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1037 打醬油差點被坑

夏如龍心里有些發愣。今天這場臨時股東大會開得意外頻出。
  現代汽車的公司架構是董事長負責制。也就是說股東大會、董事會唯一能決定的人選只有董事長。整個現代汽車公司所有事務由董事長說了算。
  三星要是拿下現代汽車董事長的職位,相當于是把現代起亞汽車集團吞到肚子里了,就看怎么消化。
  對韓國政治生態稍有研究的人都會明白:韓國政府絕對不會讓三星掌控現代集團。
  因而,他倒不震驚李健熙會退出收購現代汽車,而是驚訝李健熙居然在股東大會上公開了與和華的協議,并為了多拿股份公然說出會拍賣到手的新股。
  “李健熙脫鉤了。”夏如龍心里嘆了口氣。他全程參與了戴姆勒和三星的談判。但是誰沒有想到李健熙會這么快就表示放棄收購,至少也要等到韓國政府對三星施加壓力才對啊。
  夏如龍將視線投向陸景,想要看看他的反應。
  別看今天參與會議的一共有8家股東。但實際上,攻守的只有三方。戴姆勒、和華、鄭夢久。
  高遠基金已經和戴姆勒達成協議。pass。
  鄭夢允只有2%的股份,并沒有攪局的能力和想法。pass。
  三井有攪局的想法,但是為了拿到20%的股份和戴姆勒達成了協議,歸屬于戴姆勒一方,同進同退。pass。
  至于鄭夢奎,以鄭夢奎和鄭夢久的私人恩怨。想要鄭夢奎轉而支持鄭夢久根本不可能。鄭夢奎不能和鄭夢久合作。他又迫切的需要搶到現代汽車的董事長職位,否則他就得把股份陪給渣打銀行。這又決定了他不會和戴姆勒合作。所以。他手上那10.5%的股份不夠看。無視!
  和華之所以能成為單獨攻守的一方,是因為和華也想要拿下現代汽車的控制權。和華與戴姆勒不可能合作。這也是陸景在股東大會之前沒有去和戴姆勒談判的原因。
  但是。和華與鄭夢奎有一點不同,他有可能與鄭夢久進行有限度的合作。剛才在三井的表決上,雙方就合作了一把。
  所以,綜上所述,最終在臨時股東大會上進行“攻守”的只有三方。
  陸景要知道夏如龍的想法肯定會罵:你妹,勞資是來打醬油的。這不是被你們逼的?要不是戴姆勒連按比例配額的股份都不給我,我發神經和鄭夢久合作?
  和華與三星率先發起“圍獵”現代汽車,將鄭夢久父子在現代汽車的控制權打壓到了50%以下。要說鄭夢久不恨陸景和李健熙那絕對智商堪憂。
  陸景和鄭夢先等人商議已經考慮好方方面面:戴姆勒不會過份的將和華往鄭夢久那邊推,會給和華4.6億新股。但是。現場的情況卻不是如此。
  戴姆勒試圖用溫水煮青蛙的方式迫使和華就范。敵意微弱,但是等三井拿下5.5億新股,一共19億新股,還有幾家股東等著分配,和華肯定拿不到足夠的份額。這也難怪陸景反應激烈,要讓三井拿0股。
  夏如龍看向陸景的時候,陸景根本沒看到夏如龍的目光。李健熙的話讓他腦子里閃過一個念頭:賣得一手好隊友!
  三星分別與和華、戴姆勒有協議,但是李健熙不僅把和華給賣了一回,這次表明態度同樣將戴姆勒給賣了。
  亮瞎眼的老狐貍風范。
  陸景現在根本就不敢指望等會三星會支持和華拿股份。
  李健熙等了片刻。等會議室內嘩然的聲音慢慢的平息下來,又道:“三星想要拿到6億新股。這6億新股將會采取分批次拍賣的程序。大家不用擔心三星一次性拍賣。表決吧!”
  李健熙最后一句話說的霸氣十足,信心十足。
  會議室里眾人面面相覷,三星的底氣十足啊。
  從技術上分析。戴姆勒如果想要入主現代汽車,給三星的新股絕對不能超過4億。就算三星擺明態度會賣掉,但是拍賣。每股的價格恐怕就不是20美元的發行價,至少是如今黑市上的35美元。這么大的蛋糕(折合210億美元)給三星一口咬下去。誰樂意?
  鄭夢奎第一個開口道:“我反對。”大家都明白,過早的將19億新股的蛋糕切下去一大塊。剩下的人就沒什么分的。問題是,鄭夢奎的話,沒人當回事。
  不得不說,在收購伊始之時深受各家資本追捧的鄭夢奎很悲催。他從主角淪為了路人甲。
  長井靜香為了回報剛才三星對三井的支持,聲音悅耳的道:“我同意。”她根本沒把鄭夢奎當一回事。之前她找鄭夢奎合作,鄭夢奎還拿腔作勢,現在知道后果了吧?
  戴姆勒的安德魯-托蘭壓著心里的不滿,不快的道:“我同意。”說完對高遠基金的高俊遠使了一個眼色。
  高俊遠會意的笑了笑。三星的胃口太大了。高俊遠把手里的筆放下,道:“我不同意三星獲取6億新股。”
  協議這東西,你較真就輸了。戴姆勒是支持三星盡可能多的獲取股份,但是高遠基金沒簽這樣的協議吧?
  “哦----”
  仿佛是打游戲到了賽點,會議室內列席的眾人再次發出驚訝的聲音。
  高遠基金(9.1%)的反對意味著什么?意味著三星索要6億新股的方案破產。因為鄭夢久(43.6%)反對除了他之外的所有的股東獲取新股。
  “協議這東西,較真就輸了。”會議室中很多人的腦海里冒出這個念頭。
  陸景看到李健熙身后的李怡馨一副緊張兮兮的樣子。他帶李怡馨去公海賭船上賭博的時候就了解到她緊張時的習慣。
  三星這是玩脫線的節奏。陸景和鄭夢先對視了一眼,平靜的道:“和華同意三星獲取6億新股。”和華和三星有協議,陸景沒打算像戴姆勒一樣玩花樣。反正三星的方案已經無望通過。
  李怡馨感激的沖陸景打了眼神,清秀的一笑。
  各大股東陸續的表態之后。所有人的目光再一次集中到了鄭夢久身上。
  …
  “長井靜香那個女人搞什么鬼?把三井的大好局面給葬送。”柏斯的三月正處在秋季。繁華市區的三菱辦事處大樓的辦公室中,松阪士夫不滿對好友巖崎智久說道。
  巖崎智久斜倚在座椅上。感受著陽光落在辦公室里的那種慵懶和舒適,笑哈哈的道:“松阪君,稍安勿躁,要給靜香一點時間。”
  松阪士夫把手里的手機丟到沙發上,搖搖頭,輕聲道:“你不了解長井靜香。她心高氣傲,肯定在會議上嘲諷陸景了。她的毒舌你應該領教過。陸景這小子受不得,直接作出了過激反應。”
  “你的意思是,這次臨時股東大會要白開了?”巖崎智久收起笑哈哈的表情。認真的說道。
  “不好說。會場內估計火藥味很濃。三星的方案被否掉的話,肯定又得爭吵一番。估計這次股東大會沒三兩天開不完。”松阪士夫說道。
  松阪士夫對長井靜香的性格把握還是很準確的。只是猜陸景反應的原因猜錯了。他不是能力不行,只是幾次都碰到陸景這個超強的對手。現在弄的給長井靜香打下手。
  巖崎智久琢磨了一會,笑問道:“松阪君,你是希望這次臨時股東大會毫無成果,還是希望有成果呢?”
  毫無成果,三井還有機會卷土重來。有成果,長井靜香抓得一手好牌,如此嚴重的失誤。必定會在財團內部那些老家伙那里大降印象分。最終在三井財團繼承人中也要落后。
  松阪士夫看了巖崎智久一眼,笑了笑,沒說話。就算是好朋友,有些話也是不能說的。巖崎智久是三菱財團巖崎家族的繼承人。誰知道巖崎智久會不會把他給賣了?他總不能說他希望會議有成果吧?
  …
  “李健熙胃口太大。錯失良機。”高修平感覺到褲兜里的手機震動了一下,拿出來一看,正是身邊崔七月這話嘮給他發的短信。
  別看會議室里列席會議的成員在開會之時幾次爭吵、辯論。又幾次嘩然,但是整個會議實際上井然有序。沒有人敢貿然亂開口說話。所有人的手機都是震動模式。
  高修平自得的笑了笑,按鍵發了短信。“安德魯-托蘭不是省油的燈。詩經看中的那個夏如龍很有兩把刷子。李健熙名不副實。”
  高修平的手指按鍵剛按下發射鍵,賣酷許久的鄭夢久淡淡的道:“我同意對三星增發6億新股。”
  靠,這什么情況?
  今天這個股東大會上,到底誰和誰是隊友啊?不少人表示完全看不懂。
  三星與戴姆勒有協議。三星賣了戴姆勒一回,結果戴姆勒又玩了三星一把,但是和三星有仇的鄭夢久居然在這個時候力挺三星獲得6億股。6億股賣出來多少錢?至少210億美元啊!
  會場再次嘩然!聲音比前兩次還有些大。實在太難以讓人相信。鄭夢久與三星聯手了。
  你妹!你妹!高修平看到崔七月臉色古怪在看他發的短信,心里有十萬頭草泥馬呼嘯而過。
  他判斷錯誤,這人丟得有點大。
  李健熙正是與鄭夢久有協議才敢這么說。這兩家聯手的話,今天的臨時股東大會有必要再開下去嗎?
  李健熙這表演!碾壓智商啊!
  誰能料到他居然和鄭夢久有“勾結”?開會之前誰能想到三星可以斬獲200億美元的利益?現代汽車一年的純利也不過30億美元。
  李健熙這表現用游戲術語說:秀得一手好操作。不愧是韓國的經濟帝王。(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