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1059 特侖蘇

焦興修聽到煙詩凝的聲音不對,嘆口氣道:“詩凝,想老容了吧?如果老容在的話,他肯定希望你每天都開開心心。你知道他多么喜歡你笑起來的樣子啊。”
  人在成功之后,情緒很容易波動。他能理解。逝者已矣,生者如斯。
  煙詩凝輕輕的點頭,“焦哥,我知道。”
  焦興修知道煙詩凝沒有聽進去,勸道:“詩凝,老容永遠活在我們的心里。但是。他不會愿意看到你一輩子虛耗下去。你還年輕,應該重新談一次戀愛,組建家庭。在清明、鬼節的時候帶著孩子去老容墳頭坐坐。給孩子說說容叔叔機智、厲害。給老容說說你的新生活。我想老容聽到后會很開心的。”
  煙詩凝心里猛的一顫,她突然有些期待焦興修所描述的情形。她久久的沉默著,仿佛靈魂深處里一直以來禁錮的某種東西咔嚓一聲出現了裂痕。
  焦興修笑了笑,“好了。不說這個,說好消息。你這次表現的很出色,回來之后準備升官發財咯。還有三個月的長假等著你。”
  煙詩凝本來情緒還有些低落,聽到焦興修一本正經的給她說她要“升官發財”頓時忍俊不禁,“焦哥,謝謝。”
  這里面肯定是焦興修為她爭取的功勞。焦興修一直希望她脫離第一線的崗位。只是,她希望用工作來壓制對丈夫的思念。不過,這一次,她突然對假期有些期待起來。她好久沒有去墓地看陽云了。
  “煙處長。下次不要再從事這么危險的工作了。我可不是每次都恰好在漢城。”
  陸景的話似乎還在她耳邊。她突然的很想和陽云說說漢城發生的事情。
  “焦哥,那壞消息呢?”
  焦興修道:“其實。壞消息不是我們的。現代汽車的核心資料被竊取的消息并沒有對公眾公布。韓國警方只是說有人試圖偷取現代汽車的資料,結果被他們挫敗。韓國的媒體正在口誅筆伐和華等有嫌疑的企業。陸景現在有些難。而且。他收購現代汽車的企圖恐怕要泡湯了。”
  “啊…”煙詩凝一聲驚呼,擔憂的道:“焦哥,那陸景100多億美元的投資不是白費了?”
  她知道陸景這是被她的行動所牽連的。雖然舍小我、為大家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但是她心里仍涌起深深的愧疚。
  她的任務要是順利,本來不應該出現這樣的情況。
  焦興修笑道:“沒那么夸張。看看吧。漢城那里的時間比我們早一個小時。和華還沒有發出聲明。我想陸景應該有辦法。”
  …
  …
  漢城。
  就在焦興修對陸景信心十足的時候,和華上下俱是焦頭爛額。陸景一上午都在焦慮的關注著事態的發展。
  現代汽車的董事長鄭夢久召開新聞發布會,對試圖偷竊現代汽車的行為予以強烈譴責。他當然不會對外公布現代汽車的技術已經失竊。那樣所造成的恐慌后果不是現在風雨飄搖的現代汽車所能承受的。韓國情報部門正在追查那名間諜的下落。
  韓國三大報紙:朝鮮日報,中央日報,東亞日報上面均刊登了特約評論員文章,對盜竊技術的行為進行猛烈的抨擊。
  下午時分。漢城半島酒店的豪華套房中,夏如龍靠在真皮轉椅上,手持玻璃杯品著美酒,微笑著看著鋪在書桌上的三份報紙,“陸景,你走了一步昏棋啊。”
  三大報紙同時發聲,明顯是韓國政府出手了。如此強大的輿論攻勢之下,和華要收購現代汽車幾乎不可能。
  夏如龍笑了笑,看看時間。撥了唐詩經的手機號碼。他的快樂需要和人分享。
  唐詩經正在黃海麗都酒店的觀景走廊和一位朋友一起喝咖啡。手邊是一本長三角最新流行起來的新時尚雜志《時尚伊人》。這本雜志創刊不過一年半,已經號稱引領華東時尚風氣。
  淡淡的陽光落在唐詩經俏麗靈秀的臉上,讓穿著正統職業裝的她端莊嫵媚。
  “米奇,那我要恭喜你了。”聽夏如龍說完。唐詩經吃了一驚,隨即微笑著說道,“我有個朋友很不錯。等你空下來來黃海。我介紹你們認識。”
  她知道夏如龍作為摩根士丹利的立場。他的最終目標是協助戴姆勒收購現代汽車。連續擊敗夏如龍兩次的陸景是他的絆腳石。他這一回算是揚眉吐氣了。
  從唐家的利益角度來說,如果戴姆勒獲勝。她介紹高家的高修平與夏如龍認識,對她的未來很有益處。高修平要是得知漢城的消息。恐怕會高興的跳起來。
  “行啊。我預計過兩周就有時間去黃海了。”夏如龍笑呵呵的說道,顯然是心情極佳,“詩經,我直覺和華應該是被人牽連的。以他的才智,他不可能走出偷竊技術這步臭棋。”
  聽夏如龍這么說,唐詩經輕笑道:“難道你想說你勝之不武嗎?”她不了解漢城的最新情況,但是她相信夏如龍的判斷。
  夏如龍哈哈大笑,“當然不會。”對他們這些人而言,只有成功和失敗,沒有勝之不武的說法。手段不重要,結果最重要。
  結束通話。唐詩經腦子里浮起陸景的臉龐,或許他此刻正氣急敗壞。想了想,唐詩經撥通了陸景的電話。
  雖然韓國政府會叫停和華的收購,但是以陸景所展現出來的能力和二流世家的背景,她可不認為陸景會一蹶不振。
  長袖善舞才是唐家六小姐的風范。
  …
  ….
  陸景接到唐詩經的電話時,正在景華漢城大廈的會議室里與和華的高層召開秘密的視頻會議。視頻會議一共三處地方。漢城、香港、柏斯。
  作為被懷疑的對象之一,和華目前在漢城遭遇到巨大的壓力。原定于和鄭夢奎的會面也被推遲。鄭夢先剛剛為他帶來了這個壞消息。
  “我接過電話。大家先討論。”陸景對著視頻中董坤城、莫心藍、陳旭江、宋雨綺、許雪、楊星長、陳笑、蘇曉玉說了一句,又對身邊的鄭夢先、丁靈、徐詠碧點點頭,走出了會議室。
  會議室外是一排落地玻璃走廊。陸景視線落在了樓下幾十名示威者的橫幅上,接通了電話。今天早上的巨大輿論聲勢向和華襲來后,中午就有示威者來要求和華滾出韓國。
  “陸景,呵呵,壓力很大吧?”唐詩經的聲音溫潤清涼,就像她冷艷的氣質給人的感覺的一樣。矜持而不疏遠,動聽而不媚俗。
  陸景就笑,“馬馬虎虎。你在黃海也知道漢城的事情了?消息很靈通啊。”
  “夏如龍是我的同學。他給我打的電話。”唐詩經微笑著解釋了一句,道:“陸景,其實,我相信你有解決的辦法。有什么需要我幫忙的地方盡管提出來。”
  “你們倒是都對我信心十足啊。實際上我現在沒有半點把握。要是能成功。我回頭去黃海的時候你請我吃頓飯吧。”陸景笑著和唐詩經說了幾句便掛了電話。
  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盡快進行媒體公關、政府公關,證明和華是清白的。事實上和華也是清白的。但是,他自然不可能對唐詩經透漏實情。對這位姿容絕佳、氣質冷艷的唐家的六小姐他還摸不準脈絡。
  步入會議室市,陸景忽而想起一件事情來,和華此時的處境正好有利于讓他測試出內奸來。
  陸景回到會議室。和華眾人的意見很統一:立即進行公關活動,挽回和華的商業聲譽。現在的問題就是如何協調步驟。
  公關活動主要分為兩部分,第一部分為游說韓國的政府部門,第二部分在媒體上進行公關。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這次強大的輿論風暴是有韓國政府主導的。所以,游說韓國政府為重中之重。
  晚上七點鐘,雪花點在液晶顯示屏上閃了閃,聯通的網絡斷開,視頻會議結束。陸景對收拾了筆記本正要離開的丁靈、徐詠碧道:“小靈,詠碧,你們去我辦公室里等我,我一會有話和你們說。”
  “哦,好啊。”丁靈甜美的笑道,“那我和詠碧先把晚飯叫過來。”
  陸景笑著點點頭,對鄭夢先道:“鄭會長,接下來的收購就需要靠你來完成了。”
  陸景也不打算繼續使用和華的名義收購現代汽車。這時候采用以退為進的策略,能夠讓和華與韓國政府雙方都有臺階下。不要把政客看得多么牛叉,以為他們油鹽不進。實際上,那是一群個人利益高于國家利益的人。
  鄭夢先明白陸景的意思,這是借尸還魂的手法。讓他以現代集團的名義來收購現代汽車,最終的利益還是得歸和華。他輕笑道:“沒問題。我會做好的。”
  陸景在3月初現代汽車臨時股東大會上的表現早就贏得了他的忠心。
  陸景點點頭,他相信鄭夢先的能力,道:“鄭會長,你還是要和正夢奎先談談。我們需要搶時間。”
  如果和華公關成功,以現代集團的名義去收購,但是他還得面對的現實是鄭夢久有可能與戴姆勒達成協議。
  所以,和華需要先制造鄭夢久無法和戴姆勒合作的契機。
  鄭夢先扶了扶眼鏡,道:“好的,陸先生,我會說服鄭夢奎的。”
  陸景道:“行。這件事就交給鄭會長你去運作了。我現在要集中精力處理公關的事情。”(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