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1053 詭異的拍賣會

香港。
  莫心藍正和香港財經新周刊的主編沈健林等人一起在半島酒店的餐廳吃晚飯。她正在協調安排和華最近在財經媒體上的報道。突然接到陸景的電話,起身去了餐廳外接電話。
  “什么,你說和華有內奸?”聽陸景說完,莫心藍驚訝的叫出聲。走廊上的玻璃中隱約可以看到她的耳墜正在搖晃著。顯示著她震動的心情。
  “我也不想這樣認為。但是今天的拍賣會上我明顯感覺到戴姆勒知道我們的資金數額。”
  莫心藍嬌俏的眨眨眼睛,取笑道:“你不會是為你今天的失敗找借口吧?咯咯。”
  “和你說正事呢。信不信我晚上飛回香港懲罰你?”陸景靠在辦公桌的椅子上故意惡狠狠的說道。他正在景華漢城大廈的辦公室里加班。
  “好吧,說正事呢。”想起陸景那晚在浴室里抱著她貫穿靈魂的強烈感覺,身子都有些發軟。莫心藍輕輕的撩了一下長發。那精致的容顏在片刻間展現的嫵媚動人心魄。旁邊路過的服務生看得眼睛發直,一頭撞到走廊的玻璃上,手上的餐盤立即灑了一地。湯汁流淌在棕色的地毯上。
  看著問訊而來的混亂場面,莫心藍無語的搖搖頭,找另外一名服務生要了一間安靜的休息室,坐到舒適的高背方形沙發上,道:“陸景,鎖定目標沒有?”
  陸景嘆口氣,道:“我下午已經排查過了。最有可能的就是最近加入到和華團隊的四個人。墨靜雯、陳超、余樂、牧高山。”
  莫心藍冷靜的道:“那你準備怎么辦?”
  陸景道:“墨靜雯有在面試的時候沒有任何問題。她有被收買的可能。我在京城找傅婕籌集資金的時候只有她在場。余樂和牧高山我拿不準主意。陳超的可能性最小。心藍,現在是收購現代汽車的關鍵時候,我不準備驚動隱藏在幕后的人。我準備隔離墨靜雯所接觸的信息。”
  “將計就計?”莫心藍微微蹙眉,“陸景,你這樣做好像有點危險啊?小靈平時那么忙,難免會有所疏忽。”
  陸景道:“我準備讓詠碧和秋蘭姐來我身邊幫我整理郵件。小靈那兒我還沒告訴她這件事。我擔心她接受不了。她確實很忙。”
  莫心藍笑道:“這你可就錯了。小靈比你想象的堅強。葉妍都給我說了,她一個人在香港等你四年,心性不堅強哪里能讓你撿到寶啊?戴姆勒估摸著壓不住我們,使用商業間諜很正常。小靈會接受事實的。”
  “行,我聽你的。你認為是墨靜雯出了變故?”陸景反應極快,聽得出莫心藍的潛臺詞。
  莫心藍沉吟了一會,道:“我只是一種感覺。在3月3日的股東大會之前,戴姆勒應該從來就沒有重視過我們。否則當時在股東大會的形勢就不是那樣了。你不是說墨靜雯的父親死的很蹊蹺嗎?她有被說動的可能。陸景,不要輕視仇恨的對人心的影響。”
  結束和莫心藍的通話,陸景長長的舒出一口氣,看著窗外。此時,漢城的夜色已經落下來。璀璨的燈火點綴在城市中。遙遠的天際邊有著晦澀不明的色彩。
  這時,丁靈手里拿著一個食盒,推開門進來,“陸景,我給你把晚飯打包回來了。”
  …
  …
  明州。
  一名五十多歲的英俊男子于夜色中在露天陽臺負手而立。藍牙耳機里正傳來高遠基金董事長兼總經理高俊遠的聲音。聲音有點幸災樂禍。“二哥,你是沒有看到陸景今天上午拍馬會結束時的表情,簡直跟吃了蒼蠅一樣。嘿嘿,戴姆勒估計使用了商業間諜。”
  能被高俊遠心悅誠服的喊一聲二哥的只能是高家現任的家主、海益集團的董事長高俊耀。
  “用間?”高俊耀輕輕的一笑,道:“以陸景在月初表現出來的能力,他會發現不了嗎?”
  商場之中用間太稀松平常。殺人都正常的很。美國總統不符合財團的利益一樣會遭到刺殺。
  高俊遠道:“二哥,那可不好說。戴姆勒披了一層偽裝。他們看起來似乎和三井有默契。”
  高俊耀說出自己的判斷,“不要心存僥幸。我覺得陸景肯定看出來了。他二十五歲就能和鄭夢久、李健熙韓國商界的頂級人物過招,沒本事是不可能的。”
  高俊遠琢磨了一下,道:“那我們需要通知戴姆勒嗎?陸景要是知道了,以他的性格絕對會將計就計。戴姆勒有可能會棋差一招。”
  高俊耀笑了笑,道:“為什么皇帝的新衣會被一個不知道畏懼為何物的小孩揭穿?皇帝的那些臣民是真不知道?”安徒生童話里沒有寫那個說出皇帝光著屁股的小孩的結局,但是很難想象嗎?看看二十四史就明白。
  高俊遠也是十分牛叉的人物,很快就明白高俊耀想要說的意思,笑道:“行。我們悶聲發大財。”
  高遠基金已經將手中1億股出售給戴姆勒。戴姆勒也派出團隊和海益汽車洽談合資建廠的事情。好處都拿到了。這個時候實在沒有必要當“出頭鳥”。知道楊修怎么死的嗎?秀智商優越是要看場合的。
  高俊耀負手看向星空,微微一笑。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三星身上。但其實,在這次收購中高家所獲得好處也不少。并且,高家達到了自己的戰略目標。與戴姆勒合資,就不需要擔心和華名下的昆成汽車拿到現代汽車的技術。
  而和華能不能順利的完成收購都是兩說的事情。高家只需要看戲就好。這很符合他的審美觀。
  …
  …
  3月25日三星的股份拍賣會上三井與戴姆勒各自拿下了3億股份。以最終的成交價格而言,陸景從三星手中以35美元協議購買0.93億股并沒有顯得多么吃虧。
  三星的拍賣會結束之后,應戴姆勒的要求,現代汽車的現任會長鄭夢久同意在3月31日召開現代汽車的臨時股東大會。
  和華上下開始為此次的臨時股東大會做準備。此次臨時股東大會的焦點集中在選舉3名擁有行政權力的執行董事和董事長。董事長是否擁有一票否決權也是此次會議的關鍵點之一。
  景華漢城大廈。
  “瑪德,老牧你都沒看到三井那妞身材多火爆。前凸后翹。尼瑪,那聲音媚得。那女人如果下海拍片叫亞美爹,基本沒蒼老師什么事了。”
  余樂嘿嘿笑著給牧高山說前天見到的長井靜香。此時是下午四點。午后的陽光落在辦公室墻角的富貴樹上。這會辦公室里就剩下他、牧高山、陳超三人。墨靜雯在樓下出席和華的新聞發布會去了。丁靈在進里面陸景的辦公室里和陸景商量事情。其實,沒事丁靈大部分事情也和陸景在一起辦公。
  “麻痹的。那妞真是把錢不當錢。1千萬美元隨便丟。要知道國內10億人里面,個人資產有1千萬美元的能有多少?很有味道。陳超,你說是不是?”余樂擠眉弄眼的說道。
  見牧高山一臉的好奇,陳超哭笑不得的點頭,“是的。”余樂這小子正經起來還是很正經的。猥瑣的時候堪比三十多歲的大叔。不過,男人私下里談論幾句漂亮的女人也無可厚非。
  牧高山笑問道:“難道比丁行長的身材還火爆?”丁靈在和華的正式職位是和華銀行的副行長。
  “類型不一樣。難分伯仲。”余樂搖頭,“不過,客觀的說長井靜香的氣質確實比丁靈還勝一籌。當然,在我眼里丁靈是最漂亮的女人。”
  靠。牧高山大致明白了,道:“這我們都知道。你是癡情種子。那她比墨靜雯呢?”
  余樂點評道:“你的墨女神太青澀了。沒有她身上那股嫵媚的尤物風韻。要她還是處,我都有娶她的想法了。”
  陳超沒好氣的笑道,“靠,大言不慚。你長得帥有屁用啊。追那種女人靠的家世和腦袋。你還敢要求她是個處。我靠。”說大話一向是余樂的風格。
  余樂正要反駁。“咯吱”一聲,陸景辦公室的門突然打開。陸景從辦公室里出來,散了一圈煙給三人,隨意的拉了一把椅子坐下,笑道:“聊什么呢?”
  陳超和牧高山抹不過臉面,支支吾吾沒說話。陸景雖然和他們是同齡人,但是陸景的身份在那兒,他們很難和陸景一起去說女人這種話題。
  余樂嘿嘿笑道:“長井靜香不是老針對我們和華嗎?我們在討論要是想個辦法讓這妞下海拍片,肯定火遍全球。”
  我x。陸景一聽就明白了,道:“你小子簡直就是精力過剩。把你放在辦公室里真是屈才了。準備一下,以后跟著我到處出差。哦,對了,你們是誰在追墨靜雯?我記得上次有人在辦公室送玫瑰。”
  牧高山不好意思的搓搓手,“陸先生,那個,我…”
  陸景微微一笑,理解的拍拍牧高山的肩膀,“窈窕狐女,君子好逑。不過,你得防著余樂撬你墻角。他給我做助理,和墨靜雯接觸的機會很多。”
  “我靠。”余樂本來被陸景調去做助理的話風弄得很爽。這是對他腦力的認可。結果聽到陸景這句話郁悶的要吐血。陸景居然說他撬墻角?他當時可是揣測陸景吃了墨靜雯的頭道湯。
  “靠個屁啊。”陸景笑罵了余樂一句,“長井靜香是個黑木耳。以后少對她動些少兒禁止的念頭。如果你不介意被她集郵的話,就當我沒說過。”
  陳超、余樂、牧高山直接聽傻了。
  這話罵的可比剛才他們說的還狠。看樣子陸景對長井靜香怨念十足啊。6億股,和華一點邊都沒沾到,陸景心里有氣情有可原。
  余樂驚詫的道:“和華的商業情報部門連這種資料都可以搜集到?”
  陸景道:“這需要收集嗎?看一看就知道了。”
  陳超、余樂、牧高山再次聽傻。敢情這位是大牛啊,已經達到堪比“聞香識女人”的境界了。
  陸景笑了笑,起身回了辦公室內。門關上的瞬間,他臉上的笑容斂去。
  莫心藍認為墨靜雯的嫌疑最大。誠然,墨靜雯有背叛的理由。但是,需要注意,不是每家大型企業都愿意為一名大二的在校生提供如此好的職位。墨靜雯有理由對和華保持忠誠。
  陸景自信他不會看錯人。他認為余樂的嫌疑最大。因為,余樂是最沒有理由保持對和華忠誠的人。因而,陸景不惜讓余樂成為他的助理。
  而要打消余樂的心防,自然是“臭味相投”最合適。所以,才有了剛才那一幕。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