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1018 碰撞之前

陸景并不知道裴吳越對童兮兮許下五年之內超過他的承諾。他此刻正在香港統籌處理收購現代汽車的事宜。
  丁靈已經從漢城傳來最新的消息:三星同意與和華同時發起收購。這對和華眾人來說是一記強心針。顯然,三星李健熙的判斷和陸景的判斷大致相同。
  距離1月15日現代汽車的董事會已經過去五天,亞太地區準備入局的資本都在期待鄭夢奎能否在1月底搞出一點動靜來。1月31日正好是除夕。但是誰也沒料到和華與三星正準備把大部分資本擋在收購的門外。
  漢城。
  仁川制鐵的社長洪興民從公司停車場里出來,前往公司大樓上班。看著大樓外的風雪,洪興民裹了裹大衣,嘀咕道:“今年怎么這么冷。”
  洪興民五十一歲,微胖,臉顯得有些圓。前往辦公室的路上,遇到的仁川制鐵職員都是恭聲問好。洪興民在仁川制鐵兢兢業業工作了二十年才升任到這個位置。
  作為仁川制鐵的社長,這段時間現代起亞汽車集團的風風雨雨他有一定的了解。他正在努力貫徹集團副會長鄭一玄的要求,努力消減仁川制鐵的債務。
  洪興民到辦公室后,助理便進來匯報今天的工作安排。他需要在上午和仁川制鐵的主要債權人韓國第三大商業銀行韓亞銀行的董事、副行長孫東沅會面,商討仁川制鐵贖回債券的問題。
  仁川制鐵是現代起亞汽車集團體系中現代汽車、起亞汽車提供鋼材的企業,在產能剩余的情況下也會將鋼材外銷。仁川制鐵的負債率一直維持在60%左右。債務總額約為9億美元。
  上午十點,洪興民在會議室里見到了韓亞銀行的董事、副行長孫東沅。還有帶著助手的鄭夢先。
  “會長…”洪興民和鄭夢先握手時下意識的喊了一句。
  鄭夢先微微點頭,聲音清朗的道:“恩。洪社長,請坐吧。”
  洪興民喊完才覺得懊惱。他當然不可能是親鄭夢先的管理人員。現代汽車早被鄭夢久父子經營的水泄不通。他下意識的這么尊敬鄭夢先是因為他在仁川制鐵擔任中層管理人員的時候,正是鄭世勇執掌現代汽車大權,現代集團還是韓國第一財團。那時候的鄭夢先是現代集團的太子。他在開會的時候遠遠的見過一面。再見到鄭夢先,仿佛又回到了那時候的流金歲月。
  看到這一幕,孫東沅心里笑了笑。
  鄭夢先縱橫韓國商界幾十年,在韓國威望比他高的人,本就一雙手數得過來。洪興民這個表現實屬正常。更何況現代集團正在緩慢的復蘇,五六年后鄭夢先成為韓國企業家中首屈一指的人物也不是不可能。
  寒暄過后。孫東沅拿出一份文件給洪興民,開門見山的道:“洪社長,很抱歉,你想要回購仁川制鐵債務的事情,你得和鄭會長談了。我們已經將債權轉讓給了和華公司。”
  “和華?”洪興民一下子愣住。好一會,才接過孫東沅遞給他的文件。
  和華這個名字近來在集團內部頻繁被提及。昨天集團內部的高管開會還要求警惕和華、三星。因為和華手中持有8.1%的現代汽車股份,加上大央公司間接控制的2%的股份就是10.1%。
  鄭夢先開口道:“洪社長,我接到和華公司的授權,代表和華和你商談仁川制鐵的債務問題。我希望將這價值8億美元的債權全部轉化為仁川制鐵的股權。”
  孫東沅笑道:“洪社長。剩下的事情你和鄭會長談,我還有事情先走一步。”
  洪興民將孫東沅送出會議室,才返回來和鄭夢先談判。
  “鄭會長,我們絕不可能接受和華入股…”涉及到公司的核心利益。洪興民不會再被他內心的情緒左右,展現出一個優秀職業經理人所具備的素質。
  等洪興民說完,鄭夢先大有深意的看著他。沒說話。
  洪興民被鄭夢先的眼神看得額頭冒汗。他這時才記起來,仁川制鐵是欠債的一方。如果不能順利償還債務,鄭夢先可以要求仁川制鐵履行債務條款。這是受韓國法律保護的。
  洪興民對鄭夢先訕訕的一笑。道:“鄭會長,我需要打個電話。”
  鄭夢先點點頭,淡淡的道:“可以。”
  …
  …
  與仁川制鐵公司內相似的一幕不斷的在現代資本、現代精工等7家企業同時上演。
  所不同的只是和華和三星派出的代表不同。仁川制鐵手中握有現代汽車3%的股份,因為鄭夢先才會親自出馬。
  仁川制鐵債權方變成和華的情況首先反饋到鄭一玄的手中。他幾天前才接受到可以調動15億美元的授權,準備開始消減現代起亞汽車集團旗下成員企業的債務。沒想到這么快就城門失火。
  位于釜山的起亞汽車的總部大樓中,鄭一玄怒氣沖沖的將手里的茶杯砸向落地窗。水漬順著玻璃窗緩緩的流下。
  他剛剛又接到電話,現代資本、現代精工等7家企業債權人同時更換為三星與和華,這顯然是有預謀的行動。
  由于消減債務是一向極為復雜的工作,他父親將這項工作交給他來主持。但是現在他的工作遭遇到前所未有的阻力。顯然,15億美元并不足以使得集團旗下的成員企業變得安全。
  “三星、和華這兩條瘋狗。李健熙個老不死的,居然想著入股現代汽車。陸景,尼瑪的小王八蛋。真覺得自己是什么狗屁少帥…”鄭一玄在辦公室里大罵了一通,發泄了情緒之后,才撥通了父親鄭夢久的電話。
  他是父親的獨子。自小就是被當做繼承人來培養。情況很惡劣,他很生氣但是并沒有慌亂。就目前的形勢而言。要么父親調集資金過來償還債務,要么就只有先集中保住一兩家企業是的他們在現代汽車的控股權維持在50%之上。等緩過勁來再回擊三星、和華。
  …
  …
  漢城,現代汽車總部大樓。
  鄭夢久剛放下戴姆勒克萊斯勒亞洲區首席執行官安德魯托蘭的電話就接到鄭一玄的電話。
  “爸,我這里需要你調集更多的資金來支援…”鄭一玄將他所遭遇到的情況給父親說了一遍,然后強調道:“我認為至少有募集50億美元過來,才能保證萬無一失。”
  鄭夢久一貫漠然的眼神終于出現了變化。
  長久的沉默。鄭一玄感覺有點不對勁。但是攝于父親一貫的威嚴,鄭一玄沒有出聲而是耐心的等待著。
  “一玄,資金我最多還能給你調撥10億美元過去。”鄭夢久的聲音有些疲倦。這是他預估和韓國銀行的關系,以及最近公司回款的情況作出的估算。他不可能把現代汽車的資金鏈給壓斷。
  “可是…”鄭一玄心一下提了起來。25億美元無法應對三星與和華同時發起的攻擊。這樣一來,他們在現代汽車的股份就要跌破50%了。
  鄭夢久嘆道:“我知道。剛才安德魯托蘭通知我集團在北美車型kss9涉及到安全隱患。受到美國政府審查,需要我盡快解決,否則我們將會損失巨大。我沒有更多的資金調撥給你了。”
  他需要留下資金來應付北美的危機公關。
  “什么?”鄭一玄手里的手機差點掉落。怎么會有這樣的變化。
  如果只是三星與和華的圍攻,現代汽車拖一拖未必就不能應付。不是所有的債務都要求立即兌現的。現代汽車有時間來騰挪,未必就不能頂住攻勢。但是,如果戴姆勒克萊斯勒公司都開始落井下石,那問題就大了。現代汽車無論如何都很難招架得住。
  “你看著處理。盡最大的可能抱住在現代汽車的股權。”鄭夢久吩咐了一句,然后拿起辦公桌上的電話,撥給核心參謀高賢重。請他過來商議事情。
  …
  …
  香港。港島的高遠基金總部大樓。
  高俊遠剛剛收到漢城的消息,三星與和華同時發起對現代起亞汽車集團下屬成員企業的收購,目的是為了那些成員企業所掌握的20%的股份(大央公司的2%被鄭夢先拿走)。
  高俊遠背著雙手看著窗外的藍天白云,局面發生這樣的變化讓他感覺很詫異。好在他當時出資給鄭夢久的時候留了一手。不然非得給陸景踢出棋局了。
  高跟鞋的聲音由遠而近。昌曉之帶著高修平和高遠基金的副總樸陽羽進了高俊遠的辦公司,“高總,高少和樸總來了。”
  高俊遠轉過身。打個手勢道:“都坐,都坐。剛才收到一個很奇怪的消息所以讓你們過來商議。三星與和華至少募集50億美元的資金對現代起亞汽車集團發起收購…。來勢洶洶啊!”
  樸陽羽畢業于美國一所軍事化管理的商業學院。他在高遠基金工作超過十年。深諳高俊遠的脾氣。這是一個控制欲很強的人。他知道如何獲取高俊遠的信任。當即,笑著拍馬道:“高總。還是你深謀遠慮,不管怎么樣我們手里握有9%的股權就利于不敗之地。可笑開悅資本的符玉龍當初還拒絕與我們合作。”
  高修平笑了笑,這馬屁拍的!當然,不得不承認,有個會拍馬又有本事的下屬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不喜歡挺奉承話的人畢竟是少數。
  “老樸,你呀…”高俊遠笑呵呵的擺擺手,“你是覺得三星與和華會成功?”
  樸陽羽笑道:“高總,沒有人會拿50億美元的資金開玩笑。如果三星與和華成功,手里沒有持有現代汽車股份的資本力量基本就算是出局了。我想現在亞洲不知道有多少在罵李健熙和陸景。”
  高俊遠看向高修平,“修平,你的意見呢?”
  高修平沉吟了一會,道:“三叔,就算現代起亞汽車集團的下屬公司股權有漏洞。現代汽車完成有時間可以慢慢與三星、和華周旋。現代汽車在韓國政府內應該有關系。拖延時間完全沒問題。”
  這時,昌曉之泡了一壺茶拿進來,詫異的道:“高少,那你是覺得李健熙和陸景的收購會失敗?”
  高修平搖搖頭,對他三叔的這位助理兼情人露出一個笑臉,“恰恰相反。因為,我研究陸景的投資策略,他沒有失敗的案例。我認為他們成功的概率很大。”
  說著,高修平對高俊遠道:“三叔,我覺得我們現在需要立即調集資金了。年后我們可能需要去漢城一趟了。”如果和華與三星成功,很多人關于收購現代汽車的計劃就要變化了。下面就會進入合縱連橫的局面。
  “是這么個事兒。”高俊遠認可高修平的意見,又吩咐道:“曉之,你讓投資部門開始分析各方資本可能使用的策略。近期內提交一份報告給我。