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9)     

重生之世家子弟1032 新聞發布會的客人

現代汽車的總部大樓也就是現代起亞汽車集團的總部大樓。用國內通俗一點的說法就是兩塊牌子一套班子。
  一輛黑色的勞斯萊斯緩緩的駛進巍峨高聳的現代汽車總部大樓中。陸景和丁靈坐在車內看到一路上不斷的有閃光燈亮起。
  “這么多人啊?”丁靈明亮的眼眸看著車外,然后扭頭笑盈盈的道:“陸景,我在香港都不知漢城這里這么大場面。看樣子,漢城的媒體都來了。”
  丁靈昨天周日的時候從香港來到漢城協助陸景統籌全局,接下來陸景有得忙,正好干上今天的現代汽車臨時股東大會。
  陸景靠在車椅上揉著眉心笑道:“你還關心這個啊。我現在腦子都要算蒙了。”
  盡管增發給高遠基金1億股的股權手續還沒有全部完成,但是在法律上高遠基金已經成為現代汽車汽車的股東。現代汽車變成了七家大股東。
  因為多出了高遠基金這1億股,股權比例情況也有細微的變化:
  和華為12.8%,持股1.41億股;
  鄭世勇、鄭夢奎父子為10.5%,持股1.16億股;
  三星為8.5%,持股0.93億股;
  戴姆勒-克萊斯勒公司為9.1%,持股為1億股;
  三井財團為4.5%,持股0.5億股;
  鄭夢久父子控制股權為43.6%,持股4.8億股;
  高遠基金為9.1%,持股1億股
  鄭夢允等人持股1.8%。持股0.2億股。
  (上述百分比數字四舍五入過。直接拿后面的持股數計算為最終值。)
  這七家股東要做出一個超過50%排列組合,至少有五種方式。這還是排除了各家股東和鄭夢久合作的前提下。
  丁靈輕輕的握住陸景的手。清秀甜美的臉蛋上浮起一絲笑容,道:“你不是說今天我們是配角嗎?”
  丁靈的手很軟。軟而溫潤。有些肉感。陸景摩挲著,道:“配角也要爭取應得的利益啊。或許我們今天可以看到各家股東之間的一些脈絡。”
  鄭夢久和三井財團前些天在新羅酒店見面的消息早就被韓國媒體爆出。不知道這他們談得怎么樣?現在最急的大概是戴姆勒的人。鄭夢久加上三井財團、鄭夢允的股份剛好是5.5億股,卡在50%這條線上。現代汽車的董事會章程規定,董事長擁有裁決權。也就是說,50%的股權情況下,鄭夢久可以掌控局勢。
  現代汽車的臨時股東大會牽動著漢城媒體的視線。很多非財經的媒體都在報道這件事。外資如果收購現代起亞汽車集團的話,在韓國造成的震動不亞于當年日本人購買了紐約的洛克菲勒中心。
  3月3日,漢城的各大媒體的記者紛紛在現代起亞汽車集團的總部大樓前蹲守,希望能獲取到第一手的信息。現代汽車的保安把關很嚴。記者們沒可能混進去。只能等在門口。
  “和華的車隊過去了。”
  “老金,你覺得和華今天有希望嗎?”
  “李室長,今天討論的議題不是股份增發嗎?再說現代汽車的董事會章程規定要更換現代汽車的董事長需要得到五分之三的股東同意啊。”
  “快看,戴姆勒公司的人來了。”人群中響起一陣騷動。不少人都在向前涌去,圍著那輛拉風的奔馳,試圖獲得一點信息。但是奔馳的車窗并沒有如記者們的愿望落下。
  戴姆勒-克萊斯勒亞洲區首席執行官安德魯-托蘭是一名高大的卷發法國人。看著車窗外圍著他緩緩行駛座駕的的記者,安德魯-托蘭嘴角微微翹起,對身邊的隨行人員笑道:“米奇,這場面似乎有點過了。我懷疑我們是在前往參加奧斯卡頒獎典禮的路上。”
  坐在安德魯-托蘭身邊的東方面孔赫然是米奇-夏(夏如龍)。夏如龍微微的欠身表示禮貌。然后笑著答道:“托蘭先生,現代汽車在韓國的地位就像是空中客車公司在法國的地位。有這么多的財經媒體關注到這次臨時的董事會屬于正常情況。”
  陸景絕對想不到夏如龍回來參加現代汽車的臨時股東大會,他到底在扮演一個什么樣的角色呢?
  安德魯-托蘭點點頭,然后眼睛里有鷹一樣兇厲的目光閃過。“可惜,今天之后就是現代汽車就是屬于全球資本的。”
  戴姆勒為什么要提出增發?因為現代汽車的董事會章程規定更換董事會需要得到60%的股東支持。而現代汽車又是由董事長直接管理的企業。所以,戴姆勒要稀釋鄭氏的股份。換掉現代汽車的董事長。
  戴姆勒-克萊斯勒公司的車隊緩緩而過。沒有人回答記者的提問。
  就在眾人相繼失望的情況下,一輛現代標志的豪車緩緩而來。人群中不知道是誰叫了一聲。“鄭主席的車。鄭主席…”
  這時所有的人都記起來韓國足協主席,2002年韓日世界杯的絕對功臣、韓國國會議員、現代重工的會長鄭夢允依舊持有現代汽車約為1.8%的股份。
  “鄭會長。你對今天的臨時股東大會持什么立場?”
  “鄭議員,如果現代汽車被外資收購,你作何感想?”
  “鄭主席,請你一定要挽救現代汽車。”
  鄭夢允的車在記者的面前停了下來。鄭夢允沒有下車接受采訪,面對瘋狂遞過來的話筒、錄音筆。鄭夢允英俊的臉上布滿了堅毅的神色,聲音堅定的道:“了解韓國先了解現代。現代汽車永遠都是韓國的。”
  說完這番話,鄭夢允的車緩緩的進了現代起亞汽車集團的大樓。這番話迅速的通過各家媒體轉播到漢城、韓國各地。激發了韓國民眾心中對往昔的追憶,還有愛國熱情。
  車內。鄭夢允臉上的表情迅速的一換,變成一幅一臉頭疼的表情。
  其實。他和鄭夢久的關系不見得有多么好。但是也不可能看著外人把鄭家的資產給拿走。當然,要是鄭夢先那個敗家子處在這種境況。他肯定懶得拯救。
  三井、鄭夢奎、高俊遠的車隊隨后依次到來。不過有了鄭夢允的鋪墊,記者都是聊聊應付,也沒有人圍過來想要什么消息。
  崔七月和高修平坐在高遠基金車隊的第二輛車中。崔七月驚奇的道:“這些記者都在這兒干什么?”今天現代汽車的臨時股東大會覺得很精彩。他既然在漢城,怎么著也要想辦法拿一個名額,混進去看看。
  高修平微笑道:“這誰知道。”
  車隊走的再慢,也有走過的時候。記者們亢奮過后的情緒終于在三星的帝王李健熙專車抵達時被調動起來。李健熙居然親自來參加了,不是傳聞說都是他的助手和女兒在負責這個項目嗎?
  就算很多人都知道李健熙不喜歡在媒體面前露面,但是大家還是忍不住第一時間湊上去。希望這個矮個子的男人能說幾句鼓舞士氣的話。他能給韓國的企業撐起一片天空。
  誰都不希望自己國家的象征性企業被外資收購。那實在是太打擊一個民族的自豪感和自信心了。
  李健熙微微皺眉。他不喜歡媒體記者。
  坐在李健熙身邊的李怡馨今天化了淡妝,秀美的臉龐顯得格外精致。眉清目秀,穿著設計師精心設計的秀逸發型,精美休閑的大衣,白色的休閑褲,黑色的尖頭靴子。一個秀美、靚麗的都市女郎,又帶著閨秀氣質形象就這么完美的呈現出來。
  李怡馨去年年底開網站在媒體上引起了爭議,她現在也不喜歡媒體,當即嘀咕道:“這些人真是討厭。”
  李健熙道:“恩。媒體是亂叫的烏鴉。怡馨,遠離他們。保持神秘感,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李怡馨歪頭可愛的笑道:“我知道了,爸爸。”
  陸景、丁靈、鄭夢先、郁浩寧、陳超依次進了現代起亞汽車集團總部大樓25層的豪華小會議室。身為主人,鄭夢久并沒有等在會議室。只有幾名現代汽車的員工在忙碌著。
  陸景也不介意到的最早。灑然一笑,和丁靈幾人隨意的坐下來,閑聊著。大人物最后出場這條定律。適合于官場,但不一定使用于商場。因為商場很難做到等級分明。
  此時。鄭夢久正在他的辦公室里和兒子鄭一玄、核心參謀高賢重商議對策。
  半個小時后,陸景坐在舒適的真皮沙發椅子上。看著陸續入座的現代汽車臨時股東們。鄭夢先代表大央公司拿到2%的股份,因而也是股東之一,在橢圓形的會議桌前有一把交椅。
  長井靜香今天換了一套深紅色的毛呢套裙,顯得高貴端雅。她戲虐的對陸景笑了笑,“陸先生,你真是心急,這么早就來會議室了?”
  “看戲當然要積極。長井小姐長袖善舞,不知道你答應和誰合作了?”陸景瞇著眼睛露出他招牌式的微笑,不動聲色的反問了一句。
  豪華的小會議室里放著橢圓形的會議桌,會議桌后有列席會議人員的椅子。看到陸景似乎和那個深紅色套裙美女交情不淺的樣子,崔七月對高修平感嘆道:“我長的不算差吧?怎么那個日本小美女不跟我說兩句話?”
  崔七月這家伙,認真起來一本正經,家里的老人都夸他是坐辦公室的料子。嬉皮笑臉起來,又確實有點插科打諢的天賦。整個就有話嘮的趨勢。
  高修平深知崔七月的秉性,知道他今天是來看戲的,所以心情放松。高遠基金實際上也已經出局,高修平的心情同樣很放松,笑道:“那你得做到會議桌邊去。否則別人知道你是誰?七月,陸景的助理換人了。”
  崔七月一看,果然,明艷清雅的墨靜雯并不在陸景身邊,換了一個清秀無比,甜美可人的女子。
  陸景和李健熙打了個招呼,又和李怡馨寒暄了兩句,“怡馨,你最近沒有去賽車?”
  “沒啊,我爸爸讓我跟你這個項目呢。”李怡馨說道。
  鄭夢奎哂笑的看著陸景和李怡馨寒暄。
  會議室里相互打量、說話、試探、交流的情形并沒有持續太久。在臨時股東大會還差三分鐘就要召開的時候。鄭夢久帶著他的團隊抵達。
  簡單的說了幾句開場白之后,鄭夢久對李健熙點點頭,然后沉聲道:“開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