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1027 莫家家事

戴姆勒-克萊斯勒亞洲區首席執行官安德魯-托蘭已經給現代汽車的各家股東寫了信,提請3月3日舉行臨時的股東大會,討論現代汽車股份增發方案。
  由于高遠基金和現代汽車簽署了合約,可以以20美元的低價得現代汽車增發的1億股(約為9的股份)。這次增發方案還包括討論對其他幾家股東的增發。
  當然,明眼人都知道,這是要削弱鄭夢久父子在現代汽車的控制權。
  這個時候,戴姆勒和高俊遠接觸的消息傳出來,意味著什么可想而知。
  陸景現在得到了最新的消息,一般都會發送郵件給給莫心藍、陳旭江、宋雨綺、許雪、楊星長等人。他們是這次和華收購現代汽車的參與者。
  正在明州休假的許雪很快也接到這個消息。
  明州西郊吳喻溪有一片古老的住宅區。許家的老宅就在吳喻溪這一片的邊緣。四車道的柏油馬路直通這里。許雪的家就在這里。
  上午九點時分,葉靜雨還貓在被窩里,見許雪坐在書桌前上網,睡眼惺忪的道:“雪姐,一大早就起來工作啊?難道陸景說放假三周是騙人的?”
  許雪頭也沒回的道:“我倒是希望立刻上班。省得在家里心煩。”
  葉靜雨不以為然的道:“這有什么煩的。不就是多了莫名其妙的弟弟嗎?丟給幾千上萬的紅包又不費什么事。你又不用繼承你爸的財產,你那個小阿姨還有什么可爭論的?她敢來惹你,我抓花她的臉。”
  許雪的母親早就去世,她那位資質平平,五十多歲一無所成的父親今年過年給她介紹了一位八歲大的弟弟。老來得子大概疼愛的不行,想讓許雪這個姐姐以后關照他呢。真是離譜。那有這樣的。許雪心里要舒服才怪。
  許雪嬌笑的回頭。有個好朋友的好處就在這里了。這話聽的解氣、壯膽。她不愿意多談家事,撫了撫額前的秀發,道:“靜雨,陸景從漢城那邊傳來消息,戴姆勒有可能說服了高遠基金站在他們那一邊。”
  葉靜雨根本沒接許雪的話,而是做了一個抓狂的表情,“雪姐,煩死你了。胸大了不起啊?不許在我面前晃來晃去。”許雪那35D的豐-滿尺寸實在讓她各種羨慕。
  許雪一向不喜歡在臥室里穿內衣束縛她胸前的**。這時,只穿了一件絲綢睡衣,*光大泄。許雪沒好氣的把被子掀起來丟在葉靜雨頭上,見她狼狽的爬起來,嬌笑道:“又不是沒看過。羨慕啊?快點,和你說正事呢。趕緊回答我。”
  葉靜雨撇撇嘴,抱著被子坐在床頭,“陸景在漢城和三星談的怎么樣?”
  許雪道:“三星要求和華支付2億美元作為合作的條件,可以以現代汽車的股票低價。陸景態度強硬和金佑榮談了一次,暫時還沒有談攏。陸景正在和鄭夢奎接觸。”
  葉靜雨歪頭思考了一會,道:“我覺得你們與三星合作的策略是與虎謀皮。人的名,樹的影。李健熙絕對不是好像與的。”
  許雪舒服的伸了個懶腰,笑道:“說這些有什么用?這是陸景定下來的方案。陸景在和華內部有重的話語權你又不是不知道。莫心藍為了他連莫氏集團都肯賣掉。他們倆的份量加起來,和華的大小事基本都可以定了。我們只能是查遺補缺。”
  這是很強勢的領導風格。指定了方向之后,下面就不需要不同的聲音。只需要執行。別看許雪嘴里抱怨。其實,她在和華銀行是一樣的風格。該放權的時候充分放權,該決斷的時候不容置疑。
  葉靜雨托著香腮琢磨了很久,道:“我還是猜不透陸景的想法。反正我覺得十天后的股票增發方案,和華沒辦法撈到太多好處。說不定還會被吃得渣都不剩。”
  和華是圍獵的發起人,危險性十足。說不定各家股東會想著聯手把和華踢出局。一旦增發股份的方案中和華沒有獲得足夠的增發份額,和華就玩完。
  許雪搖搖頭,“你是因為知道圍獵現代汽車是陸景提出來的方案,但是外界的人誰知道?你別看媒體報道和華很熱鬧。但是,多半都會將忌憚的目光放在李健熙身上。”
  和華現在名頭很響,但是陸景個人的名頭在普通民眾當中并不起眼。有些事情是潛規則。財經媒體不會集中的向公眾報道陸景的資料——也查不到更多的資料——挺多在新聞中提一提他的名字。畢竟和華這次收購中明面上的負責人是丁靈和莫心藍。
  當然,亞洲商界中的精英們自然知道陸景是誰。但是,這也是排在李健熙之后的。李健熙數十年的商業聲譽不是陸景可以比的。這么犀利的“圍獵”行動只會歸在李健熙頭上。
  葉靜雨道:“哦,那也是啊。聽和華香港那邊的團隊分析結論,這次針對的是鄭夢久,和華應該沒事。”
  莫心藍和宋雨綺在香港組建了應對此次收購的團隊。智囊團的那些金融分析專家、資本運作專家的結論是各家股東大致會平分股份。葉靜雨自然看過這份報告。
  葉靜雨曲起腿,好奇的問道:“雪姐,你覺得和華收購的成功概率大嗎?14.1的股份,現在還沒和三星談攏。鄭夢奎那里肯定要當現代汽車的董事長,合作的概率不是不大。我真不看好陸景。唉,失敗了可是要陪摩根士丹利60億美元。要是和華一蹶不振。我幫陸景把建業市里那幾家互聯網企業運作上市就功成身退。”
  許雪皺眉思索了一會,沉吟許久才輕聲道:“再看看吧。你吃陸景的虧也有幾次了。他可是只小狐貍。沒準他還真能搗鼓出一點驚喜來。”
  葉靜雨歪歪頭,道:“想想也是呢。”
  …
  …
  漢城。
  費城俱樂部。小會客廳里窗簾緊閉。屋子里的光線不是很明亮。輕煙裊裊。陸景和鄭夢奎雙方的人員隨意的坐在沙發四周,涇渭分明。
  陸景上午約了鄭夢奎詳談。但是,正如葉靜雨所預料的那樣。他和鄭夢奎卻是談的不順。
  鄭夢奎看著正在慢慢喝茶的陸景,心里哂笑,陸景居然想著游說他讓他支持鄭夢先擔任現代汽車的會長。這怎么可能。他和父親折騰來折騰去不就是為了這個位置?
  鄭夢奎抽著煙,道:“陸先生,你的想法我能理解。五哥也在這兒,我把話說明白。入主現代汽車的想法是我和我父親先提出來,現在要我支持五哥實在有些難辦。陸先生為什么不考慮支持我呢?我會保證和華的利益。”
  鄭夢先皺著眉頭,沒有表態。
  陸景笑著點點頭,站起來和鄭夢奎握手,“鄭先生的意思我明白了。”
  鄭夢奎不以為意的笑了笑。陸景手里才14.1的股份,他和陸景的目的有沖突,談不攏是遲早的事情。
  談判不歡而散。陸景和鄭夢先、唐悅、墨靜雯、樸弘基、郁浩寧一起回了在費城俱樂部的包廂。
  墨靜雯將手里的文件放在陸景手邊,有些氣憤的道:“陸景,鄭夢奎太過份了。我們的條件這么有誠意,他不答應不說,還空口白話的說保障和華的利益。”
  她是按照陸景的要求直呼他的名字。
  陸景看墨靜雯一眼,笑著擺擺手,然后打個手勢邀請大家入座。
  墨靜雯心里一緊,她失言了。
  鄭夢先眉頭緊鎖的坐下,沉吟了一會,沉穩的道:“陸先生,要不要和我叔叔談談?”
  鄭世勇雖然已經從醫院出來,但是他畢竟已經很老了,未必能約束的住他這位野心勃勃的兒子。當年鄭周永就沒能約束住鄭夢久。鄭周永宣布他和兩個退出現代集團。鄭夢先照辦。但是鄭夢久卻是通過他的核心參謀發聲,不會退出。
  陸景微笑道:“先放一放吧。我們回頭和渣打銀行談。”說到這里陸景腦子里不由的想起前天開悅資本的符玉龍給他打的電話。
  “陸先生,鄭夢奎父子和渣打銀行有一個對賭的協議….”符玉龍有意跟在陸景身后喝湯,特意打了這個電話。
  當時與渣打銀行合作的時候,渣打銀行向所有的合作伙伴出示了與鄭夢奎的部分協議:如果鄭夢奎能夠在6個月后,也就是2003年的7月15日,現代汽車的例行董事會上成為現代汽車的董事長,總計接待的40億美元,鄭夢奎只需要向渣打銀行償還35億美元。反之,鄭夢奎需要賠付渣打銀行50億美元,優先以現代汽車股份支付。
  鄭夢先知道鄭夢奎和渣打銀行的對賭協議,若有所思的沉思著。
  唐悅道:“和渣打銀行談至少得等到3月3日的臨時股東大會之后才能談出實際的成果。陸景,我們現在怎么辦?”
  戴姆勒和高遠基金談過,又是這次臨時股東大會的發起者。估計拉攏到不少支持者。和華和三星、鄭夢奎沒有談攏。鄭夢久、三井財團還沒有談,只怕形勢也不容樂觀。如果和華被孤立,那14.1的股份根本就不起作用。
  陸景環視了一圈士氣有些低沉的眾人,道:“我們接著和三星談。”和鄭夢奎接觸之后,鄭夢奎強勢的態度讓他把握到李健熙的某些脈絡。
  陸景這句話讓幾人都驚訝不已。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