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1023 聲望上升的影響

香港半島酒店頂層的法式餐廳憑窗可以看見夜色下深藍色的海洋。羅映浩見陸景和李怡馨都出去,禁不住微微一笑,心情大好的享受著滿桌的菜肴。
  陸景肯定是看不慣他的臉色出去了。怡馨則是去送陸景。
  半個小時后,羅映浩悠然自得的品著紅酒,偶爾欣賞下窗外迷人的風景,偶爾看一下手腕上的寶璣。八點十二分。李怡馨對陸景很感興趣,多聊一會也是可能的。
  五十分鐘后,羅映浩有點坐不住了,撥了李怡馨的手機,意外的居然是關機狀態。
  “怎么回事?”羅映浩有些急了,找到餐廳的經理詢問李怡馨的去向。餐廳大堂經理道:“先生,我沒有留意到你需要找的客人。如果需要的話,我們可以幫你報警。”
  “不用了。”羅映浩冷著臉焦急的拿起西裝外套徑直離開。報警只會把問題鬧大。他現在只能寄希望于李怡馨的保鏢是跟在她身邊的。李怡馨的保鏢他暫時聯系不上。得等他打幾個電話才行。
  羅映浩心里的怒氣直往腦門上沖。他隱約能猜到是怎么回事。
  …
  …
  星光落在海面上,遼闊的海景極為美麗。一手豪華游艇乘風破浪急速而行。
  “怡馨,感覺怎么樣?”陸景丟了一只煙給黃利飛,問歡呼雀躍的如同小女孩的李怡馨。今天晚上公海上的賭局是黃利飛告訴他的。這艘價值800萬美元的豪華游艇也是黃利飛私人座駕。
  黃利飛接了煙,有點咋舌的瞄了瞄李怡馨。李怡馨不是那種絕佳的美人,不過她身材修長窈窕。跪在舷窗邊的小俏臀曲線翹得很有點勾人。關鍵是她的身份。很能讓男人有沖動。陸景真是好本事,居然把李健熙的女兒給拐帶出來了。
  李怡馨回頭。笑容純真的答道:“很好。陸景,還要多久才能到?”
  永遠不要低估了打破禁忌的誘惑。陸景只是給李怡馨提了一下。每天都是規規矩矩生活的李怡馨就立即很感興趣的答應下來。陸景甚至都還沒來得及巧舌如簧的蠱惑她。
  當然,陸景只是要給羅映浩這馬臉一個好看。不是真要把李健熙的女兒帶著私奔。去賭船上玩一會,他就會送李怡馨回來。
  “這要問黃利飛了。”陸景剛才已經給李怡馨介紹過黃利飛。
  黃利飛的黃遠實業最近發展的很不錯。除了2002年之后國內地產蓬勃發展的因素之外,他還承接了渝賓高速的基建工程。黃利飛現在儼然是香港商界的新星。據說,由國際青年商會香港總會評出的2002年香港十大杰出青年就以他為首。
  黃利飛走出游艇的中艙問了問駕駛的艇長,回來說道,“景少,李小姐,最多還需要十分鐘我們就可以抵達了。”
  停在公海里賭船一條很豪華的游輪。開賭局的是一名老學究打扮的老者。叫五叔。黃利飛是這兒的常客。打過招呼后就帶著陸景和李怡馨進入游輪里。
  趙姿看了一眼黃利飛的那位保鏢,當先一步跟著陸景等人進入。李怡馨的保鏢在半島酒店的時候就被她甩掉。
  游輪里的賭場檔次很高。并非由喧鬧的賭徒,客人都是衣冠楚楚的人物。但是扔下去的籌碼幾百萬都是小意思。十幾名穿著馬甲的俊男靚女服務員端著托盤來回走動,給客人送來各式的酒水飲料點心等。
  黃利飛幫陸景和李怡馨各自兌了一百萬美元的籌碼。陸景并沒有大賭的意思。小賭怡情、大賭就過了。
  看看四周的賭局,黃利飛幫陸景點煙,笑道:“景少,你和李小姐自己玩,我去那邊看看。我已經吩咐過小米,讓他到時候送你們回去。”小米就是他私人游艇的艇長。他不是怠慢陸景。而是因為他很自覺的不當電燈泡。
  陸景知道黃利飛誤會了,但是也沒有說破。他確實想要和李怡馨單獨呆一會,他還要和李怡馨談事情。
  李怡馨第一次到這樣的賭場里,看著一個個男女賭客將手里象征著十萬美元的籌碼淡定的往下丟。李怡馨覺得很好玩。找了一個梭哈的賭局壓了幾局。那種心驚膽戰的感覺讓讓她感覺很新奇。
  陸景遞了一杯紅酒給想要下注又不敢下注的李怡馨。笑道:“怡馨,你這樣可不行。完全沒有享受到賭博刺激的樂趣。”
  李怡馨俏皮的吐吐舌頭,“這種刺激我可享受不來。陸景。你還一次都沒下注呢。我的籌碼也給你。我看你玩。”
  “行。”陸景也沒客氣,接過李怡馨遞來的籌碼。笑著站到玩梭哈的賭桌邊。
  這桌賭局除開發牌的荷官和李怡馨,還有三名賭客。一名白人。一名四十多歲的中年男人。一看就是很老練的賭客。還有一個穿著很寒酸的五十多歲老男人。開牌的時候,手激動的就像是小雞爪子一樣抖個不停。
  荷官開始發牌。陸景很隨意的丟著手中的籌碼。等到最后一張牌的時候,將手里的籌碼全部丟下去,“開牌!”加上李怡馨剛給他的籌碼,他一把差不多1000萬。
  白人和中年男人早就棄權。只剩下衣著寒酸的老男人還在和陸景對賭。他根本就沒看陸景,而是死死的盯著雙方的牌面,雙手如同中風般凌亂的抖著。見陸景一把全壓,他也把面前的籌碼都給推了出去,咬牙切齒的道:“好,看誰狠。”
  陸景沖荷官點點頭,扭頭微笑著和李怡馨碰了碰酒杯。兩百萬美元不到的輸贏他沒放在心上。
  “啊…,怎么可能是三條k….”中風男大叫一聲,雙目呆滯的看著賭桌上的籌碼全部被劃撥到陸景面前。
  “陸景。你贏了。”李怡馨比贏錢的陸景還要興奮,秀美的臉蛋上都布著興奮的紅暈。聲音有些大的說著話。
  “怡馨,還玩不?換你來。”陸景大致的數了數籌碼。好像除了本金還賺了一點,笑著問李怡馨。
  李怡馨搖搖頭,道:“算了吧。我一上賭桌就覺得頭暈。我一年的零花錢都沒有一百萬美元呢。”
  陸景和李怡馨正要離開賭桌。中風男突然一頭栽倒在地。一名三十歲左右的男子微笑著拿著雪茄招呼了賭場的工作人員過來。賭場里不管是輸錢昏倒,還是贏錢暈倒都很常見。賭場里處理這類事情很有心得。很快,中風男就在工作人員的施救下醒過來。
  拿著雪茄的男子笑著道:“李叔,還賭不賭?”
  叫李叔的中風男茫然的搖頭道:“小高,我不賭了,讓我回家吧。”
  小高淡淡的一笑,拍了拍李叔的肩膀。“李叔,時候還早。這么早回去太可惜了。賭場之中一切皆有可能。前一刻是窮光蛋,一局賭下來就是千萬富翁的例子不勝枚舉。”
  李叔不為所動。
  小高淡定的抽了一口雪茄,道:“李叔,我再借100萬美元給你翻本。”
  一聽到翻本這兩個字,李叔眼睛里頓時有了光彩,一骨碌爬起來,抓住小高的手臂,“哈哈。小高,你果然是好人。”
  李怡馨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幕。她還只在電影中見過這樣的賭徒。沒想到現實中真的存在這種人。為了賭,什么都不顧了,借錢也要賭。
  陸景輕嘆口氣。道:“走吧,怡馨,我們去那邊說話。”他對賭徒一樣沒什么同情心。帶著李怡馨去大廳的另一邊人少的休息區域說話。他怎么都沒想到他偶爾賭的一局日后會牽扯到他身邊的人。
  陸景和李怡馨在明亮的窗幾邊并肩站立。看著窗外的海景。海上生明月,波濤起伏。安靜而祥和。如果不是身處在賭船之上,應該是很舒適的體驗。
  陸景微笑道:“學過數列沒有?我知道一種最終會贏錢的方式。每一次下注以2的n+1次方的方式下注。每一把都孤擲一注。直到一把將莊家的錢贏光為止。”
  “啊…”李怡馨低頭心算了一會,隨即淺淺的一笑道:“這樣的話,很有可能是你自己的錢袋子先頂不住。”
  “所以賭博刺激的地方就在這里。就算穩贏的數學辦法,但還是存在不確定性。這種刺激給人的快感就和男女間做那事一樣。”
  李怡馨的臉騰的一下紅了起來,細膩的臉蛋上布滿羞澀的緋紅。她不滿的道:“陸景,你怎么可以和我說這個。”她還是處子呢。
  陸景詫異的看了李怡馨一眼,旋即明白過來,笑著道歉道:“呵呵,是我失言了。換一個學術點說法。吸毒和戀愛都能極大的刺激多巴胺的分泌,帶給人愉悅感。賭博的刺激也能。你還沒談過男朋友?”
  李怡馨本來已經接受陸景的道歉,聽到最后一句話又有些羞惱,用韓語嗆聲道:“這很稀奇嗎?我和你可不一樣。”她知道葉妍是陸景的情人。
  陸景笑了笑,道:“好了,不說這個話題。說正事吧。李會長的汽車夢想現在實現了一大步。那么他是準備控制現代汽車呢,還是賣掉現代汽車的股份重新收購雷諾三星汽車公司?”
  李怡馨偏頭,輕快的微笑道:“你為什么不直接去問我父親呢?”
  陸景道:“你覺得你父親會告訴我他的真實想法嗎?”
  李怡馨沒什么心機不代表她傻,微微一笑,略有些奚落的意思,“陸景,原來你是找我打聽情報來了啊。”
  陸景臉皮何等厚,微笑道:“你這么說也沒錯。我是想問問李會長的真實想法。和華收購現代汽車的目的是為了讓昆成汽車取得更進一步發展的技術。如果李會長和我的目的不相沖突的話,和華與三星未必就沒有合作的可能。我希望你幫我問問李會長的意思。”
  這人臉皮厚的。李怡馨心里嘀咕了一句。當時,他可是很清楚的與父親說:打破鄭夢久烏龜殼之時,就是合作終止之時。誰能入主現代汽車,我們各憑手段。沒想到,他又換了想法。
  李怡馨心里嘀咕歸嘀咕,陸景這樣坦誠的態度讓她心里變得舒服一些。她可不喜歡被人利用。只是傳話的話倒是問題不大。
  “好吧。我給我爸爸說一聲。”李怡馨卻是沒有覺察到她潛意識里非常相信陸景的話,甚至都沒有想過陸景說的是不是假的。
  陸景笑著點頭,“我等你的消息。”
  陸景沒有騙李怡馨的意圖。他只是讓李怡馨幫忙傳一句話。他的話是真是假,三星那邊自然會做出判斷。李健熙是否會與他合作,并不一定需要基于信任的基礎,基于利益的基礎也可以。:。.。
  更多手打全文字章節請到【神-馬】【小說-網】閱讀,地址:www.booksr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