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1022 女校書

陸景接到凌雪月的電話時,他正在世運大廈頂層的小酒吧里和葉妍一起喝酒。宋雨綺在稍遠處正在給陸景的新助理墨靜雯交待工作注意事項。
  宋雨綺說是要放假休息和葉妍一起去逛街購物,但是聽到陸景當場敲定助理后就立即返回世運大廈安排墨靜雯的工作。墨靜雯的職位是和華的高級行政秘書,但工作上歸她管理。
  墨靜雯主要的工作跟著陸景出差。收發、整理陸景的各類郵件。碰到她和丁靈都不在的時候,才負責接手負責管理陸景的日常行程。墨靜雯入職,工作上的事情她自然要一一交代清楚才能休假。
  “凌姐?”陸景看看號碼,略有些詫異,握著葉妍如玉般柔軟的手,笑著接了電話。
  “陸景,你人在漢城?”凌雪月微笑道:“我可是聽說人說你最近在韓國做了一筆大投資。”
  “沒有,我在香港。哪有什么大投資?只是收購了部分現代汽車的股份。”陸景對收購現代汽車的消息傳到京城去并不感到奇怪。近百億美元的收購大戰,京城里的商界人士肯定會關注。
  “香港?那你可要注意。最近香港那邊有傳染性很強的疾病對吧?”凌雪月關心的說了一句。
  陸景對這場前世里席卷亞太的疾病記憶深刻,只是不能因噎廢食,笑道:“我會注意的。凌姐,你找我有事?”
  凌雪月嬌笑起來,四十多歲的人,笑起來聲音依舊悅耳。“怎么,又在陪你哪位紅顏知己?這么急著掛我電話啊。你倒是不怕我在你家婉儀面前多一句嘴呢。前些天我還在大唐雨景碰到她。”
  陸景笑了笑。他每天都會和衛婉儀通電話。她最近經常去大唐雨景那里做美容護理。然后在紫羅蘭莊園休息一晚。
  調侃了陸景一句,凌雪月道:“第三石油集團的總經理傅婕剛給我打電話。她想要在春節期間和你見個面。”
  聽到這個名字,陸景訝然的道:“傅婕?她見我有什么事嗎?”
  傅婕就是裴吳越所說的南墨北傅中的那位。正式職務是共和國第三石油集團的總經理。共和國第三石油集團是副部國企。傅婕今年三十三歲就成為第三石油集團的總經理。想想就知道這個女人有何等的實力。
  凌雪月笑道:“傅婕說你收購現代汽車的手段很有魄力。就算最終沒能成功收購現代汽車也是一流的人物。呵呵,這評價可夠高的。她想要見識下你的風采。”
  陸景輕輕的笑了笑。這話誰愛信誰信去,反正他是不信。說的好聽點:禮下于人,必有所求。說的難聽點: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果然,凌雪月等陸景消化了這些信息之后,笑呵呵的提醒道:“陸景,這話你只能聽三分。傅婕是個很厲害的人物。她原來在第一能源集團工作。專門負責煤炭工作。據說手腕非常凌厲。去年12月底臨危受命調任共和國第三石油集團。”
  陸景想了想,道:“凌姐,那就安排在正月里吧。到時候有時間我給你打電話。”他也不問傅婕怎么個厲害法。走到一定高度的人,誰沒有點故事?說不定還可以稱之為傳奇。
  “誰的電話啊?”葉妍微抿著手里的雞尾酒,眸光流轉的輕笑著問道。她最近學了一點調酒的手法,正好在陸景這會客的小酒吧里給大家調了三杯。
  “凌雪月的電話。”陸景回頭看看正在不遠處說話的宋雨綺,笑道:“傅婕打電話給她說想要見我。其實這事挺巧的。哦,你和唐詩經熟不熟?”
  他看唐詩經一副黃海頂尖女人的派頭。葉妍作為黃海的名媛,邏輯上應該和她有交集。
  “不熟啊。唐家六小姐在黃海可是金字招牌。她是深藍游艇俱樂部的會員。我們就一起喝過幾次酒。”葉妍笑盈盈的道:“怎么突然和我說起她來了。”
  她在黃海沒有打陸景的旗號。人脈關系主要通過深藍俱樂部的合作伙伴建立起來的。能調動的資源和唐詩經這樣政商通吃的人物還差一個層次。
  陸景道:“我前段時間去黃海和裴吳越見面的時候見到唐詩經了。很出色的一個女人。你接觸過她那個圈子,應該聽說過南墨北傅的說法。墨靜雯很有可能就是東南狼王墨承的女兒。”陸景指了指不遠處明艷清雅的墨靜雯。
  “聽說過呢。”葉妍這才明白陸景說挺巧的是什么意思,微微一笑,“原來是這樣。我和雨綺還詫異你怎么會選她當助理呢。”
  陸景笑著擺擺手。“不是這個原因。她當時的回答很有靈性。我是覺得打磨一塊璞玉很有意思。等我退休的時候,說這個誰誰當年受過我指點,豈不是很得意的一件事。”
  墨靜雯根本就沒有在和華長期發展的意思。
  葉妍卻是掩嘴嬌笑。風情嫵媚,“這話誰信呢。你還趕緊把唐雨瑤調到你身邊來吧。你不是老說她也挺厲害的嗎?哦。還有徐詠碧。雨綺可是說了,她篩選簡歷第一條標準:長得比她差就pass。”
  “我有那么無聊嗎?招助理還是招情人啊。”陸景郁悶的翻翻白眼。惹得葉妍嬌笑不已,右手緊緊的握著陸景的手。
  …
  兩周的時間對唐詩經來說過的很快。去黃海最好的美容院鳳凰做五次美容;去健身房連四次瑜伽;和美國常青藤大學路過黃海的校友在深藍游艇俱樂部看海品茶聊一下午;在趙都和崔橫波瘋狂的血拼購物;幫唐家一個倒霉孩子擺平一起碰瓷的車禍,這類能體現權勢帶來好處的事情基本都是她出面;和一位老人下了三次圍棋;在五星級酒店應酬幾頓飯;讀兩本時下的暢銷書;換一個冬季的發型;陪看得還順眼的朋友,男女不限,看一場電影。
  世界上很多大事都是悄無聲息。縱然有九天驚雷的威勢,不在其中,反饋的信息就是報紙幾行不痛不癢的文字。和華與三星圍獵現代汽車對她而言就是如此。
  她只是在黃海通過各種渠道了解到當時的情形。數十億美元的較量又怎么可能平靜得了。聽米奇說,克萊斯勒甚至動用了在美國政府中的影響力。
  唐詩經泡了一杯茶,安靜的在客廳里看著黑格爾《哲學史講演錄》。冬天的夜晚是適合讀一點發人深省的文字。
  這時,精巧的紅色諾基亞手機突然響起來,一個男子溫和的聲音從里面傳來,“詩經,聽說圈子里出了一個新人,勢頭很猛。”
  唐詩經笑道:“是啊。過江猛龍。估計半年之后他就能升為頂級企業家俱樂部的黃金會員。等年會聚會時,你自己可以見見…”
  和朋友說笑幾句掛了電話,唐詩經腦子里浮出陸景那張不算英俊卻有些味道的臉。她見過各種各樣的人,一個男人有沒有故事,是道貌岸然還是表里如一,大致有數。
  她的圈子里,有很多世家子弟,自身肯努力,也能接過父輩的攤子;也有很多鳳凰男。出身貧寒、頭腦聰明、又肯努力的那種。但是真正白手起家創業成功的卻沒幾個。裴吳越算一個,剛才那位還在歐洲談生意的男子算一個。陸景也算一個。
  僅僅握著14.1%的股份,如何控制現代汽車呢?
  唐詩經放下手里的《哲學史講演錄》,呢喃道:“是虎頭蛇尾,還是攪得天翻地覆呢?真是讓人期待。”
  ….
  “恭喜你,陸景。”半島酒店的餐廳中,李怡馨微笑著對陸景舉起酒杯。她明天上午返回漢城。今天晚上請陸景吃飯。這次到香港來,本意是和陸景接觸一下,但是陸景根本就沒在香港呆幾天。一直都是葉妍在招待她。
  “謝謝。”陸景笑著舉杯,“三星這次的收獲也不小。這兩天是在抱歉,沒有辦法陪你在香港轉轉。”
  李怡馨每天都會收到資料,知道三星在這次收購中也獲得了9.3%的股份,笑兮兮的道:“這我能理解。我聽葉小姐說你在到處找資金呢。葉小姐招待的很周到。”
  陸景一邊吃飯一邊和李怡馨說著沒有營養的廢話聊天,心里琢磨著怎么通過李怡馨巧妙的轉達他的意思給李健熙。
  羅映浩沉著臉坐在李怡馨身邊吃飯。他和陸景的關系極為糟糕。和陸景同一張桌子吃飯倍覺的不爽。
  陸景看到羅映浩那張馬臉胃口都變得小。其實,他和李怡馨所謂的友誼很脆弱,不過是比正常的商務交往要稍微強一點。因而,他也不能要求李怡馨吃飯別帶羅映浩。
  臨近吃飯結束時,陸景還沒有找到合適的機會和李怡馨提及和華將會支持三星成為現代汽車董事長的話頭。陸景想了想,對李怡馨使了個眼色,先出了餐廳,在走廊邊等著。
  沒一會,李怡馨就輕笑著出來,“陸景,你有事情要避開映浩哥和我說?”
  “恩。”陸景嘴角微微揚起,道:“怡馨,我知道今天晚上在公海有一條賭船,有沒有興趣偷偷的跟我一起玩兩個小時?”
  不出意外的話,像李怡馨這樣的乖乖女每天晚上都要給家里匯報行蹤。她要是突然失蹤的話,跟著她的羅映浩鐵定要被李怡馨的家人埋怨。
  上次在漢城紫紀元餐廳被羅映浩刁難了一會,這會兒,他倒不介意給羅映浩出個難題。
  問題就在于李怡馨這乖乖女有沒有從“籠子”中飛出去的想法。(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