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1040 底線在哪里

安德魯-托蘭接過助理遞來的紙條,有些詫異瞥了夏如龍一眼。夏如龍今天有點活躍。其實,很多事情他不是想不到,而是反應沒有夏如龍那么敏捷,慢了一拍而已。
  此刻,安德魯-托蘭心里涌起了一絲對夏如龍的不滿。
  他又不是夏如龍的傀儡?何況,這種智商不如人的感覺讓他很不舒服。夏如龍表現得有點過了。
  安德魯-托蘭自然不知道夏如龍和陸景的恩怨。在與和華達成借款協議的談判過程中,夏如龍堂堂普林斯頓大學的天之驕子,居然被陸景用“詐術”騙過。他內心里深以為恥。
  今天是他擊敗陸景的機會。他沒什么“潔癖”。只要能擊敗陸景,不管是占據有優勢的情況下,還是在公平的情況。擊敗就是擊敗。世界上本來就沒有公平的事情。
  安德魯-托蘭不滿歸不滿,但還是很重視夏如龍的意見,打開紙條看了看:托蘭先生,請許諾給鄭夢久6.6億股。他勢必對鄭夢允報以希望。
  安德魯-托蘭一看紙條就明白夏如龍的意思,微微一笑,道:“鄭會長,我認為可以你們可以拿到6.6億新股,你覺得呢?”
  會議室里略有一點騷動。戴姆勒好手段。反應快的人都看向了鄭夢允。
  為什么是鄭夢允。很多話都是不用明說的。鄭夢久原本手里有4.8億股,增發7.2億新股,就能持有40的股份。增發6.6億股的玄妙就在于鄭夢允手里有0.6億股(鄭夢允原本有0.2億股,增發0.4億新股)。
  臨時股東大會召開之前,鄭夢久和三井在新羅酒店接觸的消息早就被漢城的財經媒體曝光。在增發19億新股之前,鄭夢久加上三井,加上鄭夢允剛好就是50的股份。所以,明眼人都能看得出來鄭夢久能把握住其弟弟鄭夢允的態度。
  因而,現在像崔七月、高修平、丁靈這樣心里有譜的人都在看向鄭夢允,想要看看他是什么想法。
  鄭夢允眉頭皺起來。他沒想到這次臨時股東大會的矛盾焦點此時會聚焦到他這兒。
  此刻,鄭夢允大概和陸景前幾刻的心情有點類似。尼瑪,我打醬油的好不好?他并不打算參與到這次收購的風云中去,卻沒想到他手中這點股份依舊被戴姆勒算計。
  會議室內的氛圍很安靜。消息再一次的傳出,很快,后方有分析師給出了戴姆勒提議增發6.6億股的原因。會議室內不少人看著手機短信恍然大悟。
  鄭夢允沉思著。還沒說話。長井靜香卻是嫵媚的笑起來,嬌聲道:“陸景,要不要再提高一點價碼呢?”
  靠。要不要聲音這么媚啊?
  6.6億新股已經是極限值了。再多,鄭夢久現代汽車董事長的職位就辦法撼動了。
  長井靜香這話挑釁的意味十足,完全就是在拿手指抵著陸景的鼻子挑釁,“陸景,你行不行啊?”
  言外之意,不行就認輸吧。
  …
  …
  柏斯。
  和華設在柏斯的辦事處辦公地點是距離五星級Lidor酒店十分鐘車程的甲級寫字樓中。這也是為了照顧居住在Lidor海邊別墅區的員工。
  別看和華柏斯辦事處的規模不大,但實際上它是在西澳洲赫赫有名WTS公司的上級機構。WTS公司的業務都需要向在和華柏斯辦事處辦公的陳笑匯報。重大事務由她來做決斷,或者與和華的高層協商處理。
  “陳總,現在怎么辦啊?三井那女人有病啊,老是針對我們。”寬敞舒適的辦公室里,穿著黑色緊身一步裙的蘇曉玉有些焦慮又有些不滿的說道。
  掛著景華總部總經理頭銜的陳笑此時也是一身黑色的職業套裝。白色的絲襪修飾著她的美腿。已經三十歲的她穿著職業套裝有著別樣的嫵媚韻味。
  “曉玉,不要急。陸景既然敢否定給戴姆勒增發的方案,就一定有對策。”陳笑站起來,微笑著拍拍蘇曉玉的小香肩,安撫著她的助理。“陸景在收購聯科的時候把長井靜香擺了一道,她針對陸景很正常。況且,三井本來和我們是敵人。”
  景華把2G,2.5G時代的日系手機全部清出了中國市場。在手機業務上布局深遠的三井損失慘重。三井早就有限制和華的想法。在漢城收購TFT液晶技術、蘇蘭電器的股權大戰,三井都有參與。
  而且,最近三井還在澳洲這邊搞小動作。
  陳笑看起來嬌小玲瓏,十分精致。陸景就挺喜歡叫她小美女。這時兩人站在一起,蘇曉玉比陳笑還矮上幾分。蘇曉玉好奇的笑盈盈問道:“陳總,你對陸景這么有信心?”
  陳笑笑道:“有信心就是有信心啊。你看到陸景出錯過一次嗎?
  她二十三歲的時候被陸景招聘進景和公司,至今已經有7年。她也成為和華的高層之一,達到許多人一輩子都無法企及的高度。人生的際遇就是如此的其妙。就像關寧給她說的,在正確的時間遇到正確的人。一路走來,她追隨著陸景在刀尖上起舞,一步步的將景華發展起來。她堅信陸景這一次也不會失敗。
  蘇曉玉仔細回想了一會,好像還真沒有。
  陳笑走到窗戶邊,眺望著柏斯市內的河流,風景迷人,輕聲道:“曉玉,我們至少還要在柏斯呆三到四年。你今年27歲了吧。過段時間,我給你放個長假,回國找個男朋友吧。大好青春不能都陪在我身邊荒廢了。”
  柏斯這里號稱世界上最寂寞的城市。她和蘇曉玉的關系已經是宛若姐妹一樣。
  蘇曉玉沒想到陳笑將話題一轉,俏臉微紅,道:“行啊。就怕沒人愿意跟著我來柏斯啊。我也不能總是請假回國。”
  陳笑嬌笑道:“你不找哪里能找到?試試看吧。好了,繼續關注。我期待著陸景翻開他的底牌。”
  …
  …
  被一個漂亮女人挑釁所感覺到的不爽比被一個男人挑釁的程度要深得多。
  當然,陸景面對長井靜香的挑釁并沒有熱血上頭的吼一句“是男人的誰說自己不行?”
  還是那句話,能坐到今天現代汽車臨時股東大會上的人沒有人是簡單角色。
  陸景自然不會是個例外。
  “6.6億股是我們各方所認可的極限了。”陸景平靜的說道,“鄭主席認為呢?”
  陸景的話音一落。李健熙、高俊遠、鄭夢奎、鄭夢先心里都贊同。這確實是個極限值了。
  今天會場里姓鄭的人不少,但是能被稱為鄭主席的,只有韓國足協主席鄭夢允。鄭夢允才沒興趣個當“靶子”,冷著臉道:“我對今后關于現代汽車會長職位的議案不持任何立場。”
  他本來就是打著順手幫一把老二的主意。但是,老二自己沒和三井談攏怪的了誰。這是必輸的結局。他可沒興趣在現代汽車的事務上耗費精力。
  高賢重輕輕的嘆了口氣。他本來正悠然的看著戴姆勒、和華雙方出價。但是,陸景的話一時間沒人反駁,而鄭夢允現在又表態棄權。他不得不從重新拿回現代汽車控制權的幻想中清醒過來。
  坐在高賢重身邊的鄭一玄手指甲都嵌進了肉里。差一點啊!真是讓人不甘心。
  眾人的視線落在了鄭夢久臉上,現在就看他怎么選了。似乎,6.6億新股是他所能到新股的極限了。
  鄭夢久面無表情。他還在等戴姆勒與和華的出價。都是6.6億新股的意見,那么請給我一個選擇你的理由吧。
  安德魯-托蘭這會不用夏如龍提醒也知道怎么做了。他需要在其他的方面和鄭夢久進行利益交換。他許諾道:“鄭會長有沒有興趣購置克萊斯勒公司12的股份?”
  “哦-----!”會場里一片驚呼。戴姆勒開出的條件太豐厚了,居然讓鄭夢久成為克萊斯勒公司的大股東。
  戴姆勒1998年以330億美元的價格收購了克萊斯勒公司,合并組成了戴姆勒-克萊斯勒公司。雖然這樁大象婚姻并沒能締造一家成功的全球汽車集團。但是,克萊斯勒公司的價值并沒有減弱多少。它已經是北美第三大汽車生產廠商。
  面對如此豐厚的條件,鄭夢久臉上露出了訝然的神色。他身后列席會議的高賢重和鄭一玄也是一臉的難以置信。
  “完了。”丁靈清秀的臉龐上閃過一絲紅暈,一股頹然的感覺涌了上來。她這時才發現這段時間加班真的有點累。
  陳超下意識的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有點木然,“我們就這樣被擊敗了?”
  鄭夢先無力的放下手中的筆。難道讓陸景拒絕戴姆勒是一個錯誤的決定?但是,但是…
  “我就說嗎。和華得罪戴姆勒連目前這一關都過去。戴姆勒的實力、可用的資源都不是和華能比的。”
  “和華的領導者還是嫩了點。有點堂吉訶德的風范啊。”
  “呵呵,裝逼裝成sb了吧?德性!”
  各種各樣的想法浮現在會場里眾人的心頭。然后順著電波擴散出去。成王敗寇。不管陸景之前的表現多么精彩,多么厲害。在這一刻,他是失敗者。沒有人會認為他之前的決定是正確的。
  此時遠在黃海的裴吳越嘖嘖稱奇:夏如龍的想法確實很其妙。本來給鄭夢久增發新股的底線是7.2億新股,生生的給他降到6.6億。
  雖然最終擊敗和華依靠的是戴姆勒雄厚的實力,但是這個人不簡單。確實當得起唐詩經的稱贊。
  陸景看到兩道目光投射過來。一道是長井靜香憐憫的目光。一道是夏如龍帶著笑意的目光。里面有難以掩飾的快意。陸景沒有理會,拿起茶杯喝茶。
  鄭夢久躊躇著,他還在衡量得失。
  “爸爸…”李怡馨也顧不得那么多規矩,湊到李健熙耳邊問了一句。看著正故作鎮定拿著茶杯喝茶的陸景,她覺得陸景此刻的樣子好悲壯。忙活一場,結果卻是竹籃打水一場空。最后的贏家是三星、戴姆勒。
  李健熙輕輕的搖頭。商場如戰場,他不會幫陸景說話。三星與和華沒這份交情。大局已定。除非陸景拿出更大的利益來說服鄭夢久。但是,可能嗎?
  陸景放下茶杯,笑了笑。
  笑?笑你妹啊!這一次陸景的笑容可就不像陸景否決三井、戴姆勒增發方案時讓眾人感覺到有點不妥了。
  “鄭會長,我建議休會。到午飯時間了,我想和鄭會長單獨談談。”陸景抬起手腕,用手指點了點他手腕上的江詩丹頓。這是妻子衛婉儀送給他的禮物。
  “啊…”會場里一片嘩然。很明顯,陸景手里有牌,可以抵消戴姆勒優渥的條件。否則,陸景不會自取其辱的要求和鄭夢久談判。而且還要求私下里談。
  那么底牌是什么?
  會場里的眾人菊花一緊。哦,錯了,是心里涌上來一股不好的預感。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