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1069 輸不起

看到崔橫波的樣子,唐詩經笑了笑,閉上眼睛靠在飛機座椅上養神。她現在有點明白陸景為什么對她來漢城表現得很抗拒。
  目前,和華被韓國政府盯死,和華必須要退出收購現代汽車的棋局。
  這樣的局面下,和華手里的股份其實不缺買家。鄭夢久、三井都是潛在的買家。甚至,進入收購第二階段后一直打醬油的鄭夢奎都有可能接受和華手里的9.34億股。
  她想要陸景將股份賣給夏如龍,實際上不是陸景要欠她的人情,而是她要欠陸景人情。
  很明顯,她與陸景沒這份交情。
  當然,更重要的一點,她希望通過促成陸景和夏如龍的合作來增加她的影響力。但是,陸景并不是她所能控制的男人。
  從幼兒園到大學。她一直都是干部。從拿小紅花拿到手軟到拿獎狀和獎學金拿到膩煩。她的性格遠比她表現出來的要強勢、充滿攻擊性。
  問題是,她想要做棋手,卻支配不了棋局中陸景這枚重量級的棋子。
  “詩經姐。”唐詩經閉上眼睛沒一會就被回過神的崔橫波搖醒,道:“怎么了,橫波?”
  崔橫波狡黠的笑道:“詩經姐,要不你用你的魅力把那小子迷得暈頭轉向,然后再把他一腳狠狠的踹開。為我出了口惡氣呢。”
  “不帶你這樣的啊。居然想要我出賣色相為你出口氣。”唐詩經輕笑了一下,容顏嫵媚到極致,道:“陸景不是我所能征服的。橫波。你的提議只會讓我玩火自-焚。”
  崔橫波吐了吐舌頭,“這么嚇人。那還是算了吧。”說完,雙手抱胸。一雙漂亮的眸子轉著,不知道在想什么。
  …
  陸景拒絕了夏如龍代表戴姆勒來談收購手中現代汽車股票在漢城里引起了微瀾。
  漢城中意圖收購和華手中股份的各方認為陸景依舊將希望寄托在說服韓國政府。
  上周五漢城警方搜查景華漢城大廈之后,在調查結論還沒有出來之時。周一,韓國國會議員成承憲突然在接受韓國國家廣播電臺采訪時發出批評的聲音。
  “有些官員罔顧基本事實,肆意妄為,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就對外資企業進行搜查。破壞國家的投資環境。須知大韓民國是一個法治國家,任何行為都要經得起法律的檢驗。”
  緊接著,又有幾名國會議員發出抨擊的聲音,矛頭直指韓國外交通商部部長裴容和所在的執政黨。韓國新千年民主黨。
  早前因為批評和華已經出現分化的漢城輿論迅速的將報道重心由經濟轉移到政治上。有企業試圖盜取現代汽車核心技術的事件由經濟、國家安全事件變成了政黨之間博弈的話題。
  在漢城公關的德國大眾、日本豐田的負責人都紛紛發表言論:支持韓國法治,要求公開透明的審查現代汽車核心技術失竊案,還大眾、豐田一個清白。
  就在大眾、豐田推波助瀾的時候,韓國國會議員、無黨派人士鄭夢允加入戰團。他在接受韓國廣播公司電視臺(kbs)的一個專訪時就和華被漢城警方搜查的事情做了一番論述。
  “我支持漢城警方的行動。任何企業在大韓民國經商都需要恪守我們國家的法律、法規。當然,任何一家恪守大韓民國法律法規的企業都會受到大韓民國法律的保護。”
  作為韓國極具影響力的人物,鄭夢允態度晦澀的表態給韓國各大媒體的政治分析人士提供了分析素材。經過媒體上各種觀點的分析。三天后,大家普遍認為鄭夢允議員支持和華是清白的。
  就在鄭夢允議員的態度逐步清晰化之后,韓國第三大在野黨進步新黨總裁李宰范發表專欄文章,稱新千年民主黨濫用權力。要求徹查現代汽車核心技術偷竊事件,是否存在著陰謀。
  李宰范的加入讓韓國政壇風高水急,暗流洶涌,大有朝野沸騰之勢。這時。韓**方已經經過近半個月的排查,確認那名女間諜與大眾、豐田、和華三家企業沒有任何的關聯。
  面對洶涌的輿情,以及最新的消息。原本試圖讓這三家企業吸引火力乃至由某家嫌疑最大的企業背黑鍋的某些大人物不得不改變了主意。
  于是,替罪羊變成了某個逃逸的女間諜。星亞小區地下車庫錄像被公布出來。韓國-軍方正在調查此人的來歷。只要查出來誰是幕后主使,絕不姑息。
  4月23日。喧鬧的十幾天的韓國輿論終于呈現出平息的跡象。韓國外交通商部部長裴容和召見和華、大眾、豐田在漢城的實際負責人,通知經過警方的查明,這三家企業與現代汽車核心技術被偷竊一事無關。
  三家企業都簽訂了承諾書。不在媒體上就此事擅自發表言論。保持與韓國政府的言論一致。
  其實,明眼人都看得出來,外交通商部部長裴容和要通知的是和華。真正在被搜查的只有和華。
  談話完畢之后,裴容和單獨留下陸景在會議室說話。
  裴容和神色有點冷。他不相信最近韓國政壇的風雨和面前的青年沒有關系,“陸先生,外交通商部會發表聲明,為和華澄清事實,證實和華的清白。希望和華信守承諾。最近漢城的輿論很亂。”
  能夠順利的完成韓國政府的公關,解決和華的聲譽困境,陸景心里十分舒爽,道:“和華當然信守承諾。我們一向是遵紀守法的企業。”
  裴容和冷哼了一聲,道:“這樣最好。陸先生,有一點我需要提醒你,如果我國民眾強烈反對和華入主現代汽車,外交通商部依舊有可能叫停和華的這筆交易。”
  裴容和是迫于壓力不得不違心給和華證實清白,這個提醒更多的像是一個態度強硬的通知:韓國政府不歡迎和華入主現代汽車。
  陸景臉上露出一絲譏誚的笑意,然后慢慢的斂去,不軟不硬的道:“要是民眾反對戴姆勒入主現代汽車,外交通商部也會叫停這筆交易?”
  裴容和板著臉沒有回答。心里憋氣的很。這些大財團就沒有一個好鳥。
  陸景嘴角微微揚起,起身告辭。裴容和對和華有偏見,他沒有必要委曲求全。
  …
  陸景剛出了韓國外交通商部大樓,一輛豪華的雷克薩斯商務車停在他身邊,車窗緩緩的落下,露出一張柔媚美麗的臉蛋。
  “陸景,有沒有時間,我們談談?”車內坐著的正是三井財團在漢城的實際負責人長井靜香。
  長井靜香挽著漂亮的發髻,穿著藏青色的制服,高貴端雅。她坐在車內笑意漣漣的問著陸景。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們是老友重逢在漢城的街頭。
  陸景知道長井靜香找他什么事,懶得和長井靜香虛與委蛇,道:“我和長井小姐好像不是很熟吧?長井小姐難道忘了三井在澳洲做了什么事情?”
  長井靜香凝視著陸景,忽而展顏一笑,耳垂上的兩枚吊墜輕輕的晃動著,有著極為嫵媚的女人風情,“陸景,你要是為這件事怪我那可怪錯人了。三井內部是有分工的。澳洲的事情是松阪士夫主導的。以你和他的恩怨,他這么報復你也是正常情況。”
  長井靜香語氣很誠懇,說的也貌似真實。但是,陸景壓根就不信,笑道:“哦?我還真不知道有這么回事。既然這樣,我今天有點忙,改天我們約時間再談吧!”
  所謂改天談就是再也不談。長井靜香知道陸景識破了她的話,故作幽怨的道:“你都不問問我要和你談什么嗎?”
  那邊陪著陸景來開會的徐詠碧、十三看到陸景正在和長井靜香說話,將車子停在不遠處。陸景沖她們倆點了點頭,然后回答長井靜香的問題,“無非就是三井看上了我手中現代汽車的股份,對吧?”
  長井靜香和陸景交手有幾次了,很清楚陸景的能力,見他猜出她的來意絲毫不覺得奇怪,反而輕笑道:“既然你知道了,你為什么不賣給三井呢?韓國政府內部反對和華入主現代汽車。和華想要入主現代汽車基本不可能。我可以出35美元每股的高價收購和華手中9.34億股。”
  “這就不勞你費心了。”陸景避而不答,指了指長井靜香的胸口,“你的文胸很漂亮。可惜顏色我不喜歡。哦,下次這么和我談判時,記得把我的愛好打聽清楚。”
  陸景哈哈一笑,轉身離去。
  長井靜香牛奶白白皙的頸脖處肌膚瞬間變得緋紅。以她的地位當然不可能色-誘陸景來換取股份。聽到陸景這么說,她以為她春光乍泄,導致被陸景看輕。連忙低頭看她的襯衣。
  結果,她看到扣得緊密的襯衣,讓她滿意的飽滿酥胸曲線高聳,風光絲毫不露。就算她坐在車內,陸景居高臨下也絕無可能看到她的白-乳。
  長井靜香這時那還不知道被陸景耍了。對著陸景的座駕咒罵道:“八格牙路。”
  陸景坐到車里聽不到長井靜香在罵他。和華洗脫嫌疑讓他今天的心情非常不錯。長井靜香居然跑到他面前演戲,他當然不介意戲弄下這個對手。
  三井,澳洲的帳,我們慢慢算。(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