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1033 入場

現代汽車用來召開董事會會議的小會議室雖然名字叫小會議室,那也是相對的。現代汽車全部的8家股東,再加上各自的隨行人員,現代汽車的工作人員,滿滿近四十號人呈兩個圓圈形坐在豪華的會議室里并不怎么擁擠。
  除了和華、高遠基金、三星是新人外,其余五家股東(鄭夢久、鄭夢奎、鄭夢允、戴姆勒、三井)的職員平時在董事會上都相互見過。在董事會召開之前,眾人都在小聲的閑聊。
  當鄭夢久說出“開始”這句話之后,本來已經很安靜的會議室突然多了幾分肅殺的意味。
  今天將要決定現代起亞汽車集團的命運。
  往大了說,現代汽車的所有權變化將會影響到全球的汽車格局。韓系車這概念有可能成為歷史。
  往小了說,這場收購關系到現代起亞汽車集團包括關聯企業數十萬人的職業前景、收入,甚至之后的人生。
  戴姆勒克萊斯勒亞洲區首席執行官安德魯托蘭略帶得意的笑道:“剛才鄭會長已經說了此次臨時股東大會是應我們戴姆勒公司的要求召開。主要是討論增發新股的方案。去年現代汽車的業績不是很理想,作為現代汽車集團的大股東,我建議增發新股來募集新的資金。我們的方案是…”
  陸景沒怎么用心聽安德魯托蘭說屁話,而是看向了他身邊的夏如龍。
  去年現代汽車純利越30億美元。這是一份很亮眼的成績。增發新股的原因是現代汽車2002年的業績不好這純粹是屁話。陸景早看過戴姆勒提出的增發方案,這時難得聽安德魯托蘭鬼扯。
  夏如龍英俊的臉上浮起一絲微笑,對陸景輕輕的點頭。他不是一個喜歡失敗的人。在陸景手上敗了一次。他現在要拿回來。
  …
  …
  就在安德魯托蘭還在一本正經的用英語念著他如此分配股權的理由時,黃海近海的一艘豪華游艇里。唐詩經招待裴吳越、童兮兮。藍天碧海,四周寂靜無比。讓人身心放松。在游艇露天的咖啡座上喝一杯咖啡是在是好享受。
  “怪不得有錢人都喜歡玩游艇啊。”童兮兮帶著太陽鏡,看著四周美麗的海洋風景,內心里贊了一句。
  唐詩經優雅的喝著咖啡,微笑道:“吳越,你和橫波怎么回事?都訂婚了她還躲著你。”春節的時候,還在黃海交通大學讀大四的崔橫波和裴吳越訂婚了。
  童兮兮臉色有點變。心里發苦。不管裴吳越的朋友圈子怎么接納她,最終還是認為門當戶對的崔橫波應該是他的妻子。
  想起有些刁蠻的未婚妻崔橫波,還有身邊的紅顏,裴吳越苦笑一聲。“我和她的事情還沒解決。對了,詩經,我聽說崔七月那家伙跟著高修平去漢城看好戲去了?”
  見裴吳越轉移話題,唐詩經嘴角浮起一絲笑意,道:“是啊。他等不及陸景升為黃金會員要去漢城見見陸景。怎么,你對漢城的臨時股東大會怎么看?我聽聽你這位金融奇才的看法。”
  韓國媒體那邊正在關注現代汽車的臨時股東大會。他們也在關注。
  “在你面前我哪敢稱什么金融奇才。”裴吳越知道他這個國內基金之王的頭銜是怎么來的。
  沒錯,他在證券市場的能力確實很強,操作手法也很精妙。但是,這一切都是建立在他有足夠的信息渠道之上的。要是論才智、分析信息的能力。唐詩經根本就不輸給他。她只是沒有鉆研證券這方面而已。
  況且這場收購進行到這里已經沒有金融技巧什么事了。全憑實力在拼。
  唐詩經微微一笑,輕抿著可口的南山咖啡。一個女人在三十歲這個年齡段應該有的嫵媚韻味毫無保留的展露出來,成熟的風情不可匹敵。
  裴吳越差點看得呆住。他和唐詩經一個圈子的朋友,沒有一個男人沒有迷戀過唐詩經的。但是最終沒有人能和她走到一起。崔七月那家伙三十歲還不死心的在追唐詩經。
  裴吳越心里惆悵的嘆口氣,和唐詩經這樣魅力迷人的女人同一個屋檐過一輩子不知道日子會多么的精致愜意、充滿情趣。收拾了情懷,裴吳越道:“詩經。和華與三星的聯手恐怕不會讓戴姆勒得手。”他知道唐詩經很看好戴姆勒。
  “是嗎?”唐詩經輕笑,“不要小看了米奇的運作能力。”
  在戴姆勒克萊斯勒這樣跨越德國與美國的資本面前。和華難有作為。在絕對實力面前,個人的能力、智慧都是要被削弱的。更何況。三星此前可是秘密和戴姆勒接觸過。
  …
  …
  戴姆勒克萊斯勒公司拿到9億新股。和華拿到1億新股,三星拿到3億新股、三井3億新股,鄭夢奎2億,剩下1億新股配發給鄭夢允等人。
  安德魯托蘭說完了他增發19億股的方案,然后微笑著道:“大家有什么意見嗎?”
  這喧賓奪主的一句話,帶著無盡的傲慢。會議室中列席會議的眾人都看向了鄭夢久、鄭夢先、鄭夢允三兄弟。戴姆勒這是撕破臉皮準備將現代汽車收入囊中。
  鄭夢久還是一副冷漠的臉色,端坐在橢圓會議桌的正中位置一動不動。淡定,或者是失落?沒有人能看得出來他在想什么。
  鄭夢先拿下眼鏡,輕輕的擦拭著。他今天以陸景的態度為準,但是,坐在會議室的人都能感覺到他儒雅面孔下的從容。
  鄭夢允嘴角露出一絲冷笑,挑釁的看了安德魯托蘭一眼。有人到搶鄭家來搶東西,就算是不屬于他的東西,他心里依舊不爽。
  “我拒絕。”先說話的不是早就不和的鄭氏三兄弟。而是三井財團那位能讓男人迷到骨子里的漂亮女人,長井靜香。
  長井靜香仿佛看不多會議室里射過來包涵著各種含義的目光。精致的臉蛋上浮起一絲明媚的微笑,“給三井3億新股太少了。”
  “太少了?”
  “靠。”
  “瘋了吧?尼瑪按股份比例分配。處了鄭夢久以外,目前占股最多,擁有12.8%股份的和華只分配到1億股。三井區區4.5%股份分配到3億新股還說少了?”
  各種想法在會議室里眾人的心中冒起來。現代汽車的董事會會議自然不是軍事化管理,這時候,各種驚嘆的聲音不斷。但是沒有人開口說話。
  陸景有當配角的自覺,表態道:“和華也不同意。給和華1億股太少了。”
  私下里接觸是私下里接觸。就陸景的估計,大概也沒人會簽署一定支持誰的協議。就連和華與三星的協議,也只是說支持三星獲得更多的新股,但絕對沒有說和華不要自己的那份。
  當然。高遠基金很有可能將他們自己賣給了戴姆勒。
  安德魯托蘭看了陸景一眼。一個三十歲不到的青年坐在他們這群人當眾實在有點刺眼。和華反對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戴姆勒的方案除了削弱鄭夢久的股份比例,還削弱和華的占股比例。
  鄭夢奎見長井靜香、陸景已經表態,喜不自勝的道:“我也反對。我這里有一份新的方案請大家考慮…”
  鄭夢奎拋出了一份增發10億股的方案。這份方案還是**裸的要削弱鄭夢久的股權,除了他自己拿大頭之外,其余的人還比例分配。
  …
  …
  “鄭夢奎個大逗比。他以為他誰啊,居然跑去提新的增發方案,這是自己求打臉。”余樂今天沒有被陸景帶到談判現場,一收到陳超的短信,頓時叫了起來。
  同一個辦公室的牧高山和墨靜雯都收到了陳超群發的短信。三個人就在一張辦公桌邊坐著。聽余樂這么說。兩人都問道:“余樂,怎么這么說?”他們還有點不明白。
  余樂把手里放到桌上,解釋道:“鄭夢奎本身持有10.5%的股份,但是。他和渣打銀行有對賭協議,如果他不能當上現代汽車的董事長,這些股份都是渣打銀行的。他想要當現代汽車的董事長又拿不出好處給人。現代汽車的股東誰會和他談?直接和渣打銀行談。自不量力啊。真是逗比。”
  “哦,陸景那邊和鄭夢奎談崩之后。也是這么說的。”墨靜雯這時記起來那天在費城俱樂部陸景說的話。
  牧高山卻是一呆。女神,你這反應也太遲鈍了吧。我沒聽到這句話分析不出來還情有可原。你都聽到陸景早就說過居然還懵懵懂懂。“余樂,接下來會議上不是要吵翻天?”
  “那還用說!每家股東都有訴求。估計吵成一鍋粥。”余樂給陳超回了一條短信,然后湊到墨靜雯身邊道:“靜雯,今天晚上老牧請你吃飯。”
  墨靜雯今天穿的白色外套有點厚,但是這根本就掩不住她絕佳的姿容氣質。明媚的辦公室女郎裝扮讓她有點輕熟女的韻味。作為東南狼王的女兒,她在穿衣裝扮上很有心得。
  “哦,我男朋友電話來了,回頭說啊。”墨靜雯舉起手機對余樂、牧高山晃了晃,快步走了出去。
  “靠。余樂,有你這么幫人邀請女生吃飯的嗎?”牧高山嘆了口氣。
  余樂英俊的臉上浮起一絲壞笑,舒服的靠在椅子上,“老牧,你沒談過戀愛啊。一次拒絕算不了什么。你真以為她男朋友電話來了啊?陸景還不知道要在漢城、香港各地待多久。她那個交州大學的男友和她的感情早就淡了。下手要趁早。你不出手,我就不客氣了。”
  “靠。”牧高山又爆了一句粗口,“你小子真是牲口啊。丁靈你不追了?”
  “追毛!”余樂郁悶的道:“陸景派人盯著我去龍湖。我要再追丁靈,估計丁靈都能看到我裸照了。”
  牧高山愣了愣。這有點顛覆他對陸景的認識。他在漢城這段時間和陸景接觸過幾次,說話很溫和,思維敏銳,氣度非凡。原來也是個腹黑男啊。居然派人在工作之外盯余樂。丁靈要是知道余樂天天晚上在外面鬼混能中意他才怪。
  這時,手機短信響了。余樂和牧高山神情一振,連忙看短信:鄭夢允反對戴姆勒、鄭夢奎的方案。
  談女人是調劑,工作起來他們還是很認真的。否則也不會在和華那么多人當做脫穎而出被選派到漢城這戰場的第一線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