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1078 資金來源

“是我。”唐詩經聲音清潤的說道,“陸景,沒打擾你吧?我有點事情想和你談談,方便嗎?”
  經歷了費城俱樂部的高爾夫球事情之后,她和陸景的關系將至冰點。是以,她上來就開門見山的說明來意。
  陸景等唐詩經這個電話很久了,這時候怎么會說不方便?他看了看四周略顯安靜的商場四樓,說道:“不打擾。唐小姐有什么事情找我?”
  唐詩經道:“我收到消息現代集團將會發起收購,和華有意將手里9.34億股以40美元每股的價格出售給現代集團。我想問問你有沒有意向轉讓給摩根士丹利。米奇愿意付出讓你滿意的條件。”
  陸景等唐詩經的電話,是因為唐詩經不會無緣無故的幫助吳璇的母親何欣靜在黃海開拓高端餐飲業。她必有所求。
  只是陸景沒有想到,在現代集團爆出40美元高價收購的消息之后,唐詩經居然還執著的幫夏如龍。這讓他見識到唐詩經固執的一面。
  陸景斷然拒絕道:“唐小姐,摩根士丹利拿不出讓我滿意的條件。這件事我已經決定了,你不用多說。”
  唐詩經見陸景這么說,輕輕的嘆了口氣。夏如龍的處境會變得極為不利。作為摩根士丹利派給戴姆勒的“智腦”,夏如龍因為他的疏忽,拿不到和華手里的股份,就無法取信于戴姆勒。
  不管戴姆勒最終是收購成功還是收購失敗,夏如龍都會在摩根士丹利內部面臨著巨大的壓力。他的職場前途將會受到重挫。
  這件事的起因在費城俱樂部高爾夫球會上的一場賭球。根源在于夏如龍太過于相信他得到的一個錯誤的消息:和華將會出售手中的股份。
  簡而言之,就是夏如龍被陸景“坑”了。
  唐詩經智商超絕。將整件事串起來,很快就想明白前因后果。心道:“于無聲處聽驚雷,一條假消息。一個大坑。米奇敗的不冤枉。”
  陸景聽到唐詩經的輕嘆,耐心的等著她平復情緒。以唐詩經就在場面上處理事情的經驗,肯定不會不說一聲就掛了他的電話。
  果然,片刻后,唐詩經才道:“陸景,打這個電話之前我就知道會是這樣的結果,只是我想努力爭取一下,為朋友盡一份力。”
  說著,她自嘲的道:“我是不是有點自不量力?陸景。事情已經到這個地步了,你和米奇之間的恩怨,我不再參與了。呃…,如果你來黃海的話,我請你吃飯向你賠罪。”
  她不知道和華要出售手中現代汽車的股份是假消息,幫著夏如龍斡旋,想要和華將手中的股份出售給戴姆勒。但是,如果和華沒有出售的意圖,她的行為完全是在“助紂為虐“。以她和陸景的交情逼迫陸景。這無疑是很蠢的行為。
  當時,陸景的態度很差,唐詩經還以為陸景只是自尊心過強,現在看來。最可笑的是她和夏如龍。太自以為是。
  陸景等來等去就是為了唐詩經這句賠罪的話,當即笑了笑,道:“唐小姐言重了。賠罪就算了。我有件事情請唐小姐幫忙。”
  和華已經透出口風要把手中現代汽車的股份出售給現代集團。現在亞洲所有關注現代汽車收購的人都明白,和華當初放了假消息。以唐詩經的智商。想明白前因后果并不難。
  “哦?”唐詩經奇怪的輕哦一聲,道:“錦江餐飲集團的事情我會盡力的。”
  陸景卻是微笑道:“不是這件事。我需要一筆50億美元的商業貸款。質押物是現代產業開發集團的股份。不知道。唐小姐有沒有興趣幫我這個忙。”
  借款的事情,他只是牽線人。具體的協議將會由鄭夢奎和唐詩經兩方去談。鄭夢奎將會拿他們父子在現代產業開發集團的股份做質押。
  “現代產業開發集團?”唐詩經微怔,身上圍著的浴巾滑落下來。一具完美的雪白胴-體展露在空氣中。滿室生春。可惜沒有人有福分看見。
  唐詩經很快就想明白陸景這句話的潛臺詞,驚訝的道:“陸景,你是說你收購鄭夢奎手中的股份?”
  她一直關注漢城的收購。現代產業開發集團就是鄭世勇、鄭夢奎父子的產業。
  鄭夢奎明天上午就會放出消息,出售手中的股份給現代集團。陸景這時候沒有必要瞞著唐詩經,點點頭,道:“是的。”
  當然,唐詩經猜得和事實有點出入——陸景要50億美元是借給鄭夢奎賠償渣打銀行的。和鄭夢奎具體的協議,陸景自然不會現在告訴唐詩經。
  唐詩經沉吟著。陸景說了是商業貸款,她自然明白貸款利率和收益是什么樣的。衡量了一會,她問道:“陸景,短時間內募集50億美元有點困難。我沒有傅婕那么大的能量。”
  傅婕幾天的時間就募集25億美元提供給陸景,這個消息她是知道的。圈內的朋友給她說過。
  陸景道:“在一兩個月內完成就行了。如果唐小姐有意的話,五一前來漢城和我談吧。”
  唐詩經心里有了底。這筆貸款她可以借給陸景。不僅僅是賠罪的事情,這是她修復和陸景關系的機會。陸景遞出橄欖枝,她自然要把握住。
  唐詩經嘴角輕輕的勾出一縷嫵媚的微笑,道:“陸景,你還叫我唐小姐啊?這不是請我幫忙的態度啊。”
  陸景聞弦歌而知雅意,微笑道:“好吧,我喊你詩經。”
  唐詩經輕笑道:“可別再改口了。我可不想成為你的敵人。那樣壓力太大。陸景,我明天下午去漢城見你,和你商談貸款的具體事宜。”
  唐詩經坦然的說出不想為敵讓陸景愣了愣。美女的恭維效果一向很不錯,陸景哪里能例外,心里聽得異常舒服,笑了笑,道:“行。”
  ....
  陸景結束了和唐詩經的通話,還沒顧著給丁靈、徐詠碧買內衣,琢磨了一會又給丁靈打電話,“小靈,送資金的人來了。”
  “這么快?”電話里傳來丁靈驚訝的聲音。
  陸景把唐詩經的電話說了一遍。丁靈感嘆道:“唐詩經很有決斷的魄力呢。50億美元可不是一筆小數目。”
  陸景點點頭,道:“互惠惠利的事情,唐詩經沒可能不答應。50億美元用作商業貸款收益也不少。現代產業開發集團的股份是優質資產。”
  和丁靈說了幾句正事,陸景賊兮兮的小聲道:“小靈,我正在新世界百貨里面。我幫你挑幾件漂亮的內衣吧。我看模特身上的那件紅色蕾絲內-褲很性-感…”
  “啊…”丁靈臉一下變得緋紅,嬌羞的低聲道:“我才不要呢。”
  陸景嘿嘿一笑,正要接著調-戲下小妮子,耳邊突然傳來一身輕輕的咳嗽。陸景扭頭一看,見蘇曉玉獨自一人站在他身邊,似笑非笑的看著他。俏臉上染著紅暈。
  陸景老臉一紅,和丁靈說了幾句,掛了電話。然后問道:“曉玉,你們買好了?”
  蘇曉玉道:“我挑來挑去,有點猶豫不決。陸景,你要不要幫我參謀一下。”她的聲調有點怪異。
  靠。陸景尷尬的摸摸鼻子。這才叫現世報。他剛調-戲了下丁靈,這會就被蘇曉玉給調-戲了。他當然不會以為蘇曉玉真要他幫忙參謀,大概是聽到他剛才說的話,取笑他。
  但是,當陸景準備顧左言他的轉移話題時,他卻看到蘇曉玉羞澀的低下頭,俏臉紅透,輕聲道:“你要不愿意就算了。”
  陸景這才反應過來,蘇曉玉是認真的。頓時目瞪口呆。
  如果一個女人要你幫她選內衣,這暗示的還不夠明顯嗎?陸景要是還不明白是怎么回事那就是傻子了。問題是,他記得他從來沒有招惹過蘇曉玉啊。
  蘇曉玉見陸景沒說話,失望的抬起頭,正準備說話時卻看到陸景仿佛被施了定身法一樣看著她,傻頭傻腦的。完全沒有平日那份氣度。她心里的嬌羞完全消失,忍不住噗嗤一笑,嬌俏白了陸景一眼,低頭嬌怨的嗔道:“看什么啊。木頭人!”
  這一眼的風情,嫵媚至極。
  陸景無語的拍拍額頭,道:“曉玉,以我們倆的交情,你提這樣的要求我很為難啊。”
  “去你的。我又沒要你把我怎么樣呢。”蘇曉玉被陸景說的笑起來,伸手握住陸景的手,柔聲懇求道:“陸景,幫我挑兩件好不好,我給慧喬、靜雯都說了,我來找你參謀。”
  被蘇曉玉這樣一個娟秀婉約的美女柔聲懇求,陸景覺得他要是拒絕實在有點裝逼了。況且蘇曉玉都沒留給他拒絕的余地。美女,這種事可以給墨靜雯、李慧喬說嗎?
  陸景道:“行吧。”他現在拒絕蘇曉玉太不近人情了。回頭再和她談談吧。
  蘇曉玉喜滋滋的挽著陸景的手往內衣店里走,瞟了眼前方店面的模特,真是陸景給丁靈說的紅色蕾絲內-褲。“陸景,要不要在這家看看?”
  “行。”陸景低頭在蘇曉玉耳邊輕聲問道:“數據告訴我一下。”
  蘇曉玉俏臉緋紅,哪里肯告訴陸景她的三圍,羞澀的道:“你看款式就行了,我和售貨員談。”她哪里是真大膽到要陸景全程幫她挑內衣啊,她只是在向陸景表達情意。
  蘇曉玉再怎么遮掩,陸景還是知道她是32c,很快就幫她看好兩套內衣了。蘇曉玉又羞又甜蜜的結賬,提著袋子和陸景去找李慧喬、墨靜雯。(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