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1025 老謀深算

陸江正在書房里讀史。見弟弟推開門進來,放下手里的明史,微笑著打個手勢,道:“小景,來了。坐吧。爸、媽還好吧?”
  大哥還是以前的模樣。只是,在部委的歷練讓他比起江州的意氣風發、銳意進取多了沉穩凝練的氣度。陸景坐到沙發上,笑道:“都挺好的。婉儀陪著二老的。哥,你晚上出去拜年了?”
  他現在拜年的行程和大哥并不是都一起。大哥的拜年計劃和他不同,很多叔伯那里大哥要坐下來詳談,甚至吃飯。他只需要上門就可以。不在體制內,過年這會確實輕松很多。
  “恩,去宋叔叔家里吃了晚飯。”陸江笑了笑,走到沙發邊,遞了一支煙給陸景,“明天我估計你都可以跟著我一起全程跑了。怎么樣,漢城那里拿不拿得下來?前些時候和經貿委的李主任見面,他說你很不錯。”
  陸景幫大哥點了煙,他自己也點了一支,抽了一口,道:“這盤棋不好下。但是必須贏下來。”
  陸江輕輕的點了點頭,道:“我們哥倆的棋都不好下啊。”
  陸景略有些好奇,問道:“哥,你的去向定了?”
  陸江表情凝重的道:“部委里要組建能源委員會。我去擔任常務副主任,負責具體的工作。國家在能源上被歐美封鎖得很嚴重。馬六甲海峽一直被美國控制…”
  陸景和大哥詳談到深夜。吃過大嫂的宵夜,陸景才告辭,返回錦園別墅陪父母。
  …
  正月初六。參加過王燦和夏思雨的婚禮后,陸景走親訪友之余一直陪著衛婉儀在京城里玩。京城里各種稀奇的花樣都有。就看能不能找得到地方。
  要說玩,他還真沒有常年待在京城的王燦在行。只是。王燦結婚之后沒幾天就帶著夏思雨去了歐洲度假。好在謝晉文在京城里還有些門道,知道不少好地方。
  過了一把真槍實彈射擊的癮后,陸景和衛婉儀一起坐車回家。梅嬸和小五早就準備好豐盛的晚餐。
  夜里,壓著衛婉儀緊致翹挺的俏臀舒爽的一泄如注之后。衛婉儀嬌羞的拿過枕頭墊在她雪白如玉的俏臀下,見陸景嘴角帶笑,嬌嗔道:“不許笑,我媽今天還問我了呢。”
  陸景溫柔的抱著嬌妻略顯消瘦卻凸凹有致的嬌-軀,郁悶的道:“我們倆還不急吧?”一說這個他就郁悶。
  衛婉儀何其聰明,漆黑的美眸看著陸景。三分戲虐、七分嬌嗔,笑吟吟的道:“陸景,那你和誰急啊?”
  陸景連忙轉移話題,道:“我給你看化驗單吧。咱們這事真不能急。順其自然吧。”婉儀雖然放縱他,他卻不能得寸進尺。趕緊轉移話題才是王道。
  不過治療這件事他真的需要好好考慮下了。
  …
  陸景帶著他新任的助理墨靜雯步入金頂俱樂部的3號包廂時,凌雪月、傅婕、胡恒已經等在布局奢華的包廂里。
  “陸景,好久不見了。”凌雪月當先站起來,笑著和陸景握手。
  陸景笑道:“凌姐這話說的怪生分的啊,前幾天我們還通過電話。”
  凌雪月嬌笑起來。給陸景介紹身邊一名身材修長穿著青色套裝、容顏精致帶著金絲無框眼鏡的成熟女人,“這位是第三石油集團的總經理傅婕。”
  “陸景,你好。”傅婕落落大方的伸出手和陸景握了握。
  陸景笑著和傅婕握手,然后對凌雪月笑道:“凌姐就不用給我介紹胡總了。我和胡總是老朋友。”
  胡恒頓時大感有面子。陸二少說一句他是老朋友。他在金頂俱樂部里給人敬酒都多幾分面子。
  凌雪月笑了起來,和陸景寒暄幾句,招呼陸景兩人落座。視線卻若有若無的落在穿著天藍色冬裝大衣牛仔褲氣質明艷清雅的墨靜雯身上。
  胡恒和陸景說了一句話。識趣的告退,“凌總。陸少,傅總。你們聊,我去廚房看看。”
  見胡恒離開,凌雪月側身問端坐在左手側沙發上的傅婕,“傅總,你看這姑娘像不像?”
  傅婕笑著點頭,道:“和墨承長的很像。”說著,對坐在陸景身后正忐忑不安的墨靜雯道:“靜雯,還記得你傅姨吧?”她和東南狼王墨承并稱南墨北傅,自然見過墨靜雯。
  墨靜雯不安的站了起來,見到和父親熟悉的人眼睛又有些發紅,低頭小聲道:“傅姨。”
  傅婕察言觀色的本領很強,很顯然墨靜雯沒有將她的身世告訴陸景,只是笑了笑,扶了扶眼鏡,道:“恩,回頭我們再敘舊吧。”
  凌雪月也不再提這個話頭和陸景聊了一會,等氣氛活躍之后,也借故出去。墨靜雯見傅婕要和陸景密談,想了想,也起身離開了。她不認為她現在夠資格跟著陸景參加密談。
  陸景只看墨靜雯的表現就知道他當時和葉妍說的猜測沒有錯,喝著清茶,等著傅婕開口。他根本就不信什么久仰大名之類的鬼話。
  傅婕攏了攏耳邊的秀發,微笑道:“陸景,你收購現代汽車似乎遇到了困境。”
  陸景不置可否的笑了笑,道:“哦?傅總有什么高見?”
  傅婕倒也客氣,道:“高見倒沒有。你想要成功的收購現代汽車,無非是利益共享、權力共享。”說著,喝了一口茶,明亮的眼睛透過鏡片落在陸景臉上。
  陸景眼睛微微一亮。這八個字道盡了此次收購的精髓。南墨北傅果然名不虛傳!
  鄭夢久為什么會被圍攻,就是他強勢的控制著現代汽車,容不得其他人染指現代汽車的行政權力。當然,現代汽車是他的家族企業。他這么做沒有任何的錯。
  只是。被圍攻就再所難免。
  現代汽車的收購已經步入第二階段。無論年后的增發股票采取何種方案稀釋鄭氏的股份,剩余幾家的股份比例大致上不會偏移的太多。
  所以。三星、和華、戴姆勒、三井、鄭夢奎、鄭夢久六家無論如何合眾連橫其實還是脫離不了一個核心的題目:如何分配現代汽車的行政權力和每年的收益。
  解決了這個題目就有可能得到大部分股東的支持,從而登上現代汽車董事長的寶座。只要各家股東達成協議。就算現代汽車年年虧損,現代汽車董事長的任期至少也會有一到兩年。
  傅婕見陸景陷入沉思,似乎并沒有繼續請教她的意思,心里頓感詫異。她給凌雪月說的那些話都是帶高帽的話,現在看來陸景很可能還真有點本事。
  沉思了一會,陸景回過神,笑道:“多謝傅總的建議。很精辟。”現在還不是細想如何權力共享、利益共享方案的時候。
  傅婕微笑著點點頭,陸景不需要她的詳細方案,她也沒有繼續指點陸景的意思。那就不是賣好。而是打臉了。
  話題談到這兒,也就沒有進行下去的必要。傅婕隨意的和陸景聊著天。她找陸景賣好是什么原因,陸景日后自然會明白。她這時當然不會說出來。有些話說出來就落了下乘。
  凌雪月沒一會就回來了,這時,胡恒也準備好了飯菜吩咐服務員端進來。陸景微笑著打電話讓不知道去了哪兒的墨靜雯回來吃飯。墨靜雯回來時眼睛紅紅的。陸景也沒怎么在意,他沒有興趣了解墨靜雯的私事。
  吃過飯,傅婕微笑道:“陸景,將你的助理借我兩個小時不耽擱你的事情吧?”
  “傅總問墨靜雯吧。我下午給她放假。”陸景笑著答道。傅婕向他賣了個好,況且又是墨靜雯父親的舊識。他沒有必要攔著不讓墨靜雯去。
  送了傅婕離開,凌雪月和陸景一起回休息室。陸景還要坐一會才離開。走在鋪著厚厚的暗紅色地毯光線極佳的走廊上,凌雪月扭頭笑問身邊的陸景,“陸景。傅婕今天對你可真是客氣,我聽說她在工作中基本就沒什么笑臉。”
  陸景就笑,“那也得分對象吧?難道她找上級匯報工作也冷著臉嗎?”他今天是沾了大哥的光。傅婕應該是拜山頭來了。不出意外的。共和國第三石油集團肯定歸共和國能源委員會管理。
  凌雪月微微一愣,旋即想到京城里的某個傳言。笑道:“陸景,恭喜啊。”
  陸江因為處理稀土事務極為妥當。能力得到上面的認可,去能源委這一步可是結結實實一改他兩年前從江州調任部委的頹勢。很明顯,只要陸江能圓滿的完成在能源委的工作,他的仕途即將步入快速上升的通道。陸江今年才三十六歲,未來不可限量。
  凌雪月心里不禁有些慶幸她在這兩年里和陸景一直保持著良好的合作關系。這將會是她這輩子做風險投資最成功、回報最高的一筆投資。
  …
  一輛黑色的奧迪a8在紫竹大道上緩緩的行駛著。車內,傅婕似乎陷入回憶中。墨靜雯坐在她身邊默默的流淚。剛才,傅婕問了問墨承的去世前后的經過。
  好一會,墨靜雯有些希翼的看向傅婕,“傅姨,我父親死的很蹊蹺…”
  傅婕擺了擺手,道:“靜雯,這些話以后不要在我面前說。”她和墨承不過是泛泛之交,見到他女兒,只是了解一下他的事情。并沒有插手調查什么內幕的興趣。墨承死的再蹊蹺和她有什么關系?
  墨靜雯一呆,低頭不語。
  傅婕似乎也覺得語氣有些生硬,和顏悅色的道:“靜雯,好好跟著陸景做事。只要他愿意,他可以幫助你達成心愿。”
  “他?”墨靜雯有點不信。在她眼里,她父親和傅婕就已經是頂尖的人物。翻手為云覆手為雨,無所不能。
  傅婕笑了笑,沒解釋。她今天對陸景可是笑臉相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