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1036 陸景笑了

為什么全場嘩然?
  和華這明顯是要三井死磕啊!和三井死磕,基本上就是在和戴姆勒、高遠基金這三家死磕。戴姆勒支持三井拿到增發之后20%的股份,這兩家的關系用屁-股都猜的道。
  難道和華已經準備和鄭夢久聯手?但是,這太天真幼稚了吧!鄭夢久可不會幫領這個情份。
  會議室內負責發消息的人立即瘋狂的按鍵。甚至有個家伙按拉不住心里的激動,直接出去上廁所。好吧,誰信他出去上廁所誰是sb。陸景要是回頭的話,大概能認出來出去的那家伙是高修平身邊的帥氣男子。
  …
  …
  黃海,近海的游艇上。
  “這是搞什么?和華不打算談了?太沖動了。”唐詩經接到崔七月的電話后,驚訝的蹙起眉頭問題。她一時間猜不透陸景的用意。
  戴姆勒支持三井拿5.5億新股,總計就19億新股,戴姆勒自己要占大頭,剩下分配給和華的新股恐怕就不多了。戴姆勒這完全是吃肉分點渣渣給和華的打算。
  和華和戴姆勒的心里博弈在于:1和華要是得不到按股份比例分配的2.8億新股使得自身的持股比例維持在14%,那么和華就有可能倒向鄭夢久。雙方一拍兩散。戴姆勒得不到想要的。最終是鄭夢久得利。
  2如果和華支持鄭夢久,那么和華與摩根士丹利的協議合同是很大的桎梏:鄭夢先在一年之內不能成為現代汽車的董事長,和華就要賠償摩根士丹利60億美元。和華受不起這樣的損失。
  因此,博弈的關鍵就看戴姆勒能用多少股份作為籌碼來壓住和華倒向鄭夢久的心思。
  陸景看到戴姆勒有壓住和華的心思,明顯反應過激了。
  崔七月笑呵呵的道:“詩經,陸景看樣子沒你說的那么厲害啊。沉不起啊。好了,我得進去了。免得錯過什么精彩鏡頭。哈哈。”
  唐詩經掛了電話,對裴吳越和童兮兮說了電話的內容,問道:“吳越,我們上次和陸景見過面。他不應該是沉不住氣的人啊。米奇不可能拿20%這個份額去逼陸景。他只是在試探。”
  到她和裴吳越這個年紀。閱人無數。不說像老狐貍那樣,聊幾句下盤棋就能把人的秉性摸得一清二楚。但是,至少看的出幾分性格。陸景的決定是在大出乎她的意料。
  雖然不滿唐詩經又在夸夏如龍,但是裴吳越知道夏如龍在場的話,確實有可能有一定的影響力。畢竟摩根士丹利的招牌在那里。
  裴吳越有些不確信的說道:“如果會議現場是剩下的七家股東在針對和華搞小動作的話。陸景忍不住這口氣也正常。”他心里有些可惜,又有些松口氣。
  他固然是在和陸景合作,但是陸景給他的壓力還是挺大的。陸景現在收購現代汽車之舉何等風光?整個亞洲的金融界都在關注。
  別看他在童兮兮面前說五年之內超過陸景。但是國內做公募私募,要成長到索羅斯的量子基金那個地步很難。總之,他要努力。
  唐詩經輕輕的嘆口了氣。沖動是魔鬼啊。
  童兮兮微微笑了笑,笑容婉約清秀,看著這碧海藍天更覺得愜意。
  …
  …
  正在和吳璇笑吟吟在早春上午陽光里悠閑喝茶的莫心藍收到消息后。臉色變了變,詫異的道:“這是怎么回事?和預想的不一樣。不是說好了今天當配角嗎?和華有三星幫忙,沒必要采取這樣兩敗俱傷的辦法。陸景怎么突然采取這樣激進的方式。”
  莫心藍很清楚和華的方案是在這次增發之后,采取分享權力、分享利益的模式一家家的談下去。
  現在。直接否掉了三井參與增發,那三井不是想狼一樣盯著陸景?后面的合作估計也沒法談了。
  吳璇沒有參與和華收購現代汽車的項目,這時好奇的問道,“心藍,怎么了?不妥?”
  “恩。非常不妥。正常情況下,今天臨時股東大會的矛盾應該是針對鄭夢久才對。”莫心藍眉頭緊鎖,沉思了一會,想不透為什么。
  吳璇跟著陸景一路殺到如今和華的巔峰,她目睹了陸景帶著五個人、一點資金就沖到江州來做諾基亞手機代理的創業過程。陸景對外的第一筆廣告業務還是她接洽的。她對陸景的信心僅次于創業時一直跟在陸景身邊的陳笑。
  “心藍,我相信陸景的判斷。”
  聽到吳璇這句話,莫心藍愣了愣,焦灼的情緒忽而緩解了不少,輕輕的點點頭。
  …
  …
  陸景的決定讓會議桌前的幾名股東臉色微微一沉。特別是戴姆勒-克萊斯勒亞洲區首席執行官安德魯-托蘭。陸景這是擺明了不想玩了。那他也不不必客氣。
  坐在靠墻位置的夏如龍這時眼神變了,死死的看著陸景,試圖看出一點端倪來。陸景這個決定實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難道陸景有底牌解決60億美元的資金。
  見陸景下了決定,長井靜香沉著的臉色反而消散,嫵媚的一笑。從容拿起茶杯喝茶。
  和華這是自己找死。你難到指望三星真在最后投票的時候幫你表態?幼稚。中國有句古話叫做此一時彼一時,李健熙可不是什么心慈手軟的人物。
  陸景此時的神情并沒有多么嚴肅,依舊是開場之后云淡風輕,事不關已的模樣。
  坐在陸景左手邊的鄭夢先探詢的看了陸景一眼。他身在現場有點明白怎么回事了。
  這是這次臨時股東大會之前,和華沒有和各家股東洽談到位的惡果。和華只與鄭夢奎、三星接觸了。其中鄭夢奎拒絕合作。三星同意合作。
  但是,看李健熙今天的表現,他和戴姆勒會面的成果遠超過和華眾人的想象。極有可能與戴姆勒達成了某方面的協議。
  換言之,就是和華被三星“賣”了一手。
  所以,今天的股東大會,沒有人對和華有善意。其實,什么私人恩怨都是不重要的。大家都是成-年人,重要的是利益。有利益就有合作。
  陸景淡定的對鄭夢先點點頭。其實,他心里在苦笑。沒有坐到橢圓形會議桌前的人,很難領會這其中的勾心斗角。他不是沖動之下做出把三井踢出局的決定。而是不這么做,被排在倒數第二位表決的和華絕對要被坑。
  想想看,三井都拿到了5.5億新股。戴姆勒自己至少要拿到8億新股,使得持股達到30%才會滿足。和華與三星還有協議,支持三星多拿股份,那么最后剩給和華的是多少?
  尼瑪,勞資今天是來打醬油的,怎么感覺這是要被坑的節奏。
  鄭夢久臉上露出會議開始以來的第一絲真正的笑容,盡管還是很冷,“超過50%的反對。三井這次拿不到增發新股。下一家股東。”
  下一家股東是持股8.5%的三星。
  鄭夢久說完作為主持人的這句開場白,就沒有再說話。頓時把小會議室內眾人的胃口吊起來。鄭夢久要是不無腦的見人就反對,那其實也不關陸景什么事。畢竟和華只有12.8%的股權。
  “三星手中有0.93億股,這次增發希望獲得8億新股。”李健熙沒怎么說話,代替他說話的是扶著他椅子背站立的李怡馨。會議室里的眾人也沒人會認為李怡馨不夠資格代表三星說話。血緣這層關系,可不是企業里的人事關系能替代的。
  李怡馨看起來似乎不怯場,口齒清晰。和長井靜香的嫵媚、嬌柔相比,她就像是一縷清新的風。
  “不行,這個份額太多了。”沒有人會允許三星拿到近30%的股份。真當漢城不是韓國的地盤啊。三星拿到這個份額,以其在韓國的影響力可做的事情就多了。
  “最多3億股。”
  “3億太少了啊。”
  陸景插話道:“我支持三星獲得8億新股。”李怡馨感激的對陸景笑笑。陸景這話當然不是出來當逗比。因為這是他和三星協議中規定的事情。這個時候出來表一下態。三星不可能拿到8億新股。他心里有數。
  有人腹誹道:“你支持?你支持有毛用。”
  各種爭論的聲音在會議室里爆發。列席的眾人都是安靜的聽著。
  三星所能獲取的新股博弈點在于:三星與和華有協議。和華會支持三星。同時,戴姆勒和三星有協議,需要支持三星。但是,戴姆勒又同時不能讓三星的股份過重。一旦三星掌握了過多的股權,其威脅比三井還大。
  見“戰況”不佳,還在3.5億新股的數字間糾纏,離他預期的數字還有差距,李健熙敲了敲桌子,緩緩的道:“大家都知道三星與和華有協議。三星所持有的9300萬股將會以合適的價格出售給和華。增發的新股我希望是采取拍賣的方式出售。”
  靠!靠!靠!
  全場又是一片嘩然。
  三星這是明確的表示要退出收購現代汽車啊!這個消息將眾人雷的里焦外脆。誰會想到三星有退出的意思?要知道之前圍獵現代汽車就是三星發起的。這是什么情況?
  安德魯-托蘭嘴角浮出一絲若有若無的苦笑。李健熙這個老狐貍!三星和戴姆勒的協議是:戴姆勒支持三星盡可能多的獲取新股,三星支持戴姆勒入主現代汽車。
  李健熙把手里現代汽車的股份都賣光。他口頭支持有個屁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