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9)     

重生之世家子弟1049 拍賣與議案

陸景與沃倫財團的交集是在去南洋籌備晶圓廠建設資金的時候。當時與vollon公司遠東區總裁哈帝-沃倫有過節。他貪圖莫心藍的美色,陸景讓陳旭江動用和華在香港的人脈壓了沃倫財團的資金,延遲了沃倫財團的一筆收購,迫使哈帝-沃倫退卻。想不到這時候又冒出來了。
  “你說我們要放棄三星拍賣會上的股份?”回到景華漢城大廈,陸景給正在加班的丁靈帶了一份精致可口的宵夜。丁靈坐在辦公桌前的椅子上吃著抹茶味的小蛋糕,大眼睛瞪得圓圓的說道。
  陸景扶著丁靈的肩膀苦笑道:“不這樣也沒辦法了。我們剩下的11.45億美元也得準備往柏斯增資救急。澳大利亞的人力成本簡直是高的慘不忍睹。我還得盡快找到新的資金。”
  “噢--,可是我們現在幾乎沒有可以補充資金的地方啊!”丁靈清秀的輕笑,將手里剩下的小半個蛋糕送到陸景嘴里。有陸景在,她提醒一句后,也學會了偷會懶。
  “小靈,你都不幫我想辦法啊?”陸景順勢的咬住丁靈白皙溫軟的手指。
  丁靈今天穿著白色的包臀毛衣,鉛筆褲。被陸景吸住手指頭,頸脖、臉上白若牛奶的肌-膚上頓時染上了緋紅。嫵媚的要死。她的聲音變得猶若蚊子般,“陸景,再等半個小時我就能把工作做完。”
  “小靈,這還能等啊。擱著吧,我回頭幫你處理。”陸景手撫在丁靈豐翹的乳-峰上。輕輕的揉著,壞笑著說道。他只是準備順勢占小妮子的便宜。哪會真在這兒欺負她。
  “丁靈姐。你什么時候下班?我們一起走。”墨靜雯推開辦公室的門立即傻了眼。因為角度的關系,她沒看到陸景手上的動作。只看到陸景和丁靈的姿勢似乎有點曖-昧。
  墨靜雯臉紅得要滴血,狼狽的轉身而逃。“啊…,完了,要長針眼了。”
  丁靈嬌羞的掐了陸景一把,“被你害死了呢。你進來怎么沒關上門?”
  “我關上了。我哪里知道她還在加班?我進來的時候看到外面辦公室里沒人。”陸景郁悶的摸摸鼻子。忽而,腦子里有些靈光閃過。和丁靈說了一聲,撥了墨靜雯的號碼。
  景華漢城大廈位于漢城市的繁華地帶。夜間**點的時候出租車不少。墨靜雯拿了她的lv手袋,一口氣從大廈里出來,剛坐上一輛出租車。就接到陸景的電話。
  墨靜雯拍了拍臉,掛掉了陸景的電話。然后飛快的回了一條短信:陸景,我不會亂說的。
  她現在心里慌得要死,哪里肯接陸景的電話。
  陸景看了墨靜雯的電話哭笑不得,他哪里是要給她說這件事,只得無奈的對丁靈道:“我明天給她說吧。小靈,把你的郵件給我,我幫你處理。”
  丁靈這時已經關了門回來,笑著趴在陸景肩頭。“你說的哦。我真給你處理了啊。”
  “那還假的了。”陸景下意思的說道,忽而一愣。以丁靈以前的性子,哪里會讓他受累。這時卻有幾分莫心藍狡黠的風采。小靈長大了。
  他不記得在哪里看到過一句話:愛情,不是要愛得每天淚流滿面、死去活來、沉重無比。而是要讓彼此在一起都感覺到開心。
  “快點開始呢。我等你一起回去。”丁靈的話驚醒了陸景的沉思,陸景將丁靈抱到懷里,讓像一只靈貓一樣的小妮子坐在他腿上。聞著她身上的清香,笑道:“好。開工。”
  雖然形勢嚴峻,但是被墨靜雯打岔。又感覺到丁靈成熟的變化,陸景的心情卻變得好起來。斗志昂揚的開始處理工作。
  …
  漢城,江南區,城香溢紫別墅區。
  夜色如水。靜謐的春天夜晚讓人沉醉。長井靜香在書房里接聽著松阪士夫的電話。
  “靜香,為什么還是你來主持三井財團收購現代汽車的事務?我已經在柏斯漂亮的完成任務,而你還一無所獲。不要以為你叔父可以護著你。誰能成為三井的執掌者還不一定。我警告你,以后在我面前別太囂張。”
  長井靜香冷哼一聲,“松阪君,如果你喝酒喝多了可以找個女人照顧你。放心我不介意。如果你是匯報工作,請端正你的態度。以三井在澳洲的布局聯合沃倫財團說服澳大利亞國會有什么難度?”
  外人如果是僅憑長井靜香的語氣很難想象她是正在和她的未婚夫說話。
  長井靜香說完就掛了松阪士夫的電話,“哼,蠢貨。”
  長井靜香想了想,給助理打了個電話,“一郎,查一下我明天的行程,幫我安排和戴姆勒的安德魯-托蘭見面。”
  “好的,小姐。”
  長井靜香放下手機,姿態曼妙的喝著清茶,白色和服里一雙**若隱若現。“和華,我不會再讓拿到一份股份,也不會讓你們成為現代汽車的執行董事。”
  自從鄭夢久那天拋出四巨頭的權力架構格局,收購現代汽車已經變成了如何能掌握足夠多的現代汽車權力。相信在三星的股份拍賣會之后的現代汽車股東大會上將會對這個權力架構進行表決。
  …
  第二天上午,墨靜雯剛進辦公室坐下,對面的陳超就通知她:“墨靜雯,陸景讓上班之后去他辦公室一趟。”
  “啊…”墨靜雯臉上升起紅霞,“陳超,陸景說什么事沒有?”
  陳超詫異的道:“你不知道?郵件昨天晚上11點陸景就已經發到我們郵箱里了。澳大利亞那里出現了變故,鐵礦石項目需要追加投資,我們可能會放棄在三星拍賣會上競拍股份。陸景現在正發愁從那里弄資金過來。”
  坐在對面的牧高山和余樂看出墨靜雯不對勁。余樂笑道:“靜雯,聽說你昨天晚上也在加班,陸景沒騷擾你吧?”他昨天晚上剛剛“大戰”了兩個漢城姬心里正自得著。
  “靠,余樂,你說的什么話?”牧高山郁悶的說了一句,然后很溫柔的對墨靜雯道:“靜雯,你昨天晚上是不是沒休息好?你的氣色看起來很差。”
  牧高山一副暖男模樣。
  余樂無語的搖搖頭。就牧高山這樣能追得到墨靜雯才怪。
  “哦,可能我睡的遲了些。”墨靜雯避過牧高山熾熱的眼神,拿起文件,懷著忐忑的心思踩著高跟鞋進了陸景的辦公室。見陸景正在辦公桌后聚精會神的處理工作,輕聲道:“陸景,你找我?”
  陸景看墨靜雯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樣,啞然失笑,道:“我問你件事情你看看方不方便回答。你父親號稱東南狼王,在資本界是響當當的一號人物,他當年的那些老關系你還有沒有聯系?”
  陸景需要資金,他看到莫靜雯就想起墨承,估計墨承手里應該很有一些關系。他走動一下沒準能拿到資金。
  墨靜雯不怎么驚奇陸景知道她父親的名諱,沉吟了一會,道:“我爸那些老關系早就散了。陸景,我估計你拿不到資金。”
  “哦--。”陸景失望的靠在椅子上,頭疼的揉揉眉心。
  墨靜雯心里突然的想發笑。外界里看起來少年老成、心機深沉的陸景這時候表現的可不是英明神武。他一樣也會遇到難題。不知怎么的,看到陸景如此真實的一面,進辦公室的忐忑就這么不翼而飛。
  墨靜雯嘴角露出一個嫻雅的笑容,道:“陸景,其實,你可以和傅婕聯系。她和我爸齊名,所能調動的資金不再少數。”
  陸景右手輕輕的一拍桌子,“好主意。我怎么一下子沒想到呢。哈哈,你這位女校書還是很有作用的。回頭我讓小靈給你漲一級工資。哦,墨靜雯,準備一下,我們準備去京城。”
  墨靜雯心里偷偷的腹誹道:“什么叫我挺有用的。原來你都沒把我當回事啊。”不過想到陸景要給她漲工資,墨靜雯明艷照人的臉蛋上就浮起一絲微笑,“哦,好的。”
  …
  三星的拍賣會下周二就要舉行。陸景周六就與墨靜雯一起飛回了京城,與共和國第三石油集團的總經理傅婕約在了金頂俱樂部見面。
  京城這兩天下著小雨。似乎點綴著旅途的寂寞。陸景早上和嬌妻衛婉儀溫柔的說了一會話后,開車送她去央行總部上班。然后在金頂俱樂部門外匯合了墨靜雯一起去金頂俱樂部2號包廂見傅婕。
  陸景步入2號包廂時,裊裊的清香茶韻中,一名穿著暗紅色套裝的女子正在安然坐在茶幾處嫻靜的品茶。她鼻梁上的金絲無框眼鏡平添幾分知性的風采。宛如一幅絕妙的淑女圖。
  只是陸景知道這位名動天下的“北傅”已經三十三歲,還是兩個孩子的母親。對女人而言,只憑其容顏、裝扮就可以很輕易看得出她的品味,在社會的層次。她在三十多歲還能有如此風采實在是一位厲害角色。
  這時陸景第二次和傅婕見面。
  “傅總,好閑情雅致,這么早就過來賞雨品茶。”陸景笑著打了一聲招呼,和墨靜雯走了進來。
  傅婕扭頭,見是陸景和墨靜雯進來,輕輕的點頭,微笑道:“好像是陸少請我過來的。哦,還沒有恭喜陸少拿下現代汽車7億新股。”
  陸景哈哈一笑,在茶幾處坐下來,道:“傅總這可是寒磣我呢。何喜之有?我現在為資金的事情愁得飯都吃不下。還要請傅總幫忙。”(未完待續。。)
  %77%77%77%2E%6A%64%78%73%2E%6E%65%74
  本站7×24小時不間斷超速小說更新,請牢記經典小說網址:www.booksrc.net[拼音第一個字母]手機看小說:wap.jdxs.net【經典小說】,TXT小說下載請到小說信息頁,請點上面的“返回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