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1039 只能靠自己

看到坐在會議桌前的幾人聽到長井靜香這個建議后神情一變,鄭夢奎喜形于色。他和三井自然沒什么協議。長井靜香不是真心想幫他,而是通過他來制衡陸景。
  既然他們和鄭夢久對立的這一方鬧內訌,那就只能先拉攏鄭夢久先把攪局者和華踢出去。
  拿下8億現代汽車的新股,鄭夢奎有兩個選擇。第一,繼續他原有的目標爭奪現代汽車董事長的職位,完成他父親和他的夢想。但是30%左右的股份想要完成這個目標很玄。
  為什么他之前手里握著10.5%的股份也很有底氣呢?1亞太的資本對他趨之若附,求著投資他。他不缺資金。2他根本沒有拿到一個完整現代起亞汽車集團的打算,他相信他許諾給戴姆勒等股東的好處足以讓戴姆勒等股東支持他。他要的是董事長的位置。把鄭夢久趕出去之后,經營的事情再慢慢來。
  鄭夢奎的打算和陸景其實是一樣的:分享權力、分享利益。每一個能現在坐到現代汽車股東大會桌前的人物都不簡單。只是,鄭夢奎的想法沒有陸景的那么清晰、明確。
  不過,鄭夢奎看到今天會議中戴姆勒拿下現代汽車的決心,看到陸景為了拿下現代汽車不惜和戴姆勒翻臉的決心,以及亞太資本現在拋棄他的狀況,他就知道這個選擇會有些難。
  他還有第二個選擇。
  就算他當不上現代汽車的會長,按照協議,他將賠償渣打銀行50億美元。但是,以現在現代汽車賣出價每股35美元的價格,他拿下8億新股,賠償綽綽有余。
  聽到長井靜香的提議。夏如龍心里暗叫一聲好。長井靜香這個提議會瓦解掉鄭夢奎的斗志。鄭夢奎有了退路,評估收購難度之后,自然不會“死磕”。
  其實,剛才表決戴姆勒公司增發股份方案時他不是沒想到拉攏鄭夢久的辦法。問題是鄭夢久對戴姆勒怨念很深。開出的條件除非是能保住鄭夢久50%的控股地位。否則鄭夢久極有可能不答應。
  但是,如果鄭夢久提出持股超過50%的要求。所有的股東包括和華在內勢必會否決。
  所以,他沒有給安德魯-托蘭提出這個無用的建議。
  然而,現在的形勢變化,戴姆勒一份新股都沒拿到。威脅看似下降了。而且由長井靜香來提議鄭夢久心里的抵觸也小。現在就看鄭夢久的胃口有多大。當然,鄭夢久想必也明白這樣的形勢來之不易,不會輕易浪費掉這樣的機會。
  鄭夢久臉色沒有任何的變化,心里卻是笑了起來。李健熙這個按照比例逐個投票表決的建議十分合適。形勢走到這一步,各方必須要拉攏他了。
  想到這兒,鄭夢久心里暗爽。李健熙的手段確實高超。
  鄭夢久一副表情漠然的神情看向陸景。他在等陸景出價。
  長井靜香建議分給他4.6億股。陸景能分給他多少呢?他只要會支持出價高的人。
  就在鄭夢久看向陸景的時候,鄭夢先也略帶點擔憂的看向陸景。他聽到陸景拒絕戴姆勒的時長舒了口氣。他要的答案就是陸景拒絕戴姆勒。
  因為同意戴姆勒的方案。接下來就是三星的股權拍賣。6億新股,和華很有可能一次都爭不贏財大氣粗的戴姆勒。戴姆勒公司及其盟友只要拿到超過15億股(50%),和華后續的所謂共享權力、共享利益的計劃就是個笑話。
  人家都拿到控制權了,誰還和你談共享的事情?
  算一算。戴姆勒原本有1億股份,拿下9億新股,再加上高遠基金的1億股份。三星要拍賣6億股。戴姆勒甚至在三星的拍賣會上有2次機會來消耗其他對手的資金。
  這樣一算,就知道陸景為什么要冒著得罪戴姆勒的風險否決戴姆勒的決議了。因為,和華也想要現代汽車的董事長職位。和華退一步就是凌空萬丈。
  在鄭夢先的計劃中,否掉戴姆勒的方案,同時和華再否掉給鄭夢奎的增發方案,剩下的12.6.億股由和華與鄭夢久來分,這樣就完美了。但是他沒想到,長井靜香會搶先提出分一部分股份給鄭夢久來換取鄭夢久的支持。
  能坐到今天現代汽車臨時股東大會上的人就不能輕視啊。
  鄭夢先眉頭緊鎖,對陸景小聲道:“陸先生,我們需要提出新的建議。”
  …
  …
  “結束了。”唐詩經掛掉了崔七月的電話,惋惜將手機放在桌子上,輕嘆一口氣,“和華可惜了。”
  如果把這次收購現代汽車比作一場足球賽,她便是中立觀眾。看到陸景在之前一系列漂亮的“突破”,眼看著要進球了,卻被三井給阻止。
  裴吳越這里也有消息渠道。唐詩經打電話的時候,他已經收到短息。他認可唐詩經的判斷。“和華差一點就可以成功了。長井靜香不愧是三井財團的后起之秀。她在三井住友銀行的工作業績我聽說過。很出色的一個女人。”
  童兮兮一直恬淡安詳的坐在裴吳越身邊,帶著十二分的江南水鄉婉約氣質。這時,她笑問道:“吳越,唐姐,你們怎么這么說?戴姆勒一方給鄭夢久開出條件,陸景也可以開條件啊。而且,鄭夢久心里應該清楚,不管增發多少股,戴姆勒接下來會聯合鄭夢奎把他從現代汽車董事長的位置下趕下來。”
  童兮兮這么配合的詢問,一則是讓唐詩經和裴吳越感覺到他們智商的優越。二則是她確實有點不懂。
  裴吳越和唐詩經對視了一眼,笑道:“詩經,你先給兮兮解釋。”
  唐詩經笑著挽了挽頭發,道:“不管和華和戴姆勒怎么提條件,最終有一條線都不會過:不會讓鄭夢久所持的股份超過40%。說到底,和華與戴姆勒都想要現代汽車董事長這個職位。因此。剩下許諾給鄭夢久的好處基本上可以斷定是其他的利益交換。這方面和華怎么都比不過實力雄厚的戴姆勒。”
  “哦。”童兮兮有些恍然。
  裴吳越接著道:“所以,鄭夢久就算明知道戴姆勒后面會把他趕下臺,但是他已經被沒有更好的選擇了。本來今天的會議是一點股份都不給剩。現在能拿到4.6億股已經是意外之喜。鄭夢久現在的最佳選擇就是不要意氣用事,而是看怎么才能爭取更多的利益。”
  童兮兮笑吟吟的點點頭。“原來還有這么多彎彎繞繞啊。”想到陸景正坐在會議桌前和這樣的人物勾心斗角。想必頭疼的很吧。
  唐詩經欣賞著遙遠而遼闊的湛藍海面,道:“吳越。戴姆勒占據優勢,但是我現在反而很期待米奇的表現。希望他能給我一個驚喜,以最小的代價拿下鄭夢久。”
  裴吳越笑了笑,不以為然。都到這個份上了。靠的戴姆勒實力。夏如龍難道還能玩出花來?
  …
  …
  陸景自信的笑了笑,他在考慮博一把的時候就已經考慮到這個情況。
  他對鄭夢先點點頭,然后視線從鄭夢久、李健熙、鄭夢奎的臉上劃過,最后落在長井靜香身上。“長井小姐的建議好像有點本末倒置啊。其實你們只要取得鄭會長的支持就可以,鄭夢奎先生能拿到多少增發的股份似乎不是重點。”
  會場里不少人輕輕的點頭。給鄭夢奎8億新股,卻給鄭夢久4.6億新股,好像是有點本末倒置了。
  打完電話進來的崔七月正好聽到陸景這句話。忍不住翻個白眼。這話說的真尼瑪假啊。和華又能給鄭夢久多少股份?
  會場里所有人的視線再次落在陸景身上。陸景不緊不慢的喝了一口茶,微笑道:“我建議給鄭會長增發5億新股。”
  列席會議的不少人額頭變黑。敢情你也只是說說啊。
  陳超心里笑著搖頭。他和陸景同學三年,別看陸景這小子看著是一本正經,其實他不僅腹黑還悶-騷無比。余樂敢追丁靈。陸景就敢讓人盯梢余樂夜里去玩漢城姬的事情。搞得余樂現在都不敢再提追丁靈的話頭。而且,陸景這小子還追到幾個關校花級數的美女。
  他敢肯定陸景這話是在故意調-戲長井靜香。
  長井靜香不屑的道:“陸景,你加價加的太低了。想要爭取鄭會長的支持有點難。”說著,她看向安德魯-托蘭。她只是提出建議,最終給鄭夢久好處的還是戴姆勒公司。
  長井靜這么做,并不是給戴姆勒示好什么的。三井并懼怕世界上任何一股資本力量。她當然知道沒有拿到增發的新股是她的重大失誤。但是,如果把和華踢出局之后,還有14億(三星6億+鄭夢奎8億)新股會被拍賣,她還有機會挽回局面。
  安德魯-托蘭這時也從戴姆勒增發0股的憤怒情緒中走出來,好整以暇,以一種貓戲老鼠的姿態看著陸景,用居高臨下的口氣道:“陸先生,我建議給鄭會長增發6億新股。你覺得怎么樣?”
  唐詩經和裴吳越分析的話安德魯-托蘭自然聽不到,但是這并不妨礙他相處其中關鍵之處。他能坐上戴姆勒亞洲區首席執行官的位置豈是庸庸碌碌之輩。
  討價還價的事情,剛才這間會議室里發生了n次。列席的眾人也沒覺得奇怪。所有人都知道增發給鄭夢久新股數目的底線在哪里——7.2億新股。大家都在等最后的角力點到來。
  陸景淡淡的道:“少了點。6.1億新股。”
  場面一時間有點奇怪。雙方都在慢吞吞的加價,似乎和華與戴姆勒都胸有成竹。
  夏如龍皺了皺眉,寫了一張紙條遞給了安德魯-托蘭。他打算結束陸景無聊的“反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