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1055 組建防火墻

陸景想了很久,邵秋蘭不能立即來漢城的話,他只能調唐雨瑤來漢城。李慕清、葉妍兩人都不合適。她們在和華內部都有人認識。陸景目前沒有公布知道內奸消息的想法。
  關寧、方琴都沒有真正從事助理的工作經驗。其她人手中都有事情,他想來想去,只有日后能走到銷售副總、豪車總代理等職位的唐雨瑤最合適。
  不過,唐雨瑤的護照還沒有辦好,陸景委托葉妍幫她辦理。先行抵達漢城的是徐詠碧。
  金黃的陽光落在漢城高樓大廈之間。來來往往的車流彰顯著這座漢水邊巨城的繁華。
  一輛出租車停在景華漢城大廈門前的噴泉池前,余樂快步走向大廳的電梯。昨天在酒吧里釣到一個韓國妞,玩得晚了些。他今天上午要跟著陸景一起去參加現代汽車的臨時股東大會。他都差點忘了這件事。
  進了辦公室,正好碰到陸景和丁靈、還有一個不認識的嬌小美女往外走。她穿著白色的襯衣,修身的鉛筆褲勾勒著她修長纖細地美腿。如清水芙蓉般嬌美、精致。
  余樂看得愣了愣。過了一會才留意到辦公室里墨靜雯、陳超已經準備好了。就差他一個。
  見余樂氣喘吁吁的,陸景微微皺眉道:“我們在樓下等你五分鐘,自己準備好。”
  坐到車里,徐詠碧好奇的問陸景,“陸景,這人是誰啊?他眼睛很不老實。”
  丁靈清秀的笑道:“詠碧,你別理他。余樂就是這個樣子。”余樂目前只是被懷疑。她不會說很重的話。不過。她心里對那個內奸快要恨死。
  陸景微笑道:“他叫余樂。我新提拔的助理。你留意下他。”
  徐詠碧就有些明白了。
  現代汽車的臨時股東大會還是在上次的奢華小會議室里召開。不過,這一次。出席的成員就少了很多。高遠基金、三星退出。鄭夢先、鄭夢允沒有來參加。
  參加會議的只有鄭夢久、戴姆勒、和華、三井、鄭夢奎五家股東。小會議室里大約三十多人。略顯得有些寬松。
  鄭夢久看著會議桌前的五個人做的稀稀朗朗,咳嗽一聲。宣布會議開始,然后道:“今天會議的議程已經下放給各位股東。主要是兩個問題。第一:討論現代汽車權力架構變為董事長和三名執行董事共同負責的議案。第二,選舉董事長和三名執行董事。現在開始第一項議程吧。”
  在鄭夢久介紹的時候,長井靜香微微笑著看了陸景一眼。她手里拿著3.5億股,成為現代汽車的執行董事沒有任何問題。但是,和華就一定了。
  坐在安德魯-托蘭身后列席會議的夏如龍今天穿著一套灰色淺紋的西裝,玉樹臨風。他也微微看了陸景一眼,笑著點點頭。
  據說,陸景已經向鄭夢久透漏了鄭夢奎和渣打銀行的協議。但是鄭夢久恐怕依舊會拒絕和華成為現代汽車的執行董事。
  陸景微笑著對夏如龍點點頭。這是個勁敵。至于,長井靜香輕蔑的眼神,他就當沒看見。三井財團是和華的對手。長井靜香敵視他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陸景心里有種很怪異的感覺。今天的臨時股東大會似乎能決定現代汽車到底被誰收購,但是各方都有些懶洋洋的。就好像月初的股東大會上激戰已經消耗了所有人的激-情與力氣。
  當然,這只是一種錯覺。陸景可以肯定,這次會議依舊有很多人正在關注著。
  至于韓國的媒體為什么沒有如同上次那樣堵塞在現代汽車大樓的門口,是因為最近幾天漢城財經媒體上已經大肆的分析過:現代汽車權力改制之后,最終權力還是掌握在鄭夢久手中。
  “…由董事長和三名執行董事對現代汽車的重大決策進行表決來做最終決定。”鄭夢久淡淡的說道,“下面開始討論這份方案吧。”
  會議室里很安靜。各家股東其實都在揣測各自的想法。現在擺明是五選四。必須選掉一家。到底是和華還是鄭夢奎,就看股東們的想法。
  陸景道:“鄭會長是不是先討論下董事長是否具有一票否決權為好?”
  先發制人,后發制于人。他必須要挑起鄭夢久和戴姆勒的矛盾。
  鄭夢奎背后是渣打銀行。如果鄭夢久認為董事長不需要有一票否決權,那么。四席表決的席位中,戴姆勒穩占兩席,現代汽車的權力就在戴姆勒手中。這樣一來。鄭夢久還不如支持和華擔任執行董事。
  如果鄭夢久支持董事長擁有一票否決權,那么。戴姆勒勢必會使命的和鄭夢久爭奪董事長的職位。這是和華所擁有的27.8%股份就有話語權。還是能確保和華擔任現代汽車的執行董事。
  和華的目的是拿到現代汽車董事長的職位。最佳方案是董事長不具備一票否決權。這樣和華拿到手的概率大一些。
  陸景暫時還沒有完備的方案去獲取現代汽車董事長的職位。他需要等。
  鄭夢久面無表情,沒有理陸景。問道:“托蘭先生怎么看?”
  安德魯-托蘭微笑道:“我認為既然是權力改制,現代汽車的董事長最好不需要具備一票否決權。”
  鄭夢奎心里無奈的嘆口氣。上周渣打銀行執行董事托馬斯-李和他的談過。渣打銀行承諾,只要他能拿配合戴姆勒,協議里的違約金可以降低至40億美元。
  他手中只有1.16億股,就算是賣出手中的現代汽車股份,也不夠償還渣打銀行的債務。在3月初新增發的股份方案出來之后,他就被渣打銀行捏住了命門。
  長井靜香穿著乳白色的套裙,看起來成熟無比。這時,輕淡的喝著茶。峨眉微微挑了挑。這與月初股東大會那天安德魯-托蘭的態度可不一致。不過。三井的目標已經達成。她今天的任務是看戲。
  陸景嘴角浮出一絲微笑。
  看到陸景的笑容,夏如龍很快就把握到陸景的想法。忍不住微微哂笑。
  這時,全場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鄭夢久身上。
  會議開始沒半個小時,就進入到正題。這個節奏實在太快了。
  鄭夢久心里冷冷的一笑,他自然看得出戴姆勒的算盤,但是要他同意陸景進入現代汽車的董事會也是妄想。
  鄭夢久不客氣的道:“如果托蘭先生認為董事長不需要一票否決權,那么,托蘭先生認為三名執行董事的人選由那幾家股東推薦呢?”事關他的利益,他怎么能客氣?
  聽到鄭夢久的語氣,夏如龍心里暗道不妙。
  安德魯-托蘭略微有些不快。道:“我認為由戴姆勒、三井、鄭夢奎先生三方股東來推薦執行董事的人選。”
  鄭夢久也不兜圈子,冷聲道:“鄭夢奎還欠著渣打銀行幾十億美元吧?如果是這樣的話,我認為由和華替代鄭夢奎來推薦執行董事的人選為好。”
  陸景適時的補充道:“我認可鄭會長的意見。”
  陸景和鄭夢久雙方所加的股份已經超過了50%。安德魯-托蘭這才意識到問題所在。他根本無法過分的逼迫鄭夢久來同意他的方案。顯然,鄭夢久認為戴姆勒在占有兩席的威脅比和華更大。
  夏如龍眉頭緊鎖。他低估了鄭夢久控制現代汽車的決心。
  其實,果鄭夢奎擔任現代汽車執行董事,在日常事務中,鄭夢奎根本就不是鄭夢久的對手。那部分權力實際上歸鄭夢久所有。在重大決策中,鄭夢久需要衡量花費多少代價去拉攏鄭夢奎身后的渣打銀行。鄭夢久所損失的權力有限。
  但是目前看來,鄭夢久根本就不愿意去冒這樣的風險。問題是。鄭夢久將和華引入到現代汽車的權力架構中對他有好處嗎?
  夏如龍很快就想明白關鍵問題所在。他立即寫了一張紙條給安琪遞給安德魯-托蘭。“托蘭先生,鄭夢久有他的方案。他需要董事長具有一票否決權。”
  安德魯-托蘭看了看紙條,微微皺眉,現在成了是他讓步還是鄭夢久讓步的博弈了。
  “鄭會長有話不妨直說。”
  鄭夢久微微一笑。道:“我認為現代汽車的董事長需要具備一票否決權。”這才是他理想的方案。他坐穩現代汽車董事長的位置,至于戴姆勒需要的權力,他可以給予一部分。
  陸景輕輕的笑了笑。這就是關鍵所在了。戴姆勒花費了如此巨大的代價(至少動用了200億美元的資金)來收購現代汽車。難道是為了讓鄭夢久繼續掌控現代汽車嗎?
  果然不出他所料。
  安德魯-托蘭和鄭夢久唇槍舌劍了一天,依舊沒有說服彼此。和華、三井、鄭夢奎三方完全是當陪襯聽著雙方討論。
  到傍晚時分。這次臨時發起的股東大會便草草結束。沒有任何的成果。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來和華處在絕對的下風。一旦鄭夢久和安德魯-托蘭在權力上達成妥協,被犧牲的就是和華。
  …
  …
  深夜,漢城某處公寓里。
  書房明亮的臺燈燈光下,一名穿著淺粉色寬松睡衣的嬌媚少婦正聚精會神的看著面前的資料。堅挺的酥胸將睡衣撐起一個曼妙的弧度。豐滿的**坐在柔軟的書椅上讓其有一個弧形的凹陷,曼妙婀娜的身材動人至極。
  “和華這是什么搞什么鬼。陸景看樣子是江郎才盡了。根本就沒有辦法。”嬌媚女子自語道。
  片刻后,嬌媚女子撥了一個電話,“焦哥,和華有可能失利,我決定發起行動。”
  這名動人的女人正是國安五處的副處長煙詩凝。(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