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9)     

重生之世家子弟1064 浮出反擊開始

陸景選擇鄭夢允的原因有很多。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因為他有問鼎韓國總統寶座的野心。有野心的人通常會容易說服一些。同時,鄭夢允在韓國政壇的影響力也非常大。
  02年韓日世界杯硝煙還未完全散去,獲得前所未有第四名的韓國男足球隊點燃了韓國民眾的激情。作為韓國足協主席鄭夢允風頭一時無二。
  好吧,那屆世界杯的黑哨也是全球人所共知。不過,這不會影響到鄭夢允在韓國國內的聲望。
  鄭夢允作為韓國國會的無黨派人士,受到諸多黨派力量的青睞。這都是足球帶給他的。不過,此前也有媒體分析鄭夢允各方面都很優秀,但是這不代表他在政治上也很優秀。這是兩個不同的領域。
  陸景讓鄭孟日幫他與鄭夢允約好下周二下午見面的時間后,又與車高寒約好時間,屆時他們倆會一起去拜訪鄭夢允。
  在拜訪鄭夢允之前,陸景還需要處理內奸牧高山的事情。
  漢城,位于御躍大廈的寶嘉酒店時尚套房,陸景見到了神色憔悴的牧高山。這里本就是牧高山在漢城的住所。他正坐在沙發上,唐悅的兩名手下在沙發的另一側隨意的坐著。
  “陸先生…,余樂。”見陸景帶著余樂進來,牧高山聲音有些苦澀,但是他的神色沒有絲毫的后悔。
  唐悅在窗戶邊抽煙,這時走過來解釋道:“他是高爾德財團的人。”
  余樂看到此時牧高山的模樣震驚至極。一時間有些呆住。陸景沒理會牧高山,遞了一支煙給唐悅。道:“看管的挺松的。”
  小波嘿嘿笑道:“景少,我給這王八蛋說了。他只要敢走出寶嘉酒店,立馬就會出車禍死掉。漢城這么大。死個把人,沒有苦主,漢城警方可沒多少精力去查。”
  其實牧高山一開始很不老實,但是他當著牧高山的面打了個電話,一輛停在御躍大廈樓下不遠處的貨車很快就發動起來,這才把牧高山給嚇住。
  商業間諜,沒有幾個是死間。
  “做的不錯。”陸景點點頭,丟了一支煙給小波。小波忙喜滋滋的接住。要是按照他混四城那會兒的規矩,陸景丟來的這支煙就足以讓他身價大增。
  陸景坐到牧高山對面。吸了兩口煙,問道:“高爾德財團?我聽都沒聽說過。”
  牧高山苦笑道:“我也不清楚。陸先生,你準備怎么處置我?”他和那幾名兇神惡煞的人說不通,見到陸景反倒覺得有談判的底氣。
  “你想要我怎么處置你?”陸景淡淡的反問一句,“和華沒有競拍到1次三星拍賣的股份,底價是你透出去的吧?”
  牧高山點點頭,配合的道:“我找墨靜雯打聽出來的。”他知道陸景好奇什么。陸景借貸的資金數量,最清楚的只有墨靜雯。
  余樂憤然的罵了一句,“靠。白長的那么好看。這點頭腦都沒有。”他已經聽出來,牧高山是內奸。他總算是明白為什么陸景對他、墨靜雯總是像有隔閡一樣。
  陸景看了一眼有點緊張的牧高山,正要說話,手機鈴聲突然響起來。陸景看看號碼。奇怪的走出門外接了電話,“詩經?”
  “怎么,又接到我的電話很意外?”唐詩經微笑著說道。“我明天想去漢城打一場高爾夫。有沒有興趣為我安排一下。”
  陸景笑了笑,道:“誰要見我?”
  唐詩經不詫異陸景能聽出她的話風。實在是以她和陸景的關系還沒到這樣親密的程度。事出反常必有妖。她不相信陸景會像沒見過漂亮女人的男人一口答應下來。如果真是那樣,她就要重新衡量她和陸景的關系了。
  唐詩經微笑道:“米奇想要和你見面談談和華手現代汽車的股份。”
  陸景微微皺眉。他明白夏如龍的心思。八成是在美女面前炫耀下踩他一腳的爽感。如果他將手里的現代汽車股份出售,這一局,他就輸的不能翻身。
  唐詩經這行為明顯就像是充當背景布給夏如龍做幫兇一樣。雖然知道唐詩經是因為不看好和華的前途,一番好意,斡旋他和夏如龍談談。但是陸景心里對唐詩經的好感直線下降,淡淡的道:“下周末談吧。我這周末沒時間。”
  “好。”唐詩經聽的出來陸景語氣里的淡淡的不快,微微笑了笑。她是一番好意。自尊心太強了不是好事。
  陸景接完電話,回到屋內,對唐悅道:“你看著處理,這段時間不能出紕漏。”
  牧高山屬于高智商的人物,既然已經利用了他一回,陸景自然不會再玩火。夏如龍和唐詩經估計都是得到了牧高山傳出去的消息,以為他要撤銷對現代汽車的收購。
  唐悅道:“沒問題。我們今天離開漢城。”
  牧高山都要哭了。別看韓劇里美得不敢看,但實際上韓國也就漢城這里繁華一點。其他很多地方還比不上國內的農村。唐悅這要是把他隨便往那個犄角旮旯的小鎮里一丟。他吃韓國泡菜都得吃的胃泛酸了。
  陸景帶著余樂從御躍大廈里出來。下午的陽光落在身上時分舒服。陸景扭頭看了一眼落后他半步的余樂,道:“你什么想法?”
  余樂嘆道:“你太可怕了。”他現在真慶幸他沒有不管一切的去追求丁靈。不然那天突然從地球上消失了還沒有人知道。
  “你妹啊!”陸景都想拍余樂這小一巴掌。和華是受害者好不好,還有沒有點立場?要不是這么快把牧高山給挖出來,接下來和華肯定是一敗涂地。
  余樂給陸景罵的一愣。見過罵父母的,罵祖宗的,沒見過罵妹妹的。
  陸景懶得跟他扯,吩咐道:“晚上八點備車,陪我一起去機場接人。”
  蘇曉玉今天晚上八點的飛機到漢城。陳笑委派她來漢城向他匯報柏斯的情況。同時,給蘇曉玉放長假,讓她解決個人問題。
  “行。”余樂答應下來。
  他和陸景說話時還力圖保持著平等的姿態。因為,他是看過陸景在四高一時那個昏樣的,而且,他所鐘愛的女孩——丁靈還是陸景的"qingren"。要他尊重陸景很難。當然,面對陸景時,他會有些壓力。而現在,經歷了牧高山事件之后,他心里多了幾許敬畏。
  內奸是牧高山的事情,很快就在和華高層傳遍。高爾德財團的名字就像是游戲里面的隱藏波ss沒有一個人聽說過。
  在漢城這邊,牧高山對外的理由是外派工作。對內,丁靈、徐詠碧、郁浩寧、陳超、墨靜雯、余樂都知道牧高山是內奸。
  墨靜雯和陳超幾人聲討了幾句知人知面不知心之后,心里卻是忐忑不安。牧高山打著追求她的幌,從她這兒套出了不少情報。她自覺有些難以面對陸景。她辜負了陸景的信任。
  晚上八點,陸景派徐詠碧和余樂一起去機場接了蘇曉玉。他則是和丁靈在臨江別墅里商量如何說服鄭夢允。
  一件事有五分的成功把握,你做十分的準備,那么,這件事成功的概率可能變成十分。
  一件事有三分的把握,你破罐破摔,那么,這件事成功的概率就會是一分。
  陸景確信他有說服鄭夢允的可能,但是,他還得把問題都考慮的清楚。
  臨江別墅與江南區隔江相望,別墅內的設施很齊全。衛星電視接收設施、游泳池、網球場、小型高爾夫球場一應俱全。陸景的主臥室在二樓。臥室里有**的衛浴和書房。
  從書房出去就是位于整棟樓西南角的觀景陽臺。陸景就和丁靈在書房里商量著事情。
  丁靈道:“鄭夢允在韓國的影響是夠了。就算以共和國支持他擔任韓國總統為條件,他愿意為我們做的事情恐怕也不多呢。”
  陸景道:“那不一定。韓貿易關系越來越緊密,如果鄭夢允能夠在這方面有很強的話語權,那么對他在國內提升聲望很有幫助。作為一個合格的政客,他不會拒絕我們的請求。只有遍出一個合適的理由就可以。現在唯一的問題就是,我們得想個辦法消除公眾影響。”
  政客喊兩聲,要讓單細胞的公眾們轉過情感上的彎很困難,陸景還得考慮怎么給和華在韓國民眾心刷一點好感度。這恐怕就是所謂的民意了。
  解決和華目前被動的局面,這是一個必須要有的過程。
  丁靈想了想,道:“如何消除公眾影響,你可以咨詢下鄭會長呢。”
  這時,陸景的手機響了起來。陸景接了電話,笑道:“曉玉,倒了吧?恩,行。工作的事情先不急著匯報。反正柏斯的情況都惡化到那樣了。等我這里騰出手再說。你和詠碧一起住我這兒。我明天安排人帶你在漢城轉轉。”
  蘇曉玉是陳笑的心腹。她在江州偶爾住陳笑的別墅。陸景安排蘇曉玉住臨江別墅是表示親近。
  仁川機場通往漢城市區內的高速上,蘇曉玉將手機遞給徐詠碧,“謝謝。”
  看著一身淡綠色套裝清麗嬌柔的徐詠碧,蘇曉玉心里突然有些發愁了。她的對手似乎太多,太強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