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1041 豐厚的條件

陸景提議休會,就像是NBA中被人打了一個20:0的小高-潮之后喊暫停,生生的把那股頹勢給壓住。至于能不能扳回來就要看待會陸景和鄭夢久談的怎么樣。
  陸景手腕上那款號稱貴族藝術品的江詩丹頓顯示此時的時間是十二點零七分。
  會議室里眾人自然看不清他手腕上的時間,但是,經過陸景這么一提醒,眾人都從緊張、狂熱的氛圍中清醒過來,各自看時間。確實到吃飯的點了。
  對陸景的請求,鄭夢久沒有猶豫,他現在就是在等戴姆勒和陸景競相出價。至于單獨私聊不是問題,他待會會把陸景的條件告訴戴姆勒,看看戴姆勒又是什么出價。
  鄭夢久環視了會議室一圈,淡漠的道:“休會吧。下午會議開始的時間是2點30分。”
  安德魯-托蘭將視線從鄭夢久身上挪到此時正端坐不動的陸景身上。隨即,冷笑一聲,對他的下屬們道:“走吧。”他相信不管陸景給現代汽車開出什么條件,他都有足夠的籌碼壓倒和華。
  夏如龍看了陸景一眼,心里不知道再琢磨什么,沉思著與戴姆勒的團隊一起離開。
  長井靜香沒再看陸景,陸景說要和戴姆勒私下里聊不過是無謂的掙扎而已。等戴姆勒的人離開后,她便帶著三井財團的職員離開。
  李怡馨跟在李健熙身邊離開時,還不忘回頭對陸景笑笑。算是安慰他。
  會議室里的眾人陸陸續續的跟著各自的boss離開會議室。很快會議室內就只剩下鄭夢久一方與和華的人。
  鄭夢久冷淡的道:“陸先生,現在可以了,有話就說吧?”
  鄭夢久心里對他有怨氣,陸景是知道的。是和華與三星將鄭夢久父子在現代汽車的控制權打壓到了50以下。鄭夢久心里沒點怨氣就不正常了。
  不過陸景仍然對鄭夢久冷淡的態度感到有點奇怪。鄭夢久可以和李健熙達成一定的默契,沒道理與和華和解就不愿意了?畢竟,從表面上看,三星是“主犯”,和華是“從犯”。
  隨即,陸景反應過來,別是李健熙又把他給“賣”了吧?
  靠!靠!靠!
  李健熙這老狐貍,真是賣得一手好“隊友”。又被他坑了一次。
  想明白這一點,陸景也懶得和鄭夢久套近乎,反正都是以利益打動人,道:“到吃飯時間了。如果鄭會長不會吝嗇一頓飯吧?邊吃邊談。”
  陳超正在和丁靈一起收拾文件什么的,心道:“你厲害,這時候還想著敲鄭夢久一頓飯。你難道不知道他現在是大爺嗎?”他實在想不出陸景能有什么牌能打動鄭夢久。
  鄭夢久看了看陸景,覺得陸景有點意思,點頭道:“行。”他在商海摸爬打滾一輩子,這點養氣的功夫還是有。
  高賢重和鄭一玄對視一眼。難道陸景是真有把握能說服他們?
  …
  …
  崔七月和高修平有說有笑的與高遠基金的眾人出了會議室。走道上鋪著紅地毯直通電梯口。崔七月笑著搖頭道:“名不副實。詩經原本對陸景很看好。我今天專程來看過江猛龍。可惜了。”
  高修平點頭,笑道:“陸景兩次反對把握的時機很好,但是得罪戴姆勒很不明智。其實,和華收購現代汽車本就是天方夜譚的事情。等戴姆勒浮出水面,和華就是紙老虎。底蘊不足。”
  崔七月微微一笑,心里卻是很詫異。高修平這么說,其實表示他內心里對陸景很忌憚。高修平這也是委婉的在表達和他不同的意見。
  底蘊不足,是他們六大世家用來評價那些后來崛起的資本力量的。比如東南狼王墨承這樣的人物。墨承巔峰時期,資產不過十億美元。所能調動的資金大概在四五十億美元上下。
  高修平將陸景比作墨承這樣的人物,可見其內心里對陸景的評價。確實,和華此次收購調動的資金都達到了近百億美元。不是誰都有這樣的能力。
  在金融市場中,一個人所能調動的資金數目是一個人能量、實力最直接的體現。
  高修平接著道:“今天真正得益的是三星。李健熙果然是非常人物。哦,七月,你認為陸景會給鄭夢久什么好處?和華手中大概沒有比克萊斯勒股份更誘人的東西了。”
  崔七月笑道:“這可不好說。沒準陸景頭一發熱把和華的股份給鄭夢久了。哈哈。話說,今天夏如龍的表現很亮眼,確實擔得起詩經的稱贊。”
  他今天來參加現代汽車的臨時股東大會是為了偵查“敵情”。至于最終是戴姆勒拿下現代汽車,還是和華,抑或是鄭夢久保住現代汽車,他都不關心。他關心的是讓唐詩經稱贊的兩個男人到底有什么樣的實力。
  高修平知道崔七月的想法,點頭道:“夏如龍是很厲害。他幾次提醒安德魯-托蘭都很有水平。很有針對性。今天上午戴姆勒與和華的交鋒,實際上是他和陸景在交鋒。”
  說著話,一行人到了電梯門口,準備離開現代汽車總部大樓去吃午飯。
  高遠基金早就戴姆勒有協議,最終會把手中的1億股賣給戴姆勒。同時獲得戴姆勒許諾給高遠基金的好處。高遠基金可以安安心心的當觀眾。
  一場大戲最終的帷幕還沒落下,他們這些觀眾到了下午還會回來見證這一關鍵性的時刻。
  …
  …
  每一家集團型企業的boss都會有專門的待客餐廳。比如三星李健熙在承智園的餐廳。比如陸景在世運大廈的最頂層就有他自己的私人餐廳,用來招待商業伙伴。
  鄭夢久招待和華一行吃午飯的位置便是現代汽車總部大樓他的私人餐廳。
  格調不錯的明亮餐廳里可以眺望漢城繁華的風景。穿著藍色馬甲的俊男侍者手托精美的木質餐盤送來各式的菜肴放在圓桌之上。
  從禮儀上來說,中餐和西餐的禮儀在餐桌上都不能說話。不過,陸景剛才已經說了要邊吃邊談,禮儀什么的在利益面前自然不值得一提。
  高賢重微笑著問道:“陸先生,我實在好奇你能給我們開出什么樣的籌碼能超過克萊斯勒的股份?”作為鄭夢久的核心參謀,他確實沒有摸透陸景的想法。這種感覺很糟糕。
  丁靈、陳超、郁浩寧不約而同的放下手里的餐具,看向陸景。
  鄭夢先和鄭夢久雖然是一母同胞,早就恩斷義絕。他不可能接受鄭夢久的眼前。在吃飯前就找了個借口道別而去。
  “克萊斯勒的股份雖然好,但是鄭會長拿到股份能做什么呢?”陸景好整以暇的笑道,“我認為鄭會長的精力應該放在現代汽車的發展上。”
  鄭一玄冷笑道:“難道你還會推薦我爸繼續擔任現代汽車的會長嗎?”
  陸景道:“那當然不可能。我推薦鄭夢先先生擔任現代汽車的董事長。”陸景好不避諱的說出他的目標。
  鄭夢久眉頭忍不住挑了一下,語氣不滿的道:“陸先生,你不清楚我和鄭夢先的恩怨?”
  陸景點頭道:“我知道。但是,鄭會長以為戴姆勒拿到現代汽車的控制權之后會讓你繼續留在現代汽車?”
  戴姆勒剛才要推行的方案是給鄭夢奎增發6億股,給鄭夢久增發6.6億股。傻子都知道戴姆勒會想辦法把鄭夢奎手中總計7.16(1.16+6)億股給接收過去。然后再把鄭夢久趕下臺。
  戴姆勒拿下鄭夢奎手中的股份,再拍賣下三星的6億新股,聯合高遠基金、三井所持股份達到了15.66。超過了50的比例。
  雖然現代汽車的董事會章程規定:需要60的股東同意才能更換董事長。但是戴姆勒難道不會再繼續增發新股來稀釋鄭夢久等人的股份比例嗎?
  鄭一玄道:“那也得等戴姆勒把鄭夢奎手中的股份拿下來再說。”這話說的雖然沒什么底氣,但是好歹反駁了陸景一回。談判嘛!討價還價是正常。
  坐在鄭夢久下屬的高賢重聽出一點味道來,道:“陸先生有話不妨直說。”
  鄭夢久面無表情,漠然的看著陸景。
  陸景喝了一口蘑菇湯,將他早就想好的答案說出來,“我認為現代汽車的董事長負責制度可以更改為執行董事負責制。由董事長和三名執行董事共同負責。實現權力共享。不知道鄭會長有沒有興趣擔任執行董事?”
  實現權力共享、利益共享最根本的一條就是更改現代汽車目前的權力架構。由**制度變成共同負責制。
  陸景給出的選擇很直接。選擇與戴姆勒合作最終的下場就是被趕出現代汽車。選擇是和華合作,還可以繼續留在現代汽車。
  丁靈、陳超、郁浩寧這時才恍然。倒不是他們反應遲鈍。權力共享與利益共享的方案早就在和華制定的策略中,但是陸景居然把這作為底牌拿來和鄭夢久談判實在出乎意料。
  萬一,鄭夢久拒絕了?
  要知道鄭夢久可是一個掌控欲-望很強烈的人。否則,他早就應該和三井談妥了協議——和華的人自然不知道三井給鄭夢久提的是多么離譜的條件。
  這樣的風險使得丁靈幾人根本就沒有想到陸景會大膽的將這個籌碼押到勝負的天枰上。另一邊則是克萊斯勒公司12的股份。鄭夢久會怎么選擇呢?
  高賢重眼睛中有一絲異色閃過。陸景居然別出機抒的想到這么一個辦法。
  鄭會長留在現代汽車還有繼續進行權力博弈的可能。因為,陸景并沒有說董事長具有最終決定權。也就是董事長與三名執行董事之間的權力界限,需要靠博弈手腕和影響力來界定。董事長在陸景的提議中是一個名譽頭銜。
  “這樣一來董事長的頭銜就無關緊要了。陸景這‘火力轉移’的技巧很高超啊。不愧是敢于主動‘圍獵’現代汽車的人。”高賢重心里輕輕的嘆了一口氣,看向鄭夢久,等待他的決斷。
  聽到陸景的話,鄭夢久的臉色有了變化,似乎有些意動,沉吟不語。一時間餐廳里有些安靜。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