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9)     

重生之世家子弟1057 求救

熬夜的人都很清楚,一晚上沒有休息的人狀態和平常人一看就知道。比如:頭發會油油的。臉色疲倦、眼神沒有靈氣、衣服的皺著等等細節。煙詩凝知道陸景說的是對的。任何一個細節的疏忽都有可能導致她前功盡棄,甚至連累陸景。
  浴室里嘩啦啦的水流聲不斷。陸景這時也沒有去想象浴室里的旖旎、香艷情形。他正在反復的推敲逃脫的方案。星亞小區雖然被封鎖的很嚴密,但是他還是有優勢,就是煙詩凝的容貌并沒有被人看到,最多只是被攝像頭模糊的掃到。
  煙詩凝昨天從汽車上下來回10c房間時并沒有做過多的掩飾。現在韓**方肯定已經查到她的錄像。
  半個小時后,陸景和煙詩凝親密的挽著手臂,拎著一個衣物袋從房間里出來從容的走向電梯。按照陸景的計劃,最危險的一段距離就是從電梯到底下停車場里這段距離。煙詩凝有很大的概率被認出來。
  “我靠,真是火爆。浩民,過來看,是剛才那小子。”保安亭里,圓臉隊員嘿嘿笑著,手指著電梯監控屏幕說道。
  叫浩民的隊員走過來瞄了兩眼,心臟不可抑制的跳動起來。畫面中,剛才那囂張的小子正抱著一名漂亮的女人抵在電梯壁上親吻她細膩白-皙的脖子。那女人帶著墨鏡,穿著黑色的短褲,又長又白的雙腿盤在那小子腿上。看得人心跳加速。那小子真是艷福不淺啊。
  煙詩凝知道這是在演戲。陸景和她這個姿勢可以完美的掩飾她的特征。畢竟以她的姿容太過于顯眼。豐腴的臀,挺拔的酥胸,1米72的身高都是很容易辨識的特點。她這是第一次為她美麗的容貌、姣好的身材感到苦惱。
  煙詩凝心里知道演戲。但是。陸景灼熱的鼻息噴灑在她的脖子,輕柔的吻落下來時。她心里仍是怪怪的。
  “就當給狗啃了兩下。”煙詩凝心里委委屈屈的想到,左手里緊緊的拎著紙袋。
  “叮---!”
  煙詩凝心里松了口氣。-1樓終于到了。
  “瑪德,現在連那殺手是男是女都還沒有判斷出來。幾百戶人家,又不能強行闖進去,還得費時間。”
  “怕什么?已經把他圍在這個小區里,時間越久,他暴露的幾率越大。”
  電梯停下來不是因為到了地下車庫,而是在3樓停下來。進來四名穿著便衣的韓國男子。煙詩凝一聽他們的對話,心立即提了起來。她剛才已經從陸景那兒知道追捕她的借口就是星亞小區逃竄進了1名殺人犯。
  為首的一名絡腮胡子掃了一眼正在親密接觸的陸景和煙詩凝,冷哼了一聲。現在的年輕人越來越不像話。在電梯里就忍不住。
  煙詩凝感覺陸景將她放下來,連忙微微蜷縮著,將頭埋在陸景的肩膀中。耳邊聽到陸景道:“你們是警察吧?嘿嘿,你們是在搜索那個殺人犯?”
  煙詩凝只覺得胸膛都要炸開。陸景居然主動在和這伙人搭話。真是膽大包天。萬一被識破,他們就完了。
  絡腮胡子點點頭,“恩。你們有線索可以提供給我。不要逞強。這是你女朋友?”
  說著,又看了煙詩凝一眼。實在是這個女人太誘-人。白色襯衣領口開了兩粒,飽滿的曲線撐起。襯衣有點透,隱約可見里面膩白的風光。襯衣打了個結。露出肚-臍眼。白皙的小蠻腰,嫵媚至極。黑色的短褲下一雙直而圓的長腿十分性-感。
  “那當然,漂亮吧?她有點害羞。”陸景哈哈一笑,將煙詩凝抱到懷里。阻隔了絡腮胡子猥瑣的視線。
  絡腮胡子的耳機里傳來保安亭里的提示,“屁的女朋友,那是他情人。那小子囂張的很。”
  絡腮胡子掃了一眼那女人手中拎的紙袋。一只淺粉色的胸罩若隱若現。他會心的一笑。到1樓出電梯時還拍了拍陸景的肩膀,“小子。你很不錯。”
  陸景故意嘀咕道:“說什么呢。”輕輕的拍了拍煙詩凝的背。示意她可以放松了。
  到了地下車庫。陸景和煙詩凝摟抱著坐進他開來的現代轎車里。陸景按上了車窗,這時也松了口氣。“好險。”
  “呼---,剛才我心臟都快要停止跳動了。你居然還找那些人說話?”煙詩凝靠在車椅上長出一口氣,心有余悸的說道。
  煙詩凝的褲子是陸景找剪刀給剪成短褲的。襯衣性-感的穿法也是他安排的。這會兒,煙詩凝一個后仰的動作,他幾乎能把她胸口的風光給看光。
  陸景回味著那對堅挺乳-峰壓在手臂上的感覺,摸了摸鼻子,道:“找他們說話才是消除他們戒心的最好辦法。”
  煙詩凝一看陸景的眼光頓時滿臉緋紅的捂著襯衣領口,嗔道:“你還看?我們還沒脫險。”語氣帶著幾許嬌
  羞的意味
  陸景接了她一個電話就冒著危險來救她,她這時也不好翻臉罵他。她這里除了已經故去的丈夫還沒有被第二個男人看過。
  要是換做平時,陸景沒準還有心情調-戲下煙詩凝。她這話明顯有語病。難道兩人脫險之后,他就可以隨便看?
  陸景從座位上站起,又坐下。車子晃了晃。
  煙詩凝不解的看著陸景突然做出的動作,“陸景,你干什么啊?趕緊去前面駕駛位上開車走啊。我們還要過門衛那一關。”
  “現在不能走,我們等一會。你想想,那個男人抱著你這樣漂亮的女人會立即開車走的。我需要制造假象。”陸景又重復了一遍他剛才的動作。車子又晃了晃。
  “啊…”煙詩凝雪白的臉蛋紅的要滴血。她明白陸景的意思,這是要車-震。
  ….
  “靠,居然是個快槍手。十五分鐘不到就結束了。”保安亭內的監控錄像中,那輛黑色的現代震動了十五分鐘就停止下來,顯然里面的男女已經結束運動。
  黑色的現代轎車慢慢的駛出車庫,消失在監控畫面中。
  浩民遺憾的將實現從屏幕上挪開,“真尼瑪可惜。”
  圓臉隊員笑罵道:“行了,你還想著你上去能堅持幾分鐘啊,開始做事了。”
  星亞小區的門衛已經在望。陸景拿了一杯牛奶遞給煙詩凝,道:“準備好了沒?”
  煙詩凝郁悶的低頭道:“陸景,要不是我主動打電話給你,我都懷疑你故意沾我便宜。能不能換個方式啊?我…”她實在有點無法接受陸景的方案。
  陸景揉揉眉心,放緩車速,道:“好的方式肯定有,但是目前來說,我就想到這一個。要是你不愿意,你趕緊想一個可行的方案。否則,我們倆都得被韓國-軍方逮捕。”
  煙詩凝的袋子里裝著的是她的筆記本電腦硬盤。現代汽車核心資料的硬盤。這要是引起注意,被韓**方那些人上車搜查,他和煙詩凝鐵定跑不了。
  煙詩凝氣苦的道:“可是我的計劃不是這樣的。”她想要陸景來送她出星亞小區。但是,計劃肯定不是兩人的關系這么親密。
  陸景嘆道:“你和野鹿的計劃有缺陷。你忘你有可能被攝像頭掃描到。”他也有些郁悶,搞得他故意欺負煙詩凝一樣。要不是野鹿安排他和煙詩凝扮著情侶,他哪里用得著這樣。問題是,煙詩凝昨晚回來時忘記了掩飾。她這張臉根本就不能被搜查人員直接看到,否則肯定出事。
  煙詩凝無奈的道:“好吧。”
  黑色的現代汽車緩緩的駛向星亞小區的門衛處。不出意外的,陸景的車被兩名第三大隊的隊員給攔住。
  陸景的車窗放下一半。圓臉隊員按照規矩先敬個禮,然后笑瞇-瞇的道:“樸田浩,你不是和情人在約會嗎?怎么又出來了?”
  樸田浩就是野鹿幫陸景做的假身份證上的名字。陸景沒好氣的道:“小區里有個殺人犯,她覺得很別扭。我們去酒店享受二人世界。”
  另外一名警員走過來道:“你那位情人呢?出示下她的證件以及所居住的房屋。”
  “她正忙著。這是她的身份證。居住在12棟9b。”陸景一臉不耐煩的將煙詩凝的假冒身份證遞出去。
  兩名第三大隊的成員核實了一番,確認無誤,就準備將證件交還給陸景放他們離開。但是,圓臉隊員堅持要看一眼陸景車中的情人。陸景只得無奈的放下車窗,“給他們看看吧,瑪德。”
  兩名第三大隊的隊員看得熱血沸騰。電梯里那名嬌艷的美女正遵在副駕駛的位置上,秀巧的頭剛好抬起來,嘴角幾滴白色的液體(是牛奶啊。)讓場面異常的香-艷。
  兩名第三大隊的隊員心想:是個男人就知道車內這小子剛才在享受怎么樣的服務。就這么揮揮手,讓陸景和煙詩凝的車離開了。
  幾個小時候,一處隱蔽的碼頭處。前來接應的船只已經停泊在碼頭中。
  陸景和煙詩凝演了一場戲,關系似乎親密了許多。車窗緩緩的放下,海風吹拂進車內。陸景扭頭微笑道:“行了,煙處長我就送你到這兒了。”
  煙詩凝不知道想什么,俏臉微紅,道:“行吧。你回去吧,一路順風。野鹿會在漢城外接應你。這輛車他會處理好。”
  陸景笑道:“沒問題。煙處長,下次不要再從事這么危險的工作了。我可不是每次都恰好在漢城。”
  煙詩凝迎風笑了笑,沒說話。那一霎的芳華,極為嬌艷嫵媚。(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