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1071 收購的新辦法

就在陸景準備和墨靜雯談話的時候,韓國外交通商部召開的新聞發布會的消息已經傳遍了亞太地區。
  黃海。
  景觀幽靜的麗景度假村的吳苑高爾夫球場上,唐詩經穿著合身的蜜瓜綠色長袖運動裝優雅的揮桿。白色的高爾夫球在空中劃出美妙的拋物線落到梯田狀的果嶺上。
  “好球,詩經。”崔七月在一旁輕輕的鼓掌,贊嘆道:“我這一盤又要輸給你了。”
  梳著馬尾辮的崔橫波一甩馬尾,毫不留情的道:“你本來就打不過詩經姐。搞得你好像很厲害似的。”
  唐詩經笑了笑,看向高爾夫球場里開闊寫意的水岸風光,微微沉思。不管怎么說,她那天幫米奇打的一場高爾夫球終歸是輸了。
  唐詩經修長的身影沐浴在下午柔和的陽光中宛若美麗的女神。遺世而**的風姿迷得崔七月神魂顛倒。他似乎不掩飾他對唐詩經的愛慕之意。
  崔七月琢磨了一會,走到唐詩經身邊,和唐詩經并肩而立,道:“詩經,你還在想漢城的事情?”
  他心里對夏如龍有些鄙夷。夏如龍就是個大sb。大好局面居然葬送。有唐詩經幫忙牽線,夏如龍完全可以從陸景手中收購現代汽車的股份,進而幫助戴姆勒一舉將現代汽車收入囊中。夏如龍偏偏要在唐詩經面前秀一把存在感,現在好了,和華又起死回升。
  崔七月自然不知道,就算有唐詩經牽線,陸景也不可能答應出售股份給戴姆勒。陸景可沒有拜倒在唐詩經的裙下。
  唐詩經點點頭。微笑道:“七月,你知道這座造價800萬美元的高爾夫球場為什么叫做吳苑高爾夫球場嗎?”
  吳苑高爾夫球場由澳洲大利亞著名高爾夫球球手、設計師埃文-貝西(evan-bessie)設計而成。充分利用原有的迷人景致。高低地勢以及遼闊的視野等天然景象,營造出令人愉悅難忘的揮桿體驗。
  這是黃海最頂級的高爾夫球場。也是高爾夫球愛好者視為心目中最具挑戰性的球場之一。近兩年來連續被《亞洲高爾夫月刊》、《高爾夫雜志》評選為中國最佳高爾夫球場。
  崔七月不知道吳苑高爾夫球場的詳情,被問的一呆,不解的笑道:“這里面有什么典故嗎?”
  唐詩經將手里的球桿遞給球童,拖下手上的白手套,娓娓說道:“麗景度假村隸屬于麗都酒店集團,麗都酒店集團的董事長叫吳璇。”
  見崔七月還一副莫名其妙的樣子,崔橫波性子急的插話道:“七哥,你還不明白啊?吳璇是陸景的情人。”
  說著,心里暗自啐了一口。她想起她的未婚夫裴吳越和童兮兮的關系。據說童兮兮是陸景的初中同學。
  崔七月的智商不差,腦子微微一轉,有些不甘的道:“詩經,你還是要幫夏如龍?”也不怪他敵意流露得這么明顯,實在是他不希望唐詩經和夏如龍有什么瓜葛。
  “七月,如果你處在同樣的困境中,我也會盡心盡力的。我們是朋友。”唐詩經撫了撫她鬢角的秀發,踩著平整的碧綠草地往高爾夫球場走去。
  她約了錦江餐飲集團的董事長何欣靜晚上一起吃飯。她愿意幫助錦江餐飲集團在黃海打開局面,進軍高端餐飲。何欣靜是吳璇的母親。
  朋友?看著唐詩經修長窈窕、性感迷人的背影。崔七月嘴角泛出一絲苦笑,追著唐詩經而去。他可不想只是唐詩經的朋友。他希望成為她的丈夫。
  坐到高爾夫球車上之后,崔橫波坐到唐詩經身邊。崔七月坐了后面一輛球車。球車緩緩的向出口駛去。風景如畫的高爾夫球場上,唐詩經撥了夏如龍的電話。
  陸景已經公關韓國政府成功。沒有絕對必要出售手中的現代汽車股份。形勢相比如十幾天之前已經大變。夏如龍沒能收購到和華手中的股份,現在的處境很困難。
  “詩經?”夏如龍接到唐詩經電話的時候正在漢城半島酒店他居住的房間里喝酒。有的人喜歡用和女人做-愛減壓,他喜歡喝酒減壓。在下午剛剛召開的戴姆勒內部回憶中。他招到了戴姆勒內部嚴厲的批評。
  雖然自始至終,戴姆勒-克萊斯勒亞洲區首席執行官安德魯-托蘭都沒怎么說話。但是他依舊能感覺到托蘭先生的不滿。
  想也是,在和華遭遇困境的時候他沒能收購到和華手中的股份。現在和華走出困境了,戴姆勒再次收購的困難將會成倍增加。
  雖然戴姆勒無懼和華重新回到收購棋局中,但是沒有了和華在棋局中多讓人省心啊。而當初是他主動承擔接洽和華的任務。因為這個失誤被指責。他無話可說。
  “是我。”唐詩經聲音凝重的道:“米奇,如果現在讓你收購和華手中的股份,你能拿出什么樣的代價?”
  夏如龍下意思的看了一眼窗外徐徐落下的夜幕,窗外高樓大廈燈火璀璨。他幾乎以為他聽錯了。在這樣的情況下,唐詩經居然想要收購和華手中的股份。
  唐詩經微微蹙眉,夏如龍意氣消沉讓她不快,輕聲道:“米奇,我沒猜錯的話,大摩的客戶就是戴姆勒吧?即便你不能使用戴姆勒的資源,調用大摩的資源對你來說應該是可以的吧。”
  夏如龍這時回過神,顯然,唐詩經已經猜到他目前處境困難,得不到戴姆勒的信重。他整理了下思路,道:“我可以調用大摩的資源。如果陸景愿意出售的話,我可以做主廢棄與和華的對賭協議,同時以36美元每股的價格收購和華手中現代汽車股份。”
  唐詩經微微一笑,“這才是我所認識的米奇。普林斯頓大學中的佼佼者。”
  能在最困難的時候得到唐詩經的幫助,夏如龍內心里有一股感激的熱流涌了上來。凝聲道:“詩經,謝謝。”
  在和陸景的那場高爾夫球失敗之后。他以為他的輕佻讓他已經失去了唐詩經的青睞。而和華擺脫了韓國政府的糾纏之后,他的事業也暫時的陷入困頓中。沒想到,唐詩經這時候還是會幫他。
  “米奇,別謝太早,我只是有一個思路,沒有十足的把握。”唐詩經說道。
  夏如龍振奮的將手里的紅酒一飲而盡,道:“詩經,有你這個電話,就算你沒能說服陸景。我也要謝謝你。我會努力的。”
  唐詩經輕輕的一笑,看向天際邊陽光中蔥郁的茂密樹林。
  她是好強的性子。她在漢城沒有把事情辦好。打高爾夫球還輸給了陸景的助理墨靜雯。陸景不是她的提線木偶,這一次她準備了更優厚的談判條件。不管陸景最終會不會答應出售現代汽車的股份,她都想試試。
  …
  漢城。
  景華漢城大廈26層設有會議室、接待室、休息室、休閑酒吧。陸景和墨靜雯出了辦公室的門左轉進了1號休息室。
  落地玻璃窗使休息室在下午時異常明亮。松軟地幾組沙發、水晶燈柱和歐式古典壁畫使得整個休息室高雅而不落俗套。
  “坐吧,隨意。我先抽支煙。”陸景對墨靜雯做個手勢,然后走到窗戶邊點了煙,愜意的吸著。
  墨靜雯乖巧的點點頭,坐到乳白色的沙發上。休息室里空間足夠,午后的微風習習。煙草味隨風而散,并不濃厚。
  雖然在費城俱樂部高爾夫球場上得到陸景的贊揚,墨靜雯這會也不怎么敢和陸景說笑。看著陸景的側臉輪廓,墨靜雯心里有些明白為什么丁靈和徐詠碧會對他有情意。
  余樂是喜歡侃侃而談。有天下無敵的趨勢。而陸景是用無可爭辯的事實來證明他不可阻擋。前些天漢城輿論對和華多么不利,作為和華的新聞發言人,她比一般人體會得更深刻。陸景卻是生生的扭轉了這個局面。
  要收購現代汽車,擺在和華面前的還有數個難題。她相信陸景能一一克服。
  陸景抽了半支煙,將煙滅掉。坐回到沙發處,“靜雯,你這段時間工作感覺怎么樣?你提交給丁靈的工作總結我看了,似乎套話太多了一些。”
  “啊…”墨靜雯哪里知道這種套路化的總結陸景都會花時間去看,不好意思的道:“我從網上抄的。”
  “呵,怎么跟我以前向老師寫保證書一樣。”陸景笑著搖頭,想起還在柏斯陪著邵老先生的邵秋蘭。墨靜雯被陸景說的笑起來,好奇的想問又不好問。陸景接著道:“靜雯,你每天花在工作上的時間有多少?”
  “九十個。她每天正常的工作時間之外都會留下來加班。
  陸景一聽就知道癥結所在。不過,他并不急著切入正題,而是循循誘導的道:“你覺得小靈的能力怎么樣?”
  墨靜雯腦子里浮起丁靈清秀甜美的容顏,敬佩的道:“丁姐很厲害。她都可以代替你批閱郵件呢。”
  代替陸景批閱郵件實際上是代替了陸景在和華的作用,這份能力幾乎就和莫氏集團總裁莫總一樣。
  “那你知道她之前學習的時候一天工作多少消息嗎?”
  墨靜雯愣了愣,她有點知道陸景想說什么了。
  陸景豎起一個手指頭,“她在香港中文大學修了三個學士學位,之后就開始跟項目。她每天的休息時間不足六個小時。”
  “噢---。”墨靜雯驚訝的張著嬌艷的嘴唇。
  陸景笑道:“所以,你還得抓緊時間。想要成為女校書可不是那么簡單的。臺上一分鐘,臺下十年功。就是余樂,他每天的學習時間也很多。靜雯,你這段時間工作重心偏向信息發布這部分,和華到我這里的郵件,你要好好揣摩學習。我會和一聲,她會定期抽查你的功課。以后有不懂的地方可以問小靈或者問我。”
  要知道,工作之中基本上都是靠個人自己悟,很少有人會傾囊相授。話說到這里,墨靜雯要是還明白陸景對她的培養之意,那就太笨了。她加入和華本來就是想要學習商業上的能力。沒想到陸景指出她還不夠努力,還準備培養她。
  自父親死亡之后,墨靜雯第一次感覺到復仇的希望被她握到了手中。她站起來,鄭重的向陸景彎腰施禮,清聲道:“陸景,謝謝你。”(未完待續。。)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