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1028 略有所悟

陸景做出了重新和三星談判的決定,和華在漢城的收購團隊很快就運作起來。
  金佑榮很快就答應下周一,也就是2月24日再與和華談判。地點定在了三星總部韓國京畿道城南市盆唐區書峴洞263號三星廣場大廈。他要占據談判的心里優勢。就算不能逼陸景上交2億美元的合作費用給三星,至少也要談到1億美元。
  周一上午時分,陸景帶著鄭夢先、唐悅、墨靜雯、郁浩寧、陳超、余樂、牧高山等人在一位三星接待人員的引領下一起進入三星的總部大樓。
  走在隊伍最后的余樂看了看隊伍前方正在和陸景說話的陳超,笑著對牧高山道:“老牧,三星這妞長大的不錯啊。黑絲長腿,屁股夠翹。我看她也不像處-女,有沒有興趣勾搭一下?說不定還是少-婦。嘿嘿。”
  走在隊伍前面的三星接待人員是一位穿著黑色絲襪的長腿美女。修長的美腿包裹著黑色的絲襪充滿了辦公室女郎的誘惑。
  牧高山這段時間和余樂混的很熟,小聲笑道:“靠,我們今天是來談判的,你還有心思看女人?怎么,丁靈沒在漢城,就開始展露你浪子本色了?”
  丁靈上周末就結束休假。不過她第一站是去香港。牧高山自然不知道丁靈去香港是代替陸景處理完積累下的和華事務。宋雨綺會幫將需要陸景批準的郵件羅列出來。陸景這段時間在漢城,其他事務基本都是丟開沒管。
  “這種必勝的談判有什么好擔心的?再說,我們也沒有表現的機會啊。”余樂笑的很陽光。眼睛盯著那三星職員白色包臀職業套裙包裹的曲線姣好的俏臀款款扭動。
  牧高山大致也猜到一點,一邊跟著隊伍前進。一邊問道:“怎么這么說?”
  余樂嘴角浮現一絲懶洋洋的笑容,眼神卻是銳利。“基于兩個原因,第一,我們這位陸少帥不是肯吃虧的人。他不會沒有把握又重新找三星談。那不是給三星打臉的機會嗎?
  第二,前天我們與鄭夢奎談判失敗,原因是鄭夢奎想要得到現代汽車董事長的職位,這和我們的目的是想沖突的。鄭夢奎強勢的態度提供了一條關鍵的信息。”
  牧高山眉頭微微一挑,余樂果然有兩把刷子。他只想到的第一理由。以陸景那樣身份地位的人物,怎么可能送上門給三星打臉?陸景手里肯定有牌。
  “什么關鍵的信息呢?”牧高山饒有興趣的問道。
  余樂沒有說話,而是笑著指了指前面。牧高山這才留意到一行人已經到了三星安排的會議室門口。
  陸景一行人抵達會議室時。金佑榮已經帶著三星的談判團隊等在會議室里。金佑榮禮節性的上前和陸景握手,微笑道:“陸先生,我們又見面了。”
  這個“又”字說的耐人尋味了。金佑榮的語氣沒有絲毫的嘲諷之意,但是等著陸景求上門的心理優勢展露無遺。
  談判還沒開始,火星子的味道就迸射出來了。陸景握了握金佑榮的手,云淡風輕的道:“是的。希望這次我們雙方能夠得到一個滿意的結果。”
  陸景不接金佑榮的招。在陸景看來和金佑榮在言語上占便宜毫無必要。金佑榮只是李健熙的助手而已。換成李健熙來說這樣的話,他肯定接招。
  你滿意還是我滿意?金佑榮嘴角浮起一絲笑意,和陸景身后的鄭夢先打招呼。他和鄭夢先認識,還一起吃過幾次飯。以鄭夢先在韓國商界的地位。就算今天的談判是以陸景為首,他還是得多和鄭夢先寒暄幾句。
  談判雙方十幾人相互寒暄了片刻后,坐到會議桌邊,正式開始談判。
  金佑榮道:“陸先生。上次我們的條件你可慮的怎么樣?”
  商業談判分成各種模式。但是像陸景這樣能夠在公司拍板的關鍵性人物到場,肯定是由他和陸景先談大體的框架和意愿,再由下屬們完善細節。
  上次的條件就是和華支付三星2億美元。換取和華與三星的合作。合作方式是和華支持三星入主現代汽車。找三星合作是陸景主動提出來的。但是這樣離譜的條件陸景肯定不答應。沒見鄭夢奎之前,陸景還不太確定三星這么做的意圖。現在卻是心里有數。
  “金助理,三星真的想要現代汽車董事長職位?”
  金佑榮愣了愣。一時間有些琢磨不透陸景的意圖,沉著的反問道:“和華真的不想要現代汽車董事長的職位?”
  聽到這句話,坐在陸景身后的墨靜雯峨眉微蹙,明媚的臉蛋上微微露出一絲擔憂的愁容。她這幾天全程的跟著陸景到處跑,陸景這次再來和三星談判手里根本沒有什么底牌。談判上來就要見真章,下面怕是很不好談了。
  墨靜雯看向陸景。三星的幾名職員目光落在陸景身上。和華與三星合作的條件實在有點詭異,且看和華的這位核心人物作何解釋?
  陸景笑了笑,迎著金佑榮犀利的眼神淡然的道:“當然不是。和華的最終目的是希望推舉鄭會長擔任現代汽車的董事長。”說最后一句話時,陸景沖身邊的鄭夢先打了個手勢。他毫不猶豫的承認和華與三星合作所提出的條件是哄鬼的。
  金佑榮哂笑的拿起茶杯喝茶。
  和華與三星合作擺明想坑三星,那他還和陸景談判干什么?
  陸景似乎沒看到金佑榮的表情,又問道:“鄭夢奎開出了讓三星心動的條件?”
  會議室里原本還沒有進入狀態的眾人突然的都身體有些前傾。這個問題的信息量有點大。是關鍵問天。三星到底是否愿意與和華合作,就看金佑榮怎么回答了。
  坐在橢圓形談判桌最末尾的牧高山突然明白過來余樂說的關鍵信息是什么了。
  除了獲得增發資格,但是還沒有持有股票的高遠基金。現代汽車目前有六家大股東。分別是:鄭夢久父子,鄭世勇、鄭夢奎父子。和華,三星。戴姆勒-克萊斯勒,三井財團。
  如果三星想要現代汽車董事長這個職位,那么三星和鄭孟奎無法合作。同時,鄭夢久肯定不會甘心讓出現代汽車董事長職位。而戴姆勒和高遠基金見過面,又是這次臨時股東大會的發起人,對現代汽車一副勢在必得的樣子。三星只怕和戴姆勒也談不攏。
  這樣一來,三星只能和三井談合作。但是三井手里只有5%的股份,三星與三井加起來的股份也不過14.3%(9.3%+5)。這與和華的處境是一致的。這根本就什么用。三星沒有拿下現代汽車董事長職位的實力。因而,必須面對現實與和華進行談判。
  如果三星不想要現代汽車董事長。那三星與和華合作更就是沒有什么可以沖突了。如果三星要2億美元作為支持和華的條件,這完全可以談。無非是和華付出比鄭夢奎他們幾方為三星開的條件更高昂的代價。
  所以,余樂所說的第一條關鍵信息就是:三星有與和華合作的基礎。
  這也是陸景問這句話的關鍵。這表明陸景完全看懂了三星“冷艷高貴”面具下的真面目。
  大哥不說二哥,大家半斤八兩。不是說和華先提出合作,就是求著三星的。別一副愛理不理的模樣端著架子。
  金佑榮臉色認真起來。他發現他今天的談判很有可能連1億美元都撈不到了。
  金佑榮沒有直接回答陸景的問題,而是說道:“陸先生不如先說說和華能開出什么條件?”
  陸景眼睛微微一瞇,和身邊的鄭夢先對視了一眼。兩人會意的微笑。三星“認慫”了。金佑榮的話表明三星沒有拿下現代汽車董事長這個職位的意圖。
  陸景能看到韓國政府不會允許韓國第一財團——三星集團吞并韓國第二財團——現代起亞汽車集團,難道偌大的三星沒有人看到這一點?李健熙會看不到這一點?
  鄭夢先和陸景聊過這件事。陸景起初是打算拿小布袋將三星給裝了。但是,鄭夢先提醒他之后。他就意識到這不可能。當然,他的方向沒有錯:拿下三星手中的股票增加籌碼。
  三星所表現出來的態勢說明一點,他們只想撈一筆就退場。三星沒有必要拿著現代汽車的股票在現代汽車里當一個董事。三星并不像其余幾家股東旗下有汽車業務可以與現代汽車整合。參與現代汽車行政權力的斗爭沒有多大的意義。高價將現代汽車股票拋售獲利離場的收益比每年的分紅要多得多。
  鄭夢先對陸景輕輕的點頭。
  陸景笑著對金佑榮道:“好了,金助理。我們不用兜圈子了。三星想要在3月3日臨時股東大會的增發方案中盡可能多的獲取配股,我會支持三星,但是我要求三星出售股票時。和華擁有優先收購權。當然價格我們需要協商好。”
  回頭要是三星將現代汽車的股票定一個天價,和華豈不是只能放棄?那就白做嫁衣了。所以。價格肯定要有一個彈性的約束。這個具體的細節待會自然會有鄭夢先幫和華談。
  金佑榮臉上閃過一絲駭然的神色,連忙拿起茶杯喝茶掩飾他的情緒。
  陸景這個方案讓他現在一美分都拿不到。三星為什么要和華先交2億美元再談?因為在和華收購現代半導體tft液晶顯示技術的時候。會長被陸景拿稀土配額威脅了。這個2億美元是要出口氣。
  但是,金佑榮沒料到陸景居然看穿了三星在現代汽車收購事件中的意圖。此時,他心里再沒有半點心理優勢。
  金佑榮思考了很久,起身出去打了個電話,半個小時后,才重新回到會議室,有些不情愿,但還是一字字的緩緩道:“陸先生,我們談具體的細節。”(未完待續。。)
  (.)R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