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1034 我反對

現代汽車的董事會會議現場確實吵做一團。不過不是坐在橢圓形會議桌上的頭面物們。而是各自列席會議的隨行人員。倒不是說他們的涵養都很高。
  事實上,大人物私下里說話罵娘的比比皆是。只不過是在公眾面前保持形象而已。
  此刻會議室里的爭吵就是坐在橢圓形會議桌前的八人默許的。鄭夢先不在這八人內。他今天沒帶隨行人員。
  鄭夢久、安德魯-托蘭、長井靜香、陸景、李健熙這些人不爭吵是因為倒了他們這個層次之后,不是說兩句“你tm的不答應我滅你家”、“狗娘養的,你憑什么要這么多的股份”這樣之類的話就可以改變主意的。
  同意就是同意,不同意就是不同意。說多了沒什么用。誰會沒事的如同市井小飯爭鋒相對的罵街,除非是真有仇怨的。
  “和華要這么多股份干什么?你們難道想要收購現代汽車?你的股份明顯不夠。”
  丁靈一臉認真的反駁,“難道戴姆勒公司的股份就夠,算上高遠基金,也才18.2%。”
  “說我們高遠基金干什么?和華才12.8%的股權,憑什么分那么多。”
  “白癡,和華和三星結盟了。人家有21.3%的股份。”
  “和華和三星結盟,應該是三星為主導吧?”
  各種輪調來回的爭論著,其實都沒什么營養,無非是表達下不滿。誰都知道。真正能決定這件事的是坐在橢圓形會議桌前的八個人。
  李怡馨有點詫異的看著各自為自己公司爭取利益的職員。整個會議室猶如菜市場一樣。討價還價。她甚至看到陸景舒服的靠在椅子上玩手機。果然和三星的內部會議不一樣。
  半個小時后,一直木訥的喝著茶水的李健熙輕輕的敲了敲桌子。示意他有話說。今天會議室里要說聲望最高的人,自然是韓國的經濟帝王。李健熙。
  會議室內的聲音慢慢的小了下來。
  李健熙表情木訥的緩緩道:“鄭夢奎的方案不與考慮。我建議我們在戴姆勒公司方案的框架內進行討論。”
  陸景表態道:“我同意。”
  不管是戴姆勒的方案還是鄭夢奎的方案都是要削弱鄭夢久的股權,這是幾家股東的共識。鄭夢久的意見不重要。除開鄭夢久(43.6%)之外,和華與三星的股份達到了21.3%。戴姆勒公司自然不會反對。加起來就有39.5%的股份。這已經將鄭夢奎的方案否定了。
  見鄭夢奎勢單力薄,大局已定,長井靜香喝了一口茶,微笑道:“我同意。”
  安德魯-托蘭環視了會議桌上的眾人一圈,臉上浮起勝利的微笑,“好,我們逐個進行討論。現在先討論我們…”
  李健熙擺擺手。強勢的打斷安德魯-托蘭的話,“從股份比例由低到高的討論。這樣容易一些。否則,我們這次會議都無法達成增發的協議。”
  其余幾家股東表示同意。安德魯-托蘭想了想,同意下來。混亂的局面經過李健熙這么一整頓,慢慢的變得有序起來。整個過程中主持會議的鄭夢久都沒有怎么說話。
  會議室的氣氛重新變得緊張起來。
  一家一家的按照股分比例由低到高的表決下去充滿了未知的風險。不要以為會有投桃報李這種事情,沒有協議的約束,越到后面表決的一方越吃虧。
  鄭夢先所持有2%的股份是算在和華身上的。和華持有現代汽車12.8%股份是第二的大股東。屬于被坑的行列中。
  長井靜香對著陸景嫵媚一笑,迷死人不償命的笑容。她當然不是放電,她是得意的嘲諷:被三星這盟友坑的滋味不好受吧?
  指望一紙協議就成為盟友?幼稚!
  …
  “雨綺姐。三星怎么可以這樣?”世運大廈宋雨綺的辦公室中,一名明麗嬌美的中分發型女孩聽完宋雨綺的分析不滿的道。
  宋雨綺的辦公室就在世運大廈頂層陸景辦公室的隔壁。一般情況下她都是和陸景在一起辦公。不過,陸景不在香港,她自然就沒去陸景那兒。“詠碧。商場上就是這樣的。”
  丁靈的群發短信剛剛發過來,通知現代汽車會議室的情況。她給還有點茫然的徐詠碧解釋了一番。徐詠碧是學繪畫出身,對經濟事務不通。她已經從橫溪影視城調到香港。準備遲一點和李慕清一起去漢城。李慕清公司的頭牌歌星李逸落家里出了點事,她正在處理。徐詠碧這兩天都是來找她玩。
  “那和華的計劃沒事吧?”徐詠碧有些擔心又有些好奇的問道。
  宋雨綺笑道:“能有什么事?和華只是拿應得的一份。你還不相信陸景的能力啊。倒是你啊。去漢城有人可就要抓狂了。”她知道徐詠碧和陸景的關系。
  問題就在于,徐詠碧的父親建業市商業銀行的董事長徐懷觀一直都不同意徐詠碧跟在陸景身邊。
  徐詠碧清麗迷人的臉蛋上浮起幾許嬌羞的緋紅。道:“找個借口糊弄下就行了。漢城挺大的呢。陸景也沒有天天去天辰娛樂。誒,雨綺姐,你不去漢城嗎?”
  宋雨綺眼睛里閃過一絲柔情的渴望,搖頭道:“我要和莫總在香港這邊提供智力分析,以及主持一些財務上的事務。”陸景和莫心藍的關系在一些人眼中很明顯,但是并沒有公開。她暫時不會告訴徐詠碧。
  …
  第一個被表決的是鄭夢允。鄭夢允已經拿到鄭氏家族成員手中散落股份的授權。在現代汽車增發1億股給高遠基金之前,總計為0.2億股,占股比例為2%。增發之后占股比例為1.8%。
  鄭夢允對能從增發的19億新股中獲得多少股份沒有太多的要求。只要保住2%的控股比例就行。他并不打算參與到這次收購的風云中去,事實上以他如此微小的股份也確實不夠份量。
  當然。能順手幫老二一回,他也無所謂。總不能看著現代汽車變成了戴姆勒公司的企業。
  經過近十分鐘的討論。鄭夢允波瀾不驚的拿到0.4億增發新股。
  鄭夢允擺明打醬油,沒人會故意為難他。
  接下來第二個討論的是三井財團所獲取增發股份的配額。這是重頭戲。
  三井財團手中有0.5億股,分散在三井財團的幾家公司手中。現在臨時股東大會上已經是圖窮匕見,自然也沒有必要分散開。長井靜香直接代表三井財團做決策。
  雖然只有4.5%的股份,但是三井的攪局能力很強。假設三井支持鄭夢久,今天就沒有戴姆勒什么事情了。鄭夢久會以50%股權的支持再加上現代汽車董事長的職位直接掌控全局。只看,鄭夢久今天一直沒怎么說話,就知道三井財團和鄭夢久談得不是很好。
  三井財團的目標是獲取20%的現代汽車股份。這是會議室內所有人都心知肚明的事情。三井財團不是要放棄控制現代汽車,而是三井財團的一貫策略是獲取20%的股份后進行“軟控制”。
  但是。鄭夢久、李健熙、陸景等人會讓她如愿嗎?
  …
  江州,漢寧區泉山東側的雙塔公寓。
  莫心藍正在她早就購置的公寓里請吳璇喝茶。她年后巡視莫氏集團的業務到江州。正好她也被莫氏家族里一些關于她和陸景的流言弄的很煩,就在江州小住幾天。
  吳璇年前從柏斯陳笑那里度假回來,就一直在江州休息。去年一年是麗都酒店瘋狂擴張的時期,她在亞洲到處飛,忙碌不停。
  莫心藍和吳璇的關系很好。她們倆一個是和華的三角核心之一,一個是麗都酒店的總裁,在工作中時常接觸。而且,去年在漢城的時候。差一點就一起服侍陸景了。只是,那個時候莫心藍的情意有所保留,哪里肯和陸景一起瘋。
  明亮的早春陽光落在簡約的公寓里。棕色的沙發上有幾許春意。吳璇收起手中白色的景華訂制手機,笑道:“到三井了。我看三井有可能和戴姆勒達成了某些協議。戴姆勒公司這次氣勢有點兇。”
  漢城的會議情況正在通過短信傳遞過來。
  莫心藍穿著家居服。優雅的喝著清茶,笑吟吟的道:“三星和戴姆勒也有接觸,有這幾家股東的支持。戴姆勒當然氣勢洶洶。”
  吳璇詫異的道:“三星和戴姆勒接觸應該是機密信息啊。和華在漢城的情報機構已經厲害到這種地步。”
  “怎么可能?”莫心藍嬌笑道:“陸景從李怡馨哪里聽來的。標準的美男計。”
  吳璇一愣,繼而笑的花枝亂顫。胸前豐挺的酥胸顫巍巍的能把男人的目光淹死,“他啊….!實話說。他長相就一般吧。不過,他對女孩子的心思確實很了解。”
  莫心藍頗有同感的笑著點頭,然后一起和吳璇“聲討”陸景。兩人說笑了一會。吳璇問道:“心藍,你覺得三井能獲取到20%的股份嗎?要是能的話,就算和華以后拿下現代汽車,三井也是一個牛皮糖。”
  莫心藍沉吟了一會,微笑道:“女人沒有經歷過挫折很難成熟。我在京城經營大唐雨景的時候也覺得天下男人都只能那樣。后來碰到陸景這個魔星可就一敗涂地。”
  “那是。我爸爸、叔叔在他面前三下五除二就被拉下馬。”吳璇咯咯嬌笑的說道。她媽媽早就和爸爸離婚。她對父親那邊的人沒什么好感。
  見莫心藍臉上有些追憶的神色,吳璇問道:“心藍,那一定是一段很精彩的故事吧?”她聽陸景說過莫心藍那時候在京城號稱京城第一美女,裙下的追逐者多如過江之鯽。
  莫心藍笑著點頭,然后輕聲道:“長井靜香太自信了。未必能如愿。”(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