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1047 會議結束

江州。
  徐華路麗都酒店十四樓走廊咖啡廳里,吳璇邀請莫心藍喝下午茶。這里的下午茶是亞洲所有麗都酒店中最正宗的。
  吳璇上午和莫心藍在雙塔公寓里一邊閑聊一邊等待漢城現代汽車臨時股東大會的結果。中午在麗都酒店吃過飯后,她和莫心藍各自回酒店的房間里午休。這會才一起出來喝下午茶。
  “嘟-嘟-嘟-”手機里傳來連續三聲響聲,顯示著正在接通中。吳璇對莫心藍笑道:“這混蛋的電話總算是打通了。剛才不知道多少人在給他電話。”
  莫心藍優雅的抿著咖啡,笑道:“拿到7億新股,陸景在前期的名聲可是累積到了一定的程度呢。估計熟人都會給他打電話。”
  …
  到臨江別墅后,陸景剛在沙發上把清秀的丁靈剝成小白羊正要進入的時候接到吳璇的電話,“小靈,這是最后一個電話,等會我一定關機。”
  丁靈嬌羞的抱著陸景的身-體,感覺他進來了,緋紅著臉小聲道:“哦。”
  “陸景,今天表現不錯哦。值得獎勵。有什么要求說出來聽聽。”吳璇笑盈盈的說道。雖然是看得短信,她可以猜得到會議室里激烈交鋒的情形。
  陸景喝了點酒,正興奮著,很無恥的道:“那我回江州你幫我吹一管。”他說話也沒過大腦,把心里的想法給說出來了。
  “你個流-氓。我在麗都酒店里呢。心藍還在我身邊呢。”吳璇靚麗的臉蛋上頓時浮起紅暈。她哪里想到陸景這混蛋口無遮攔的調-戲她。實在太可惡了。
  吳璇身上有股熱流涌起,連忙掛了電話。她剛已經聽到陸景在干什么。哼,看我回頭怎么收拾你。
  莫心藍掩嘴輕笑。她雖然沒聽到陸景說的什么話。但是肯定不正經。不然吳璇怎么會這幅模樣。陸景這家伙私下里可是“壞”的很。
  吳璇給莫心藍笑的臉上有點火辣,不想這么快放過陸景。不過她知道陸景肯定要關機。想了想,給陸景發了一條短信:小壞蛋。誰把你慣出這毛病了?
  …
  夏如龍從現代汽車酒店里出來時坐上了戴姆勒的車中。在鄭夢久宣布董事長和三名執行董事的權力格局之后,他隱隱把握到一點東西。現在,他終于想明白。
  鄭夢久之所以會支持陸景獲取新股,原因是鄭夢久準備在現代汽車實行四巨頭的權力格局。他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保證平衡。只要其余三名執行董事不形成合力,他就一定可以牢牢的掌握住現代汽車的權力。
  還有一點,他透漏出如果陸景不能讓鄭夢先獲得現代汽車董事長的職位就需要賠償給摩根士丹利60億美元。以鄭夢久的能力應該很輕松猜出,摩根士丹利會要求和華優先以現代汽車的股份賠償。
  鄭夢久在打和華股份的主意。
  有這兩個原因,鄭夢久同意和華拿7億新股就順理成章了。
  靠。夏如龍郁悶的靠在車椅子上揉著臉。他透漏給鄭夢久的消息反倒是成全了陸景。
  與夏如龍同車的是戴姆勒的另外一名胖胖的高管。他笑道:“米奇,你今天的表現很精彩啊。怎么這幅表情?”
  夏如龍當然不會說實話,道:“沒能幫助戴姆勒拿到增發的新股,心里有點難受。”
  胖高管大笑道:“不要著急。等三星把股份拍賣完畢,我們手里的股份就足以占據一席之地。呵呵。現代汽車提出四駕馬車的格局,托蘭執行官建議董事長擁有一票否決權,只要我們戴姆勒只要拿到董事長的職位還是收購成功的。”
  用有一票否決權的董事長的權力當然不是其他三名執行董事能比的。
  夏如龍眼睛微微一亮,大腦高速的運轉起來。
  算上今天會議上的交手,他已經輸給陸景兩次。但是,他不是那種輕易可以被失敗打敗的人。輸上一千次都無所謂。只要關鍵的時候讓他贏下全局就可以。
  收購現代汽車的行動還沒有結束。他依舊有機會翻盤。
  …
  戴姆勒增發0股,雖然大家士氣都很高昂,但是回到戴姆勒漢城辦事處之后,必要的總結會議肯定少不了。
  就在安德魯-托蘭準備從他的辦公室去會議室時。夏如龍敲門進了安德魯-托蘭的辦公室。
  “什么,你說不支持董事長擁有一票否決的權力?”安德魯-托蘭詫異的看著他面前的青年。
  夏如龍眼睛里有著異樣飛揚的神采,語氣肯定的道:“托蘭先生。董事長否決制度對我們不利。誰說股份多就一定能拿到執行董事的職位,我們完全可以推薦我們、鄭夢奎、三井擔任現代汽車的執行董事。”
  安德魯-托蘭眼睛瞪圓。明白夏如龍的意思,“米奇。你是想要依靠票數的優勢來控制現代汽車。問題是三井在有些問題上未必和我們一致。”
  高遠基金要將手中的股份出售給戴姆勒。剩下的盟友中就只能選擇三井。至于選擇鄭夢奎,那是因為要把和華給擠下去。剩下幾家股東中,三星要賣掉股票退場,總不能選鄭夢允成為執行董事吧?
  夏如龍微笑道:“托蘭先生,鄭夢奎手中的股份實際上是在渣打銀行手中。他的表決權由不得他。”
  “好主意。”安德魯-托蘭忍不住叫好。夏如龍這智商確實很高。居然這么就想到利用這么一點。渣打銀行和戴姆勒的關系可是很不錯的。如果是董事會4票表決的話,渣打銀行極有可能贊同戴姆勒的方案。
  隨即,安德魯-托蘭想起一個問題,道:“鄭夢奎與渣打銀行的協議很多人都知道吧?”
  夏如龍點點頭,道:“但是,托蘭先生,鄭夢久內心里恐怕對和華更為忌憚。如果有機會讓和華徹底出局,他應該會和我們合作。”
  鄭夢奎能力不錯,但是在頂級的商界精英面前不夠看。鄭夢久要是怕鄭夢奎才怪。隨便幾個小花招就能搞得他灰頭灰臉。
  安德魯-托蘭琢磨一會,下定決心,“好。等三星的股份拍賣之后,我和渣打銀行的托馬斯-李談談。”
  …
  現代汽車臨時股東大會的決議很快就在韓國媒體上出現。緊接著亞洲各大中心城市的財經媒體都進行了評論。這次臨時股東大會最大的得益者是三星,其次是和華,最后是鄭夢久父子。
  和華聲名鵲起。這一次關注和華的人已經不僅僅是亞洲金融界的大人物們。一些投行、基金的中層管理都開始注意到和華的名字。隨著和華的名氣大增,要求采訪的媒體增加了很多。
  作為和華發言人的墨靜雯頻頻在漢城、香港兩地的財經媒體上發出聲音,維護和華的正面形象。
  既然有了新聞發言人,陸景當然不會安排丁靈去參加新聞發布會。那會增加小妮子的工作量。
  陸景每天和丁靈在一起纏綿廝守,一起逛街、吃飯、做運動。放松前段時間一直緊繃的弦。五天的時間眨眼而過。
  下午時分,從臨江別墅的小客廳里,窗外江天一色的美景映入客廳里。兩只高腳玻璃杯在午后的陽光中凌亂的擺放。沙發咯吱咯吱響著,良久之后才在陸景的低吼中平息。
  陸景抱著丁靈剛洗過澡出來,丟在客廳里的手機就響了起來。“陸景,恭喜你拿到現代汽車7億新股。”電話里傳來的是唐詩經溫婉的聲音,帶一點落雪般浸潤的清涼。
  陸景愣了愣,腦子里浮現出唐詩經看不出年紀的水靈臉龐,他沒想到唐詩經會給他打電話。“哦,謝謝。唐小姐…”
  唐詩經笑著打斷陸景的話,“叫我詩經吧。大家都這么叫我。陸景,以后來黃海如果沒有人招待你的話可以給我打個電話。”
  唐詩經的話有一點矜持,但示好的意思表達的很明顯。陸景忽而明白過來了。這是他拿下7億新股所帶來的附屬好處。唐詩經這樣的孔雀女已經開始承認他的實力,所以才打電話來聊幾句。“行。我去黃海的話一定給你打電話。”
  見陸景掛了電話,丁靈嬌艷無比的慵懶躺在陸景懷里,道:“陸景,誰的電話呢?”
  “黃海唐家六小姐。唐詩經。”陸景笑著道,“小靈,我們得準備三星的股票拍賣會了。我估計三星應該要放出消息了。”
  丁靈鼻子里嬌媚的恩了一聲,“在這之前三星還要協議轉讓給我們0.93億股,這部分資金你準備好沒?”
  “當然準備好了。”陸景信心十足的道。
  …
  東京。
  一處寧靜的高檔別墅內,長井靜香一身和服跪坐在一名老者面前,“叔父,我讓你失望了。”三井被增發0股,她作為負責人要承擔財團內部的壓力。
  老者淡淡的擺了擺手,“靜香,做事不要理會庸人的看法。你的表現不算差。三星的股票拍賣會什么時候舉行?”
  “兩周之后。”長井靜香恭敬的道。
  老者看了長井靜香一眼,“你還有機會。對三井而言,成為執行董事所取的權力足夠了。”
  “哈伊。”長井靜香心里一喜,眼淚差點流出來。她的繼承人位置被叔父保住了,接下來就看她的表現。“我會讓柏斯那里發動,消耗和華的資金。”(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