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3)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3)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3)     

重生之世家子弟1073 密會

在墨靜雯如此鄭重、感恩的道謝之下,按理說陸景應該很有高人風范的擺擺手,淡淡的說道:“不用謝。”這才是符合他身份的做派。
  但是,陸景愣了足有兩三秒鐘,然后尷尬的身-體微微前傾。他本來隨意坐在墨靜雯對面的乳白色沙發上,這時候做這個動作是在遮掩著他男人的自然反應。
  墨靜雯今天穿著優雅的雙排扣起伏荷葉門襟白色襯衫,栗色的半身裙,裹得腰細臀翹。肉色絲襪勾勒著她筆直的小腿。標準的通勤裝打扮。氣質莊雅清秀。
  要命的是,她這身套裝緊緊的包裹著她凸凹有致的玲瓏嬌軀。彎腰時,那曲線所帶來的誘-惑自不待言。飽滿的酥胸低垂著,陸景都懷疑她的襯衣會不會裂開。
  更關鍵的是,今天中午徐詠碧的雙手累了之后就撒嬌著不繼續了,并沒有幫他把火給泄出來。墨靜雯的容貌氣質都是一流,陸景中午被徐詠碧“摧殘”了一回,哪里受到了這樣的場景。
  于是,他可恥的硬了。
  陸景有點口干舌燥,咳嗽一聲,摸了摸鼻子道:“靜雯,不用這么客氣。我們說牧高山的事情。”
  墨靜雯沒留意到陸景的變化,坐下來,赫然的道:“陸景,對不起,這件事我給公司帶來的重大損失。要不然,你也不會去偷竊現代汽車的核心技術。”
  陸景愕然,無語的道:“什么偷竊現代汽車的技術?那與和華有鬼的關系啊。你都想哪兒去了!”
  “啊…,我以為真是你派人去的。”墨靜雯剛才感受到陸景的關心,放松了不掃,這會嬌俏的吐吐舌頭,明媚的輕笑起來。
  看著墨靜雯粉粉的舌頭俏皮的吐出來,陸景哪里受得了,又往沙發里坐了坐。他不得不承認墨靜雯這青澀的丫頭其實很有女人味道的,只是他一直沒怎么留意。
  “我要派人去肯定是偷竊得手,哪里會沒有得手!”陸景自信的說了一句,煙詩凝得手的消息他自然不會告訴墨靜雯,“靜雯,牧高山事情的損失也不大。就算和華在三星的拍賣會上拿到了1億股,對3月31日的股東大會結果也沒什么影響。這件事就這么揭過吧。”
  “恩。”墨靜雯知道陸景是故意寬慰她才這么說的,愧疚的道:“陸景,保密的問題我下次不會再犯。”
  陸景就笑,“再犯錯,你就做好給我打一輩子工的準備了。”
  墨靜雯精致明艷的臉上掠過一絲輕紅,微笑道:“哦,那我可真的注意不能再犯了。”給陸景打一輩子工不就是給他當一輩子助理嗎?墨靜雯想著就覺得怪怪的。
  其實,陸景話一出口就后悔了。他這幾乎算是隱晦的調-戲墨靜雯了。他在美女面前的自制力真是函待提高。
  陸景深吸一口氣平復了情緒,道:“好了,正事談完,我們說點私事。你現在擔任和華的新聞發言人需要注意個人的形象設計。你以前有接觸過這方面的知識嗎?”
  女人的衣服、發型、首飾、手袋、鞋子、化妝都是一門門精深的學問。一個優秀的個人形象設計花費500萬都是常有的事情。
  怎么穿衣打扮墨靜雯在她父親沒死的時候做為一名標準的富二代當然接觸過。但是,她并沒有花費過多的時間在這上面。天生麗質的美女不需要解釋。
  她想了想,如實道:“接觸過一點。陸景,你覺得我有需要改進的地方啊?”
  陸景點點頭,笑道:“那當然。本來有一個很精通的美女過兩天會來漢城,我是打算讓她先幫你參謀一下。不過她這兩天的行程變了。過兩天的新聞發布會,我先幫你參謀參謀吧。回頭我們去新世界永登浦店逛逛。”
  葉妍作為黃海、香港上流社會知名的名媛,她在穿衣打扮上的造詣很高。她前些天已經幫唐雨瑤把護照辦好了。不過,現在牧高山已經被“排雷”,又是臨近五一,葉妍給他打過電話,她準備和唐雨瑤去江州等他。到時候再一起來漢城。
  陳蘇子和廖信華的婚禮就在幾天之后的5月1日舉行。宋雨綺早早的和陸景說過。陸景需要回一趟江州。
  墨靜雯白皙的鵝蛋臉頓時涌上紅暈,變得嬌俏明艷,低下頭,好一會才輕聲道:“好。”
  看著墨靜雯嫵媚至極的模樣,陸景心里叫聲:“我靠,實在不能忍。”念了好幾遍“淡定”,陸景才是平復情緒。隨即,他反應過來。靠,他這話怎么聽著就像是借故和墨靜雯約會啊!
  一般來說,他作為男生怎么可能精通女子穿衣打扮的事情?這話聽著就不對味。問題是,陸景經常和葉妍、莫心藍她們這些絕色的美人在一起,他的鑒賞水平真的很高。幫墨靜雯挑一套出席發布會的衣服完全沒有任何問題。
  我x。他調-戲墨靜雯的時候,墨靜雯沒察覺,反倒是想幫她的話被她理解成調-戲。陸景哭笑不得的道:“靜雯,不是你想的那樣。算了,我們改天再說。”
  …
  ….
  和墨靜雯談過之后,陸景本打算請來漢城匯報工作的蘇曉玉一起吃晚飯。他現在有時間聽蘇曉玉關于柏斯鐵礦石進度、情況的匯報。
  剛到下班時間卻是接到鄭夢先的電話,“陸先生,我叔叔鄭世勇和鄭夢奎想要今晚和你見面談談關于他手中現代汽車股份的事情。”
  “見我?”陸景琢磨了一會道:“那行,晚上我們見面聊。”
  鄭夢先扶了扶眼鏡,道:“好。我和鄭夢奎約晚上九點在江南區三成洞181號的別墅見面。”
  江南區三成洞181號別墅就是陸景第一次和鄭世勇、鄭夢奎父子見面的地方。那是鄭夢先的一棟別墅。
  清涼的晚風徐徐吹動著三成洞181號別墅三樓深處小會客廳的淡藍色帷幕。呼-呼-的響著。
  鄭世勇坐在輪椅上,鄭夢奎站在他父親身后。鄭夢先和陸景坐在兩側的黑色高背沙發上。這場景和陸景第一次見鄭世勇父子基本相同。唯一的差別就在于鄭夢先的八弟鄭孟日現在去了香港在唐悅的招待下倚紅偎翠。
  寒暄幾句后,鄭世勇聲音有些含糊不清的道:“讓夢奎來說吧。”他經歷了一場大病之后越發的顯得老態。任何人見到他都會想起風燭殘年這四個字。
  鄭夢奎低頭聽父親說了一句,轉述了父親的話,然后道:“陸先生,渣打銀行的執行董事托馬斯-李找過我,他希望我支持戴姆勒入主現代汽車。如果我按照他的吩咐去做,我只需要償還渣打銀行40億美元就可以。另外還有約束的協議。但是,我不想當渣打銀行的傀儡。”
  說到這兒,鄭夢奎頓了頓,讓陸景消化這個信息。
  陸景輕輕的搖了搖酒杯,微笑著頷首,示意鄭夢奎繼續。
  鄭夢奎壓根就不提他們在3月3日現代汽車第一次臨時股東大會之前接洽時不愉快的事。這會又來找他談。僅僅是一個不想當傀儡的理由可不夠。
  鄭夢奎心里微沉,陸景這人不好糊弄,道:“陸先生,我打聽到一個消息,你或許會有興趣。渣打銀行背后是英國的沃倫財團。澳洲前些時候通過的勞工輸入法案。沃倫財團出了不少力。你知道,澳大利亞是英聯邦的成員國….”
  陸景輕輕的抿了一口紅酒。鄭夢奎帶給他的消息不算太意外。澳洲的事情背后有沃倫財團的影子他聽陳笑匯報過。只是沒有想到沃倫財團居然是渣打銀行的實際控制者。
  鄭夢奎爆出猛料之后,就靜待陸景說話。
  陸景琢磨了一會,問道:“鄭先生想要在我這兒得到什么?”縱然是當著鄭世勇的面,陸景說話也不客氣。
  之前,鄭夢奎的狂妄、野心、故意的拿捏都讓他很不爽。他不會天真的以為鄭夢奎是受不了渣打銀行的榨壓過來尋找他的庇護。
  鄭世勇狠狠的瞪了兒子一眼。他人老成精,自然明白陸景如此態度背后的緣由。怪不得他這個兒子在今天的談判一定要他前來。看著架勢,他如果不來,陸景都不會給鄭夢奎面子。
  其實,鄭世勇想差了。陸景現在也有和鄭夢奎合作的地方。鄭夢先這段時間就一直在和鄭夢奎接觸。他這番作態不過是為了一會多爭取利益。
  事實上,和華公關韓國政府成功之后,鄭夢奎就決定與和華合作。一方面是戴姆勒、渣打銀行逼得他太緊,他不愿意失去手中現代汽車的股權。
  另外一個方面,他見識到那天現代汽車股東大會各個人物的風采之后,他已經沒有繼續成為現代汽車董事長的野望。這點自知之明他還是有的。既然要賣個好價錢,他當然信任他堂兄鄭夢先的人品、商業聲譽。
  鄭夢奎臉色有些尷尬,訕笑道:“陸先生,我的想法是將我手中的1.16億股份暫時出售給和華。等我償還渣打銀行的債務之后,我想將股份重新贖回來。”
  協議什么的,真心不要太當真,看看鄭夢奎如今的運作手法就知道。按照他和渣打銀行的協議,他是需要優先以現代汽車的股份充抵債務,但是假設他手里沒有現代汽車的股份呢?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