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1021 退讓

“確實很困難。”陸景沒有回避,緩緩的道:“我們有14.1%的股份。鄭夢奎手里握有11.6%的股份,三星只有9.3%的股份。戴姆勒-克萊斯勒公司有10%的股份,三井財團控制的幾家公司共同持有現代汽車5%的股份。鄭夢允等人持有2%。鄭夢久控制的股份依舊是最多的48%。然后,現代汽車年后還要增發1億股(9%)給高遠基金。這盤棋,確實不好下。”
  莫心藍精致美麗的臉蛋上浮起一絲微笑,在陸景懷里換了舒服的姿勢。她知道陸景有辦法,她做一個好聽眾就好。
  陸景低頭抱著懷里的如玉佳人動情的吻了一回,笑道:“我覺得我們首先要支持三星控制現代汽車。三星要加強股權肯定要削弱鄭夢久的股權。”
  莫心藍好奇的眨眨眼睛,“為什么是支持三星?”
  陸景道:“韓國媒體將三星的李健熙稱之為韓國的經濟帝王,但是我想韓國政府肯定不會愿意韓國第一財團將韓國第二財團給吞下。到時候李健熙就真成了皇帝了。到時候…”
  到時候三星肯定就會被韓國政府勒令出售手中現代汽車的股份。莫心藍對韓國政府和韓國財閥之間的博弈很清楚,笑吟吟的道:“陸景,你真陰險。”
  陸景沒好氣的在莫心藍雪-臀上拍了一記,“我這叫智珠在握。”
  “誰信啊。我怎么覺得你是臨時想出來的法子。”莫心藍很不給陸景面子的咯咯嬌笑起來,花枝亂顫,“你想要獲取三星的信任可是很困難。”
  景華和三星在手機市場斗得很兇。李健熙肯和陸景合作才怪。
  陸景心里的**被莫心藍這只風情迷人的妖精給挑起來。耐著性子解釋道:“李怡馨就在香港,我晚上給她送行。順路和她談談這件事。成功的概率不低。”
  說著。低頭在莫心藍耳邊小聲說了幾句。
  莫心藍紅著臉從陸景懷里起來,嗔道:“李慕清在漢城沒把你的腰給夾斷啊。別忘記答應我的事情呢。”李慕清有一雙修長的美腿。還練過跆拳道。她只練過瑜伽,腿力可不如李慕清。只是陸景這么要求,她無法拒絕。
  陸景壞笑道:“那能呢。”他這幾天忙的很,答應好莫心藍要去檢查身-體的事情還沒去。
  …
  世運大廈的3樓待客區,三名求職者正有些緊張的等候著。和華已經通知他們今天下午來面試,最終他們三人只有一人能夠留下來擔任和華的高級行政秘書。
  三位求職者,一男兩女,殺出重圍要獲取這份月薪10萬的工作。這份優渥的待遇決定了三人之間心照不宣的競爭關系。氛圍很微妙。三人偶爾對視一眼,都是淡淡的一笑。
  這時。一名穿著煙藍色棉衣、修身牛仔褲的婉約嫵媚女子過來道:“你三位是今天來面試高級行政秘書的吧?請跟我來。”
  說話的正是董晚瑤。她中午和陸景吃過飯后就回了世運大廈,陸景說下午要考校一下她最近的功課。她最近在專心的學習公司的架構、管理。好友寇小蠻幾次約她去酒吧她都沒去。寇小蠻每次都笑問她是不是“從良”了。現在她是臨時給陸景充當一下跑腿人員。
  陸景面試的地方在世運大廈頂層的小會議室里。他本來想要一下午都呆在莫心藍的溫柔鄉里。雖然還需要時刻關注著漢城的消息。但最近確實可以稍微松口氣,不用連軸轉。
  問題是,他要給宋雨綺放假必須要招聘到一名合適的助理,否則的話,沒助理幫忙處理一些事情,他的日程會搞得一團糟。
  “請坐吧。”陸景打量眼前清艷知性的女孩,微笑著道:“冷書容,今年25歲。畢業于英國劍橋大學。第三輪面試成績面試官給的是95分。這是我手中三份簡歷中最高的分數。”
  冷書容扶了扶精致的眼鏡,微笑著點頭示意,聲音悅耳的道:“謝你的夸獎,面試官先生。”
  陸景點點頭。道:“請你說一下你對這份工作的看法。”
  冷書容思索了一會,從容的道:“承上啟下。主要工作偏重于文書、郵件的處理。我相信我能勝任。”
  陸景又問了幾個問題,滿意的道:“冷小姐。今天的面試結果很不錯,請你等候我們的電話通知。”
  他很滿意冷書容。不過他還不至于做出當場錄取的決定。怎么著都該把三人面試完。
  冷書容客氣的一番,落落大方的和陸景握手之后告辭。
  見冷書容離開。坐在陸景身邊旁聽的董晚瑤沒有第一時間出去叫第二位面試者,而是湊到陸景耳邊小聲道:“哥,你不會是看人家長的漂亮動心了吧?”
  陸景哭笑不得的道:“我有那么無聊嗎?趕緊去把人喊進來吧。”
  董晚瑤笑兮兮的在陸景臉上吻了一口,喜滋滋的道:“我去了啊。”
  陸景笑著搖頭。這么一個俏麗迷-人,婉約嫵媚的小美人情意綿綿的獻吻,他還能發火不成?
  第二位面試者是一名男子。陸景聊了幾次便不算鐘意,讓董晚瑤去喊第三名面試者,心里也不抱太大的希望。宋雨綺給面試順序是第三輪面試的成績由高到低。
  進來的是一名身材中等的明艷女子。她穿著一件黑色的a字形立領大衣,黑色的褲襪。高筒毛靴。姣好的身材比例讓她顯得窈窕修長。頸間一條鮮艷如火的絲巾將女郎那張喜嗔皆宜的臉蛋襯托得明艷照人。
  陸景見慣各種氣質的美女,視線只在她的馬尾辮上停留了三秒,然后低頭看了看手里簡歷。
  這名求職者叫墨靜雯。今年20歲,交州大學大二的學生。陸景有些詫異的問道:“墨靜雯。你大學還沒有畢業怎么就準備工作呢?”
  墨靜雯打量著陸景,明媚的容顏平靜。清聲道:“之前我回答面試官這個問題的答案是如果有合適的工作學以致用,我的文憑不是問題。我有把握在大四結束時拿到學位證。”
  這個女生有點意思。陸景笑道:“這么說,你準備給我另外一個答案?”
  墨靜雯道:“是的。我爸一年前去世了,我雖然不需要賺錢養家,但是我需要快速積累在企業中的工作經驗。行政秘書這個職務很適合我。”
  陸景玩味的看著墨靜雯。這番話的信息量有點大。
  董晚瑤腹誹道:“哥,你要當大色-狼也收斂點呢。有這樣看別的女生的嗎?”墨靜雯的容貌并不是那種知性的美女,而是明艷清雅的氣質。一看就是出生名門。
  董晚瑤能看得出來墨靜雯身上的氣質不同,陸景自然也看得出來。姓墨?陸景倒是想起在黃海裴吳越給他說的一件趣事來。國內的商界有南墨北傅的說法。其中號稱東南狼王的墨承就是一年前去世的。陸景不動聲色的問道:“墨小姐,談一談對這份工作的理解。”
  墨靜雯燦若水晶漂亮的杏核眼落在陸景臉上。她知道能不能成功就在這一問上了。
  別看她剛才說的口氣很大。但是她一個大二還沒有讀完的學生能有多少水平?那能比的過哪些職場中打拼出來的精英。她靠的是家學淵源才闖到了最后一關。
  墨靜雯道:“唐朝時薛濤為韋皋女校書。校書郎就是我對這個職位的理解。”
  陸景一愣,隨即笑道:“答的精彩。”
  校書郎的主要職責是公文撰寫和典校藏書,非進士不得擔任。但實際上校書郎為上官負責案牘工作就是類似于親信秘書的工作。墨靜雯這個類比很精彩。
  墨靜雯精致明艷的臉上露出一絲淺淡的微笑。很嫵媚。
  陸景沉吟了一會,道:“你被錄取了。今天下午正式上班,擔任我的助理。我只提醒你一點,接觸的資料信息注意保密。”
  墨靜雯心里興奮至極,動人的一笑,站起來道:“謝謝。我會的。”
  …
  京城。
  凌雪月從金頂俱樂部應酬回來,憐愛的看著兒子杜潤澤在書房認真的寫作業。臉上浮起慈母的笑意。她回到明亮的客廳里撥了一個電話,“鵬哥,什么時候回京城過春節?我和潤澤等你。”
  電話里傳來丈夫渾厚的聲音,“雪月。我這可難說了。每年過年反倒是比較忙的時候。我初三回京城。你把爸媽都接來京城吧。”
  凌雪月嗔道:“這我當然知道。我是問我們一家三口什么時候聚呢…”
  凌雪月和丈夫打情罵俏的說著話。自兒子逐漸張大之后,她便逐步退出新月投資的管理層。將之交給副手胡恒打理。她日常生活基本上就是管理一下金頂俱樂部,然后就是教導兒子。一個女人最大的幸福就是相夫教子。
  凌雪月放下電話。接過保姆送來的熱茶,輕輕的抿了一口。這時。電話突然響起來。
  凌雪月看看號碼,詫異的接了電話。“呵呵,傅總的電話可是稀客啊!”
  打電話給她的是號稱南墨北傅中的傅婕。她平常和傅婕沒什么交集。這是個極其厲害的角色。
  傅婕笑吟吟的道:“凌姐,你這話可是寒磣我呢。我每個季度可是準時的去金頂俱樂部報道啊。”笑呵呵的寒暄之后,傅婕道:“最近和華的聲勢很大啊。我想請凌姐幫我牽個線,我想認識下陸景。”
  凌雪月也沒推遲,一口答應下來。京城中都知道她和陸景交好。凌雪月好奇的問道:“傅總,你怎么想著見陸景?”
  傅婕微笑道:“和華與三星圍獵現代汽車取得了突破性的進展,亞太那些資本全部都吃灰去了。凌姐,你可不知道,陸景現在在亞洲商界的名聲很響。我很想見識下有如此膽魄的人物的風采。就算他最終沒有能收購現代汽車,這風范也是一流的人物。”
  評價這么高?凌雪月倒是有點奇怪陸景最近做了什么大事。她的新月投資一直都是投資歐美地區的風頭。對亞洲關注的少。幾筆投資都是國內的。
  凌雪月掛了傅婕的電話后給陸景打了電話過去。(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