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1042 權力分享

當高遠基金的眾人抱著當觀眾下午回來繼續看戲的念頭時,戴姆勒公司的職員卻沒有這樣的想法。這是一場還沒有結束的“戰爭”。雙方在暫停休戰的期間正在不斷的部署。
  戴姆勒一行六人吃午飯的地點在距離現代汽車總部大樓二十分鐘車程的一處cbd里面的一家高級餐廳中。話題一直圍繞著下午兩點半要繼續的股東大會。
  戴姆勒的亞洲區首席執行官安德魯托蘭對陸景不屑歸不屑,有信心歸有信心,但是他不會真的無腦認為:陸景叫個“暫停”是為了下午不來參加會議避免被人當眾嘲諷。
  人活到四五十歲,怎么可能還會像小年輕一樣無腦。
  “米奇,你有什么想法?”安德魯托蘭問身邊正在慢慢喝酒的夏如龍。
  夏如龍一遇到重大事情就需要酒精來刺激他的思維。現在他正在思考陸景會以什么樣的條件打動鄭夢久。他今天正式的身份是摩根士丹利派給戴姆勒的收購顧問。
  聽到安德魯托蘭問話,夏如龍沉吟了一會,道:“托蘭先生,我覺得我們有必要派人去和鄭夢久見面。不管陸景是否說動鄭夢久都要防患于未然。”
  安德魯托蘭并沒有立即答復,對美艷的女助理吩咐道:“安琪,你去查一查和華與現代汽車在那里吃飯?”
  “好的,先生。”安琪是個標準的白人女子,豐乳肥臀,此時扭著灰色包臀裙裹著的豐腴肥臀。搖搖擺擺的出了餐廳。戴姆勒今天來開會的幾名亞洲區高管不禁在心里吞了吞口水。
  吃飯這會討論歸討論,但是不管從哪一方面來說。戴姆勒都占有優勢。他們當然有心情看美女。
  片刻后,安琪從餐廳回來。臉色有點古怪的道:“托蘭先生,鄭夢久在現代汽車總部大樓他的私人餐廳里宴請和華一行。”
  安德魯托蘭微微一愣。
  戴姆勒的幾名職員用英語嘀咕著:不是吧,關系這么親密?
  “這代表不了什么。恰恰表明鄭夢久沒太把陸景當回事。”夏如龍很快就分析原委,但是他知道他上午表現的有點過了,這個時候就沒有出聲催促安德魯托蘭。
  安德魯托蘭想了想,揮手道:“米奇,你代表我去見一見鄭夢久。告訴他,只要他答應與戴姆勒合作。戴姆勒的條件永遠都比和華優厚,”
  他現在占據著心里優勢。如果主動去見鄭夢久就失去了談判的優勢。上午開會的時候不滿歸不滿,他對夏如龍的智商和能力是很信任的。這個時候自然要請夏如龍出手。
  夏如龍放下酒杯,“好的。托蘭先生,我這就去。”
  夏如龍也沒顧上午飯才吃了一會,拿起外套,就出了餐廳。其實,鳳凰男看似風光,但加班加點、餓肚子工作都是常態。沒有任何的人成功是天上掉下來的。
  安德魯托蘭贊許的對這夏如龍的背影點點頭,他剛才的意思是讓夏如龍吃完午飯之后不要午休代表他去見見鄭夢久。沒想到夏如龍連飯都不吃。直接去了。這種工作態度值得贊許。
  “安琪,打電話和鄭夢奎聯系。如果下午的時候他獲得6億新股。我想和他聊聊。”
  …
  …
  現代汽車總部大樓。
  午后的陽光落在餐廳的米色的帷幕上,淡淡的影子順著深紅色地毯還差幾米就落到現代汽車與和華眾人吃飯的圓桌邊。
  鄭夢久還在沉思。
  這時,鄭夢久的助理從餐廳外進來。走到鄭夢久身邊低聲道:“會長,摩根士丹利直接投資部高級經理夏如龍先生在餐廳外想要見你。”
  鄭夢久助理的聲音不算大。但是陸景等人都聽得清清楚楚。陸景灑然的站起來道:“鄭會長,既然你有客人。那我們回頭再聊。”
  鄭夢久漠然的點點頭,道:“陸先生。你的提議很不錯,我需要思考思考。”
  寒暄幾句后。陸景、丁靈、陳超、郁浩寧告辭出來。事實上,他們今天的午飯也沒吃一點。
  餐廳門外,長得玉樹臨風、英俊瀟灑的夏如龍穿著深灰色的毛衣,一套筆直的西裝正沉靜的等在走廊落地玻璃窗處。從這里可以俯視漢城。
  “夏經理,我們又見面了。”陸景對夏如龍笑了笑,和他握手。
  夏如龍笑著指指陸景身后跟隨的三人,微笑道:“不好意思,打擾你和鄭會長吃飯的興致了。回頭我請客。”
  再次交鋒。他以俯視的態度看待陸景。以他的智商當然明白,他求見的話,鄭夢久不可能拒絕他。但是,真看到陸景連飯都沒吃就被趕出來,這感覺還是蠻爽的。
  丁靈蹙起眉毛,有些不滿。
  陸景笑道:“不用了。我在新羅酒店訂了餐。夏經理,再見。”
  訂了餐?看到陸景一行人的背影,夏如龍嘴角翹起來。這句話可以理解為陸景未雨綢繆已經預料到一頓飯吃不完的情況,也可以理解為死鴨子嘴硬。
  “夏先生,請跟我來。”鄭夢久的助理到餐廳外時,剛好看到陸景和夏如龍錯肩而過。
  夏如龍是第一次私下里和鄭夢久。鄭夢久頭發花白,,臉上頗有滄桑之色,嘴角的魚尾紋讓他看起來有些冷酷無情。鄭夢久的性格、事跡他早就熟記于心。這與他當年為了拿下一個關鍵的單子花了一周的時間去背誦高爾夫球所有明星的愛好來迎合福特副總裁的事情相比是小case。
  鄭夢久眼神漠然的看著夏如龍。不是他不歡迎夏如龍的到來,而是他習慣了以這樣的面具來面對商界人物。
  寒暄了幾句后,鄭夢久守口如瓶。沒有告訴夏如龍和華剛才說了什么。
  夏如龍見查探不到什么情報,徑直轉達了安德魯托蘭的意思。但是他看到了鄭夢久嘴角有一絲笑意。“鄭會長,如果你有什么條件可以提出來?我相信戴姆勒一定能夠滿足你的要求。”
  鄭夢久淡淡的道:“也包括讓我繼續擔任現代汽車董事長的職務?”
  夏如龍語塞。這個他確實無法做出承諾。
  鄭一玄適機的扮著紅臉。道:“夏先生不如留下來小酌幾杯。我們想聽聽你對這次現代汽車被收購的看法。”他留意到夏如龍進來的名義是摩根士丹利的高級經理。這莫非有什么玄機。
  “多謝鄭先生的好意了。”夏如龍輕輕的搖搖頭,略一琢磨,道:“鄭會長,我有個消息要告訴你。摩根士丹利與和華有一個對賭協議。如果和華不能讓鄭夢先在一年之內擔任現代汽車的董事長,那么和華需要賠償給摩根士丹利60億美元。”
  說了這番話,夏如龍略微客氣了幾句,告辭離去。
  高賢重感慨道:“原來如此。怪不得陸景不會讓出現代汽車會長的位置。”
  鄭一玄不解的道:“夏如龍不顧保密協議告訴我們這個消息是什么意思?”他看得出來和華因為這份協議其實是很被動的。因為協議是有時間限制的。但是這個消息沒什么用啊。
  “我似乎聽說過戴姆勒是摩根士丹利的客戶。”高賢重拿不定主意,略有些遲疑的分析道,“夏如龍這么做給戴姆勒增加籌碼似乎也說的過去。不過。這么做對我們而言并沒有什么說服力。似乎有點多余。”
  鄭夢久輕笑,道:“賢重,你的意見是?”
  高賢重道:“會長,我認為我們需要考慮陸景的意見。”
  高賢重被陸景的奇思妙想給圈住了。鄭夢久冷冷的笑了笑,道:“為什么要我是執行董事,而不是董事長呢?我們自己分配權力不行嗎?戴姆勒或許對現代汽車執行董事的位置感興趣。”
  高賢重心里一震,訝然的看著鄭夢久。
  鄭一玄明白過來,哈哈大笑。出出主意難道就可以讓股東們選和華當董事長嗎?陸景太幼稚了。
  …
  …
  長井靜香帶著三井的職員回了瑞穗實業銀行的總部用餐。
  給鄭夢久增發6.6億新股,給鄭夢奎就只有6億了。市面只有12億流通的新股。三井能拿到多少還值得商榷。她需要盡快募集資金。不能1股都拿不到。
  她很清楚,拼到現在,今天增發的方案,就算戴姆勒不愿意通過。待會下午的會議上,三星也會聯合鄭夢久強行通過。三星拿得好處太多,不可能放棄唾手可得的利益。
  但不管怎么說。只要能讓和華拿到0股,接下來的變數就少很多。在棋盤上博弈的旗手越少。局勢就越明朗。
  吃過午飯,長井靜香在辦公室里小憩。沒一會。她的助理輕手輕腳的走進辦公室后的休息間,低聲喚道:“小姐,到時間了,我們該出發了。”
  長井靜香拍拍臉,翻身起來,“好。我馬上動身。”今天下午她估計沒什么表現機會。不過,從私人的角度說,欣賞下陸景氣急敗壞的表情挺有趣的。
  她不信陸景有什么底牌可以讓鄭夢久改變主意。
  …
  ….
  李怡馨坐到汽車中準備出發去現代汽車時,突然看到汽車中父親也在,嬌笑道:“爸,你不是下午有我去參加會議就可以了嗎?”
  李健熙木訥的道:“我中午讓佑榮查了下行程。下午沒什么事,我去看看。”
  “哦。”李怡馨開心的笑起來。今天上午的“勾心斗角”讓她大開眼界。她代表三星坐到會議桌前她還在擔心她會做得不夠好。
  李健熙心里搖搖頭。他是不得不去。他是怕女兒李怡馨做出什么錯誤的決定。上午的時候這孩子可是很同情陸景的。他可不會因為與和華合作了幾次,就認為雙方是盟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