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1020 休息和機會

鄭夢久不可能坐視他喪失現代起亞汽車集團的控制權。
  時間回到五天前。鄭夢久接到兒子鄭一玄匯報的情況后請核心參謀高賢重到辦公室里商議如何應對三星、和華的圍獵,還有戴姆勒-克萊斯勒公司的落井下石。
  鄭夢久位于現代汽車總部大樓的辦公室里,鄭夢久端坐在沙發上,緩緩的道:“別人不清楚,但是我們可以肯定的判斷戴姆勒-克萊斯勒在落井下石。”
  高賢重輕輕的點頭,認同鄭夢久的判斷。
  不要說北美車型kss-9本就是與克萊斯勒合資的車型。就算不是,以克萊斯勒在美國政府中的影響力,作為現代汽車的合作伙伴擺平這樣一件小事根本就不問題,何必要專門讓現代汽車去北美公關。其用心簡直是昭然若揭。
  高賢重沉默了半響,放下茶杯,神情堅毅的道:“會長,我有一個方案可供選擇。”
  鄭夢久是喜怒不露于行的人,聽到這句話還是嘴角微微一揚。不愧是他的核心智囊。他聲音平靜的道:“你說說看。”
  高賢重道:“會長,既然我們的資金受限無法阻止三星與和華收購集團旗下的成員企業,那么我們可以放棄那些收購概率較大的企業。集中有限的資金將集團旗下其他成員企業控制住。”
  鄭夢久若有所思的問道:“放棄仁川制鐵、現代精工?”放棄這兩家公司就意味著放棄對現代汽車的絕對控制權。
  高賢重點點頭,“不錯。拖延下去,我們固然能籌集到資金。但是戴姆勒-克萊斯勒公司這樣在一旁虎視眈眈的資本力量不可能無動于衷。我們放棄控制權有兩項好處。
  第一,從此之后我們不會成為眾矢之的。各方力量將會轉入‘合縱連橫’的態勢。而不是集中力量對付我們。我們的壓力會大減。第二,作為現代汽車最大的股東。我們只要拉攏到一家合適的合作伙伴我們就可以繼續控制現代汽車。”
  拉攏一家合作伙伴的代價比死頂著各家資本的壓力當然要小一下。別忘了,鄭夢奎還準備在現代汽車內部興風作浪。一旦放棄控股權,那么現代汽車就不是專屬于鄭氏。誰都有入主的可能。屆時,沒有人會同意鄭夢奎把現代汽車搞成亂攤子。
  鄭夢久沉思了片刻,無奈的長嘆一口氣。他不得不承認高賢重說的是最佳方案。退一步海闊天空,他施展手腕的空間將變得非常大。但是拱手讓出現代汽車的控制權讓他心里十分難受。
  鄭夢久到底是經歷過大風大浪的人物,很快就壓下心底的情緒,道:“你認為我們選取作為合作伙伴最為合適?高遠基金如何?”
  高賢重搖搖頭,“會長。高遠基金的根基太淺,很容易在重利面前動搖。鄭夢奎、和華、三星、戴姆勒這幾方我們都不能選。唯一的選擇就是三井財團。”
  高俊遠要是聽到高賢重這么對高遠基金進行評價,只怕要氣的大罵這個韓國人:狗娘養的,好歹高家也是世家大族,幾百億美元的家產,怎么就成了根基淺薄?
  鄭夢久略微有些吃驚,訝然的看了高賢重一眼,“三井?”他可不想過幾年,三井財團對外宣稱現代汽車是三井的成員企業。那可就成了他洗刷不掉的恥辱。
  高賢重知道鄭夢久的心思。道:“會長。三井財團一貫是通過文化滲透、產業鏈滲透的方式來控制一家企業。那是高等級現代企業對低等級企業的蠶食模式。現代汽車擁有自己的企業文化,擁有閉合的產業鏈,根本不懼怕三井的蠶食。不過,我們要做好未來和三井纏斗的準備。”
  鄭夢久沉默不語。當慣了獨裁者最不喜歡的就是別人來分權。
  高賢重耐心的等候著。
  很久之后。鄭夢久有些疲倦的道:“你和三井聯絡一下吧。”
  …
  東京,三井住友銀行總部大樓。
  長井靜香“吩咐”松阪士夫發動柏斯的布局之后,一壺清茶還沒有喝完。她的手機便響起來。
  電話里傳來鄭夢久的聲音,“長井小姐。我想要和你見面談談合作的事宜,你最近有時間來漢城一趟嗎?”
  長井靜香微微一笑。帶著日本女性特有柔媚的聲音,動聽的道:“好的。鄭會長。我會在明天飛往漢城。”
  她現在確實握有主動權。但是她在商界的資歷太淺,不可能讓鄭夢久趕到日本來見她。
  ....
  2003年整個1月份,最受公眾關注的經濟新聞熱點是互聯網行業的復蘇。標志性的事件是flying6music以4.8億美元轉讓了20%的股份給摩根士丹利。最受關注的政治話題則是美國指責伊拉克擁有大規模殺傷性武器。海灣地區局勢緊張。
  但是,對亞太地區的金融人士而言,1月份,最受關注的消息就是現代汽車的消息。特別是,現在三星與和華已經打破了鄭夢久在現代汽車的絕對控制權。
  有些人更是后悔不已。
  開悅資本的執行副總裁符玉龍就后悔得不行。他當初想著與渣打銀行合作拒絕了和陸景的合作。雖然當和華與三星接觸的消息傳出來他有預感陸景和李健熙會成功。但是,沒想到這一天來的這么快。
  開悅資本現在基本上算是出局,沒有資格再左右現代汽車的局勢。如果渣打銀行不能獲取到鄭夢奎手中的股份,那么渣打銀行也會出局。
  現在是現代汽車的股份比美金更重要的階段了。
  新加坡,開悅資本總部。
  在寒冷的冬季,新加坡這里的氣溫并不算低。看著窗外的藍天白云,符玉龍放下手里的報紙。這是新加坡的財經報紙對現代汽車前景的分析。和華的名聲現在很響。
  符玉龍想了想,撥通了陸景的電話。現在外界都在傳李健熙是這次行動的主導,但是他卻是知道,陸景才是收購現代汽車股份的主導人物。
  …
  在春節前就打破鄭夢久對現代汽車的控股權,陸景覺得收購順利有些蹊蹺。只是,他并不知道這是鄭夢久主動退讓的結果。陸景接到符玉龍的電話時,他正在莫心藍的家中。
  中午打電話給莫心藍的時候,她還在家里休息。她這幾天也累的不行。莫心藍在電話里嬌笑著要陸景中午吃完飯給她送小米粥過去犒勞功臣。陸景笑著答應下來。和葉妍、宋雨綺、董晚瑤一起吃過午飯,他便坐車來了香港山頂1016號別墅。
  香港的冬季縱然不算冷,下午午休時蓋一床棉被還是需要的。典雅清香的臥室里,一床淺份色的棉被之下,莫心藍雪白火熱的身子正死死的纏著陸景。
  “你別動。我接個電話。”陸景吻了吻莫心藍嫣紅的嘴唇,探身去拿了擱在床頭柜上的手機。
  “誰的電話啊?”莫心藍慵懶的躺在枕頭上,光混如絲的雙腿用力的夾著陸景的腰,嬌媚的小聲問道。
  陸景看看號碼,道“開悅資本符玉龍的電話。”說著,又笑道:“心藍,你上次問我什么時候打出和華的旗號,我說順其自然。現在和華的名號可算是打響了吧?”
  “是啊。”莫心藍嫵媚的一笑,仿佛一株風情絕美的牡丹花,明眸里有濃濃的愛意。現在可不只是和華出名了,陸景的名聲也很大呢。她由衷的為陸景感到自豪。
  莫心藍將陸景拉到被子里,免得他著涼。又忍不住抱住他溫熱、如同大理石般光滑的身-體,親昵的蹭了蹭陸景的脖子。心底有蜜一般的情意洶涌流動著。
  不管她在外面是多么厲害、風光的女人,在陸景溫暖的懷抱里,她就想做一個讓他痛愛的小女人。
  陸景低頭溫柔的吻了吻莫心藍,然后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然后接通了電話,“符總?”
  電話里傳來符玉龍的笑聲,“陸先生,是我…”客氣的寒暄了一番后,符玉龍試探的問道:“陸先生,現在現代汽車的股權基本都集中在你們幾家公司手中,你有什么打算嗎?”
  陸景打個哈哈,道:“暫時沒什么打算。符總的意思是?”他和符玉龍又不熟悉,肯定不會告訴符玉龍他的計劃。
  符玉龍坦率的笑道:“陸先生要是有用到資金的地方,開悅資本愿意提供資金。”
  他現在手里自然沒有資金,但是如果渣打銀行沒能獲得鄭夢奎手里的股份的話,那開悅資本和渣打銀行的協議自然作廢。到時候,他就有資金提供給陸景了。
  “呵呵,有需要的話,我會給符總打電話。”陸景和符玉龍閑扯了一會便放下了電話。
  莫心藍明眸凝望著陸景,舌尖輕輕的掠過嘴唇,嫵媚的道:“先吃我,還是先談正事?”
  “這還用問嗎?”陸景將莫心藍壓在身下….
  半個小時后,陸景擁著莫心藍宛若凝脂、溫香軟玉般的嬌-軀笑道:“想問我接下來怎么收購現代汽車?”
  莫心藍臉上的緋紅色還沒有完全褪去,躺在陸景的懷里愜意的瞇著眼睛,享受著事后心愛男人的愛-撫,輕聲道:“恩。和華現在擁有14.1%的股份,就這么點股份想要收購現代汽車可是很困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