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9)     

重生之世家子弟1054 誰是內奸

香港。
  世運大廈,富躍產業基金總裁辦公室里,楊星長揉揉他胖胖的圓臉,嘆口氣又繼續盯著電腦。
  伊拉克戰爭如火如荼,在速勝論的影響下國際油價應聲下跌。但是陸景昨天給他的指令是做多石油期貨。30億美元的資金已經經在和華銀行的賬戶里。他隨時可以調用。
  和華募集到的資金沒有拿到現代汽車的股份,除去預留給柏斯那邊的資金,剩下的資金給他來做期貨投資。
  寬敞辦公室中,幾張拼在一起的長方形辦公桌上十幾臺電腦屏幕隔一會變閃動一下。這里可以聯通全世界各地期貨市場、股票市場、證券市場的信息。
  “楊老大,巴拿馬這邊搞定了。”楊星長的助手阿文操作著其中一臺筆記本電腦叫了一句。
  為了避免引起全球各國監管部門的注意,他們需要將這30億美元資金轉入瑞豐公司、富躍產業基金設在全球避稅天堂數以千記的公司賬戶中,然后經過各種渠道進入全球期貨市場做多石油期貨。
  “哦,行。你們先盯著,我出去一趟。”楊星長吩咐了一句,起身出了辦公室到樓下的休息室內撥了陳超的電話。陸景給他打電話時,隱晦的問了問他對陳超的看法。
  楊星長意識到漢城那邊可能出事了。陳超是他一手帶出來的徒弟,他不希望看到這小子還沒混出頭就夭折了。電話很快接通。陳超的聲音傳出來:“楊老大,你怎么有空打我的電話?”
  “問問你最近在漢城怎么樣。”楊星長笑了笑,寒暄幾句后。讓陳超找了個沒人的地方接電話,然后聲音低沉道:“小超。陸景對你很看重。在漢城多聽,少說。多做。”
  “….”陳超緩緩的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他雖然不及余樂那樣飛揚跳脫,但是他的能力是無容置疑的。他意識到可能出事了,輕聲道:“我會的,楊老大。”
  接了一個莫名其妙的電話,陳超心里仿佛擱了一件事,心情略有些沉重。
  …
  陸景任命余樂為他的助理之后,暫時先將內奸的事情放到一邊。和華沒有搶到三星的股份,準備3月31日臨時股東大會的第一件事就是將鄭夢奎與渣打銀行的協議透漏給鄭夢久。
  這點事,只看內奸良好的把握時機能力就知道他不會主動蹦出來。
  陸景將30億美元撥給楊星長。將剩下的6.45億美元支付給了陳笑那里。透漏消息給鄭夢久的事情,他委托了韓亞銀行的董事、副行長孫東沅做中間人。
  鄭夢久以前和韓亞銀行的關系不錯。不過,在韓亞銀行的副行長姜正秀被送去吃牢飯后,鄭夢久在韓亞銀行的關系網就弱了許多。陸景與李健熙能夠從韓亞銀行手中所持有的現代起亞汽車集團旗下公司的債券而不被鄭夢久察覺就是明證。
  韓亞銀行也有意愿和鄭夢久恢復關系。畢竟,從目前的形勢來,鄭夢久依舊有可能繼續執掌現代汽車的大權。這是一個很大的客戶。
  “鄭夢奎和渣打銀行有協議?”鄭夢久眉毛微微挑了挑。這個消息讓他感覺到很驚訝。
  他在亞洲地區的銀行中并非沒有熟人,但是沒想到第一個通知他的居然是韓亞銀行的人。
  孫東沅微笑道:“是的。剛才我已經給鄭會長說明協議的具體內容了。鄭會長有必要重新通盤考慮下大后天舉行的臨時股東大會了。”
  最后一句是他作為和華說客的立場。至于和鄭夢久改善關系,需要一步步的來。
  鄭夢久沉思了一會,明白孫東沅的用意。道:“孫行長,起亞汽車急需一筆2億美元的貸款。韓亞銀行能否為起亞汽車提供這筆貸款?”
  很多事情心照不宣。孫東沅笑道:“我手里正好有貸款額度。這沒有問題。要不,改天我和小鄭會長詳談?”起亞汽車是鄭夢久的兒子鄭一玄在負責。
  鄭夢久微笑著點點頭。
  …
  柏斯。
  lidor海邊別墅是一片歐式別墅群落,白木柵欄。尖聳的褐紅色屋頂,青綠草坪,充滿異國情調。
  邵秋蘭讓和華柏斯辦事處的職員將她和父親的行李搬到二樓的臥室里。積遠教育基金全程跟著他們從江州到柏斯的小語道:“邵老先生。邵老師,lidor海邊別墅這里住的都是和華柏斯辦事處的職員。我們今天晚上就這里。晚飯。我們一會開車去前面別墅區的餐廳吃中餐。”
  邵老先生滿意的點了點頭。
  邵秋蘭還擔心父親嫌這里的環境太好,見父親臉上沒有任何不快。道:“爸,你先休息下。我給陸景打個電話。”
  打量著別墅內歐式壁櫥、古典風格的暗格酒柜,邵老先生背著手很有高人風范的道:“你打吧。小陸哪點都好,就是喜歡遮遮掩掩的。他的事業很大啊。哦,他在漢城那個收購什么汽車集團收購完了嗎?”
  邵秋蘭心道:“不遮遮掩掩,以你老頑固的脾氣聽到我和他在一起不得把我趕出家門啊。”想歸想,邵秋蘭回答道:“爸,那有那么快?他還在漢城發愁呢。”
  正說著話,邵秋蘭的手機響了。她從手袋里拿出手機,見是陸景打來的電話,精致的臉蛋上浮出一絲溫柔的笑意,去二樓外的觀景陽臺上接了電話。
  “姐,咱爸到柏斯感覺還習慣吧?他累不累?”陸景在臨江別墅里剛給宋雨綺、徐詠碧打了電話。徐詠碧明天就會來漢城。他接著給邵秋蘭打電話。
  說服邵老先生的計劃正在實現中。在江州看過景華國際學校之后,就安排邵老先生去柏斯看看柏斯國際大學。教育工作者對優美的校園、良好的學習氛圍有天然的親近感。
  邵秋蘭笑吟吟的道:“叫的這么親熱啊?我爸還沒同意我們倆的事情呢。剛到柏斯才一個小時。我爸倒沒怎么累。還說要帶我媽出國來走走,看看風景。哦。你打我電話什么事?”
  陸景微笑道:“我想你了不成?”
  “陸景,你越來越油嘴滑舌啊。”邵秋蘭露出幸福的微笑。想起兩人在江州靜謐相處的幸福時光,輕聲道:“別擔心。我會安排我爸這邊的事情。你要早點做完你手上的事情,我在江州等你。蘇子五一節結婚。”
  想起日后可以光明正大的廝守在一起,陸景內心里柔軟的地方被輕輕的碰了一下,“姐,我本來是想要你來我身邊。有人在我身邊安了商業間諜。我暫時無法確定是誰。不過,你先陪咱爸吧。我再想想人選。”
  “啊…,你沒事吧?”邵秋蘭關心的問道。她也知道她和陸景說服父親的計劃正是上火候的時候,她須臾都離開不得。不然,她現在就想去漢城陪陸景。
  陸景輕笑道:“沒事。我應付的過來。姐,你在柏斯好好玩。多拍幾張照片。回頭給我看。我給笑笑打電話。她說要派蘇曉玉來漢城向我匯報柏斯的事情。我問問她。”
  “行。”掛了陸景的電話,邵秋蘭眺望著月色下的海面,玉盤騰空,碧波如洗。她輕輕的吸了一口氣。陸景一身肩負的不僅是他一個人,還有很多人的希望。
  想起他說他要35歲就退休。心里就軟軟的。不知道他瘦了沒有。
  …
  建業。
  下午六點一到,昆成汽車行政大樓里工作的職員開始陸續的下班,有的回宿舍,有的回去食堂吃飯。
  “唐雨瑤。范經理又在門外等你了。”同事曉雅笑嘻嘻的看了一眼窗戶外高大英俊的男子,心里羨慕至極。范經理是研發部的經理,海外留學人員。今年才三十歲。有名的鉆石王老五。
  她們這些人看似是昆成汽車董事長辦公室秘書。但是與何董身邊的工作人員待遇有千差之別。要是能成為范經理的妻子,這輩子吃喝都不用愁。
  但是。唐雨瑤臉蛋清艷若明月,身材豐韻娉婷,氣質清艷嫵媚。漂亮至極。實話說,范經理是配不上她的。
  唐雨瑤輕攏著她的秀發。臉色平靜的道:“曉雅,我知道了。”說著話。她的眼神都沒有從電腦屏幕上挪開。
  董事長辦公室秘書的工作確實和陸景說的一樣,起到的作用就是上傳下達。但是,其中可以接觸到很多信息,學習到何夢瑤的處事手法。
  辦公室里的人陸續下班。有人笑道:“雨瑤,你又加班?美女加班可是很容易衰老的哦。”
  唐雨瑤把筆記本攤開,微笑道:“我手里有點事情沒處理好。一會去吃飯。”她對那位范經理沒有一絲好感,先讓他在樓道里被人參觀參觀。
  “當你孤單時你會想起誰…”手機鈴聲驟然響起。唐雨瑤愣了愣,展顏一笑,接起電話,“陸景….”
  她聲音里的思念不自覺透露出來。當她孤單的時候她就會想起在寢室里那個完美的圣誕夜,想起陸景在香港時對她說的話。她想這個男人了。
  陸景輕笑道:“雨瑤,下班了吧?漢城這里要比建業快一個小時。”
  “下了啊。我被人拿著玫瑰花堵在外面了。”唐雨瑤嘴角不覺的浮起一絲淺淡的微笑,帶著撒嬌的語氣說道。
  聽著她嬌柔的聲音,陸景心里突然升起不可抑制想要見她的愿望,笑道:“誰啊?把名字報給我。我讓姬紅俊打電話過去把那小子趕走。”
  “咯咯…,算了。”唐雨瑤嫣然一笑。她要是真報名字,陸景絕對會打電話。只是,她討厭歸討厭倒是沒有整那位范經理的想法。否則陸景的電話打過來,范經理的職場前途就毀了。
  在外面等了許久的范經理拿著玫瑰花推門進來,正好看到唐雨瑤這驚艷的笑容,忍不住呆立在原地。腦子里就一個想法:他一定要娶這位絕色佳人為妻。
  陸景腦子里幾乎能浮現出她笑起來時驚艷絕倫的模樣,溫聲道:“雨瑤,來漢城幫我做事。我需要你幫我。”(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