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1030 新聞發言人

李健熙辦公和會客的地點基本都在漢南洞承智園。除非是他外出視察或者進行其他的商業活動,他才不會在這里。
  “佑榮,這場談判失利不是你的錯。不要有什么壓力。”李健熙坐在沙發上,慢慢的喝著茶。
  金佑榮有些慚愧的低下頭,“會長,我會繼續努力。”和華求上門來要求合作,本來是可以撈一筆好處的。現在他卻是什么都沒撈到。怎么能不慚愧。
  李健熙微笑著點點頭,臉色還是一貫的木訥,道:“這個項目,后面怡馨都可以參與進去。讓她學習學習。”
  “好的,會長。”金佑榮應了下來。以他對會長的熟悉程度自然能明白會長是真沒有生氣。這讓他覺得有些奇怪。
  李健熙喝著茶,并沒有繼續安撫他的核心參謀。金佑榮不是陸景、鄭夢先這樣人物的對手可以想象,所以很容易給他們看出三星的意圖。
  其實,這里面有他的原因。他不可能在退休之后給兒子李在镕留下一個在三星內部威望足以制衡他的人。所以,金佑榮是一個務實型的參謀人才,不是大將。
  面對陸景、鄭夢先這樣級別的對手,這次談判要取得成果,必要要他去,或者兒子過去。但是,一個注定要拋售股份換取利潤的必贏項目還不足以讓他將繼承人派過去,把女兒派去歷練一番就可以了。
  …
  …
  漢城。傍晚時分,早春的夕陽斜斜的落在現代汽車會長的辦公室里。
  在聽到助手進來匯報了漢城的記者在剛才堵到鄭夢先一群人從三星總部大樓里出來這個消息后,鄭夢久淡漠的問道:“和華又與三星攪在了一起?”
  助理小心翼翼的點點頭,再次確認了這個消息。
  鄭夢久有些煩躁的揮揮手,示意助理出去。然后拿起桌上的內線電話打到高賢重的辦公室里,“賢重。來我這兒一趟。”
  他最近壓力有些大。距離3月3日只有一周的時間了。但是他沒有收到任何關于增發方案的信息。這說明其余的幾家股東將會聯合在一起,首先蠶食他在現代汽車的股權比例。
  他年前和三井財團的繼承人之一,負責接洽現代汽車事務的長井靜香談過。長井靜香希望將三井財團在現代汽車的控股比例提升至20%,同時希望三井的職員能到現代汽車任職。并且。要求日系汽車配件商進入現代汽車的產銷體系。
  長井靜香不是想要做風投。她也是打的收購現代汽車的主意。只不過是三井財團特有的收購風格。長井靜香這一系列提議的根本目的還是要通過20%的股份來最終控制現代汽車。
  他拒絕了長井靜香的提議,但是保持了和三井財團的聯系。一直在慢慢的談,進展不大。
  當時,他心存僥幸,希望高遠基金支持他。他和高俊遠通過幾次電話。高俊遠也答應下來了。但是,戴姆勒-克萊斯勒公司最終還是將高遠基金給拉攏走了。
  高賢重緩步來到鄭夢久的辦公室。最近的形勢,他一直在關注著。坐下寒暄幾句后,高賢重緊鎖眉頭的道:“會長,我們還是得和三井談談。現在的讓步可以在將來拿回來。”
  年前的時候,戴姆勒還沒有提出要召開臨時股東大會時,現代汽車主動找三井財團談合作占足了優勢。因為現代汽車可以給三井開出足夠豐厚的條件。
  但是。現在再談,就有點被動。
  本來,鄭氏握有高遠基金9%的股權支持,控制權可以是保持在50%以上的。雖然預計高遠基金因為根基不穩有可能被拉攏。不適合作為支撐現代汽車的戰略合作伙伴,但是高遠基金被拉攏走也只是五五開的事情。所以,也不能怪鄭會長拒絕三井有些無理的提議。
  等戴姆勒-克萊斯勒公司拉攏高遠基金后,形勢驟然一變。接著,臨時股東大會的風聲一放出來,他們這些智囊都明白,這是要削弱鄭氏的股權。
  目前,戴姆勒-克萊斯勒有一呼百應的氣勢。
  鄭夢久輕輕的嘆口氣,道:“問題是三井的長井靜香要的太多啊。這次錯失談判的最佳時機,我有責任。賢重,和華又與三星開始接觸了。剛傳回來的消息。”
  從內心里來說,他根本就不想失去現代汽車,所以,面對長井靜香的苛刻條件,他打算討價還價。希望和高俊遠繼續支持他。沒想到,戴姆勒居然開出了足夠豐厚的條件將高遠基金拉攏走。
  要知道,他以20美元每股的價格增發1億股給高遠基金,現在足以讓他們投入的20億美元翻上快一倍。戴姆勒-克萊斯勒公司開出的條件那得多大的手筆呢?
  “會長,誰會想到居然是戴姆勒-克萊斯勒公司將高遠基金拉走呢。大手筆。”高賢重苦笑一聲,又琢磨了一會,道:“和華與三星手里的股份加起來有23.4%,這會是一支左右增發方案的力量啊。”
  鄭夢久無奈的點點頭。
  按理說,三星與和華在手機市場競爭的尤其激烈根本沒有合作的可能。現在三星卻是與和華混在了一起,這說明李健熙那老狐貍不打算繼續收購,反而是準備在增發之后就清倉獲利離場。
  和華很有可能與三星達成一個合適的價格拿下三星手里的股權。和華的陸景十分厲害。從他給現代汽車造成的傷害看,其“抓牌洗牌”的能力絲毫不遜色于戴姆勒-克萊斯勒公司亞洲區首席執行官安德魯-托蘭,甚至猶有過之。
  鄭夢久點了一支煙。他都為他腦子里出現這個荒謬的結論感到詭異。把和華與三星的消息甩出腦子后。鄭夢久開始思索目前的局勢。他必須要承認正是因為他在對三井談判時的猶豫拖延導致了現在的局面。只是,現在后悔也無用。
  “賢重,我現在腦子有點亂。你說說你的看法。”鄭夢久抽了一支煙,長嘆一口氣。
  高賢重似乎又看了幾十年前,那個幾乎不敢在老會長面前出現的鄭夢久,認真的想了想。建議道:“會長,我不知道戴姆勒-克萊斯勒公司和高遠基金是怎么的談的,但高遠基金肯定拿到了足夠的好處不會再與我們合作。我們還是得三井談。”
  現在局勢,就是一杯毒藥放在面前。不想死就不能喝。和三井談。則是相當于抓了一條毒蛇放到胸口,暫時可以不死。但什么時候會被蛇咬一口就說不準。
  怎么選?
  鄭夢久沉思了很久,神情變得堅毅,道:“我再去和三井談談吧!”
  …
  …
  周四上午,漢城的財經媒體齊聚在景華漢城大廈的媒體廳。
  和華的新聞發言人將會介紹和華最近的一些動態。當然。漢城的媒體來得這么齊,是想要得到最近媒體上熱炒和華與三星合作收購現代汽車的最新消息。
  “不緊張吧?”后臺里,陸景笑著問他的助理墨靜雯。墨靜雯完全是被他直接推到前臺去了。只有三天的培訓時間,想要成為一個合格的新聞發言人可有點難度。
  后天里開著空調,墨靜雯換了一身典雅的藍色套裝。套裝緊緊的包裹著她凸凹有致的玲瓏嬌軀,大方得體,又能充分展示她清雅的名門氣質。很出彩。
  她正翻看分析師遞來的資料。聽到陸景這么問。便道:“有點緊張。”
  陸景無良的微笑道:“沒事。出了紕漏最多被我扣一個月的工資。”
  墨靜雯有些無語,一個月的工資十萬呢。這時,有工作人員走過來,“墨助理。準備好了,該你出場了。”墨靜雯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強壓著心里的激動。她都沒留意到她高聳的酥胸有一個顫巍巍的晃動,踩著高跟鞋輕扭蠻腰和俏臀姿勢優美的走了出去。
  一旁的牧高山看得眼睛都快直了。女神啊!
  陸景微微一笑。男女搭配,干活不累。美女,不管是不是你的菜,永遠都是一道靚麗的風景,值得欣賞。陸景丟了一支煙給余樂,“我們談談。”
  余樂瀟灑的聳聳肩,跟著陸景走到后臺的一角,“陸景,什么事?如果是想勸我放棄追求丁靈,就免開尊口。”
  陸景笑道:“你不怕我開除你?”余樂的家庭,唐悅查過,京城里的一個富二代。當然,是比關寧那位追求者陳堅要強上兩三倍的富二代。
  余樂點了煙,輕輕的細了一口,道:“你心胸沒那么小。”
  陸景擺擺手,“別給我帶高帽。千里之提,潰于蟻穴。我心眼很小的。你知道我對校友其實并不怎么看重,同班同學才夠資格是我的同學。”
  余樂臉色一僵。那這樣算起來他和陸景還不算是同學。陳超受陸景看中,就是因為陳超和他一個班。余樂狂妄歸狂妄,真站在陸景面前時,雖然是同齡人,但是他已經能感覺到陸景帶給他的壓力。
  開玩笑,和華財團的核心人物站在面前給你說我和你不是同學,你沒壓力?
  他習慣了拿錢砸美女、買豪車,還真沒有視金錢如糞土的三觀。
  陸景其實并不是找余樂說丁靈的話題,只是余樂提起來他當然要警告余樂。難道他還能說“哦,沒什么,歡迎你來追小靈。我有信心。”那才是大sb。
  情場上扼殺對手,就不能給對手任何機會。
  見余樂臉色變了變,陸景便岔開話題,道:“你對現在的收購形勢怎么看?”他聽郁浩寧夸余樂很有能力。再加上陳超也說過余樂的能力很強,便來考察下。
  私事歸私事,公事歸公事。他還不至于打壓余樂在和華的上升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