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1048 聲名鵲起

由于現代汽車是非上市公司,內部增發新股的流程并不算復雜。在3月18號就已經將法律程序大致走完。和華支付140億美元之后,拿到7億新股。
  陸景在收購現代汽車之前募集到的114億美元在三月中旬已經陸陸續續的到賬。除去前期收購股份花費的20億美元,在“圍獵”現代起亞汽車集團屬下的公司中花費了40億美元,最終還剩下54億美元。
  這筆資金用來支付7億新股與拿下三星手中協議的0.93億股明顯不足。三星最終將手中的0.93億股轉讓給和華的價格是私下交易中35美元的價格。算下來,和華需要支付172.55億美元。
  但是,和華拿到現代汽車7億新股后,和華立即受到亞太地區各大銀行、投行、基金的追捧——此時借錢給和華明顯是只賺不賠的生意。
  3月13日,由鄭夢先出面與新韓銀行、韓亞銀行、韓國匯兌銀行達成40億美元的借款協議。
  緊接著,莫心藍、陳旭江在香港與世信銀行、信業銀行、匯豐銀行、中國銀行達成50億美元的借款協議。
  許雪代表和華與明州商業銀行、建業市商行等幾家銀行達成20億美元的借款協議。
  新月投資、開悅資本總計借給和華的20億美元。
  募集到足夠資金之后,和華拿下7.93億股份沒有資金壓力。只不過,剩下來的11.45億美元在接下來三星的股份拍賣會和華只能作壁上觀。所以,陸景對丁靈說需要準備三星的拍賣會。
  由于現代汽車各家股東需要洗牌,新增發的股份沒有設股份鎖定期限的協議。在18日,各家股東簽字法律文件生效后。三星便發出邀請函:3月25日上午在三星廣場大廈的宴會廳里舉行拍賣會議。
  一抹傍晚的陽光落在漢城大學(SeoulNationalUniversity)旁的高檔餐廳里。斑斕的色彩落在精美的餐桌上。似乎,不遠處的大學校園的活力就隔著一道玻璃窗外。
  “今天白園餐廳里好安靜,怎么這時候還沒有人來吃晚飯呢?哦,陸景,你有收到我們的邀請函嗎?”李怡馨吃著菜。微笑著問道。
  餐廳都被陸景包下來,怎么能有人來吃飯?李怡馨在漢城的知名度有些高,陸景可不想吃頓飯就有什么花邊新聞爆出來。“當然收到了。不過和華暫時還沒有資金拍賣三星的股票。哦,這你可別和金助理說啊,不然我到那天還進不了門。”
  三星一億股有可能拍出進40億美元的高價,他有計劃嘗試著拿下一億股試試。和華手里的股份還有點少。現在現代汽車的股份比資金重要。三星拍賣股份的機會可不常有。只是。他還在發愁能從哪兒弄到資金來。
  李怡馨秀美的容顏宛若鮮花綻放開,青春活力十足,“怎么會啊,我們是朋友呢。”
  陸景給她靚麗的笑顏晃了一下眼睛。她今天化了妝,笑起來眉清目秀,很有味道。李怡馨不是哪種讓人覺得驚艷的女孩。但是她真誠的性格讓每一個和她接觸的人都感覺很放松。而且能感覺到她青春的活力。
  陸景笑著倒酒,道:“你這么快就把我當朋友?不怕被我賣了還幫我數錢啊?”
  “陸景,漢城是我的地盤。”李怡馨笑著說道,很有些神采飛揚。
  陸景哈哈一笑:“你最近沒有去賽車?”
  “我爸爸讓我跟收購現代汽車的項目,最近這段時間沒有去。”李怡馨有些好奇的微笑道:“你怎么知道我喜歡賽車?你有興趣?”
  李怡馨看著明亮燈光下的陸景,嘴角帶著溫和的笑容。他說話做事似乎總是從容灑脫。心里突然升起一絲期待。
  陸景訝然的挑了挑眉頭,隨即笑著搖頭。道:“我沒那個天賦。”
  李怡馨這段時間忙著沒去賽車,豈不是就會錯過她那段為之殉情的愛情。不過,生活的慣性恐怕不是那么容易改變的。
  李怡馨手拿著筷子,托著香腮問道:“那你平常都有什么休閑活動?騎馬賭賽、莊園打獵、改裝車飆車、真人射擊?”
  聽著李怡馨嘴里飆出一連串富家子弟常玩的活動,陸景忙擺擺手,道:“我平常看看書,偶爾打打電腦游戲。”
  三代才能熏陶出貴族風范。陸家到他這兒才算是第二代。他的愛好其實和普通人的愛好沒什么區別。最多就是喜歡抽中華、喝點名貴的紅酒、買些豪車放在車庫里。斗雞走狗的愛好還真沒有養出來。
  “…,不是吧?”李怡馨笑得眼睛瞇起來,像月牙兒,“你喜歡打電腦游戲?你不會買了一家電子競技俱樂部讓那些職業選手陪著你在網上虐別人玩吧?”
  陸景喝著酒。一本正經的道:“正有這方面的打算。”
  李怡馨噗嗤嬌笑,道:“說的像真的一樣。不過,我覺得以你的性格,還真有可能做得出來呢。”
  陸景笑了笑。以后和華進入文化產業,叫什么人皇、獸皇陪著打幾把游戲。或者讓他們當隊友去網上虐人感覺應該很爽。
  隨意的聊著,一頓飯就結束。在白園餐廳精美的大廳入口看著落下來的夜幕,陸景正準備離開,李怡馨道:“陸景,陪我去漢城大學里走走吧。好久沒有和人聊得這么痛快了。”
  看到李怡馨略有些期待的眼神,陸景本來打算回去工作的,笑道:“你當我是三陪啊。陪吃、陪聊、陪玩。行吧,下次你去江州請我吃頓飯作為報酬。”
  “那沒問題。走吧。”李怡馨伸手邀請陸景一起過了馬路往漢城大學走去。
  漢城大學的全稱是漢城國立大學,是韓國第一大學。位于冠岳區冠岳路599號的校區在夜色中猶若花園般美麗。漢城大學的學生穿梭其中。
  陸景和李怡馨并肩在林蔭大道上隨意的走著,邊走邊聊。兩人的保鏢隔著三十米跟在后面。
  大學校園里的路燈不是不滿每一處馬路。昏黃的燈光下,穿著剪裁得體精致的定制長款春裝凸顯的身材修長窈窕的李怡馨不時的吸引到男生的目光。挺翹的小臀與修長的雙腿,背部的曲線讓她無論從哪一個方面來看都是俏麗佳人。
  李怡馨心里略微有些得意的瞥了陸景一眼。結果看到的是陸景無動于衷。正打量著漢城大學里的景色。她心里忽而升起微弱的泄氣感覺。她都不知道她為什么會有這樣的情緒。
  “咦,陸景…”煙詩凝遠遠的就看到陸景和李健熙的女兒在逛大學,心里腹誹道:“真是混蛋。膽大包天啊。連李健熙的女兒都敢招惹。”煙詩凝想了想,還是迎面走過來和陸景打招呼。
  “煙處長?你怎么在漢城?”陸景吃驚的看著突然出現的煙詩凝,臉色忽而變得有些不好看。
  煙詩凝跟陸景的關系有改善。但是。這時見陸景一副猜疑的樣子,心里不由的火冒三丈,卻還得壓著脾氣解釋道:“我在漢城出差。和你沒關系。”
  要不是回頭有事情需要陸景配合她早就甩臉色走人了。
  陸景恍然。他反應有些過激了。他以為煙詩凝在監控他。見煙詩凝的臉色不要太好,陸景有些撓頭,道:“哦。我知道了。改天我們再聊。”
  陸景給李怡馨打了個眼色,兩人飛快的和煙詩凝分開。李怡馨很奇怪陸景和煙詩凝的對話。很明顯兩人的關系不同尋常。不過她沒有問陸景。畢竟她和陸景還不是很熟。
  被煙詩凝打擾了一下,陸景和李怡馨也沒興趣逛下去。在漢城大學門口就道別。陸景剛坐到車里,就接到陳笑的電話,“陸景,柏斯這里的情況有點不好。”
  陳笑的聲音有點沮喪。陸景驚訝的揉揉眉心,安慰道:“笑笑。別著急。怎么回事?”
  陳笑的情緒稍微緩和了一下,道:“澳大利亞國會將在明天表決一項議案,限制非技術性勞工輸入。我已經努力讓霍華德-康納代為運作阻止這項提案,但是他在澳大利亞國會的影響力很微弱。無法阻止這項議案的通過。”
  靠。我靠。陸景腦子里轟然的炸開。
  在澳大利亞白人都是享受高福利、多假期的悠閑生活。沒人愿意加班,就算是在支付加班費的情況下。白人都是好逸惡勞的典型。這是高福利社會帶來的弊端。
  中國工人吃苦耐勞、報酬低于澳洲的工資水平,通常會加班加點的趕進度。和華在西澳洲的礦場的主要員工是國內以勞務輸出的名義派遣到澳大利亞。
  如果澳大利亞限制非技術性勞工輸入,和華在西澳洲礦場的建設進度將會受到影響。第一船運回國的鐵礦石至少要延遲兩到三年。
  而且。人力成本也會增加。以前預計每年虧損10億美元,現在指不定就是每年虧損20億美元了。
  這很明顯是針對和華的一個議案。
  陸景心里極為不爽的原因還因為他準備籌集資金競拍三星拋售的現代汽車股份,這個議案出來后,他得向柏斯鐵礦石那里追加投資。根本就無力競拍股份。
  “笑笑,是三井的小動作吧?”陸景咬牙切齒的道。日系財團在澳洲鐵礦石產業上有多大的發言權,他心知肚明。
  “是的。我查到松阪士夫最近在柏斯、堪培拉(澳大利亞首都)活動的很頻繁。”陳笑郁悶的道,“還有一個消息,這件事背后可能有英國沃倫財團的影子。”(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com)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