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1050 尋找資金

在陸景身旁坐著的墨靜雯好笑的低頭喝茶,心里腹誹陸景說謊不眨眼。他那里吃不下飯,早上見面時還神采飛揚。
  “哦?那你差多少資金?”傅婕竟然異常爽快的說道。
  陸景知道現在不是講客氣的時候,道:“多多益善。我希望傅總能提供至少30億美元的資金。我希望在三星的拍賣會上拿下1億新股。”
  “30億美元?”傅婕略微猶豫了一下。以她的人脈、能力而言湊出30億美元有點困難,但是陸景要求資金的來源明顯是私人的資金。否則,以陸景和央行林副行長的關系,打個招呼從四大國有銀行里面以現代汽車的股份質押貸款,30億美元不是太大的問題。
  見傅婕美人蹙眉,螓首微垂的沉思著,陸景拿起茶杯喝著清茶,沒有打斷傅婕的思路。
  好一會,傅婕道:“募集30億美元有點困難。畢竟,你不能確保你能拿到現代汽車的控制權。鄭夢久打算推行董事長和三名執行董事的格局,就算你拿到現代汽車董事長的職位估計也難以有效的調動現代汽車的資源。投資者會有顧慮。”
  陸景有些失望的點點頭,他承認傅婕說的是對的。
  有眼光的投資者并不是買到一家企業坐得分紅,而是利用這家企業在某個行業領域的影響力、某個產業鏈的優勢為其手中的公司創造價值。
  和華收購現代汽車就是想拿到現代汽車的技術提高昆成汽車在國內家用轎車市場的市場份額。傅婕所聯系的投資者需要看到是否能享受到現代汽車的好處。
  看到陸景失望的神色,傅婕微微一笑,嫻雅的扶著眼鏡道:“但是。用我的個人信譽作為擔保的話,我估計能募集到25億美元。”
  墨靜雯沒料到傅婕會這么說。心情向過山車一樣忽上忽下,這時忍不住松了口氣。這時候。她覺得要說身上嫻雅的氣質,傅婕要勝過她一籌。
  談笑間信心十足的說她的個人信譽值25億美元的女人氣質能不好嗎?
  陸景笑道:“傅總對我這么有信心?”
  傅婕沒有回答,而是微笑道:“你總不會要一個沒有一票否決權的董事長吧?”
  厲害。陸景的心思被傅婕說中,這時也不隱瞞,笑道:“我給鄭夢久提的方案確實沒有提一票否決權。我是想著先避避風頭。省得那些人的火力都集中到和華身上。不過,鄭夢久把我的思路拿過去之后,戴姆勒的安德魯-托蘭倒是提出一票否決制。”
  一票否決制的董事長就像是聯合國里面的常任理事國。不同的是常任理事國有5個,而在現代汽車中手握一票否決權的人只有一個。所以,權力核心還在董事長手中。
  傅婕輕笑著點頭。道:“那,陸少,我們就這樣說定了。資金在三天之內會打入和華的戶頭。我一會還有個會議就不請你吃午飯了。”
  陸景站起來和傅婕握手,道:“行,我就不占傅姐的時間了。傅姐直接叫我陸景就好了。一般在京城里叫我陸少的人和我都不熟。”
  喊他陸少的人和他都不熟?傅婕忍不住展顏一笑,嬌嫩白膩的臉蛋上仿佛有一層莫名的色彩,介乎嫵媚與性感之間的成熟女人風情流瀉出來,讓她忽而變得明艷照人。
  “那我喊你陸景。不過,改天你得請我去白雁蘇飛吃頓飯。”
  陸景被傅婕的麗色被震驚的失神片刻。然后笑著點頭,“應該的。”
  送走傅婕之后,陸景和墨靜雯返回3號包廂小坐片刻。傅婕給他的感覺很容易讓他想起唐詩經。她們都是絕美又聰明的女子。只不過唐詩經身上的冷艷氣質像一層外殼。她的智慧是內斂的。
  而傅婕是標準的女強人,領導者的氣場很足。雖然帶著眼鏡會給她添幾分知性的氣質。但是她內心里有著女王般的驕傲。就算在他面前有所收斂,她的氣場與智慧還是會在不經意間流露。
  墨靜雯根本就沒看明白為什么陸景和傅婕會在短短的半個小時內達成25億美元的協議,問道:“陸景。傅總借錢給你為什么沒有和你談回報呢?”
  “談了啊。”陸景笑著道,“我不是喊她傅姐了嗎?還答應在白雁蘇飛請她吃飯。”
  “就這樣?”墨靜雯震驚的看著陸景。嬌艷欲滴的嘴唇張長o形。
  什么人啊?剛才傅婕說她的個人信譽值25億美元,這已經很牛了。牛到極點的那種。現在陸景卻說他一頓飯和一個稱呼就低得上借25億美元的情分。這豈不是更牛?那陸景的信譽又值多少錢?
  陸景笑了笑,懶得給墨靜雯解釋這其中的玄妙,道:“我一會要去見朋友。你自己隨意。周一我們一起回漢城就行。”
  白雁蘇飛現在是京城世家子弟中消息最靈通的地方。大哥是傅婕的主管領導。只要自己喊傅婕一聲傅姐的事情在白雁蘇飛傳開,就表明傅婕是大哥的屬下。那么,她共和國第三石油集團總經理的位置就穩如磐石,而且和第三石油的董事長扳扳手腕都綽綽有余。
  僅憑這一點就值得傅婕出面幫他籌集資金。讓傅婕搭上個人信譽的原因還有:傅婕是京城里三流世家洛家的兒媳婦。洛家的力量衰退的很嚴重,近年來傅婕便是洛家的領軍人物。洛家如果和陸家沾點邊,所得的好處可想而知。
  其實,要是洛家的能量還在,以傅婕此時在國內資本市場中闖出的“南墨北傅”的名頭,她就不是進入第三石油集團,而是應該去國家級的投資基金擔任副董事長的職務了。
  這些政治上的考究,陸景沒打算和墨靜雯說。他教墨靜雯的東西只限于商業上的知識。
  墨靜雯見陸景又要給她放假,小聲請示道:“那我回一趟家行嗎?”她給陸景相處有段時間。知道他除了在工作中要求嚴格之外,其實很性子隨和。
  陸景就笑著打個手勢。“你自己安排吧。時間不夠的話,我們在漢城碰頭也行。”
  資金問題搞定了。他一會要去見張漓。中午他們一起請謝清歌在匯海大酒店吃飯,給她送行。謝清歌準備與新華社的同事一起奔赴已經戰火紛飛的伊拉克前線采訪。
  ….
  ….
  陸景、張漓、趙清芷、明雪、謝清歌吃過午飯后去匯海大酒店的總統套房里稍稍休憩一會。
  許久不見的趙清芷還是一頭及腰的靚麗長發,飄逸清雅愛麗絲藍色連衣裙、白色的格子外套。此時,她正一臉焦急的勸決意去伊拉克做新聞報道的謝清歌:“歌兒,你真的決定明天去伊拉克采訪啊?二哥,你快勸勸她。”
  她和謝清歌是大學四年同學、室友、閨蜜,感情深厚。
  “清芷,沒事的。”謝清歌淡然的微笑著握住趙清芷的手,然后問正在乳白色的方桌邊攪拌咖啡、一臉沉靜的陸景。“哥,你支持我去嗎?”
  看著容顏明秀清麗的謝清歌,陸景揉揉眉心,無奈的道:“我不同意你去,你會不去嗎?”
  伊拉克戰爭的陰云在2月份的時候就已經初現端倪。3月20日,美國正式對伊拉克發動大規模空襲和地面攻擊。伊拉克戰爭就此打響。此時,目前伊拉克正在激戰中。
  陸景自然知道美軍會很快攻占巴格拉,達成戰略目的。伊拉克大規模的戰斗會結束。但是,就算如此。他又怎么舍得讓讓謝清歌去戰亂的伊拉克。
  謝清歌泄氣的低下頭,不甘心的輕聲道:“哥,你要不讓我去我就不去。”
  陸景輕輕的嘆了一口氣,走到謝清歌面前。雙手扶著她柔弱的香肩,溫聲道:“給你爸媽說了沒有?”
  “沒有。我沒敢給他們說。”謝清歌似乎能感覺到陸景要答應她,抬頭道:“我爸每天忙著。我調到京城這邊我媽不知道我的情況。我就給他們說最近要去國外出差一段時間。”
  謝清歌的父親謝澤華是云春市委書記。每天確實很忙。謝清歌的母親在江州師范大學做行政工作。謝清歌是新華社駐楚北省的記者,去年因為工作出色調到京城。
  “你啊…。越大越能自己拿主意。”陸景心里柔情涌動,將謝清歌擁在懷里。“什么時候走?”
  在他心里,謝清歌是那個在江大后面“好再來”餐館里喊謝澤華回家吃飯如同新剝蓮子般鮮嫩的少女,是那個冬季在師大校園里昏黃的路燈下推著自行車罵他的十六歲高中生,是那個在新豐公寓里泡了一杯咖啡遞給他嬌柔婉轉的喊他“哥”的明秀清麗女孩,是在賓州泥石流之后遠秋園1號別墅里對他傾心相許的女孩。
  “明天早上的飛機去科威特。”謝清歌被陸景抱的突然很想哭。她好想這樣一直抱下去。
  張漓笑了笑,對趙清芷、明雪打了個手勢。三人悄悄的出了總統套房。
  “恩,時間還來的及。我讓趙姿跟著你。這樣,你去伊拉克我會放心一些。”趙姿從非洲的死人堆里歷練出來,陸景對她的身手很信任。一天的時間足以讓他調動關系往謝清歌所在的新聞報道組加一個人。
  謝清歌吃驚的道:“哥,趙姿不是你的保鏢嗎?那你去漢城怎么辦?”
  陸景輕輕的拍了拍謝清歌的俏臀,“有十三跟著我就行了。歌兒,你一定要好好的。不能出事。不然這輩子我都會后悔同意你去伊拉克。每天都要給我打電話。我會讓趙姿帶著通信器材。”
  他不能阻止謝清歌去追求她當一個優秀新聞記者的夢想。他并不想將謝清歌關在籠子里當自己的金絲雀。但是,如果謝清歌在伊拉克出事,他恐怕將無法原諒他此刻的決定。
  聽著陸景關心的話,細致的安排,謝清歌用力的抱著陸景,柔情仿佛在心里濃的化不開,“我會注意安全的。哥,你給晚瑤許諾她生日的時候….,我怎么辦?”
  說到最后,謝清歌羞得埋首在陸景的懷里。
  “歌兒,我會說服謝書記同意我們在一起的。”陸景明知道這是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但是他怎么能對謝清歌說模擬兩可的話,鄭重的許下承諾。
  謝清歌感覺心臟不可抑制的跳起來。她突然能體會到董晚瑤給她說的那種感覺,就仿佛這輩子有了著落一樣。謝清歌抬起頭,這個讓她迷戀的男人給了她承諾,不會消失在她的生命中。
  謝清歌踮起腳尖,主動吻陸景。雖然這個吻是那么的青澀。那么的笨拙。但是這個奔赴伊拉克之前的吻卻足夠讓陸景和她銘記一生。(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