靚麗,仿佛是天生的衣架子,似乎每一件衣服都挺合適的,她一邊猶豫一邊挑選著。連續逛了好久,在一家only女裝的品牌店里面,她穿著一條連衣裙裙,喜滋滋的在鏡子面前轉悠著,一名售貨員跟在她身邊,不斷的勸她買下來。
  陸景無聊的抱著膀子在外面板凳上坐著,四處打量著商場里面過往的清涼美女,時不時的抬手看下時間。
  “張漓,快點吶,快七點半了,該吃晚飯了吧。”陸景終于忍不住走過去提醒張漓。張漓正穿著一件ol裝油菜花圖案的碎花修身純棉短袖連衣裙。
  一雙**在裙擺底下露出白膩如玉的腿肌,很是誘人。張漓不滿的橫了陸景一眼,然后才對銷售員說,“我不買這件。”
  她剛才看過這件衣服的標價,要498元。想起這個月的辛苦工作,一時間舍不得。
  說完,進了更衣室換衣服。大約是半個小時過去了,張漓還沒有買一件衣服,女銷售員不屑的撇撇嘴,說道:“長的模樣不差,裝得挺像有錢的,還是一窮鬼。試了半天又不買,浪費老娘的時間。”
  陸景瞪她一眼,不爽的道:“你怎么說話的?你這服務態度也太差了吧。”那售貨員冷笑道:“有錢我服務是應該的,沒錢又要享受服務,這樣的好事你到那里能找到。”
  陸景冷聲道:“誰規定試過的衣服一定要買?你們商場有這規定?看你那副媚俗相,狗眼看人低。”
  “你敢罵我!”那售貨員炸毛了,想要過來抓陸景的臉。陸景眼睛一瞇,喝道:“你動手試試?”
  那售貨員看這青年架勢站的穩,臉上表情沉穩,心里有些發虛,不敢上來,說道:“你裝什么款爺,有本事把剛才那女的試過衣服都買下來。”
  陸景冷笑一聲,正要說話,張漓從更衣室里走出來,冷著臉把衣服丟在凳子上,冷哼一聲,扭頭就走,看都不看那售貨員一眼。更衣室不隔音,剛才陸景和售貨員的對話,她都聽見了。
  她那副低頭皺眉的委屈模樣讓陸景心疼,走上前去,抓她的手,對那售貨員說道:“睜大你的眼睛看著。”說完,硬拉著張漓一路順著掃貨,除了那家店以外,剛才張漓試的十幾套衣服全部被他買了下來。他記憶力一向不錯,一件也沒有挑漏。
  張漓看著收銀臺出結賬的陸景,心里忽而有種舒暢的感覺,從小到大,在生活中受了惡言惡語,她都是低頭自己走開,這樣出氣的感覺真不錯。
  陸景大包小包的拎著,走到那家店門前,大聲道:“看清楚沒有?臭婆娘,后悔去吧你。”他才沒那么傻,要出口氣,也不會在這家店里買衣服。
  那售貨員把臉扭到一邊,這樣順手就買十幾套衣服的人,她得罪不起。心里也暗自肉疼,剛才嘴巴甜一點,說不定能做成這單大生意,白白的便宜那些人。
  張漓見陸景不走,似乎有進去理論的架勢,拉了拉他,柔聲笑道:“算了,那女的今晚肯定睡不著覺了,她那樣愛錢,丟了你這樣豪客,不得后悔死啊。
  我們去吃晚飯吧。”
  陸景見張漓眸子里笑意流轉,仿佛明月照在晨露上閃耀著光芒,一時間有些失神。
  她從小缺少父愛,別看表面裝的兇巴巴,那不過是一種自我保護,她骨子里其實是很柔軟。
  “看什么,小色狼?”張漓嬌嗔的白了陸景一樣,心里頭極為開心。
  陸景見她模樣嬌俏,深吸口氣說道:“張漓,我不會再讓別人欺負你的。”
  “你瞎說什么呀。你是我什么人?”
  陸景摸了摸鼻子,見她心情好轉,就說道:“走吧。方老師的衣服…”
  “袋子里面有兩件可以給方姨穿的,明天我再拖她出來逛街,散散心。”
  “哦,里面的衣服,也要買幾件吧。”
  “那你等著,我去上面拿幾件。”在扶手電梯處,張漓看了一眼商場的購物指示牌,內衣要上五樓買。
  陸景順口道:“要不你拎著衣服吧,我上去幫你們拿。你動作太慢,我拎著衣服都快累死了。”
  張漓目不轉睛的打量了陸景一會,嬌笑道:“說你是色狼,真沒冤枉你呢。”說著,小聲道:“你是不是又準備套我的話?”
  陸景眼睛從她胸口滑過,涎著臉低聲笑道:“其實我知道你是c杯。”以他的眼光,自然是看過一眼,大致就能判斷出大小。方老師的是e杯。
  “你混蛋啊!”張漓羞惱的伸手去揪陸景的耳朵,要不是陸景提醒,她幾乎忘了被他偷看的事情。
  “嘶-!”陸景手里拎滿了東西不好躲避,痛的有些呲牙。張漓這是真揪,和關寧的嬌嗔不一樣。
  “讓你占我便宜。”張漓旋即又想到一件事,“不會連方姨的尺寸他都知道吧。這混蛋。”
  “你在這兒等著。”張漓出了口惡氣,得意洋洋的上樓出去了。陸景在電梯口把衣服袋子放到地上,揉了揉發紅的耳朵,心道:“這小妮子下手夠狠的。”
  等了大約十幾分鐘,張漓領著黑色袋子下來,“走吧。”
  “我說張漓,我手上拿滿了袋子,你不說幫我拿一下?”張漓的嘴角揚起一絲微笑:“是你自愿的哦。衣服錢我十個月之后還你,零花錢都貼到第一名英語的培訓上去了。不許收利息啊。”這十幾套衣服,足有三萬塊。
  兩人說笑著朝著商場門口走去。在一樓進門處,迎面一聲驚呼,“張漓!哈哈,沒想到在這兒碰到你了。咦,你也在?”
  陸景郁悶的翻個白眼,碰到的是張漓的同學王芳,第一次見面就諷刺他和王燦在冷飲店里喝礦泉水。這女孩身上有一股嬌嬌氣,說話很磕磣人。陸景對她極其不感冒。
  王芳身邊站著一個和她模樣有些相近的婦人,一看便知是她媽媽。
  張漓把手中的袋子給陸景,對他道:“你去外面等我一會啊,我和王芳說會話就來。”
  王芳也跟她媽媽說了一聲,兩人站到一旁空曠的欄桿處說體己話。
  “張漓,你怎么和那小子混在一塊了。我覺得他這人不行。”王芳推了推自己鼻梁上的眼鏡,扭頭打量一眼等在商場門外的陸景。
  張漓微笑著不說話,王芳說話一貫就是這樣的,她早就習慣。
  “哦——!”王芳張著小嘴,眼睛珠子轉了一下,“你不會是喜歡上那小子了吧。嘻嘻,老牛吃嫩草哦。”
  張漓扶著她的肩膀,嗔道:“你亂說什么。我怎么會喜歡上他?我們一起合伙做生意罷了。你最近怎么樣?”
  “老樣子啊,在一家國企上班,很輕松,也沒什么意思。你呢?”王芳說是沒什么意思,語氣里那股高傲的味道還是流露出來。
  張漓道:“幫我一個阿姨做英語培訓。”
  “哦,那小子也有份吧。情況怎么樣?”
  “恩。還行吧,一個月能賺一些,比上班的死工資強。主要是靠陸景指點,不然也做不成。他能力很強,做事也很細心。”
  王芳嘻嘻哈哈的低笑道:“不是吧,你們做過了?你怎么知道他能力很強?”
  “我打你個小色女呀。天天不想好事情。你趕快找個男人嫁了吧,不知道誰受得了你。”張漓在王芳的馬尾辮上拍了一記,掩嘴嬌笑著。路過的一個男子看的忘神,一路撞到了一個廣告牌上。引得周圍的行人一陣哄笑。
  張漓和王芳笑著說了會話,方才分手。
  陸景與張漓一起去了凱賓斯基酒店,訂好房間,晚餐。然后陸景去將方老師請過來一起吃飯。
  晚上吃過飯后,陸景閑聊了一會,就告辭離去。
  窗簾給夜風吹拂開。夜色在窗外翻涌著。星月的清輝照亮房間里陰暗的角落。張漓翻來覆去的睡不著,聽著不遠處,另一張床上方姨平穩的呼吸聲,她微微的嘆了口氣,白天陸景強拉著她去買衣服,然后在only女裝店門口質問銷售員的場景不斷的從腦子過來過去,令她有些興奮,新奇,快樂,舒暢,難以入睡。
  …
  九月九日,星期一,京城市召開市長辦公會。新虹百貨董事會重組的事宜也是會議的一個議題。
  莫氏集團將手中52的股份分別轉讓25給陸景,轉讓27給董坤城,坤鵬投資將名下24的股份轉讓16給信達地產公司,龍盛國際將手中24的股份轉讓16給蘇江萬華公司。
  市里同意了莫氏集團與陸景,董坤城的轉讓協議。同時拒絕了坤鵬投資和龍盛國際的轉讓協議。
  坤鵬投資和龍盛國際遭到市里嚴肅的批評。一時間這兩家手里共計需要出讓的32的股份引起了眾多資本的覬覦,不少人都在和兩家接觸,只不過價格壓得比較低。
  京城半天的時間內,暗地里風起云涌。
  陸景接到董坤城的電話時,正在與表哥羅宏,湖東路派出所所長張偉一起喝酒。
  “陸景,市里批準了我個人持股27以及你個人持股25的股權轉讓協議。等下周一董事會重組完成后,我要實施對新虹百貨的改造計劃,實現對市里的承諾。三千萬我已經讓人打到你的賬戶里面去了,你查收一下吧,最遲明天上午能到賬。”
  陸景笑呵呵的道:“那我提前恭喜董叔叔大展宏圖。董事會上,我這里是無條件支持董叔叔。”
  兩人閑談了幾句對新虹百貨剩余股份爭奪的情況然后結束了通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