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2)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2)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2)     

重生之世家子弟1067 大叫三聲

“我來。”崔橫波瞥了陸景一眼,站到高爾夫球面前,側身揮桿,標準的一桿擊出。高爾夫球拋棄一個美妙的弧線向球道前方飛去。
  見到崔橫波的擊球水平,夏如龍贊許的笑了笑。他知道唐詩經也是高爾夫好手。這盤他們獲勝的概率很大。
  “該你們了。”既然是私下里較量自然也不用裁判。讓球童照顧一二就可以。夏如龍、唐詩經、崔橫波帶著兩名球童往球場內高爾夫球的落點而去。
  陸景看了崔橫波這漂亮的這一桿,苦笑著低聲對墨靜雯、余樂道:“你們倆水平怎么樣?我高爾夫水平很菜,連學徒的水平都沒有。”
  “靠!”余樂眼前一黑,差點一頭跌倒。大哥,你知道你水平很菜,剛才還答應得那么痛快?
  修建一座高爾夫球場需要30萬美元到200萬美元不等。甚至還有更高規格的球場。而高爾夫通常又是會所經營的模式。單單是場地這一項就將之與普通大眾隔離開。
  所以說高爾夫是一項貴族運動。同時,高爾夫也是商場中常見的交際活動。余樂以為以陸景的身家肯定專門學習過,沒想到他直接來一句“我水平很菜”。
  見余樂和墨靜雯兩人目光怪異的看著他,陸景道:“別看了。剛才那種情況我能不答應賭賽嗎?”他承認他中了激將計。泥菩薩都有三分火氣。剛才實在不能忍。
  余樂認清現實,說道:“我平常偶爾玩玩,水平比剛才那小辣椒高一點。就是不知道那個成熟性感美人和夏如龍的水平怎么樣?陸景。你水平不行的話,就不要出桿了。我和墨靜雯來打。墨靜雯你水平怎么樣?”
  反正是三人對抗賽。并沒有規定說要陸景一定擊球。
  雖然給美女道歉不是什么難受的事情,但是看陸景那樣子。決計沒有道歉的打算。他剛才在唐詩經面前失態,是陸景幫他圓了一回場。他有心幫陸景拿下這一局。
  余樂見識到陸景處理牧高山的嚴厲手段之后,心里也沒有了一定要繼續留在和華陪著丁靈的打算。他是抱著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的心態。因而,余樂直接吩咐,懶得顧及陸景的感受。
  墨靜雯在牧高山的事情上坑了一回“隊友”。她現在余樂、陳超面前沒有底氣,低眉順眼的輕聲道:“還行。”
  “還行就行。這一盤我們倆來打。我們拼一把未必就沒有機會。”余樂吩咐妥當,凝神屏氣揮桿擊球。
  一名球童開著高爾夫球來回通報雙方的情況。其實雙方的距離并不遠。遠遠的都相互看得到。
  “哈哈,他們水平不怎么樣呢。”崔橫波打完一桿。回頭看了一樣落后她們的陸景三人,頓時譏誚的說道。
  夏如龍露出個紳士般的微笑,拿著高爾夫球桿,邀請道:“詩經,過河川這一桿你來打。保管讓他們絕望。”
  唐詩經的高爾夫球水平比他還好。他工作之后只是業務愛好。唐詩經每天的工作就是交際應酬,作為上流社會交際活動的高爾夫球玩的很好。
  “算了吧。穿不是很方便。”唐詩經推遲道。她看得出來只靠崔橫波與夏如龍的球技就穩贏陸景三人。雖然心里對陸景輕慢她有些意見,倒沒有必要大比分去落陸景的面子。
  畢竟,她要考慮的不僅僅是商業因素。以陸家二流世家的底蘊,她得罪陸景的話還真是需要掂量掂量。
  崔橫波撒嬌道:“詩經姐。打高爾夫又不是一定要穿運動服才能打啊。你就打一桿嘛。免得那個土人拽得像什么似的。”她就是看不慣陸景那做派。
  唐詩經受不起崔橫波的纏人,勉為其難的道:“行。過了河川之后,我打一桿。后面就靠你們倆了。”
  夏如龍心里幻想著待會唐詩經彎腰擊球的俏麗身姿,微笑道:“詩經你放心吧。保管讓陸景服服帖帖的向你道歉。”
  費城俱樂部的三名球童都是韓國一流大學畢業的高材生。在高爾夫球會這邊干了有三五年的功夫。看著兩波人打了五六桿就看出得出來陸景一行和夏如龍一行差距。
  “在中跟的一組沒戲了。看來要輸的很慘。”
  “為首的那位年輕人根本就沒有出手,我估計水平不怎么樣啊。”
  三名球童偷偷的議論。很不看好陸景一行。
  “墨靜雯,該你了。”余樂擊出一桿后。不滿意的搖搖頭,和陸景、墨靜雯一起向球的落點走去。他的水平只比崔橫波高一點。差夏如龍不少。那邊還有唐詩經沒出手呢。他這一方,陸景根本就沒打。墨靜雯打了幾桿發揮的不是很好。
  “恩。好。”看著碧綠草地上的白色小球,墨靜雯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抬頭看了一眼遠方,然后微微彎腰,繃直腿,握緊球桿,整個身體仿佛拉滿的弓一樣蓄滿了力量。
  她高中的時候應父親和母親的要求專門學習過高爾夫球。墨家祖輩上溯三代都是農民。她父親事業有成之后,開始培養下一代的貴族氣質、禮儀。她得以學習打高爾夫。沒想到今天派上用場。
  對陸景來說,輸掉這場比賽,他得屈尊向那位美麗的唐小姐道歉。對余樂而言,他想要幫陸景贏下這場比賽,贏不下來也沒什么。但是這場球對她而言,或許是她改變在同事、在陸景心中形象的關鍵。她并非一無是處。她要贏。
  昔日教練所教的擊球要領清晰的浮現在腦海里,剛才打了幾桿試手后的手也逐漸熱起來。墨靜雯猛的揮桿而出,全身的力量傾瀉而出。球桿準確的擊中白色的小球。
  高爾夫球呼嘯著飛出。
  “喔!”球場上響起了幾名球童的驚呼。繼而響起掌聲,“漂亮。”毫無疑問。這一桿非常漂亮。看來,他們剛才看走眼了。今天這局球很會精彩。
  打高爾夫球要求力量、擊球技巧、判斷風向等能力。一般而言,女子的力量不如男子。但是并不是力量越大就能將球打的更遠。這需要技巧。
  墨靜雯這一桿比夏如龍打的還遠。這說明她對全身力量的運用,擊球技巧的領悟超出夏如龍。
  我日。陸景和余樂看得眼睛發直。這水平叫還行?是很行好不好!兩人心里升起了希望。
  “哈哈,墨靜雯,好樣的。”余樂恨不得抱著墨靜雯親一口,只是現在還是落后,太張揚了肯定會被嗤笑。他只好右手握拳興奮的揮舞幾下。
  墨靜雯球桿下垂,長長的呼出了一口氣。她做到了。
  陸景水平很菜,但是高爾夫球的規則、技巧是知道一些的,贊許的鼓掌。“墨靜雯,這一桿打的漂亮。再接再厲。”他沒想到墨靜雯居然有這么高的水準。
  余樂插話道:“陸景,接下來讓墨靜雯打。我技術沒她好。”他用力的解開襯衣的扣子,有種掙脫束縛的感覺。他帶了運動服,剛才沒來得及換,就來球場了。
  陸景從諫如流,“行。靜雯,加油。”
  墨靜雯倒是換了一身運動裝,粉色的短袖上衣、白色的長款運動褲。線條簡約、曲線明媚。此時。精致明艷的鵝蛋臉上露出一絲不好意思的羞澀神色,嬌柔的道:“陸景,我會盡力的。”
  她看起來有些信心不足。
  她大二還沒畢業就敢到和華應聘。在陸景面試的時候還說出女校書的理解。那時候她很自信。但是,最近工作的失誤讓她壓力山大。再加上她親眼目睹陸景、丁靈、余樂、陳超等人高人一籌的能力,往日培養出來的自信被消磨得差不多。
  余樂笑道:“靜雯,這會千萬別謙虛。趕緊幫我們把夏如龍那伙人給干掉。”他不滿那個小辣椒很久了。土人?你妹的土人!
  在墨靜雯的發揮之下。陸景一行很快就追上了夏如龍一行。唐詩經之前依言打了一桿。陸景和余樂遠遠的看到唐詩經一桿打的極為漂亮,高爾夫球準確的越過深草區往球道落去。很明顯是高手。
  由于一開始落后的太多。第一盤,陸景輸給了夏如龍一方九桿。高爾夫一局要打十八個洞才論輸贏。暫時失利后。第二盤一開始,陸景一方就開反超。
  看著墨靜雯認真揮桿的美麗姿勢,崔橫波不舒服的道:“陸景,你們兩個男人都袖手旁觀,讓一個女人打比賽?羞不羞呢。”
  余樂早從唐詩經的美貌震撼中恢復過來,反唇相譏,“靜雯的水平是我們三個人中最高的,我們想要看看夏先生承認他自己是同性戀的好戲,當然要讓她來打。”
  怎么的,哥擺明欺負你們水平不如墨靜雯。
  崔橫波還要再說。唐詩經攔住了她,“不要說了,橫波。這一盤由米奇來打。”崔橫波的水平不如夏如龍,落后的情況下就不能讓崔橫波玩了。
  以她對陸景的認識,陸景根本就不吃激將法那一套。陸景答應和夏如龍的賭斗看樣子是知道他這位助理高爾夫水平非常高。高修平說陸景這個人很難纏還真沒說錯。
  陸景要是只等唐詩經的猜測,只能表示呵呵了。
  打了幾桿之后。兩方的差距越來越大,夏如龍看了看打的越來越好的墨靜雯,苦笑道:“詩經,你要再不出手,我就得輸了。”
  他的水平確實不如陸景身邊那個明媚嬌艷的助理。在沒有開打之前他哪里知道會是這樣的情況。
  唐詩經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她不想夏如龍和陸景賭賽本來是為了照顧陸景的情緒,現在看來夏如龍卻是要輸了。
  作為朋友,她需要幫助夏如龍。總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去費城俱樂部門口大喊他自己是同性戀。至于是否得罪陸景,現在考慮沒什么意義。
  “好吧,米奇。下一輪我來打。”唐詩經的意思是由她全力以赴的打一輪。
  第二輪,在墨靜雯的爆發之下,陸景一方如愿獲得勝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