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106 論功行賞

夕陽拉著長長的影子,高大的法國梧桐仿佛染了金邊,絢麗多彩。紅色的瑪莎拉蒂宛如一匹烈馬,極快的沖出大唐雨景,迅速的拐上了紫竹大道。
  過了好一會,一輛加長的黑色賓利轎車才穩穩當當的開了出來。賓利車內,一身灰色淺紋西裝的董坤城笑著搖搖頭,“我這個女兒就是喜歡開快車。”
  陸景不好置評,笑了笑,點起一支煙。他們剛剛在大唐雨景和莫心藍簽訂了股權轉讓協議,等到下周一的時候,就會報給市里審批,問題不大。
  陸景一下就成了“億萬負翁”。不過他看好新虹百貨的盈利前景,就算今年受到董事會改組風波和市里重罰的影響,在業績上可能出現虧損,但是明年穩定下來之后,一定可以獲得盈利。屆時,他在償還董家的利息錢時壓力要小很多。
  他與董坤城達成的協議一共有兩條,第一陸景如果幫助董坤城拿下不少于25%的新虹百貨股權,董坤城將支付3千萬元用于購買景和電子6%的股份。這是實際上的報酬。
  第二,董坤城可以比照同期商業銀行的放貸利率借錢給陸景去獲取新虹百貨的股份,但是陸景在償還完債務之前,在新虹百貨的事務上需要與董坤城保持一致。并且如果陸景需要出讓股權,董坤城擁有優先收購的權利。
  董坤城和陸景兩人加起來的股份有52%,陸景倒是不擔心轉1%的股份給王燦他們幾個會遭到他的反對。剩下的51%足夠他們控股。
  這次斗跨莫家主導的新虹百貨,陸景收益不小。但最大的收益者,則是出手果決,為人精明的董坤城。
  他將為成為新虹百貨新的話事人。
  他以7億人民幣的價格獲取到新虹百貨的主導權,而新虹百貨的資產價值為32億人民幣。并且7億元中,還有3.37億人民幣是借給陸景的債務,這是一場經典的蛇吞象式的商業運作。
  董坤城看著神色淡然的陸景,心里暗自點點頭,如果是一般的青年,資產一下子暴漲到3個多億,不可能是這樣的神情。就算這3億還只是紙面上的財富,并且有巨大的債務,但是其實實在在的價值是跑不了的。等新虹百貨回復正常后,陸景只要將股份轉讓給自己,就可以輕輕松松的拿到4億人民幣。
  紅色的瑪莎拉蒂聽在靜靜的停在上三環的十字路口邊。車窗徐徐落下,露出董冰如花的容顏,“爸,我送陸景回去。你先去忙吧!”
  “行啊。”董坤城笑呵呵的答應下來。
  陸景從賓利車上下來,坐到了瑪莎拉蒂的副駕駛座上,拉上安全帶。黑色的賓利拐上了另外一條馬路,穩穩的駛離。董冰拿出墨鏡戴上,微笑道:“去那里?”
  一幅超大的墨鏡遮住了她半張臉,白色的連衣短裙穿在她身上愈發襯得她肌膚如雪,氣質明麗,宛如一道靚麗的風景線。從陸景的角度看去,能看到她白膩圓潤的大腿,肌理滑嫩。讓人忍不住興起掀起她的短裙,看看里面風光的念頭。
  陸景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回四中。”接著,說道:“你有事情要和我說吧?”
  “呵,你挺聰明的。你最近在干什么?小靈可是天天眼巴巴的問我呢。”董冰發動了瑪莎拉蒂上了三環線,說道:“你都差不多逃課一個月了,我哪里知道你天天忙什么?”
  陸景笑道:“你今天見到的,就是我最近忙的東西。”看著窗外不斷后退的車子,陸景問道:“董冰,你爸是不是把你當接班人培養?這樣的商業活動都帶著你。”
  董冰超過一輛灰色的帕薩特,說道:“是啊,我爸就我一個女兒。很奇怪嗎?”
  “還好吧。”陸景說道。見瑪莎拉蒂風馳電掣般的在環線上行駛著前往四中,陸景頭靠在車椅上,有些擔心的道:“董冰,你開慢一點啊,你這車我坐的有些膽戰心驚了。話說,你有十八歲沒有,你怎么拿到駕照的?”
  董冰嘴角勾出一絲動人的微笑,笑道:“拿駕照還不簡單。放心吧,我的車技很好的。想不到威風凜凜的陸二少居然會怕快車。”說著話,卻是把車速慢慢將了下來。
  “陸景,剛才莫心藍看你的神情有點不對勁啊,到底怎么回事?”
  陸景長出一口氣,說道:“沒什么,可能是我搶了她家的股份,她心里不舒服。”
  “噗——,你騙鬼呢。我看她那樣子明顯是一副羞惱的表情,再說,搶她家股份的又不是只有你一個。”
  陸景尷尬的摸摸鼻子,正要說話,身上背著的單肩棕色皮包里的手機響起來,里面傳來張偉興奮的神情,“陸少,抓住了,那小子都招供了。”
  陸景二丈摸不著頭腦,疑惑的道:“什么抓住了?”
  “余元超被我們抓住了,他和幾個小混混預謀劫持他前妻勒索財務,并打算用迷藥將其迷暈,送給賭場老大黑鷂子以及他的幾個債主玩一晚以償還賭債。”
  果然還是發生了,幸好讓張偉盯著余元超了,陸景心里忽然松了口氣,余元超真是爛人一個,這樣齷蹉的事情都做得出來。前世里方老師大概是受了侮辱,回來后選擇了自殺。
  現在,這樁悲劇總算是可以避免,陸景沉聲問道,“現在你們人在哪兒?”
  “在梅北二村里面。陸少,你要不要過來看下。”
  “不用了,要確保沒有漏網之魚。余元超的事情是走刑事流程吧?”
  “恩。他這個性質很惡劣。我看判個十年都沒什么問題。”
  “好,那個黑鷂子等人,你處理好,我不希望看到他在外面晃。我會和我表哥打電話的。”
  “陸少,你放心,我保證沒有問題。”張所長在電話里信心十足的保證道。
  陸景掛了電話,發現已經快到四中了。陸景不好意思的道:“董冰,謝謝你送我。我要去晚佳大廈,不回四中了,你靠路邊停吧。”
  董冰靠在路邊停下瑪莎拉蒂,剛才電話里的話她也聽到了,有些好奇的問道:“發生了什么事?”陸景拉下安全帶,說道:“惡性犯罪事件,罪犯已經被控制住了。我有點擔心受害人的情緒,過去看看。”
  董冰點點了頭,“好吧。改天我請你和小靈吃飯,她被她爸強制選了理科,傷心了好幾天了。”
  陸景揉了揉自己的眉心,微笑道:“好的。電話聯系。”說著,下了車,攔住了一輛剛好經過這里的出租車,手里拿著手機撥號。
  董冰看著他的背影,淡淡的嘆了口氣。陸景這么年青就如此出色,丁靈怕是抓不住他的心啊。
  …晚佳大廈5樓502內的辦公室里,方老師坐在椅子上低頭抽泣著。她剛剛抱著張漓痛哭了一場。余元超的行為讓她傷透了心,更是憤怒到了極點。一向待人和氣的她,連罵了幾句“王八蛋”,“人渣”泄氣。
  張漓倒了一杯水給方琴,又拿了紙巾給她擦眼淚,埋怨坐在對面椅子上的陸景,“你一來就惹得方姨哭起來,本來昨天看著收入還不錯,高興了一陣子。”
  陸景頗有些無奈,這事能怪他么,是余元超那鳥人要做壞事好不好?他不過是過來通知一聲消息。
  張漓見他無奈的表情,氣道:“男人沒有一個好東西。”
  “也不能一棍子都打死吧。”陸景愕然的看著張漓,反駁了一句。張漓橫他一眼,不理他了,坐到方琴身邊,低聲安慰著她。
  陸景抽了支煙,點起來,想了想,說道:“方老師,梅北二村那里,你和張漓不能再住了,一個是離的遠,一個是哪里太偏了,出了事呼救的機會都沒有。今天晚上在附近的大酒店里面湊合一晚,明天找一個安全點的小區,租一套帶家私的房子住進去吧。
  張所長是保證沒有漏網之魚,但是我看還是謹慎一點好。”
  張漓有些發急,問道:“還有小混混要來找我們?”陸景抽著煙道:“應該沒有,我是說保險起見。就怕有個萬一。這段時間,你們要少去偏僻的地方。”
  張漓跺腳道:“只有千日捉賊,哪有千日防賊的道理?不行,我得報警。”
  “湖東區公安局的常務副局長就是我表哥,我已經給他打過電話了。”
  張漓打量陸景一會,將信將疑的道:“哦。”又問道:“方姨,你覺得怎么樣?”
  方琴揉了揉紅腫得如同桃子的眼睛,“就按陸景說的辦法。”
  陸景點點頭,“方老師,一會你和張漓去買幾套換洗的衣服吧。梅北二村那里,改天我和你們一起過去搬東西。今天就住在外面的凱賓斯基酒店吧,小區的事情,我幫你們租好。”
  方琴哽咽著點頭,“陸景,謝謝你啊。我現在腦子亂糟糟的。小漓,我這樣子也沒法上課了,你讓丁老師明天頂替我上課。剩下的事情,你和陸景商量著辦。我一個人靜一會兒。”
  陸景和張漓出了辦公室,輕輕帶上門。外面辦公區域內,只有四五名學生正忙著。張漓嘟著嘴,小聲道:“凱賓斯基一晚上得多少呀。唉,一個學生的報名費又沒了。”
  陸景見她斤斤計較的模樣可愛之極,笑問道:“你媽不是做生意的嗎,怎么最近小氣起來了。”
  張漓見陸景笑,心里就來氣,瞪了他一眼,不滿的道:“你是不當家,不知道柴米貴。我這一個月下來,算是知道我媽平常有多么辛苦了。你說我能不節省點嗎?”
  “你不是賺了4萬塊嗎?該享受就得享受嘛。要不我請客吧,最近我撈了一筆外快。”
  第一名英語第二期的培訓班目前低級班收了70個學生,高級班收了60名學生。差不多也收到了4萬塊錢。雖說培訓班還沒有開始,但是錢卻是實實在在的落在口袋里了。
  陸景每隔2天就會和張漓通電話,對第一名英語的情況很了解。
  “可是那還要應付二十天的培訓呀。我還是省著點用吧。不用你請客。”張漓沖看過來的大學生們點點頭,帶著陸景出了辦公室,往晚佳大廈外走去。現在才下午4點,她打算去買換洗的衣服。
  “辦公室外面的人怎么那么少?”陸景有點不適應外面強烈的陽光,用手遮住額頭。九月份的京城雖然算入秋了,但是早秋和三伏天是連著的,有太陽的時候,還是很難感受到秋天的涼爽。
  “很多事情前期工作都做好了,只是重復一下,我讓小黃負責,每天找幾個大學生過來幫忙就可以了。”
  陸景笑道:“你多大啊,我看那個小黃怕是有二十多吧?”張漓反問道:“你十八歲都叫人家小黃呢,我叫有什么不可以?我總比你大吧。”
  接著,她橫了陸景一眼,“想套我的年齡啊,你還嫩著呢?”
  陸景呵呵笑起來,這小妮子警惕心強著呢。兩人步入購物的百貨商場,陸景四處打量了一下,購物的人還不少。他笑說道:“你的年紀很難猜嗎?大四畢業不是22歲,還能是多少?反正我沒有在你身上看出神童的樣子。所以你的年齡至少是22歲,當然你要說你是25歲我也信。”
  說著話,兩人站上扶手電梯。張漓摸著自己細嫩的臉頰,不忿的道:“我有那么老嗎?你怎么這么惹人討厭啊?”
  陸景瞄她一眼,倒是沒聽出來她語氣里有討厭的意思,問道:“你和姜燕談的怎么樣了?今天怎么沒看到她。”
  陸景是打算讓姜燕來第一名英語做事,她這段時間在第一名英語幫忙,上上下下的流程都熟悉了,與張漓,方老師相處的也不錯,能幫上忙。而海嘉大廈那邊,杜衛成早就把內勤人員招好了,她過去也只是普通的一員。
  當然挖人這事要張漓主動提出來,如果陸景去講,就像是趕人一樣的。他前段時間和張漓提過這個問題。
  張漓搖了搖頭,說道:“她今天休假。姜燕愿意過來做事,但是她還是想把工作關系放在景和。她擔心第一名英語的發展沒有景和快。要不是那天你拒絕了葉姨的投資,第一名英語早就快速發展了。”
  上了二樓,張漓叉著手,靈秀的眼睛頗有些埋怨看了陸景一眼,走向賣女士衣服的店面。
  陸景跟在她后面,慢慢悠悠的說道:“那怎么能行,你那位葉姨做生意太霸道。你愿意自己辛辛苦苦給別人打工啊。第一名英語的發展也不差這點時間。”
  見張漓回頭,右手揚起來又放下,問道:“張漓,你不是特別想打我一巴掌?
  張漓瞪他一眼,說道:“沒有特別想,就是想揪你耳朵,你太招人恨了。你嘴里說的輕松,我這個月可是累慘了。每次你動動嘴,我要累慘了。”這一個月以來,兩人多次通話,陸景為張漓出謀劃策。確實如張漓所說,每次陸景出個主意,她要弄上半天才算達到解決問題的效果。
  陸景無語的道:“你太暴力了。哪有動不動揪人耳朵的。”說著,瞟了一眼張漓被牛仔褲撐得修長筆直的大腿,調笑道:“要不我摸你一把,你揪下我的耳朵。咱們等價交換。”
  “你想得美。“張漓伸出右腳作勢要踢他,嘴里叫道:“你個小流氓。”陸景連忙跳開幾步,摸著鼻子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