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1074 與鄭夢奎結盟

對鄭夢奎“假出售”的提議,陸景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和華與鄭夢奎談判博弈的焦點在于鄭夢奎是否愿意出售手中的股份。以何種方式出售是細節。鄭夢奎現在主動來找陸景談,實際上主動權就已經到了陸景手中。
  讓鄭夢奎前倨后恭,改變態度的原因自然是因為和華成功的公關韓國政府。
  鄭夢奎又何嘗不知道主動找陸景談判就會將談判的主導權拱手想讓?問題是,他已經沒得選擇。讓他賠付渣打銀行50億美元,他所執掌的現代產業開發集團根本就沒有能力支付。
  鄭夢奎看了看陸景的表情,補充道:“陸先生,我愿意支持和華成為現代汽車的執行董事。”
  陸景沉吟著喝著紅酒。對鄭夢奎的條件陸景不太看的上,鄭夢奎的支持無足輕重。
  陸景原本的設想本就是和鄭夢奎接觸,收購鄭夢奎手中的股份,使得鄭夢久與戴姆勒將和華排擠出現代汽車權力格局的意圖落空。
  現代汽車要構建四駕馬車格局,而現代汽車現在的股東只有6家:鄭夢久、鄭夢奎、和華、三井、戴姆勒、鄭夢允。排除掉鄭夢奎之后,剩下5家股東中,戴姆勒肯定不會同意鄭夢允(他的態度是偏向鄭夢久)進入現代汽車的最高權力中心。
  這樣一來,三名執行董事的備選人之一只能是和華。
  因而,就算陸景不中意鄭夢奎的許諾,但是他也不會拒絕和鄭夢奎的合作。只是在細節上需要商榷。
  屋內的氣氛有點沉默。鄭世勇閉著眼睛,似乎漠不關心。鄭夢先則是在心里衡量鄭夢奎的方案。
  鄭夢奎的方案是希望和華花費收購他手里的股份。然后他拿這筆資金償還渣打銀行的債務將他從渣打銀行的套子中解脫出來。最后,他還想要將股份贖回去。
  問題是。他贖回的資金從而何來呢?鄭夢先心里微微一動,有些明白了。說白了,鄭夢奎是想打一個差價。
  現在和華、鄭夢久、戴姆勒、三井四方在角力。現代汽車的股價飆升至35美元每股,但是等現代汽車的權力架構穩定之后,這明顯溢值的股價將會跌落,重新回到20美元每股都有可能。
  這一來一去,鄭夢奎基本上就有足夠的資金完成贖回操作了。
  看破鄭夢奎的意圖,鄭夢先性子畢竟還是太厚道,心里只是冷哼了一聲。沒說什么難聽話。
  陸景手指輕輕的敲打著沙發扶手。這時,他的手機鈴聲突然響起來。陸景看看號碼,歉意的對鄭世勇、鄭夢先、鄭夢奎說一聲抱歉,走到小會客廳外接了電話,“吳璇,想我了啊?”
  “鬼才想你呢。想你的人那么多,又不差我一個。我要和你說個事。”電話里,吳璇嬌笑著說道。嘴上這么說,心里卻是甜蜜蜜的。
  對吳璇的口是心非。陸景早有領教,笑著和她斗了幾句嘴,笑道:“我在和鄭夢奎談判,回去給你打電話。什么事情?”
  吳璇慵懶的在窗戶處伸了個懶腰。嬌聲道:“我媽和章薇在黃海開拓高端餐飲市場。唐家的六小姐唐詩經今天和我媽吃了飯,她說她是你的朋友,愿意幫助錦江餐飲集團。我媽挺精明咯。她給我打了電話。喂。你什么時候勾搭上那個性-感冷艷的御姐了。”
  麗都酒店集團在黃海有業務。黃海上流社會中的頂尖人物唐詩經她自然見過。
  性-感冷艷的御姐?陸景被吳璇這個詞搞得一愣。隨即無奈的道:“唐詩經要幫忙,你讓何阿姨接著就是。我和唐詩經就見了幾次面。談不上‘勾搭’?你以為別人都像你一樣把我當個寶啊。”
  “咯咯,陸景你最近哄人的水平越來越高了哦。”吳璇咯咯嬌笑。“葉妍說了五一要和唐雨瑤一起來江州。我本來還在想你五一節會不會過得很凄慘,考慮要不要收留你。看你這情況,似乎游刃有余呢。”
  陸景無語的摸摸額頭,吳璇雖然不會真的看他的笑話,但是這樣被她取笑還真是有點牙齒癢癢的感覺。“吳璇,我會讓你知道收留我的好處。”
  “去你的!”吳璇嬌羞的啐了陸景一口,俏臉變得緋紅,身子有點綿軟,她受不起心愛男人的挑逗,柔聲罵道:“小壞蛋!不和你說了呢。早點回來。”
  陸景腦子里幾乎能想象出吳璇此刻羞澀嫵媚的誘-人少-婦模樣,嘴角浮起一絲溫柔的笑意。
  掛了吳璇的電話,陸景琢磨了一會唐詩經的用意,心里大致有數。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唐詩經應該是還想和他談轉讓現代汽車股份的事情。
  可惜,她注定又是白忙一場。陸景心里微微一動,沉吟著回到小會客廳內。鄭夢奎眼巴巴的等著陸景的答復。
  陸景不動神色的看向鄭夢先。鄭夢先咳嗽一聲,道:“夢奎,你的想法是好的。但是,這一來一往的差價和華虧損的就有些嚴重,我們得商量收購的價格。”
  鄭夢奎見他的“把戲”被揭穿,沒有絲毫的尷尬,而是裝傻充愣的道:“五哥,隨行就市的按照市價估值不是最好?”
  “當然不行。”鄭夢先差點沒被鄭夢奎給氣死。鄭夢奎估摸著是看他好說話,想要渾水摸魚的糊弄他。
  鄭夢奎悻悻的道:“五哥,那你覺得什么樣的價格收購比較合適?”
  鄭夢先沉吟著沒說話,陸景卻是出乎意料的開口道:“和華可以出40美元每股的價格收購你手中億股。”
  “陸先生…”鄭夢先驚詫的不知道說什么好。為什么要給這么高的收購價格?
  鄭世勇莫名驚訝的睜開眼睛看向陸景。陸景這個價格實在太出乎意料。
  陸景接著道:“但是,在你回購股票之前,我不會將款項支付給你。并且回購股票的價格也是40美元每股。”
  鄭夢奎心里一喜。仿佛聽到了美妙的樂音。只是等陸景最后一句話說出來后,他臉色微微一變。不滿的道:“陸先生,你這是在耍我嗎?如果是這樣。我又何必把股份賣給你呢?”
  陸景淡淡的道:“我可以提供50億美元不附加任何條件的貸款給你。”
  鄭夢奎一愣,滿腔的不滿立即消失,猶豫不決的拿起酒杯喝酒。這時,鄭世勇勉強打起精神,聲音有些含糊的低聲道:“我做主同意了。”
  鄭夢奎不解的對父親使個眼色,“爸?”怎么能就這樣答應了呢,他或許還能再談出點好處。
  鄭夢先搖了搖頭。鄭夢奎難成大器,他也不算是完全的草包,畢竟還是有點自知之明知道他現在拿不下現代汽車董事長的職位。
  但是。他自知之明很有限,明顯是他求和華幫他“解套”,居然還想著撈點好處。實在可笑。
  “就這么定了。”鄭世勇懶得解釋,直接拍板,“陸先生,你有什么要求?”
  好處?鄭夢奎完全是沖昏了頭腦。他們父子要擺脫渣打銀行的控制,又是主動找和華協商,就算有合作的基礎,和華怎么可能當冤大頭給他們出資金?
  他不清楚陸景沒什么要把價格定在40美元每股。并且愿意提供50億美元的貸款給他們父子。但是既然陸景開出了價碼,他當然要抓住機會談下去。
  還是和聰明人說話痛快,陸景微笑道:“我希望和鄭先生在現代汽車董事會上成為盟友。現在的問題在于如何確保我們雙方能夠愉快的合作下去。”
  對鄭夢奎的商業聲譽,陸景實在不敢恭維。
  鄭夢奎聽得出陸景的潛臺詞。臉色變得有些尷尬。只不過,事實如此,他很難反駁。隨即。他又恍惚了一下。
  如果和華成為現代汽車的董事長,他也成為現代汽車的執行董事。那么是誰會排除在外?和華居然想要把三井給踢出局!這實在有些駭人。
  鄭世勇想了想,道:“50億美元的貸款。我們可以用現代產業開發集團的股份進行部分抵押。詳細的協議由夢奎和你談。”
  其實所謂“成為盟友”是陸景想要控制現代汽車。至于,陸景能不能成功另說,他得先把目前的危機度過去。
  現代產業開發集團是鄭氏父子最后安身立命的地方。讓和華持股,可以取得陸景的信任。
  鄭夢奎琢磨了一下,今天的談判成果出乎他的意料,沉思了一會,在父親、鄭夢先、陸景的目光看過來時,說道:“我同意。”
  談好合作,接下來,幾人喝了幾杯酒,簽署了鄭夢先助理樸弘基基于剛才商談內容起草的備忘協議。具體的細節談判得等到明天由專人完成。
  …
  就在大眾、豐田、和華三家企業被韓國政府洗白之后,各方對現代汽車收購形勢紛紛重新估量。和華雖然洗脫了嫌疑,收購最大的熱門還是戴姆勒公司。
  4月25日,現代集團的董事長鄭夢先在現代峨山集團總部召集漢城的財經媒體發布了一條令亞太資本界震驚的消息:現代集團決定發起對現代汽車的收購。
  同一天,現代集團以每股40美元的價格分別向現代汽車所有的股東發出了收購意愿。鄭夢久、鄭夢奎、鄭夢允、和華、三井、戴姆勒全部接到現代集團的報價。
  現代汽車總部大樓,鄭夢久穿著整整齊齊的黑色定制高檔西裝,冷漠的氣質依舊,他翻來覆去的看得手里送來的傳真。這是現代集團正式送來的報價。
  “會長,你找我?”高賢重推開辦公室的門,走進來。
  鄭夢久將手里的傳真遞給他的核心參謀,“賢重,你先看看這個。”(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