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1063 即將浮出

夏如龍是不好女色,但是他是一個正常的男人,也需要解決男人的需求。安德魯-托蘭美艷的助理安琪很對他的胃口。晚上一起吃過浪漫的晚餐后,兩人就郎情妾意,你情我愿。
  他隨意的挑了一家酒店和這個漂亮的女人一起發泄。不曾想正好撞到009的槍口上。
  “不。我想知道怎么回事。”
  “嘿嘿,這可不能告訴你,我只能告訴你,我得到確切的消息,和華內部已經確定要放棄收購。他們已經在準備出售手里的現代汽車股份。”
  “怎么可能?”安琪那里肯信,“和華斥資100多億美元,怎么可能輕言放棄。”
  夏如龍冷笑道:“陸景不想放棄又能怎么樣?韓國
  需要一個替死鬼。得罪和華,怎么都比得罪豐田和大眾好吧?”
  替死鬼!安琪信了。這話已經說得非常明白了,不在乎和華到底有沒有偷竊現代汽車的核心技術,fan?zheng?要人背黑鍋,最弱小的和華就是替死鬼。
  …
  屋內,小波幾人目瞪口呆的看著009。
  牛!他居然懂唇語。
  009以他情報人員特有的敏銳將信息大致整理了下,道:“小波,你上報給陸少,和華要被當做替死鬼的信息他沒準用的著。”
  “哦,好的。好的。”小波還有點回不過神。今天才算是見識到傳說中的功夫。
  009有些傲嬌的笑了笑,道:“大家繼續干活吧。等查不出來我請大家吃宵夜。”
  這時,敲門聲響起。一名職員開了門。正好看到唐悅在外面,忙笑道:“唐少。快請進。”
  唐悅走到黑乎乎的屋子里還不太shi?ying,見眾人的士氣還不錯。笑道,“大家抓緊時間干,我一會請大家吃宵夜。”
  一名職員笑道:“唐少,剛才九哥已經許諾請我們吃宵夜,你這頓宵夜放到明天吧。我們剛好吃兩餐。”
  “靠,看你小子這點出息。”唐悅笑罵了一句,給幾人散了煙。
  屋子里很快就煙霧繚繞。小波湊過去給唐悅點了火,道:“唐少,你剛才錯了一場好戲…”小波幫無意中監控到夏如龍和人偷請的事情說了一遍。
  唐悅琢磨了一下。道:“視頻文件保存下來沒有?”夏如龍和陸景不對路子他很清楚,這種涉及到個人隱-私的視頻可是大殺器。
  009道:“存下來了,唐少要是要的話,可以拷貝過去。”
  唐悅點點頭,鼓勵道:“大家加油,我今天晚上就在這兒陪著大家。deng?dai?結果。”
  唐悅安排了寶嘉酒店送宵夜過來。幾人一邊吃一邊工作。由于009的分析,排查重點放在了墨靜雯、牧高山身上。臨近深夜十二點時,小波叫道:“九哥,過來看一下。這里有份牧高山的視頻聲音不清晰。你kan?kan能不能看出來他在說什么。”
  009正在追查墨靜雯的細節,看得頭昏眼花之際,聽到小波喊他,走過去一看。頓時滿臉驚喜,哈哈大笑,“瑪德。就是他。他說‘和華準備撤銷收購現代汽車’。倒回去。倒回去,我好好kan?kan。好小子。總算逮住你了。哈哈。”
  屋內的幾人跳起來往009身邊跑,“九哥。真的,假的。瑪德,這龜孫子,居然吃里扒外。”
  正在客廳擺放的桌子另一邊拿電腦上網的唐悅被驚動,去衛生間里洗了把臉才過來,“查清楚了?”
  009興奮的搓搓手,“唐少,幸不辱命。就是這小子。這是一段在景華漢城大廈露天停車場的視頻。你看,鏡頭里面打電話的就是他。雖然只是側面,但是我讀得出來他說什么。”
  唐悅仍有些不放心,道:“墨靜雯、余樂、陳超有沒有可能涉及?”
  009很肯定的道:“他們三個沒有問題。我確定。”
  “好,我一會向陸景匯報。”唐悅臉上的喜悅之色怎么都掩飾不住,“009,你得好好給我們的職員做些專業的培訓。”放著這么一位牛叉的人物在這里,他當然要利用。
  009為難的道:“那個,唐少,我們的經費有限,我恐怕不能去香港。”五處自然知道和華收集商業情報的部門總部設在香港。
  唐悅哈哈一笑,揮手道:“經費你不用擔心。我全包了。薪酬保證讓你滿意。你們焦處長那兒我會請陸景去打招呼。”
  009這才勉為其難的答應下來。只是,他心里卻是樂開了花。
  煙詩凝有三個月的假期,他作為團隊成員當然也有。他還發愁去那兒度假,以他在五處微薄的薪酬也去不了多少好地方。結果,唐悅居然zi送上門來。
  其實,焦處長來之前已經交代過他,可以適當的教和華的人兩手。沒辦法,誰五處讓欠著陸景人情呢。
  唐悅把事情交代清楚后,又仔細的想了一回應對方案,kan?kan手表,已經是晚上十二點四十分,他撥了陸景的電話。
  …
  漢城的輿?論風暴又突然猛烈幾分。4月11日,陸景與韓國外交通商部部長裴容和舉行了會談。重申了和華并沒有竊取現代汽車技術資料的動機和意圖。和華將會嚴格遵守韓國相關的法律法規。并直言不諱的指出韓國有些報道帶有明顯的偏見。
  裴容和的態度有些冷淡,表示已經聽取和華的意見,在法院做出判決之前,和華是清白的。
  一番官腔說下來,已經是下午四點。丁靈穿著淡綠的套裝跟著陸景悄然離開了韓國外交通商部的大樓。墨靜雯在正門那里應付問訊而來的記者。
  兩人順著繁華整潔的街道隨意的漫步,寬敞的道路上隨處可見寫滿韓文的招牌、橫幅。仲春的陽光十分溫暖。
  丁靈有些擔憂的道:“陸景,qing?kuang好像不容樂觀呢。”
  陸景輕聲道:“恩。韓國
  內部不滿的聲音很強烈。戴姆勒也跟著韓國
  在媒體上造勢。”
  前天晚上。唐悅就已經給他匯報了qing?kuang。夏如龍在他的
  視頻中說和華是“替死鬼”。很明顯是戴姆勒搞了動作。
  和華的內奸已經查出來是一直不顯山露水的牧高山。唐悅已經派人控制了牧高山,正在審查中。目前還不知道他到底是哪一方勢力派到和華的人馬。
  陸景輕撫著丁靈甜美白皙的臉蛋。道:“小靈,別擔心。我下午去見鄔大使。韓國棒子想要搞‘栽贓嫁禍’那一套沒那么容易。”
  戴姆勒作為全球有數的汽車廠商,在全球的媒體上有一定的話語權。形勢有點危急。但是,陸景對鄔大使有信心。
  …
  由于和華與韓國外交通商部的溝通,漢城的報紙上開始零星的chu?xian一些挺和華的聲音。雖然不成氣候,但是相比較而言,不利的氛圍略有改善。
  同時,由于漢城的風波越鬧越大,全球的權威媒體都參與報道了這件事。國內的輿?論一邊倒的挺和華。
  漢城半島酒店,夏如龍譏誚的笑了笑。放下報紙,“垂死掙扎而已。”目前,豐田、大眾的游說團已經抵達漢城。相比之下,和華的游說團隊陣容很單薄。
  韓國
  要選替罪羊,不選和華選誰?
  “是時候出擊收獲成果了。”夏如龍琢磨了一下,打了個電話給唐詩經,“詩經,我想和陸景談談和華手中現代汽車股份去向的事情,不知道你能不能幫我斡旋一下。”
  唐詩經接到夏如龍這個請求有些詫異。道:“米奇,這種事情你直接和陸景去談就行了,怎么還要我出面當中間人。摩根士丹利與和華好像有業務上的往來吧?”
  夏如龍笑道:“我給曾明經打過電話,他和陸景溝通的結果是陸景恢復了一聲冷哼。這中間的隔閡恐怕有點深。我想。陸景應該無法拒絕詩經你的調解。”
  唐詩經何等聰明,哪里肯信夏如龍的花言巧語,笑道:“米奇。你想我去漢城見證戴姆勒成功收購現代汽車?”
  夏如龍見他的目的被唐詩經揭穿,厚著臉皮道:“詩經。你愿意過來嗎?”
  唐詩經想了想,道:“后天周日。我和橫波去漢城打一場高爾夫。米奇,你又欠了我一個人情。”
  夏如龍微微一笑,“詩經,這些我都記在心里,如同對你的思念一樣不會忘記。”
  唐詩經噗嗤一聲嬌笑,掛了電話。縱然她很欣賞夏如龍,但是她shi?zai有點受不了夏如龍這副深情款款的樣子。
  …
  駐韓大使館大使官邸,陸景和駐韓大使鄔元白相對而坐。陪同的還有大使館的商務參贊車高寒。
  鄔元白聽陸景說完,慢慢的點點頭,道:“大使館為國內的企業解決困難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假的真不了。我會與韓國外交通商部部長裴容和談談這件事。”
  鄔元白的表態旗幟鮮明。陸景心里稍稍松口氣。韓國與共和國在經濟上聯系日益緊密。在沒有證據的qing?kuang下,韓國
  絕對不會輕易得罪共和國。
  這也是他一直認為和華有很大的把握說服韓國
  的原因。
  陸景笑道:“鄔大使,謝謝你。我有個不情之請。”
  他一直沒有來找鄔元白是因為人情是相互的。日后應景的時候,他得還鄔元白這個人情。不過,既然已經向鄔元白開了口,索性就讓他幫忙徹底一些。
  鄔元白笑著看了陸景一眼,喝了口茶,道:“你說。”
  陸景伸手示意道:“和華在漢城的份量還是不夠。很多國會議員都無法拜訪。我想請車參贊這兩天陪著我去拜訪一些個議員。”
  鄔元白看向身側的車高寒,道:“車參贊的意思呢?”
  車高寒有些急切的道:“我沒問題。”
  鄔元白笑了笑,答應了陸景的請求。他看得出來,車高寒有些急切的想要促使和華成功收購現代汽車。這是車高寒的政績。
  鄔元白晚上有宴請安排,陸景喝了下午茶就告辭離開。車高寒送陸景出了大使館,道:“陸先生,韓國的政治人物沒有那么容易說服,我們需要選取一些合適的目標。不知道你心里有人選沒有?”
  陸景笑著點頭,“鄭夢允。”(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