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1051 25億美元的價值

陸景并沒有和謝清歌在房間里做出什么天雷勾地火的事情。只是相擁著一起聊天到傍晚。中間打電話安排了趙姿跟著謝清歌去伊拉克的事情。
  看著到了晚飯時間,陸景給快要下班的衛婉儀打了電話:“我有個妹妹要去陷入戰亂中的伊拉克做新聞報道,你過來一起吃晚飯給她送行吧。”
  衛婉儀知道陸景的姐姐妹妹多半都和他關系不一般,道:“陸景,你膽子越來越肥了呢。你都不怕我吃醋啊?”
  陸景語塞。
  他心里擔心謝清歌一去不回,想要和她多呆一會。又想著周一要去漢城,好久沒和衛婉儀在一起,心里對她有些愧疚。腦子發熱之下,給衛婉儀打了電話。
  “你們自己吃吧。我找婉瑩去。陸景,心里沒指望我特批你晚上可以不回家吧?”衛婉儀在電話里笑吟吟的說道。她心里怎么會不郁悶。只是陸景都說了要送人去動亂不堪的伊拉克,她也不想做惡人要讓陸景晚上陪她吃飯。
  陸景大汗。別看婉儀整天一副大家閨秀溫婉嫻靜云淡風輕的樣子,實際上她在親近的人面前性子生動活波,偶爾還會取笑他。陸景撓頭道:“哪能呢!況且,她明天還要坐飛機。”
  掛了衛婉儀的電話,陸景給張漓打電話,讓她們過來吃晚飯。匯海大酒店作為京城最頂級的豪華酒店之一,總統套房的服務自不待言。吃過精美的菜肴,陸景幾人隨意的在明亮奢華的客廳沙發處聊天。
  陸景好奇的問拉著謝清歌說別離話題的趙清芷,“小芷。小明呢?”按理說何夢明在京城的話,今天不可能不來。她和謝清歌是高中同學。關系很要好。
  “她沒給你說啊?她回江州了。好像是她家里一個表哥結婚,她回江州參加婚禮。”趙清芷撫著她的長發笑兮兮的說道。“二哥,你不問楊晚婷啊?她可是你們四中的三大校花哦。嘻嘻,她和關寧姐一樣漂亮呢。她在香港那邊跟著ek公司的盛高格收集數據,制定策略報告。”
  陸景笑著搖頭,他哪有功夫去問楊晚婷怎么樣?“趙教授最近身-體好吧?趙教授私下里對我收購現代汽車有沒有評論?”他回京城這兩天的時間很短,沒有去拜訪恩師的計劃。
  “我爸忙著研究能源現狀,沒關注漢城那里的消息。二哥,你究竟拿下來沒有?我怎么感覺和華想要現代汽車的執行董事都有困難呢?”
  我靠!陸景看著趙清芷那張如花似玉的俏臉,道:“小芷。這是你自己想出來的?”
  “當然啊。”趙清芷略帶得意的抱著沙發抱枕笑說道,然后看到陸景臉上驚訝之色,郁悶的翻翻白眼,“二哥,你不會覺得我是花瓶吧?歌兒以后要當大記者,晚瑤要成為和華的高管。我也不能太差了呀。不然以后怎么跟她們一起玩啊。”
  看她一副小丫頭的樣子,陸景就笑,“你這樣漂亮的花瓶可是很少見的。”
  趙清芷喜滋滋的白了陸景一眼。
  明雪插話道:“陸景,清芷很厲害的。去年為賓州市做的咨詢報告。她一個人承擔了二分之一的工作量。”
  明雪看起來比三女要略顯嬌小,清瘦。這位昔日云春的第一名妓洗盡鉛華成為趙教授的學生之后,冷艷的氣質讓她依舊美麗的能灼傷人的眼睛。
  陸景這會忘了回答趙清芷的問題,對他的前助理笑道:“明雪。你趕緊畢業過來幫我。我現在事情可是越來越多了。前些天還讓雨綺幫我招了一個助理。”
  明雪和陸景熟的很,說話一貫的銳利,“沒有吧?我怎么聽雨綺姐說你不是很忙。還有功夫對三星的李怡馨施展美男計呢。咯咯,韓國的國民公主啊。是不是很有征服感?”
  “靠。我是正常的和李怡馨交往好不好。李健熙哪里怎么可能看著我拐帶他女兒?”陸景無語的靠在沙發上。“不至于在你們中間傳的這么離譜吧?我像是能施展美男計的人嗎?”
  明雪和張漓對視一眼,都笑道:“像!”
  幾個女孩轟然大笑。陸景無可奈何的揉著臉。謝清歌離別的惆悵給笑聲沖淡了不少。
  …
  …
  “有的人完全擁有了一個人。卻不能感到滿足。有地人完全擁有一個人,卻沒有安全感。哥,和你在一起的時候,我很安寧,很有安全感。我從來沒有被忽視的感覺。等我回來。”
  陸景在漢城下飛機之后,拿出手機又看了一邊謝清歌出發前給他發的短信,腦子里不由自主的浮起那個明麗清秀的女孩,輕聲道:“歌兒,你一定要安全回來。”
  三星的拍賣會定在3月25日。陸景抵達漢城的第二天就與丁靈、郁浩寧、陳超、墨靜雯、余樂一起前往三星的總部——韓國京畿道城南市盆唐區書峴洞263號三星廣場大廈。
  三星的拍賣會在5樓的宴會廳舉行。宴會廳里布置的宛若酒會一樣,一張一張的圓桌像菊瓣散落在宴會廳各處。上次參加現代汽車臨時股東大會的幾家企業全部都來了。還有一些在漢城資本雄厚的銀行受到了邀請。
  和華的位置在第三排靠左的圓桌處。陸景坐在靠窗的位置打量著宴會廳。三星為拍賣會準備的很充分,一切都是按照正規的拍賣會布置。正前方有顯示屏和一個主持臺。主持人還沒有出現。
  “景少,渣打銀行和戴姆勒走得有些近啊。”郁浩寧看著第一排正中位置正談笑甚歡的安德魯-托蘭和托馬斯-李,悄然的對陸景說道,“他們倒是不怕關系暴露。”
  今天拍賣會購買三星手中股份的主力是戴姆勒公司。沒有足夠的股份在現代汽車股東大會上是沒有發言權的。戴姆勒一心想要收購現代汽車,勢必樂意出高價。
  看三星的安排,他們顯然很清楚這一點。
  傅婕的25億美元資金已經到位。今天拍賣會陸景打算拿下1億股。所以,今天帶來的團隊都是年輕人。他淡淡的笑道:“這應該是故意的。不過,我認為戴姆勒的人還是小看了鄭夢久。”
  陸景這時不由得想起那天小丫頭趙清芷問他的話。和華有沒有可能連一個執行董事的職位都拿不到?這個問題,鄭夢先昨天和他談過。他的對策其實很簡單,就是告訴鄭夢久鄭夢奎與渣打銀行的協議就可以了。
  以鄭夢久的性格,豈會甘愿讓戴姆勒控制現代汽車,勢必會搞出點事情來。和華見機行事就好。
  郁浩寧若有所思的點點頭。他其實聽得不太明白。
  “7點鐘。”余樂突然說了一句。陳超和墨靜雯立即扭頭往七點鐘方向看去。
  余樂當然不是說現在七點鐘,事實上現代還是上午。他是說七點鐘方向有美女。他在美國讀了四年的大學,說起這些小細節非常自如。陳超恰好也在美國哈佛讀了四年大學。習慣性的看過去。墨靜雯則是因為看到余樂眼睛在放光,順著他的視線看了過去。
  一位穿著華麗耀目黑色晚禮服的美女正在眾人的簇擁下走進宴會廳。露肩的晚禮服裹著她窈窕修長的身材,露出凝脂般的香肩玉臂,肌-膚仿佛牛奶一樣白-皙,在穿透進宴會廳的陽光照射下顯得性-感無比。
  “三井的人。”陳超低聲說道。他上次見過長井靜香。
  三井的位置正好是在第二排的左側。長井靜香坐下后,笑吟吟的掃了和華幾人一眼,耳垂上宛如淚滴晶瑩的藍水晶耳墜輕輕的搖晃著,實現最終落在了陸景身上,嬌聲道:“陸景,看樣子三星認為你們不會競拍股份了。給你們安排的位置不夠好啊。還不如我們三井。可是最近和華在報紙上可是大出風頭。”
  陸景踢了余樂一腳。這小子第一次看到長井靜香這個高貴嫵媚的性感尤物正在偷偷的咽口水。丟不丟人。“長井小姐看起來對競拍很有信心啊!不過,戴姆勒恐怕不會讓你們得手。”
  面對陸景手法低劣的“挑撥離間”,長井靜香挑挑眉頭,哼了一聲道:“這就不用你操心了。”
  長井靜香沒再和陸景說話。余樂郁悶的揉著小腿。眼睛偷偷的看長井靜香曼妙的身段。
  陳超道:“靠,你還看啊,三井把我們在柏斯整的很慘。短期之內至少要增加2億美元的投資。你沒見陸景和她說話都火藥味十足。”
  “瑪德,她穿成這樣不是給人看的嗎?”余樂回了一句,然后反應過來,“你是說她在挑釁陸景?那豈不是我們今天來拍賣會是白來了。”
  坐在陸景身邊的丁靈突然插話道:“陸景拿到資金了。余樂,我沒看出來你挺色的啊。”
  靠。靠。靠。余樂現在心里后悔多看了兩眼。他都忘了丁靈在一旁的事情。
  和華幾人說話的當口,一名穿著黑色裙子的女主持人踩著高跟鞋曼妙的走了進來。陸景這時才注意到李健熙已經入場。
  女主持人邀請李健熙說了幾句客套話,然后宣布道:“股份拍賣會現在開始。拍賣的6億現代汽車股份分為6次拍賣。每次拍賣1億股,底價30億美元。每次加價不得少于200萬美元。”(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